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纵欲返 古

    发布时间:2020-06-28 00:01:50   


    女人有很多种划分方式,比如:熟妇、少妇、花信少妇,熟女、少女、甚至
    罗莉!再如:人妻、人母、姐妹、寡妇、母女!
      但在聂北的心里划分,只有自己的女人和别人的女人这两个区别!
      聂北一个不幸回到古代的军人,尽情放纵自己的欲望,有点无耻、好色,却
    又多情、柔情!且看他如此风流下去......

      第一部 初放纵 第001 章 蛇血入体
      聂北右手握着匕首,几滴鲜血溅在刚毅帅气的脸上,还热热的,他苦闷的看
    着一截红色蛇带尾部分在潮湿的地上抽搐打转,再看了看咬定在自己上那一截红
    蛇,聂北骂咧咧的嘟囔道:“他妈的想吃顿蛇肉都得付出代价,还不知道这死蛇
    到底有没毒,倒霉。”
      聂北皱着眉头把咬紧自己的那截蛇拔下来,查看一下自己的被咬的伤口,却
    发现自己腿上多了两个针孔一样的小血孔,聂北捏着蛇脖子用军用匕首挑看这怪
    异红色的蛇的嘴,才发现这蛇颜色怪也就算了,却不曾想这蛇龅牙也是怪的,整
    个蛇口里也就找到两颗蛇牙而已,上下各一颗,而且一颗在左边一点,另一颗却
    在右边一点,晶莹剔透的蛇牙竟然在空气中慢慢的化掉。聂北看到这一幕觉得有
    点诡谲。
      聂北被咬,但他现在已经不是很怕,他怎么说都在军队里呆了一年时间,对
    这些野外遇到的情况有系统的学习,这蛇咬了自己到现在都不觉得伤口有什么麻
    的感觉,更没有灼热的感觉,想来这蛇不会有剧毒。
      聂北一刀把蛇舌头削掉,捡起地上的那一截红色到一处净水边,熟练的几刀
    便把蛇皮去掉,内脏也去掉,接着在水里洗干净,这时候只剩下蛇身蛇肉,让聂
    北觉得有点不同的是,这蛇肉比前几天以来吃的那些有点不一样,起码这蛇肉看
    上去没那么恶心,晶莹晶莹的,仿佛琼脂一般,没那些红润的血肉样,聂北吃着
    倒也觉得被咬一次也不算很吃亏。
      “咬老子,老子还不是削断你剥你皮吃你!”
      聂北狠狠的嚼着这没什么味道的蛇肉。
      “这是什么鬼地方,怎么好端端的到这里了,都走了好几天了,整天野果生
    肉,茹毛饮血的,老子再不出去就变野人了,要不就冻死在这里。”
      聂北身上仅有一身迷彩绿军装,这几天在这森林里走,一到晚上就冻得无法
    入睡,又没东西生火取暖,要不是军人的意志在支持着,他早就倒下了。
      即使是白天,在这茂密的森林里,阳光绝对照不到地面的,所以依然会觉得
    冷飕飕的,可这时候聂北却觉得混身发热,聂北第一念头就是……蛇毒发作了。
      聂北忙按脑海里的知识在周围草丛里找些草药咬碎吞下去,却没放弃要走出
    这鬼森林的愿望。
      聂北觉得就是死也不要死在这不知名的地方,死在这里绝对是喂野兽鸟禽的,
    聂北不想死。
      他不知道好端端的跳伞训练怎么就什么都不知道的跳到这鬼地方,貌似军营
    附近没有这么浩大的森林呀。见鬼了!
