•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淫魔天仙传

    发布时间:2020-09-14 00:00:30   

    第一章

    「天啊、啊,亲哥哥、亲爹、亲祖宗,奴、奴实在是不、不行了,啊,啊……饶了奴吧,啊、恩,啊……」

    陆青衣整个人突然紧绷了起来,八爪鱼一样的死死的缠住了欧阳野,哪个正驰骋在自己身上男人,她已经完全迷失在这极度兴奋中了……

    驰骋在她身上的男人显然并不想就这么放过她,只是把抽插的频率稍稍放缓了一些,但是从那把钢枪上传来的刺激却是依旧那样的强烈,来回就那么几下之后,就把魂游物外中的女人给拉了回来。

    欧阳野见状得意的嘎嘎一阵怪笑,这世上还有什么能比征服胯下的女人更让男人兴奋的事情呢?

    哈哈大笑间,欧阳野下身一挺,手上用力,顺势把胯下的玉人端了起来。

    「啊,死人,就、就不能轻点,顶到花心了,你还……啊,天啊!,要死了啦……」

    陆青衣一把沒抓老,整个上身朝后仰了开去,乌黑的长发垂直的飘落了下来,衬托着她白里透红的水嫩肌肤,散发出了一股浓浓的情潮。摇摆间,那对雄伟的山峰犹如波浪一样汹涌起伏,縴细圆润的腰肢、丰满白嫩的大屁股,柔软但却不失弹性,配合着男人的耸动,上下摇弋,发出 啪、 啪的水声。

    这姿势实在的太亲密了,两个运动中部位之间几乎找不出一丝缝隙,这才是真正的是零距离啊!

    先是灼热,再是麻痒,最后是铺天盖地的酥爽,从那方寸之间渐渐蔓延了开来,一次比一次更有力的挺动,一次比一次更强烈的刺激。

    突然间,陆青衣紧绷着的玉体勐的向上一挺,整个人开始了一种无规律的颤抖和抽搐,而就在这同时,驰骋着的男人也终于达到了他奋斗的最高潮,一股股巖浆一般的阳精就像的火山爆发一样,汹涌的喷薄而出。

    两个人就这样足足过了三、四分钟,接着就像是两条死鱼一样的瘫回了床上。

    「噶哈,小妖精,不是号称自己那里是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的吗,怎么才这几下就受不了?」欧阳野看着怀里迷离的玉人,志满意得的调笑道。

    「呸!你个小冤家,得、得了便宜还卖乖,沒有本姑娘的御女心经,你、你这冤家,能有今天的威风?」陆青衣羞愤欲绝的啐道,此刻的她早已是瘫软如泥,满脸的红潮,一张嫣红的小嘴张的大大的,胸前两座雄伟的山峰随着急促的唿吸上下起伏着,那样子,啧啧!岂是一个淫糜了得?

    「呵呵,沒错,沒想到你们魔门的御女心经竟有这般妙处,老子的如意金箍棒还就真练成了,哈哈!看你这小妖精往后还敢不敢嘲笑老子?」欧阳野哈哈大笑道,突然报復般的�手在她雪白的翘臀上「啪、啪」拍了两下,顿时又惹的迷茫中的玉人一阵无规律的抽搐。

    「啊,你、你个死冤家,下手这么重?」陆青衣摸着被打红的屁股,一副很享受的样子,娇滴滴的抱怨声里非但听不出一点抱怨的味道,反倒更像是在撒娇。

    「得了吧,你这小妖精,老子还不知道你?」欧阳野很显然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意犹未盡的在那红红的屁股上摸了一把,嘿嘿淫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

    「去你的,」陆青衣朝他飞了个风情无限的白眼,扭动腰肢偎进了欧阳野怀里,痴痴的问道︰「死冤家,你真要去玉女宫么?」

    欧阳野懒洋洋的靠在床头上,感受着怀里柔软而又火热的躯体,心里不由泛起了一股浓浓的眷恋。

    作为元一门最杰出的弟子,欧阳野只不过用了短短八十二年时间就飞升为仙。成仙后,他的进境更是一日千里,从仙人到仙士,到金仙再到天仙境界,別人几百上千年都不见得能够做到的成绩,可是他只用了区区一百一十八年。

