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梁祝五

    发布时间:2020-09-12 00:01:24   

    山伯与祝英台(別传5)

    2000-09-09

    上回说到,银心将前事说完后,雨也已经停了,他们就赶紧的去买药……

    四九和银心买了药回来,煎给祝英台喝的时侯,天色已很晚了。梁山伯坚持

    一定要和祝英台同床而眠,不管祝英台怎说,也改变不了他。沒办法之下,只

    好要梁山伯另备棉被,因祲睡觉的时候,不习惯与別人同盖一张被。

    “贤弟,你的臀部真美呀!”此时,祝英台正和梁山伯在房间,祝英台在床

    边整理床铺,弯着身躯,圆圆的小屁股翘了起来,扭呀扭的在动着,梁山伯站在

    后面见了,忍不住的用手摸着说。

    祝英台吓得马上回过头来说:“梁兄,你怎可以这无理呢!”

    其实祝英台并不是怕梁山伯摸她的屁股,只是怕梁山伯知道她是女儿身。梁

    山伯的人这憨厚,不会说谎,知道自已是女子的话,以后态度上就会有一些转

    变,很容易让其他学生看出来,而传到老师那里去。老师知道她是女子的话,一

    定会把她赶离书院。

    梁山伯盖着棉被睡在床的里面,而祝英台正背着他睡在床的外面。梁山伯今

    晚觉特別的兴奋,因他正睡在自己心爱的人身傍。在“草亭”第一天遇见祝英

    台,梁山伯已深深地被这个“美男子”吸引住了。今晚想不到可以和心爱的人睡

    在一起,所以他兴奋得很,情不自禁地,伸手进祝英台的棉被内,摸了祝英台的

    屁股一把。

    “啊!梁兄,你再这无理的话,我可要生气了。”祝英台发觉臀部,又被

    梁山伯的手摸着。

    “贤弟,对不起,愚兄再也不敢了。”梁山伯把手缩回后说。

    突然祝英台又发觉,怎张床一直在轻轻的抖颤着、摇动着?她发觉好像是

    在梁山伯那边传过来,和感到梁山伯轻轻的喘急的唿吸声,有一些唿吸气,还喷

    在自己的后脖子上。

    她回望过去,只见梁山伯闭着眼、张着嘴,喘急的唿吸气由口里喷出来,而

    棉被的下方正急速的上下摆动着。这小淫娃一看就知道,梁山伯正在手淫。她见

    梁山伯那难受,就轻轻的转过身体来,把手从自已的棉被伸到梁山伯正在摆动

    着的棉被内,一手把梁山伯的阳具捉住。梁山伯马上睁开眼,瞪着她。

    “我帮你吧!”祝英台说:“但是你不可以摸我的身体。”

    祝英台叫梁山伯过她这边来,她自已就下了床,跪在床边,把梁山伯的阳具

    含进嘴里,上下的摆动着自己头,一直弄到梁山伯把精液喷出来。她将精液全部

    吞进肚子里去,还伸出舌头,把嘴唇边的精液舐干净,拿棉被擦了擦嘴吧,然后

    叫梁山伯躺回里面去睡。

    梁山伯躺回里面,不到一会儿就睡着了。

    祝英台吮着梁山伯阳具的时候,自己的淫屄里骚痒得难受死了,淫液不断的

    流出,几乎透过裤子滴到地面了,真想脱掉裤子爬上去,坐在梁山伯身上,把大

    阳具插进淫屄里,但是她又不能这样做。

    躺回床上,淫屄里的水还一直在流着,当她听到梁山伯的鼻鼾声时,就马上

    把手伸进裤里抠着自已的淫屄,并起两指插进自已的淫屄里。插弄了一会,欲火

    还是消不去,她就爬起来跑去银心的房间,见银心仰卧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她

    把自己脱光了,爬上银心的床,一屁股的坐在银心头上,把淫屄对着银心的嘴。

    “哗!谁呀?”睡的好好的,忽然觉得有人坐在头上,银心惊得叫了起来。

    “是我!,快帮我舔舔。”祝英台说完后,一前一后的摆动着屁股,把淫屄

    在银心的嘴唇上磨上磨下。银心只好伸出舌头,舔着祝英台的淫屄,淫液流得银

    心满嘴都是。

    祝英台叫银心也把衣服脱去,然后自已翻过身去,压在银心上面着,两条腿

    分开,把淫屄对着银心的嘴,她自的头也对着银心的屄帮她舔,还把手插进银心

    屁股洞里拒弄挖掘。

    当她们在你舔我、我舐你的时侯……

    四九因声胱里面储满了水而醒了,起床想往厕所里去,经过银心房间时,

    听见好像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就轻轻的推开房门,见到怎有个两个沒穿衣服的

    人,互相倒转着身体,你舔我、我舔你的。仔细一看,咦?上面的不正是祝英台

    吗!这两个淫妇,怎这榞呢?三更半夜不睡觉,在这里互相的磨屄。

    他轻轻的也把自已的衣服脱去,走到床边,一手把祝英台的头发抓住,拉起

    来。祝英台正在舔着银心的屄,忽然被人抓住头发拉起头来,吓了一跳,一看:

    “四九?”

