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我与女网友的亲密 接触

    发布时间:2020-07-26 00:00:21   


    每次自己解决的时候都是借助当时的情形来达到高潮。那时是从学校刚毕业出来,当时同龄人都比较喜欢上网聊天室聊天,我们这个地区还有一个本地的聊天室,一直以来都和一个女孩聊得很好,有一次我开玩笑地和她说,想约她出来。没想到她真的答应了。她,虽然不是什幺国色天香,但不是一般的货色,1.65左右的身高,长头发,皮肤白里透红,修长的美腿虽然在牛仔裤的包裹无法让人细细品味,但丰满圆翘屁股,总能让人想入非非她的脸孔都让人看得很舒服,特别有气质。和她在外面逛了一晚上,我提出上我家玩玩(我当时是一个人住),她也答应了。当时我家也有电脑,她去到我家就一直在玩,那时电脑并没有像现在那幺普及。大多数人都只是到网吧上网,我这有电脑,可能也许是她想来的原因之一。所以一直到很晚,她都还舍不得走,最后我说,都这幺晚了,要不在我这住一晚上吧。没想到她也答应了,一阵惊喜,然后开始着计划下一步的行动,其实当时我并没有多想,毕竟年经,很多事都不懂(那时A片也很少见的)。我的电脑就放在我床边,我假装说我要睡了,让她继续玩。好像老鼠偷米一样。我想大多数人第一次都是这样吧!她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这使我开始大胆了起来,又是一个翻身,这次是整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什幺也不顾地在她脸上亲了起来,亲她的整个脸,亲她的耳朵,并且学着书上说的在她耳朵轻轻地吹气,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但她没有推开我,只是当我吻到她的嘴的时候,她死咬着牙齿,让我不能深入进去,尝试了很多次都失败,我慢慢地吻向她的颈,一只手开始解开她上衣的钮扣。钮扣一颗颗地解开,借着微弱的灯光,她雪白的肌肤一寸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从颈上顺着乳沟慢慢地亲下来,并没有放过任何一寸肌肤。我把手伸到她身后想要解开她的胸罩,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解开,不知是我方法不对,还是她早已经有防备把胸罩扣死了。我的手不停地在她身上乱摸,舌头从上往下,从下往上不停地吸舔着她的肌肤,她始终没有反抗的举动,不知她是在享受着,还是胆小不敢反抗。既然这样,不吃白不吃。期间我还多次尝试解开她的胸罩,都未能成功,于是我换了种方法,把她肩膀上的吊带拉下来,没想到她的手不配合,只拉了一点点,但也足以让我从其中的空隙,把手伸进她的乳房,用力一拨,她的乳房完成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借着胸罩下托,显得更加坚挺,迷人这种感觉。摸起来比隔着衣服的差远了,她的乳头早已经硬了起来,一颗桃红色的小豆豆,就算在灯光昏暗的情况下,我也可以清楚地看见。我的嘴巴在不停地吸舔着其中一只乳房,另一只手在另一只乳房不断地抚摸,下体在她腿上不断地摩擦,这是我的第一次,完全失态的一次。这幺大的动作,她是肯定知道的,我也猜想她肯定是醒着的,但对于我一个陌生人这样的攻击,却没有任何的反抗。她的心理是享受、还是恐惧。我当时也没想那幺多,她没有反抗,我只有前进。我慢慢地开始把目标往下转移,顺着她的乳沟一直往下,她的发出迷人的体香,她全身的温度都高于平时。还好不是夏天,要不全身都得湿透。我的手开始向她的下身进攻,刚试着往下摸,她突然拉着我的手,我用力地想挣脱,她突然尖叫了一声,我被她的举动吓着了,这才是她的底线吗?我的手停了下来,毕竟我是第一次,没有那幺大 胆。我再次把目标转回到乳房的时候,她还是那样乖乖的,一动都不动。虽然进一步的进攻被阻止了,但是欲望还在。我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只穿着内裤,扑在她身上不断地摩擦,我膨胀的老二隔着内裤顶着她的肚皮不断地摩擦着。每一次摩擦,都有想射出的冲动,但因我平时有打飞机的习惯,都可以控制了下来,慢慢地我已经不能承受着不断地摩擦的感觉。我把内裤打到一边,掏出老二。第一次受这幺大的冲激,我的老二已经胀得不行,每一条青根都可以清晰地摸到。我继续扑在她的身上,嘴拼命地在她脸上乱亲,但她始终没有放开牙齿,双手不停地在她双胸上抚摸,一刻都没停,也始终没能把她的胸罩完全解开。我老二不停地在她肚子上摩擦,借着分泌出来的润滑液,结合她滚烫的身体,我的老二已经已经胀得,汤着像条火棍。很快,我终于受不了,射了出来,她的肚子上,她的胸罩,还有她的颈上,都是我滚烫的精液。我累得也顾不上精液,直接扑倒在她身上,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之间隔着精液,粘粘的。奇怪的是,她还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休息了一会,我下床把老二、和身上的精液都擦了干净,然后去帮她擦,借着这个机会,我一只手速度在伸进她的内裤里面,刚摸到她的阴毛,她就把我的手拉了回来。但我已经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后来我还是继续尝试了多次进攻,但还是一直没有成功。我明白,她的理性此时肯定大于欲望。后来我选择了尊重。第二天醒来,她没有说什幺,一醒来就跑去洗澡。我只知道,她比昨晚更加漂亮,脸色更加红润。她叫我帮她拍了张照片,并交代我在洗出两张,一张给她,一张我保留着。第二天晚上,她还是住在我家,情节也一样,我始终没有攻下她的防线。后来不久,她就休学,到外地打工,我把相片寄给她后,就失去了联系。但我和她的故事还没完。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多年后,我和她再继了前缘。的冲动,但因我平时有打飞机的习惯,都可以控制了下来,慢慢地我已经不能承受着不断地摩擦的感觉。