    两百年,从一个凡人一跃而成为一位天仙,这样的记录別说前无古人了,便是后人想要打破这个记录,也都基本属于不可能的事情了。

    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欧阳野出名了。盡管他做人低调,一向都是一个人默默无闻的独自修炼天道,可这丝毫不能影响到別人对他的兴趣。整个仙界都在流传着他的名字,他被人们誉为仙界第一奇才,沒有人怀疑他的能力,成为仙界第一人对于他来说,只是个时间的问题。

    哪个时候的欧阳野可以说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无论走到那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就在哪个时候,他遇到了魏仙雅,哪个改变了他一生的女人。

    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欧阳野长嘆一声,说道︰「別这样了衣衣,我现在这个样子全是因为我当年做了对不起仙雅的事情,虽然有了你的御女心经后,我的心魔已经被暂时压制住了,可你也知道那只是暂时的。而要想根除它,我就必须找到它的源头,而这个源头,就是仙雅。」

    「可是玉女宫……」

    「好了、好了,玉女宫怎么了,又不是阎罗殿。」欧阳野顾做轻松的说笑道,「再说了,我又不是去挑人家山门,我只是去见她一面,悄悄的,完了马上就回来。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唉!算了、算了,随便你吧。」陆青衣黯然道︰「有时候我真的弄不明白,这么多年来什么样的女人你沒见过?沒玩过?可怎么偏偏就对哪个魏仙雅念念不忘呢,她身上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

    「魔力?呵呵!」欧阳野笑道,不过那笑是苦笑,外加一丝酸涩,「说出来你也许不信,知道吗衣衣,仙雅是我这辈子遇见的第一个女人,在那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人还有男女之分。」

    「编,你就编吧你。」不出意料,陆青衣给了他一个的信你才是白痴的白眼,咯咯笑道︰「我们仙界第一色仙的欧阳大少,居然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男女之分?骗谁呢你?」

    「我骗你干吗,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欧阳野无所谓的呵呵笑道︰「我是个孤儿,自小就被师父带上山修行。在那之后的八十八年中,我就和我的师父相依为命,我从沒下过山,我全部的世界就是我师门所在的那几个小山峰。再后来我飞升来了仙界,可是情况却是更糟糕了。我这个人自小就孤僻惯了,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和別人交往,就连接引我的仙人也懒得搭理我,匆匆完成了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登记以后,就丢下我一个人逃也似的跑了,看哪样子就好像我身上带着瘟疫。后来,我就在附近找了个沒人的山洞住了下来,而这一住就是一百多年,直到我师父也飞升上来找到我之前,別说女人了,男人我都一个沒见。」

    「你?天啊,这是真的?」陆青衣掩嘴惊唿道,自己心爱的男人以前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她实在不敢,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欧阳野呵呵笑着,起身穿好衣服,道︰「呵呵,信不信由你,不过我可是得走了,太白那老家伙还等着我呢。」

    「怎么这么急,要走也得吃点东西再走嘛。」陆青衣眼楮红红的说道,她的眼楮非常的漂亮,尤其是她笑的时候,弯弯的就像一汪清泉,而这也是最让欧阳野动心的地方。

    欧阳野温柔的捧起了陆青衣的脸,朝那两汪清泉处吻了下去,啧啧嘴哈哈笑道︰「好了,吃过了,也吃饱了,乖乖在家等我。」

    第二章

    欧阳野就那么走了,仿佛连陆青衣的魂儿也一起带走了一样,只那里留下了一个空壳,痴痴的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发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背后传来了一个无奈的嘆息,陆青衣的身体微微震了一下,随手拿了件衣服披到了身上,也沒回头,淡淡的说道︰「既然来了就进来呗,干吗站外面。」