    银心也正在很专心的舔着小姐的屄,忽然听到小姐叫了声“四九?”就起

    头来一看,真是四九!见四九一手抽着小姐的头,一手拿着自已的阳具,一下就

    插入小姐的嘴里。

    祝英台被抓住头发拉起来,叫了一声“四九……”嘴都还未合上,又被四九

    往外一拖,一个阳具就塞嘴里了,接着一大泡液体由四九龟头喷出,直射往她咽

    喉里去。满嘴的一泡尿,很多由两边口角,沿着下巴向脖子、胸部、肚子一直流

    到淫屄,银心正躺在小姐的淫屄下,那些尿也流到她满嘴满脸都是。

    “哈!哈!哈!荡妇!味道怎样?”四九看着祝英台,被他抓住头发,像狗

    一样四肢爬在床上,嘴吧含着自已的阳具,满口尿液,脸呛得通红,虐待狂的心

    理不禁涌现出来。

    四九本身是个下人,沒受过怎妞育,字也不会几个,以前玩的女人不是丫

    鬟就是妓女,现在有个千金姐爬在他前面饮他的尿,那种奋的心情,真非笔墨所

    能形容。

    他尿完了后,还继续很粗暴的扯着祝英台的头发,把阳具在祝英台的口里抽

    着,“荡妇,臭屄!快帮我含大它!”一边抽着,一边骂着祝英台。直到阳具硬

    了后,从祝英台口里拔出来,把祝英台翻回身,仰卧在床,把她双脚高,搁在

    自已的肩膀上,拿着阳具一下子插入祝英台的淫屄里。

    “我操死你!我操死你!臭屄!操死你!小淫娃!”很疯狂、很粗暴,很一

    边插,一边骂,一边的用手打她两边的臀部:“我操死你!我操死你!”

    祝英台被一泡尿射进来时,觉得很生气,但是后来被四九一边粗暴的、疯狂

    的插着,一边粗言秽语的骂着,不禁越来越兴奋,淫液泄了又泄,高潮一浪接一

    浪的。

    她一生人娇生惯养,从来未试过被人骂,被人打,每个人对她千依百顺,她

    要什有什,男人见了她像狗一样温驯。今天被四九这样打她、骂她,使她得

    到前所未有的兴奋,她的被虐待狂心理,这就被诱发了出来。

    “快操死我!啊……操……啊……死……我……我是荡妇……”祝英台断断

    续续的叫着:“我……啊……是……嗯……淫娃……我爱……嗯……大……阳具

    ……大……嗯……力……”

    银心见四九在小姐口里小便,吓得呆了,又见四九很粗暴的狂插小姐,不知

    所措地坐在床角,后来见小姐越来越兴奋,还说出粗秽的语言来,又见四九的阳

    具一出一入的在小姐淫屄里插着,自已的淫屄也不禁又骚痒起来,就用手去抠着

    它。

    四九望着祝英台的淫样,一边插,一边骂,一边的用手打祝英台,见祝英台

    的样子,双眼翻白,张着嘴,一行唾液从口角边流出,就知这个千金小姐已被他

    的阳具插到开心得,像失魂落魄似的,双眼翻白,高潮起。

    起头来见银心正在床角自慰,不禁虐待心又起,“银心!坐上你家小姐头

    上来。”四九命令着说:“把你的淫屄对着她的嘴,撒泡尿给她,刚才她还未喝

    够呢!”

    银心怎敢爬到她小姐头上尿尿呢,所以望了望四九和小姐也未敢动。

    四九大力的一巴掌打在祝英台的屁股上,说:“快叫银心过来!”

    “银……心……”祝英台说:“过……嗯……来……嗯……嗯……坐……嗯

    ……我头……上……嗯……嗯……来。”

    银心爬过去背对着四九,双腿分开,跪坐在祝英台头上,淫屄对着祝英台的

    嘴。

    “尿啊!快尿啊!”四九分一只手出来从后挤弄、抚摸着银心的大乳房,并

    催着说。

    “我尿不出啊!”银心说,淫液不断地从阴壁两边流出,一时还未有尿意。

    银心心里也感觉特別的兴奋,看着自已胯下的小姐,平时高高的在上,现在

    竟躺在自已胯下,张着嘴等喝自己的尿,想着想着,尿道一松,一泡尿就由阴户

    流出来了。祝英台赶忙把头高一些,张大嘴,把银心的尿液一滴不漏的全喝进

    肚句里。

    银心尿完后,四九把祝英台的双脚放在地上,大大的分开,叫银心也下来,

    双脚站在地上,俯扑上祝英台的身上,双脚也大大的分开,然后拿住自已的大阳

    巨,由后插入银心的屄。插了一会后,拔出来插入躺在下面、张着大腿的祝英台

    的屄。

    这样一会儿插银心的屄、一会儿又插祝英台的屄,最后终于也忍不住了,俯

    在银心背上,屁股抽搐着,龟头上的小嘴一开,精液就送进银心的淫屄里,三人

    就这趴着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侯,四九先醒来,发觉自己正抱着银了心躺在一起,而祝英台还

    双脚在地的仰卧的躺着在床沿,肥白无毛的淫屄高高的向上挺起,上面一片干了

    的精液污积,阴阜有一些红肿,小蓬微微的张着,阴唇反在外面,忍不住用手指

    插入里面,很温湿很暖。

    这时祝英台也醒了,见四九还在弄她的淫屄,就说:“快回去吧!梁山伯也

    快起来了。”

    四九站起来,又觉得有点尿意,就把祝英台拉起坐在床边,把阳具往她嘴里

    送,祝英台张开口含着四九的阳具,把尿全喝了。

    这一天,祝英台正在房间书桌边,收拾整理书桌上的书的时候,“小姐!小

    姐!”银心慌慌张张的走房间。

    “怎谳这慌张?”祝英台皱着眉头望着她问。

    “听他们说,马公子,马文财来了。”

    祝英台听了心里也有一些担心,因马文财知道她是女子,而且马文财此人

    性格极端之乖僻,做事任意妄,目中无人,来了不知会发生怎谳?就对银心

    说:“你见到马公子,就请他过来我这里吧!”

    马文财并不知道祝英台也在尼山书院,此时正和老师在老师的书房閑谈着。

    到底马文财来了,又会发生什谳扎?下回再说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