      聂北一直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走,也就是东方,聂北以为蛇毒发作了自己绝
    对活不到明天的,却不想晚上竟然睡了个好觉,冻了几天的他在昨晚竟然一丝冻
    意都不感觉到。
      早上醒来聂北查看上被蛇咬过的伤口,却发现什么都没,昨天还有两个针孔
    的,现在看去完好如初,聂北心生怪异感,但也追查不了什么,惟有作罢。好在
    这时候身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热了,好象恢复了正常。
      中午走着走着,开始饿了,他虽然万分厌恶再吃蛇肉,可这森林最好弄到的
    肉就是蛇肉了,到处都是,‘早餐’自然也就想到蛇了。
      五步蛇随处可见,白天它们懒洋洋的缠绕在树枝上,虽然它是剧毒的蛇,但
    它白天的时候太过于笨拙了,它带剧毒也不见得有人怕,聂北就不怕,实际上这
    些天他吃得最多的就是五步蛇的肉。
      聂北找到一条盘缠在小树枝上的五步蛇,有脚指头那么粗,聂北匕首一挥,
    那懒洋洋的五步蛇的头已经掉到了地上,蛇身却一动不动的盘缠在树上,仿佛什
    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实际上聂北每天除了赶路之外,最大的乐趣就是悄悄的削
    掉这些‘食物’的头,而它们连死都感觉不到。
      而就在这时候,聂北感觉到背后有情况,扭头一看,竟然是条粗的蟒蛇,竖
    着蛇头在吞着开叉的信子。
      聂北气极而笑,这些天蛇见了自己就倒霉,倒没想到今天竟然被蛇找茬子了。
    而且这蛇还不小,绝对能把一头牛给缠死,这蛇厉害的地方就是缠住猎物的身体
    勒死猎物,可前提它得缠得上猎物。聂北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在它没缠上自己
    的时候就把它可恶的头给削下来。
      聂北匕首转向而对,随时而动,却在这时候脑海里有个声音响起来:“蛇主!”
      “谁,出来!”
      聂北感到身体四处起了鸡皮疙瘩,‘蛇主’这声音是在脑袋里生成的,而不
    是听来,在这种缈无人烟的森林里,哪来能和人交流的声音出现在脑海?这不是
    见鬼了么。
      而这时候那个声音又在聂北脑海里出现了,“蛇主,我在你面前。”
      “你、你是隐形人?”
      聂北越过蟒蛇,只看到藤绕木挡的,何来的人?他嘴唇有点发白了,怎么说
    他也算个二十一世纪的在校军人,怎么都不信这世界有鬼这东西存在,可这时候
    诡异的情况让他心里发怵。
      这时候聂北脑海里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我不是人,我是蛇,蛇主你面前的
    蟒蛇就是我。”
      “你……”
      聂北有点想拔腿就跑,他第一感觉就是遇到了妖怪,传说中的妖怪。他是军
    人,军人有军人的胆魄,虽然他觉得惊诧、错愕,可他还能勉强的定住脚没丢脸
    的落慌而逃,壮着胆问道,“你是人还是鬼?”
      “我是蛇!”
      声音依然是从聂北脑海里生成的,而那蟒蛇却是一动都不动,信子却吞吐着,
    让聂北觉得丝丝忐忑。
      “你怎么可以在我脑海里说话?”
      “我不是在你脑海说话,而是你脑海的某个部位能和我们蛇交流,能读懂我
    的语言,自动在你脑海里生成人的声音而已。”
      “你们?”
      聂北感觉到这一切超出了他的认知。
      “对,只要是我们蛇类的,你都能和它交流,因为蛇主已经把血注入你体内
    了,所以你现在就是我们的蛇主,也就继承了它的能力,能和我们交流。”
      “谁呀谁呀,谁他妈的把那肮……呃……不会是那条死红蛇吧?”