    「姐夫走了?」陆青霜的声音有些沙哑,撅着小嘴抱怨道︰「哼!连人家给他准备的早点都沒吃一口,人家可是忙了一个晚上呢,臭姐夫!」

    「得了吧,你个小浪蹄子,哼,別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忙了一个晚上?是忙着在门外偷听了一个晚上吧!」

    自己师妹心里的打的什么算盘,陆青衣当然都清楚的很,欧阳野本就是道门奇才,如今又修炼了魔门的无上宝典御女心经后,他的魅力基本上已经沒几个女人能够抗拒的了。至于她几个师姐妹就更不在话下了,早就给她们这个姐夫勾的魂都沒了。面对这样一种残酷的现实,任何一个女人,即便是集聪慧与美丽于一身的陆青衣,也只有无奈摇头的份儿。

    陆青霜不屑道︰「拜托,什么叫偷听?就你那嗓门浪起来整个魔宫都听得见,还用得着偷听?」

    「真的?」陆青衣颇有些异样的说着,突然一个闪身来到了陆青霜跟前,恶作剧般的探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啧啧称奇道︰「啧啧,还湿着呢。」

    陆青霜被师姐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啊」的一声惊叫逃到了一边,一张俏脸的通红一片,不依道︰「师姐好坏,怎么可以偷袭人家、人家那里。」

    「好了,別在哪儿发浪了,你做的早点呢,被那冤家折腾了一整个晚上,我可是早就饿了呢。」陆青衣得意洋洋的说完后,一扭一摆的走了。

    不管了,反正自己现在还是那冤家公开承认过的双修伴侣,这正室的身份是沒跑了,那些小浪蹄子们就是再怎么折腾,顶破天也就是来做个小的,哼!

    餐厅很大,布置的很华贵,一些渮色的丝绸在四面巨大的落地窗间随风飘舞着,将窗外淡淡的花香送了进来,给人一种非常秀气、温馨的感觉。更让陆青衣的心情开朗起来。

    不过她的这种好心情并沒能维持多久,当她看到餐厅里,自己所有的师妹们花枝招展的齐集一堂、翘首以盼的时候,什么好心情都沒了。

    一帮小丫头片子直接忽略了陆青衣的存在,眼楮齐刷刷的朝她身后望去,然后又不约而同的齐声问道︰「大师姐,姐夫呢?」

    陆青衣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大,这帮小浪蹄子居然都破天荒的沒睡懒觉,,而且穿的一个比一个清凉,尤其哪个身体还长开的陆青蝶,竟然大胆到只穿了件肚兜,披了一层纱就跑了出来!

    老话说的好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更何况还是一群水灵灵、鲜嫩嫩、香喷喷的艷贼!

    陆青霜的到来,终于揭开了最后的谜底,这让一众早起的小姐妹们大失所望,餐厅里登时就掀起了一股伤心哀嘆的浪潮。

    陆青衣实在是呆不下去了,这帮小丫头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就当着陆青衣的面在研究她的男人,甚至还商量着怎么去勾引她的男人!

    「天啊!这整个一群花痴嘛!」匆匆吃了点鲜果,陆青衣就落荒而逃,这一次她连发火的勇气都沒有了。

    「二师姐、二师姐,跟我们讲讲姐夫的故事吧?昨天晚上你可是已经答应的了哦。」

    这是陆青衣离开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问话的是姐妹中年纪最小的小师妹陆青蝶,一 个刚刚飞升来仙界才六年,身体都还沒发育开,春心到是早已经开浪了好久的小丫头片子。

    「怎么,你这小花痴,怕你二师姐说了不算吗?」陆青衣一走,陆青霜立刻俨然一副大姐头的模样,在陆青蝶的小脑门上敲了一下,「好吧,就跟你们说说,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要知道我们这位姐夫当初在仙界可是大大有名的哦。」

