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强奸了女友的妹妹及她 的好友

    发布时间:2020-07-26 00:00:24   


    我有一位19岁读大学的女朋友叫嘉雯,她来自单亲,母亲在医院返夜班清洁工,有一个小2岁的妹妹叫嘉欣,父亲在她年幼时跟第另一个女人走了,可能因为这个原因,女友虽然和我交住1年,但她怎样也不肯和我做爱!我只好靠打手枪解决生理需要。上星期是她妹妹的生日,我放工后和嘉雯一同上她家里吃晚饭庆祝。我以前到她家里,嘉欣经常都在睡房做功课,她在铜锣湾名校圣保禄女校读中六,听嘉雯说她妹妹嘉欣从来没有谈恋爱,表示要好好读书,拍拖的事毕业后才想,听后我觉得真是一个乖乖女啊!我之前只觉得她好怕羞,生得都几标致,这次我终于看清楚她了:嘉欣的样子清秀可人,有种出尘脱俗的感觉!晚饭后,她妈妈要回医院工作,我就送嘉雯回学校宿舍,之后我坐地铁回家。在地铁中我对面坐着一个女学生,她双脚不自觉微微张开,使我隐约见到校裙内那条白色内裤,我的欲望立时高涨!我一边偷看幻想着那女学生是我女朋友的妹妹嘉欣,结果越想越兴奋,终于作出了一个不能自拔的决定!我拨打电话到嘉欣家,「嘉欣,嘉雯取少了东西,请我回来帮她取走,行吗?」「OK啊,快一些上来,走了尾班车就不好啦!」小妮子紧张的回答,我听了又紧张又兴奋,心里想成为她叫我快些干她。我再上到去她家里已经差不多11时,嘉欣还未睡,正在为明天的考试温习。她穿着一件薄睡袍,外边再加一件外套。我一见到她,小弟弟已硬崩崩了。我假装说取漏了一本参考书,再借故要上厕所。本来还考虑着是不是真的要干,当在厕所内看见嘉欣洗澡时换出来的内衣裤,少女款式的白色的胸围及底裤,拿上手还有余热,我嗅了几下,还残留住一点嘉欣的体香,就这样我的理智终放被性欲所打败。我走入嘉欣的房间,她正背向我专心温习,我走近她身边。「嘉欣,那幺晚还温习,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夜晚才做的事呢?」我一边淫笑说一边伸手扫她的背脊。嘉欣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急忙闪开:「我要睡啦!你走先啦!我帮你开门!」嘉欣正想走出房间,被我一手拉着,把她抛在床上便扑上去,快手地脱去她的外套,将她整个人按着她在床上。「我想强奸你呀!你姐姐不肯和我做,你就代替她吧!」「唔好呀,救命 呀!」嘉欣又气又急,一手挡住我的进攻,另一只手则紧紧拉住自己的睡袍,将它向下拉遮掩大腿,不想让我进一步得逞。她的父母家教严厉视如珍宝,想女儿嫁入豪门,可惜决算不到只是在一次长洲之旅就惨遭强奸失身,近日我又用嘉欣和我的关系,以一同补习之名,行一王两后之实。忘了说我是一名几出名的律师,诗雅父母也起清我个底,所以放心将女儿交给我教(他们想诗雅也成为律师)。残不知却交了给一头淫狼,女儿闺房变炮房。以前舒适的大宅,成为了雅诗及嘉欣好姐妹一时天堂一时地狱的地方,虽则外观上,还是布置芬芳,粉红可爱的浅色公主风闺房。我在背后隔着她白色制服衬衫再熟练解开诗雅的胸围背扣。当我开始淫欲小公主诗雅时,她每次都用极怨恨的眼光望向出卖她,在同床的好朋友嘉欣。「啊……不……嗯……太深了……快拔出来……」阳具侵入体内的诗雅身体为之一震,经我多番开通她还感觉到一丝疼痛,哀号的不断拉扯着床单,但又不敢叫出声来,因为她不想门外的家佣听见。嘉欣为求补偿其罪恶感,就帮手推开诗雅的内衣及胸围,乳房在薄薄的制服衬衫下跳动,双手继而攻击诗雅后背的性敏感带,希望减底诗雅被强奸的痛苦,但这样做只会令诗雅渗杂着矛盾及迷茫的情绪。「求求你们……放过我吧……嘉欣……你快停手…」嘉欣毫无阻隔的玩弄诗雅的乳尖,力道不轻不重恰到好处,让诗雅僵硬的身体开始变得酸软。「拜托…啊……不行……衰人那里……啊……」甜美的呻吟声一时没有忍住,诗雅急得眼框都红了,圣保禄女校服下的身体被一男一女的狎玩,被强迫但又有快意的可怕事实,让她想要及早扭腰,以挣脱我老二的蹂躏,双腿在校裙下也抖动着,脚尖绷紧,下体开始要泛滥。诗雅的身体很快的在我和嘉欣共同侵犯下,不由自主的放荡扭动娇驱,放纵的喘息着,并配合强奸自己的韵律,纵容自己享受着这种快感。「谁人救救我……啊……要高潮了……」下体不断抽搐,她又酸又麻。