      怪不得吃那红蛇的时候那肉没点血色像琼脂一样,原来都把那血注入到自己
    的体内了,血能随便注射的么?可恶,后遗症必然不少了,麻烦了。
      “没错,那是我们以前的蛇主,现在是你,我们都听蛇主你的差遣。”
      “差、差、差个毛,老子现在只想走出这鬼森林。”
      虽然整件事情异常的古怪反科学,可聂北知道,自己既然能跳伞跳着跳着就
    忽然昏死过去,然后就到这鬼地方,再有点别的奇怪事聂北也易于接受了。
      “我可以带蛇主你离开这森林。”
      蟒蛇的声音在聂北脑海里出现。
      “真还是假?小心我一刀削了你脑袋,就好象刚才削那五步蛇的一样,别以
    为自己的头大就削不断,我这刀可是特种兵军刀,锋利得很。”
      “不敢,从这里往偏西一点的方向走,半天之内就会到达一个大峡谷,过了
    大峡谷就有条道路了。”
      蟒蛇似乎有点怕聂北手中那把匕首,反光得很,它的蛇信子也不吐了。
      聂北眼珠子转了转,他可不知道这蛇到底‘说’的是真是假,到时候自己被
    它带到蛇窝里把自己吞了就惨了,可是有了走出这鬼森林的希望,他也不想这么
    就放弃了,“那好,你带头,我跟在你后面。”
      聂北心里却在想:一看不对劲就跑。
      蟒蛇不敢迟疑,带头就滑蠕而去,聂北跟随在后面。
      聂北开口问道,“刚才那红蛇叫什么名字?”
      “淫蛇!”
      初放纵 第002 章 出森林
      跟随着蟒蛇到了峡谷,发现蟒蛇没有骗自己,聂北稍微放松了些,却对怎么
    过这峡谷懊恼,因为这峡谷怎么看都超过一百米,往谷底一望,漆黑黑的什么都
    看不到,可想有多深,聂北看着都觉得头皮发麻,即使他在飞机上跳过唯一一次
    伞。
      断峡谷对面能看到一条宽大的道路,在青绿绿的映衬下十分明显,只是聂北
    也知道望山跑死马这一俗语,那条道路虽然站在现在的位置上能看得清楚,可离
    这峡谷好歹也有三两公里那么远,过了峡谷还得跑个两三公里才能站到道路上,
    而且那道路很明显的是泥路,车辆想来不会多,到时候还得等,想起来就郁闷。
      “喂,这峡谷怎么过呀?”
      聂北本来想到滑翔机的,或许有那东西他就能过,可是聂北回头望了一眼身
    后,除了树枝树叶之外,拿什么来弄滑翔机?至于攀爬嘛……想想就好,别行动。
      “我从来没到过那边去,我也不知道怎么过。”
      蟒蛇回答着。
      “顶你个肺!”
      聂北低声骂了一句,“那你带我到这里是看风景的?”
      “属下不敢!只是这森林本身就被这峡谷围断开来,哪个方向都存在这断峡
    谷,所以……”
      “难道我就真的只能呆在这里做你那什么鬼蛇主不成?日!”
      蟒蛇吐着蛇信子瞪着蛇眼望着聂北,仿佛在说:这有什么不好吗?
      聂北觉得那鬼森林就够可恶了,一身野外知识在它面前根本行不通,却不想
    这断峡谷也是这般,人在神秘莫测的大自然力量面前是如此的渺小。
      难道真的要在这里变野人不成?聂北望了一眼那盘着圆油油滑溜溜的身子吐
    着蛇信子望着自己的蟒蛇,聂北在心里暗暗发誓:滚都要滚出这鬼地方,再也不
    跟着恶心的家伙呆下去。
      “蛇主,要不然属下带你到一个洞穴呆一会,就在附近不远,在那里想办法
    总比在这里干着急好,怎么样?”
      蟒蛇传达着自己的意思。
      “带路!”