    「哦?真的,姐夫很有名的吗?」

    「那是当然。」陆青霜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白了众姐妹一眼,兴沖沖的说道︰「想当初,我们这位姐夫可是大家公认的道门第一天才呢,八十八岁飞升仙界,接着姐夫又只用一百一十八年,就从普通仙人修炼到了天仙境界。」

    「天仙境界!天啊,姐夫是天仙!」

    「天仙耶!那可是仅次于天尊的序位啊!」

    「仙人、仙士、金仙、天仙,天啊,人家飞升了都已经快二十年了,才刚刚完成仙人的筑基功夫,想升仙人还不知道猴年马月的事情呢,天仙啊,咳咳,人家想都不敢想的哩!」

    「那是当然,仙界几十万仙人,真正能够修炼到天仙境界的,也就不过区区百多人而已。」陆青霜自豪的说道,那样子就好像说的不是她姐夫,而是她丈夫一样。

    「唉!只可惜的是姐夫为人实在是太孤僻了点,从不知道和別人交往,居然连仙人序位战都不知道,以至于他都成为天仙好些年了,仙界还都不知道有他这么号人在。还是他师父飞升过来后,才带着他参加了那一界的序位挑战塞。」

    「哇,是不是真的,姐夫竟然,不会吧?」

    「我也是刚刚才听姐夫说的,姐夫本是个孤儿,自幼就被师父带到了山上,和他师父两人相依为命,直到姐夫飞升,都沒再见过地三个人。」

    「啊?姐夫那什么师门呀?怎么就他们师徒俩,那、那姐夫也太可怜了吧?」

    「谁说不是呢。」陆青霜黯然道︰「姐夫是师门叫做元一门,歷来这香火就不盛,別人飞升过来后都同门长辈照应着。就像你们,来之前我们就把什么都为你们准备好了,修炼的法诀、练器的材料,仙石、法宝什么都有。可是姐夫呢,姐夫什么都沒有,甚至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沒有,只能随便找个沒人的山洞,孤零零一个人的修炼。」

    「呀,姐夫真是太可怜了!」

    「是啊,沒想到姐夫居然吃了那么苦!」

    几个小丫头听到这里,心疼的不行,眼楮都红红的恨不得自己能早生几年,好和欧阳野一起钻山洞,就是吃再大的苦,受再大的罪,也都是件无比幸福事情呢。

    半晌,才又有人问道︰「那后来呢?姐夫参加序位战,肯定是一战成名了吧?」

    第三章

    「那还用说。」提起序位战,陆青霜的兴致就又来了,眉飞色舞的说道︰「那一次可是整个仙界有史以来最最轰动的一界序位挑战赛了。因为之前姐夫一次序位战都沒参加过,所以姐夫当时只能从仙士位开始,结果姐夫从晋级赛上就一路高歌,半天时间就结束了全部的晋级挑战,成为了仙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天仙。之后姐夫又马不停蹄的参加了天仙序位战,并且连败道门、佛门、巫门,还有我们魔门的三十六位天仙级高手,以无可质疑的优势,一举摘得了象征着仙界天仙阶位第一高手荣誉的九天碧玉杖。」

    「哦,连败道门、佛门、巫门、魔门三十六位天仙级高手,天仙阶第一高手,天啊,想想都会热血沸腾的呢。」

    「是啊、是啊,姐夫当时的英雄气盖,一定是帅呆了吧?」

    「那是当然,天仙阶第一高手耶,整个仙界除了两位天尊外,就只有姐夫最厉害了啊!」

    「哇 !姐夫单只这个名头,也足够迷死了一大片美女了吧?咯咯!」

    「唉!真后悔沒早出生几年,要是能让我看看姐夫当时的样子,就是死了也值啊。」陆青霜暗自嘆道,这些事情她也都是听別人说的,情况比这几个正发花痴的小姐妹也好不到哪去。

    「那再后来呢?」陆青蝶催问道。

    「后来?哼!」陆青霜冷笑道︰「姐夫提出要继续晋级,可是当时两位天尊大人都不在,所以沒人可以出战,所以事情最后就只好不了了之了。」

    「啊?姐夫还要挑战天尊位!」陆青蝶几个姐妹吓的险些沒坐地下去,小脸都白了。

    虽然姐几个序位不高,可是对仙界的歷史典故都清楚的很,天尊位啊,仙界经歷了这么多年才只出了两位天尊,这位姐夫可真敢啊!想到这里,众姐妹全都痴了……

    自古美女爱英雄,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啊!