她昂起头,迎来了几乎让她疯狂的绝妙高潮,花径里流出大量的淫液。「看看她幺多舒服,你也湿透了吧?换妳来享受看看…」我摸着下体湿透的嘉欣说着,诗雅也爬过来报复一样,快速的把嘉欣的校裙 拉到腰际,将她的美腿摊开。「诗雅,不要再舔了……好羞不…嗯好痒啊…啊…」嘉欣的娇躯被诗雅搞得浑身酸软,一丝丝的快感蔓延她的全身,挣扎的力道也小了很多。她一边哀求,希望我俩还会良心发现。「……痛……好痛……」诗雅双手给肩膀上早已被打开的制服上身,和嘉欣的爱摸相反,出力扭捏在胸围前飘荡的小乳头。嘉欣努力压下声音,更加紧的扑在我的怀里,小声的求饶,换来的是我解开她的发髻,更兴奋的握住她的纤腰猛力狂干,抽插。「嘉欣,开始爽了是吧?」嘉欣摇摇头,因为被我说中无力反驳,羞得满脸通红,明明是被迫的,身体居然还是要追求被凌辱的快感,两条玉腿紧紧合着我腰,舒服得浑身颤抖,她也觉得自己太不像话了,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淫秽的女仔。一面在诗雅闺房望着维港烟花海景,将两名圣保禄女校学生妹轮流强奸,有时又可以迫到她们不想让其他人发现这难以启齿的秘密,试玩着同性游戏。尽管心里不情愿,身体已经情动开始互靠着。两人情不自禁的激烈舌战,研磨对方的小豆豆及其他敏感地带,乳头已经对方玩弄的又硬又挺。我在旁正用淫邪的眼光观摩中,强烈的羞耻感让她们的脸蛋和白皙的身子浮现出玫瑰的粉红色,我闻着她们的散发出来的体香,看着她们流汗的容貌。最后她们两个互相堵住的嘴巴无助的发出低沉的声音,扭着腰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而高潮过后微微恢复了些神智,见到眼前的俏脸被桃花般的羞晕布满,自己的淫水染湿了小腿上的学生白袜,眼泪不断的从她们的美目中滑落。那时我心想,就算我事后被捕,身败名裂,也不算得上什幺了。说中无力反驳,羞得满脸通红,明明是被迫的,身体居然还是要追求被凌辱的快感,两条玉腿紧紧合着我腰,舒服得浑身颤抖,她也觉得自己太不像话了,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淫秽的女仔。一面在诗雅闺房望着维港烟花海景,将两名圣保禄女校学生妹轮流强奸,有时又可以迫到她们不想让其他人发现这难以启齿的秘密,试玩着同性游戏。尽管心里不情愿,身体已经情动开始互靠着。两人情不自禁的激烈舌战,研磨对方的小豆豆及其他敏感地带,乳头已经对方玩弄的又硬又挺。我在旁正用淫邪的眼光观摩中,强烈的羞耻感让她们的脸蛋和白皙的身子浮现出玫瑰的粉红色,我闻着她们的散发出来的体香,看着她们流汗的容貌。最后她们两个互相堵住的嘴巴无助的发出低沉的声音,扭着腰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而高潮过后微微恢复了些神智,见到眼前的俏脸被桃花般的羞晕布满,自己的淫水染湿了小腿上的学生白袜,眼泪不断的从她们的美目中滑落。那时我心想,就算我事后被捕,身败名裂,也不算得上什幺了。说中无力反驳,羞得满脸通红,明明是被迫的,身体居然还是要追求被凌辱的快感,两条玉腿紧紧合着我腰,舒服得浑身颤抖,她也觉得自己太不像话了,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淫秽的女仔。一面在诗雅闺房望着维港烟花海景,将两名圣保禄女校学生妹轮流强奸,有时又可以迫到她们不想让其他人发现这难以启齿的秘密,试玩着同性游戏。尽管心里不情愿,身体已经情动开始互靠着。两人情不自禁的激烈舌战,研磨对方的小豆豆及其他敏感地带,乳头已经对方玩弄的又硬又挺。我在旁正用淫邪的眼光观摩中,强烈的羞耻感让她们的脸蛋和白皙的身子浮现出玫瑰的粉红色,我闻着她们的散发出来的体香,看着她们流汗的容貌。最后她们两个互相堵住的嘴巴无助的发出低沉的声音,扭着腰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而高潮过后微微恢复了些神智,见到眼前的俏脸被桃花般的羞晕布满,自己的淫水染湿了小腿上的学生白袜,眼泪不断的从她们的美目中滑落。那时我心想,就算我事后被捕,身败名裂,也不算得上什幺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