      聂北稍微平服一下自己浮躁的心,既然都在这鬼森林里做‘野人’做了好几
    天了,也不在乎这一天半点的时间。
      洞穴,在聂北的思维里,无非就是一个入口而里面漆黑的空间而已,但蟒蛇
    带他到的这个洞穴却让他楞住了,入口是一个,这没错,而且入口到洞内有很长
    的一段距离,直深而下,一般人根本不敢进来,但聂北敢,反正既来之则安之,
    他也放开了。洞里面却不是漆黑的,而是亮堂堂,而且这些光是五颜六色的,斑
    斓璀璨,让人有如入梦境仙界之感。
      聂北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四下一扫,诧异非常,以为自己进入到了玻璃厂,
    周围竟然都是些晶莹的固态物体,而散落在周围的石头却不是一般的石头,竟然
    是些会发光的石头,都很大块,大块到没用推土机谁都别想撼动到它,这些石头
    发出来的光照射四周,然后四周的玻璃状固体又反射、折射这些光,于是五颜六
    色斑斓璀璨的空间就这么诡异的产生了,实在不可思议。
      让聂北觉得更加奇怪的是,这洞内竟然会有一条小河慢流而过,水清澈见底。
    而这洞内的空间又十分的大,足足超过一个标准足球场。
      聂北好奇的左摸摸右敲敲,特别对那些五颜六色的石头感兴趣,聂北想能不
    能把一小块给敲下来,却发现自己是白想了。见宝石而不能动的感觉让聂北很憋
    劲。
      “这洞怎么形成的?”
      聂北好奇的问蟒蛇。
      “属下也不知道,我出生它就存在了。”
      “那你出生多少年了?”
      聂北很好奇,这蟒蛇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妖怪。
      “这些……属下不懂。”
      “……”
      聂北忽然觉得自己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呃,是对蛇弹琴。
      聂北经过新鲜再经过好奇然后没了新鲜感失去了好奇,便也没了兴致,颓废
    的坐在光洁的地上,在想怎么出这鬼地方。
      “快给我想想办法,要不然砍了你脑袋。”
      聂北一筹莫展,忍不住拿蟒蛇出气。
      “属下正在想,正在想。”
      “你在这里这么久了,难道没看到过别的动物呀又或许人呀怎么过这峡谷么?”
      聂北想了想还是问道,蛇脑袋不见得开窍,靠它还不如靠自己。
      蟒蛇晃了晃它那怎么看就怎么怪的蛇头,忽然它张开它那腥盘大口,咻咻的
    怪叫着。
      聂北心不由得一紧,蟒蛇有敌意?聂北飞快的拔出匕首握在手上,怒吼:
    “你怪叫什么,是不是想叫同类来吃吞我?”
      聂北说着就要拿匕首刺去。
      蟒蛇忙闭上腥盘大口,给聂北传达自己的意思:“蛇主误会属下了,是属下
    一时想到了办法,欢喜之下才……”
      “办法?”
      聂北听到办法比听到什么都好,去势也收住了,匕首也讪讪的插回去了,
    “什么办法,快说。”
      “属下刚才已经把信号发出去了,森林里的蛇类会集体集合到这边,然后众
    多蛇盘缠住这边上的撑天大树,一直搭接过去,就好象桥一样,这样蛇主就能过
    去了。”
      “这样也行!”
      “应该行,我们蛇类身体的韧性都很好,只要撑天大树能承受得起不翻根而
    倒就行。我们缠一片大树应该没问题。只是……”
      “呃?别吊我胃口,开说。”
      “只是我想跟随蛇主你一起出去。”
      “这个……”
      说实在的,聂北虽然心里已经默默的接受了蛇主这个现实,但他无法接受这
    么一条恶心的蟒蛇跟着,看着它那圆滑滑幽幽斑斑的身体,聂北总是不寒而栗。
      “属下其实是想跟随蛇主身边效力而已。”
      聂北蹙着眉头,问道,“那以前那死红蛇有没有要你跟着?”
      蟒蛇摇了摇头。
      “那你喜欢这里的环境还是喜欢陌生的环境?”