    好一会后,众姐妹才渐渐的回过神来,一个年龄稍大些的师妹问道︰「可是,向姐夫那样的大英雄,怎么现在却变成了一个人人不齿的色仙了呢?」

    「这个就得问问哪个号称仙界第一美女的贱人魏仙雅了。」陆青霜恶恨恨的说道。

    「仙界第一美女?切,好大的口气。」一说到容貌,这女孩子们的话可就多了。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女人比起自己的容貌长相来也差不多。再说了,仙界本就是个美女集中营,有了化仙池重塑肉身的机会后,这里的女人基本上个个都是倾国倾城的绝色,想找个相貌中稍微带点瑕疵的都难。

    而魔门的这些在媚功下调教出来的弟子就更了不得了,就拿在座的几个女孩子说吧,即便是还沒发育开的小青蝶都是一个十足十的美女坯子,等閑人看一眼不说会马上就能让你找不着魂儿了吧,可也得要你晕上半天。

    「就是啊,难道比我们大师姐还漂亮?」陆青蝶第一个不服道。

    「切,什么人能比大师姐漂亮。」陆青霜不屑道︰「那只不过是道门那帮假清高的伪君子闭起门自己封的,哼,什么玩意儿呀。」

    「原来是这样,」陆青蝶松了口气,恍然大悟道︰「我就说嘛,道门能有什么好人,哼,真不要脸。」

    「对了二师姐,这魏仙雅是什么人?怎么和姐夫扯到一起去了?」

    「魏仙雅是玉女门弟子,人称冰洁玉女,也是姐夫的前任妻子。」

    「什么?姐夫的前妻?」

    「啊?姐夫还有个前妻?这,怎么回事?」

    「沒错,就是这个贱人,她几乎毁了姐夫的一生。」陆青霜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当年姐夫在序位挑战赛上一举成名后,这个贱人就开始勾引姐夫。先是说什么不服气,就死不要脸的缠着姐夫,要和姐夫切磋什么六艺。」

    「啊呸!这女人真不要脸到了极点,什么狗屁六艺,那些东西不过是儒家那些閑人沒事时弄来消遣玩的,和仙位有屁的关系?」脾气最火暴的一位师妹愤愤不平道︰「后来呢?姐夫不会就这么上那女人当了吧?」

    「唉!可不是怎的。」陆青霜无比郁闷的说道,「前面我都说了,姐夫是个孤儿,自小就和他师父两个人在山上生活,飞升来仙界后也都一直是一个人在修炼,到他参加序位战前,这辈子两百多年见过的人全加起来也沒超过一巴掌,女人別说见了,听都沒听说过。」

    「哇,姐、姐夫原来那么纯洁呀!如果当时我也在场就好啦!」几个小丫头闻言眼前齐齐的泛起了一片小星星,陷入到了无限的遐想中。

    「呸!做你们的春梦吧,那时候你们这些小浪蹄子还不知道在哪发骚呢。」陆青霜啐道,不过在此之前,她的眼前也一样冒起了一片小星星。

    过了会,陆青霜才又接着说道︰「姐夫就这么被哪个贱女人给勾引去了。可是自那以后,姐夫就被那贱女人的美色吸引,终日盡情于声色犬马,心性也开始慢慢变的不再那么坚强,修为也开始停滞不前。最后,姐夫完全陷了进去,心魔横生,在随后进行的几次序位战上大失水准,并最终失去了玄天碧玉杖。」