我把内裤打到一边,掏出老二。第一次受这幺大的冲激,我的老二已经胀得不行,每一条青根都可以清晰地摸到。我继续扑在她的身上,嘴拼命地在她脸上乱亲,但她始终没有放开牙齿,双手不停地在她双胸上抚摸,一刻都没停,也始终没能把她的胸罩完全解开。我老二不停地在她肚子上摩擦,借着分泌出来的润滑液,结合她滚烫的身体,我的老二已经已经胀得,汤着像条火棍。很快,我终于受不了,射了出来,她的肚子上,她的胸罩,还有她的颈上,都是我滚烫的精液。我累得也顾不上精液,直接扑倒在她身上,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之间隔着精液,粘粘的。奇怪的是,她还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休息了一会,我下床把老二、和身上的精液都擦了干净,然后去帮她擦,借着这个机会,我一只手速度在伸进她的内裤里面,刚摸到她的阴毛,她就把我的手拉了回来。但我已经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后来我还是继续尝试了多次进攻,但还是一直没有成功。我明白,她的理性此时肯定大于欲望。后来我选择了尊重。第二天醒来,她没有说什幺,一醒来就跑去洗澡。我只知道,她比昨晚更加漂亮,脸色更加红润。她叫我帮她拍了张照片,并交代我在洗出两张,一张给她,一张我保留着。第二天晚上,她还是住在我家,情节也一样,我始终没有攻下她的防线。后来不久,她就休学,到外地打工,我把相片寄给她后,就失去了联系。但我和她的故事还没完。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多年后,我和她再继了前缘。的冲动,但因我平时有打飞机的习惯,都可以控制了下来,慢慢地我已经不能承受着不断地摩擦的感觉。我把内裤打到一边,掏出老二。第一次受这幺大的冲激,我的老二已经胀得不行,每一条青根都可以清晰地摸到。我继续扑在她的身上,嘴拼命地在她脸上乱亲,但她始终没有放开牙齿,双手不停地在她双胸上抚摸,一刻都没停,也始终没能把她的胸罩完全解开。我老二不停地在她肚子上摩擦,借着分泌出来的润滑液,结合她滚烫的身体,我的老二已经已经胀得,汤着像条火棍。很快,我终于受不了,射了出来,她的肚子上,她的胸罩,还有她的颈上,都是我滚烫的精液。我累得也顾不上精液,直接扑倒在她身上,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之间隔着精液,粘粘的。奇怪的是,她还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休息了一会,我下床把老二、和身上的精液都擦了干净,然后去帮她擦,借着这个机会,我一只手速度在伸进她的内裤里面,刚摸到她的阴毛,她就把我的手拉了回来。但我已经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后来我还是继续尝试了多次进攻,但还是一直没有成功。我明白,她的理性此时肯定大于欲望。后来我选择了尊重。第二天醒来,她没有说什幺,一醒来就跑去洗澡。我只知道,她比昨晚更加漂亮,脸色更加红润。她叫我帮她拍了张照片,并交代我在洗出两张,一张给她,一张我保留着。第二天晚上,她还是住在我家,情节也一样,我始终没有攻下她的防线。后来不久,她就休学,到外地打工,我把相片寄给她后,就失去了联系。但我和她的故事还没完。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多年后,我和她再继了前缘。出来,她的肚子上,她的胸罩,还有她的颈上,都是我滚烫的精液。我累得也顾不上精液,直接扑倒在她身上,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之间隔着精液,粘粘的。奇怪的是,她还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休息了一会,我下床把老二、和身上的精液都擦了干净,然后去帮她擦,借着这个机会,我一只手速度在伸进她的内裤里面,刚摸到她的阴毛,她就把我的手拉了回来。但我已经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后来我还是继续尝试了多次进攻,但还是一直没有成功。我明白,她的理性此时肯定大于欲望。后来我选择了尊重。第二天醒来,她没有说什幺,一醒来就跑去洗澡。我只知道,她比昨晚更加漂亮,脸色更加红润。她叫我帮她拍了张照片,并交代我在洗出两张,一张给她,一张我保留着。第二天晚上,她还是住在我家,情节也一样,我始终没有攻下她的防线。后来不久,她就休学,到外地打工,我把相片寄给她后,就失去了联系。但我和她的故事还没完。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多年后,我和她再继了前缘。出来,她的肚子上,她的胸罩,还有她的颈上,都是我滚烫的精液。我累得也顾不上精液,直接扑倒在她身上,我的身体和她的身体之间隔着精液,粘粘的。奇怪的是,她还一直没有反抗的举动。休息了一会,我下床把老二、和身上的精液都擦了干净,然后去帮她擦,借着这个机会,我一只手速度在伸进她的内裤里面,刚摸到她的阴毛,她就把我的手拉了回来。但我已经清晰地感觉到,她的小穴已经洪水泛滥了。后来我还是继续尝试了多次进攻,但还是一直没有成功。我明白,她的理性此时肯定大于欲望。后来我选择了尊重。第二天醒来,她没有说什幺,一醒来就跑去洗澡。我只知道,她比昨晚更加漂亮,脸色更加红润。她叫我帮她拍了张照片,并交代我在洗出两张,一张给她,一张我保留着。第二天晚上,她还是住在我家,情节也一样,我始终没有攻下她的防线。后来不久,她就休学,到外地打工,我把相片寄给她后,就失去了联系。但我和她的故事还没完。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多年后,我和她再继了前缘。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