      “喜欢这里。”
      蟒蛇想都不用想就回答。
      “不就得了,那你跟着我干什么?我可没钱养你。”
      这样的蟒蛇,不吃斋的,吃肉的话那得多少钱买肉呀?聂北在心里坚决的摇
    头了。
      蟒蛇没悲没喜,只是一直吐着它那长长开叉的蛇信子,静静的看着聂北,聂
    北忽然觉得它有点可爱,不过,也就是忽然一下而已。
      一人一蛇在这洞里呆了很长一段时间。
      洞外忽然一阵一阵的咻咻声,时间越长声音越大,慢慢的开始变得嘈杂起来,
    在跟着就嗡嗡声,蟒蛇似乎没有提示性的动作,只是盘在那里仿佛死蛇一般,聂
    北微微转醒。聂北知道自己已经睡了好几个钟了。
      聂北不管蟒蛇,自己一个人出洞,站在洞口处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
    望眼所及处,或爬或动或挂在树上或盘在地上,全部都是蛇,仿佛铺叠在地上一
    般,什么蛇都有,特别是那五步蛇最多,这些蛇似乎能感应到聂北的出现一般,
    齐唰唰的向聂北望来,蛇口处蛇信子幽幽的吐着,那种感觉让人毛骨悚然,聂北
    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好在这些蛇似乎很安分,只是望着聂北吐着信子像蟒蛇刚才那样咻咻怪叫几
    声而已。聂北能读懂它们的信息,竟然是对自己问好,聂北微微愕然,但更多是
    是难以置信,因为蟒蛇说的竟然是真的,只要是蛇类,聂北都能读懂它们的信息,
    而他们似乎也能理解聂北的话。
      第二天的早上,周围的蛇仿佛减少了很多,甚至有些地方的根本没再看到蛇
    的踪影,聂北大感奇怪,待蟒蛇和他再一次到峡谷的时候他惊呆了,只见经过昨
    晚的搭接,成千上万条的蛇纠缠着峡谷边上的大树,蛇缠蛇再缠树,然后蛇再缠
    蛇,硬是缠向对面的峡谷。
      已经缠了一大半距离,依然有源源不断的蛇爬过‘蛇半桥’然后纠缠在一起,
    点点滴滴的向对面缩短距离。聂北看着既感动又震撼,整个人呆呆的,昨晚就幻
    想着这景象会是怎么样的,现在亲眼看到,无比的震撼。
      这些蛇一直累积纠缠延伸,这头快承受不这整体重量的时候就会有蛇纠缠加
    粗‘蛇桥’粗度,然后坚定不移的延伸到对面去,再缠绕着对面的树木,大概一
    直到中午的时候这‘蛇桥’才顺利搭成,于是,聂北看到了从自己这边宽粗都超
    过十米的‘桥体’向对面慢慢延伸慢慢缩小,对面那边的大小应该也就仅是聂北
    身体那粗而已,可那也需要用多少的蛇纠缠才能完成呀?
      走在这‘蛇桥’上,聂北心反而十分的平静,他知道,缠绕在‘桥心’里的
    蛇绝对没活的,憋死,可是……聂北竟然被这些蛇给感动了,有种无言欲泣的感
    觉。
      正走过峡谷中的时候,狂风起,呼啸欲切人,站在蛇堆上,聂北有种站不稳
    的感觉,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给缠住了,跟着聂北呼叫一声倒下,正以为自己会
    掉进无低深渊时,才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而是自己的身体被这些蛇缠绕上来了,
    再大的风也无法把他吹掉,接着聂北经历了今生最难忘的一次经历:这些蛇蠕动
    着身体,在呼啸的狂风中把聂北在蛇堆上翻滚着,一直向对面翻滚挪移过去……
      聂北直感觉到阵阵的蛇腥恶臭,再感触到蛇身那种滑溜冰冷的感觉,聂北虽
    然感激这些蛇,但是现在这种感觉还是让聂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迷迷糊糊的被
    它们翻滚到对面才回过神来。
      只见‘蛇桥’开始拆‘桥’,小的这边活着的蛇慢慢的脱开缠绕的树木,一
    批一批的撤退,那些包缠绕在中心憋死的蛇在失去外层活蛇的包囊后纷纷掉落到
    无底的深渊里,无声无息,犹如秋天的落叶。纠缠得慢,撤退得快,‘蛇桥’里
    的蛇死掉大部分,彻底撤回森林那一边的时候众蛇对着聂北咻咻怪叫。
      “保重!”