    「啊?这个恶毒的贱女人,她怎么能这么害姐夫!」

    「就是啊,姐夫该多伤心呀!」

    「失去了玄天碧玉杖后,姐夫的脾气也随之变的越来越暴躁。而哪个贱女人呢,见姐夫风光不再,竟然开始疏远姐夫。你们想想,姐夫是什么人啊,怎么可能受那贱女人的窝囊气,一气之下喝了点酒,就打了哪个贱女人一顿。」

    「好,打的好,打死哪小贱人。」

    「那贱女人挨了打后,就哭哭啼啼的跑回了娘家。姐夫酒醒很后悔,就到玉女宫找她。可谁知道那贱女人竟然连个面都不见,还要她那些死不要脸的同门拿话羞辱姐夫。姐夫大怒,就在她们的山门前,把那些贱女人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可惜的是,她们人实在太多了,还找来了不少帮手,又有护山阵法做掩护,而姐夫那时候已经给贱女人害的修为大减,不然的话,哼哼,那贱女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哇,姐夫真厉害,一个人就敢去挑人家山门。」

    「后来呢?」

    「后来?哼!虽然姐夫攻不破她们的山门,可是那帮贱人也拿姐夫沒什么办法,就这么僵持了三天三夜。到了第四天晚上,姐夫打累了就停了手,想找地方歇一晚明天再打。可就在半夜,另一更贱的贱女人出现了,哼,玉女门见打不过姐夫,就派这个贱女人出来做说客,她就是魏仙雅的师姐琴玉萧。」

    「这贱女人见了姐夫后,就说她很同情姐夫,说她会帮姐夫劝魏仙雅哪个贱人回心转意,要姐夫不要再鬧了,说什么再这么鬧下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姐夫听了她的话后觉得还有点道理,就答应回去等消息。果然,几天后这贱女人就来到了姐夫家,告诉解说她已经劝过,只是魏仙雅哪个贱人现在正在气头上,要姐夫再安心等上几天,等那贱人气消了自然会回来的。姐夫听了后自然很高兴,就在家里设宴招待那贱人。魏仙雅那贱人喜欢喝酒,所以姐夫家里什么好酒都有,有很多甚至是姐夫自己酿造的。」

    「和魏仙雅那贱人一样,琴玉萧那大贱人也是一个浪蹄子,而且这贱人比魏仙雅更会勾引男人。中途借着酒劲勾起了姐夫的心魔,最后、最后他们两人就、就哪个了。」

    「啊!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居然乘人之危,她、她怎么可以这样?」姐妹几个盡管早都猜到了是这个结果,可是当她们亲耳听到后,仍旧是无法接受的了。只是她们愤怒的表情中,更多是不甘和妒忌,甚至还有些羡慕。

    「你们哪那么多废话,还想不想听了?」陆青霜的心情也同样不爽,不耐烦的喝道。

    众姐妹忙赔笑道︰「別、別,二师姐,我们这不是替姐夫不值吗,您继续说,继续说,后来又怎么了?」

    「第二天姐夫醒来的时候都帮助的发生了什么事,迷迷煳煳的正想问问呢,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魏仙雅那贱人却突然回来了。唉!」陆青霜嘆口气道︰「这一下姐夫就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再加上琴玉萧那大贱人又反咬了一口,说什么是姐夫趁她酒醉后强暴了他,我呸,就她那贱样,倒贴姐夫都不要,还强暴她?美死她!」

    盡管陆青霜刚刚才警告了她们,可是姐几个还忍不住爆发了︰「我呸、呸、呸,在下界时我知道玉女门沒一个好东西,沒想到飞升成仙了她们还是这样,真他娘的丢人!」

    「什么玉女,浪女都比她们贞洁一万倍!」

    「就是嘛,我看这玉女门干脆改名叫浪女门得了,不然怎么配她们?咯咯!」

    陆青霜也懒得再骂她们,只等她们安静下来以后,才最后说道︰「唉!经过了哪次事情发生以后,姐夫的心魔终于完全失控,受此影响姐夫性情大变,开始到处,恩,留情,于是就得了一个色仙的外号,直到遇上我们大师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