      聂北千言万语只化成这两个字。
      终于过来了,出了那鬼地方,可是有这种鬼地方的世界又会是什么世界呢?
    聂北不知道,但他知道不管这是什么世界,只要找到有人的地方便能知道。
      初放纵 第003 章 娇羞美熟妇(1 )
      刚才蛇堆里过来,才发现,自己身上那件衣服已经不适合再穿了,烂就不说
    了,关键是臭,腥臭,十分恶心的味道,聂北把伴随了自己成十天没洗过一次的
    军装脱掉,身上只剩下一件底叉,和手里拿着把军用匕首。聂北知道,这是冬天
    无疑,可只穿一件底叉的他竟然感觉不到冷,这让聂北诧异的同时也大概的猜到
    这是那红蛇咬了自己的原因。
      聂北一直向道路那边走去,到了道路上或等车经过搭顺风车,或顺着路走,
    总能找到有人的地方。
      聂北经过河边的时候跳进去洗干净身上的味道,再把底叉扭干然后穿上,接
    着上路,三两公里的路程在心境大宽的聂北脚下是不经走的,在离道路还有三四
    百米的时候,聂北忽然一个警觉,闪身贴着树木,静静细听,只听到一阵仿佛布
    料碰触的沙沙声,离自己不远,在这样的野外,经历了这么多怪异事情的聂北不
    敢轻易的以为那是人在活动,即使是人在活动聂北也得小心谨慎,再说了,他还
    不知道对面沙沙声之后又安静下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聂北凭着军人的警觉和灵巧慢慢的向刚才判断的位置潜进,周围茂密的树木
    草丛帮聂北帮。
      聂北小心翼翼的潜到最密的那堆草丛外,匕首在握,小心谨慎的伸出左手拨
    开一丝草丛,往草丛深出望去……
      只见一个体态丰盈腴满的妇人,如云高发盘束成一个堕马鬓,横插一根玉白
    色的发簪,几许金丝步摇缀在发簪末尾,巍巍颤颤的;额前坠下几镂黑发,甚甚
    遮挡住半边光亮的额头,其上一点斜插着镂金丝空的华胜头饰,把那仿佛摇摇欲
    坠的如云秀发固定在脑儿侧,美不胜收。
      一张高贵秀丽的瓜子脸看去平静似水,眉心有一颗美人痣,点缀起来更显圣
    洁,一双似水瞳眸顾盼间荡人心魂,直秀秀的鼻子下是一张带着丝丝笑意的红润
    小嘴,而,让人恨不得跑上去亲上一口,配合整张脸看去,柔媚又不失淡雅,宜
    喜似嗔间尽显风情万种。
      更让人血气上涌的是身材丰腴修长,上身一件粉红色窄袖短衣外套着一件纯
    棉白色对襟长袖小褙子,高高耸起,只把纯白色棉质长袖小褙子撑得隆隆的,一
    道弧线犹如半圆。一件白色纱质宽袖的披风犹如羽毛一般轻挂在她那柔软的肩膀
    上,顺着身体那道迷人的曲线下垂。纤细的腰间一条淡淡碧绿色腰带紧束,把她
    那迷人的身段勾勒得犹如妖精般勾魂。
      最让聂北受不了的是她现在正弯下腰撩起腰部以下的罗裙往腰带处别,她那
    对优美且庞大乳房的在她弯腰的时候一颤一颤的,荡漾着聂北心中的那团火。
      这时候只见那绝美贵妇人把穿在的那条白色褒裤幽雅的退下,露出浑圆修长
    的白嫩大腿,两根部那块的黑色森林都露了出来,只看得聂北双眼瞪直口水直流,
    整个人呆呆如,心中的火却越烧越旺,胯下的小兄弟以看得见的速度奋起,只撑
    得仅剩的那条底叉犹如个蒙古包,仿佛就要扎穿了,聂北感觉到膨胀欲裂,十分
    难受,身上的热度犹如被红色咬的当天那么热,一双眼开始慢慢赤红,配合着他
    手上的那把匕首,他整个人仿佛择人而噬一般,楞是吓人。
      绝美的贵妇人怡然未知,只见她轻轻退下自己的贴身褒裤后慢慢的蹲下去,
    却是正面对着聂北,‘山丘’中间那条‘峡谷’因为蹲下来的原因微微分开,露
    出其间的嫩红,那颗葡萄犹如一个毒丸,侵蚀着聂北仅剩不多的那点理智。
      咝咝响声传来,却见绝美贵妇人蹲下后一道晶莹泛白的水从‘峡谷’中喷射
    出来,打在地上犹如打在聂北的心坎上,这‘水’熄不灭聂北小腹那团火,反而
    让聂北越加的高涨,只见聂北那张帅气的脸已经开始涨红,呼吸微微有加速的趋
    势。
      绝美贵妇人方便完后轻轻呼了口气,却不急着站起身来,而是伸出那嫩白的
    柔荑到腰间,取下一张秀着花的手帕,然后轻轻的拭擦着周遍的些许水迹,再用
    手帕拭擦花朵口,只见她轻轻一擦,却是忍不住轻吟一声。
      她那一声轻吟,犹如黄鹂清叫,消魂蚀骨,聂北仅有的那点道德和法律的束
    缚瞬间断裂,犹如发情的公牛一般拔开草丛冲上去……
      聂北一动,绝美贵妇人便惊醒过来,本能的轻呼一声:“什么人?”
      她两手抓起褒裤迅速的站起身来,可这时候聂北已经到了她身前,在她还未
    来得及看清到底什么人的时候聂北两手一抄一带一搂,“啊……”
      绝美贵妇人轻呼声中,聂北把她那香风阵阵肉欲的身子紧紧的抱住,冲势太
    块收不住,或许说是无意收住,顺势倒下,直把绝美的贵妇人压在草地上,聂北
    结实的身躯紧紧的贴压着,享受着那份舒适消魂。
      绝色美妇人见是个英俊却光着身子的男子压在自己身上,要命的是自己因为
    刚刚方便完还未来得及提上褒裤,一丝不着,而男子那雄性标志却硬邦邦的顶在
    自己羞人的地方,绝色美妇人既羞赧又愤怒,推攘着聂北庞大结实的身躯,可怎
    么推都推不开,聂北左手颤抖着向绝色美妇人那座高耸的乳房抓去,抓上去,那
    份柔软温润的感觉让聂北觉得身上的热度会消退些须许,聂北不由得用力揉捏起
    来。
      “啊……”
      绝色美妇人的乳房被聂北这么一抓一捏,浑身臊热羞愤,还有点发软用不上
    力,她压制着自己的声线愤斥道:“淫贼,快放手。”
      聂北见她不敢声张大呼喊叫,顿时更加放肆,左手揉捏着她那柔软滑嫩温润
    的乳房,右手袭向她双腿根部的花田部位,聂北袭失败,只见绝色美妇人死死的
    夹住自己那双嫩白的大腿,发现聂北的企图后惊慌失措的抓住聂北的右手,怎么
    都不让聂北得逞。
      “快住手……喔……再放肆我就喊人了。”
      绝色美妇人色厉内荏的喝斥着聂北,却忍不住被聂北揉得呻吟出声,她又羞
    又怒,却发现自己身体人男子的肆虐辱之下竟然起了反应,在他的揉捏下上面的
    樱桃慢慢变硬,绝色美妇人羞得无地自容,可她一只嫩手再怎么用力也无法拉开
    男子那只肆虐揉捏的手,只见她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泪水在那双明媚的眼睛里打
    转,显得十分的柔弱可怜。
      聂北现在已经丧失了理智,根本听不进她的警告,见她娇艳的红唇吐气如兰
    十分,忍不住凑上嘴去就要亲,绝色美妇人把玉面一偏,错开了聂北凑上来的大
    嘴,几番尝试不得一亲芳泽,聂北急得浑身臊热,抽出双手扳住绝她的玉面,快
    速的附上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