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延龄秘笈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26   


    世间上有没有长生不老的药?有没有可以服食后,能够年近百岁都可以依然勇猛,甚至梅开数度,而力举不衰的妙丹呢?江南食家长孙鹤就走穷毕生精力研制这些延年益寿的药,但到头来却发生一连串不幸┅
      金陵三绝书画剑江南第一芡枣茶
      挂在采石堡前的对联,已有点剥落,曾经以北芡红枣茶,博得江南食家称赞的长孙化龙死后,长孙家就一代不如一代!
      现在,连第三代的长孙鹤也死了!那是昨宵初更的事。
      长孙鹤是那时候来到少妾丽萍的房,她今年才十九岁,但长孙鹤已经近五十五了。他纳丽萍为妾,是贪她肥肥白白。虽然,他近年已不举,不过纳这个妾侍,长孙鹤是有目的∶他要用丽萍来做“阴枣”。
      “老爷┅”丽萍见到长孙鹤时,声音有点不自然,她是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
      “有没有小解?”他坐到床畔,解她的衣带。
      “没有┅忍了一天啦!”她几乎想哭。
      裙带一松开,她里面是什么也没有穿!
      丽萍的脸涨红,她的乳房细小,乳蒂和乳晕还是粉红色的。她双腿紧拼在一起,最奇特的是,她所有阴毛都剃去,少女剃去所有毛毛,两扇皮留下青黑的毛孔,那是十分显眼的!
      “一直都夹着?”仁长孙鹤笑吟吟,他捉住她雪白的大腿。
      丽萍忍着泪点了点头。
      他扒开她的大腿,一阵药味从她牝户传出来,除药香外,还有黑枣的香。
      “哈┅好┅丽萍听话,这阴枣炼好了,就可恢复我长孙家的架势!”长孙鹤将头伏到她小腹下∶“用力,用力迫那阴枣出来!”
      丽萍闭上眼,用力好像生孩子般,想将塞在阴户内的枣“生”出来!
      “唔┅”她蹙眉闭眼用力,但可能太紧张了,阴枣“卡”在里面!
      “老爷┅我┅”她哭了出来∶“出不来呀!”
      长孙鹤有点恼了∶“你用力,我平日不是教过你吐纳法吗?用那气功方法吐纳! ”
      丽萍想将体内的两粒东西迫出,但可能阴道抽搐,她鼻尖冒汗,终于呜咽起来∶
      “老爷,不成┅还卡在里面┅我┅无力啦!”
      长孙鹤怒道∶“哎┅等我看看!”他再扒开她两扇皮,伸手指去挖。
      “轻点┅哎哟┅”丽萍身体有反应,屁股扭动。
      “哎┅让我看看!”长孙鹤挖得起劲,怎容她扭动,他中指疾点,就点了丽萍身上的麻穴及昏穴。
      丽萍口上闷哼了一声,失了知觉。
      他终于挖出了一颗大黑枣来,长孙鹤就往嘴里一塞,嚼了两啖,吐出枣核。
      “真香!”他俯头就想挖另一颗,但突然,好像有东西刺激他的喉咙一样,长孙鹤脸孔变色,他头一仆,鼻尖刚好压落丽萍的牝户上!
      半个时辰后,丽萍穴道自解,她才能叫救命┅
      长孙世家是金陵有名的望族,长孙鹤死时脸孔变黑,鼻孔渗血,分明是中毒死!作为长孙家长子的长孙虎,决定报官!
      郭康是五更才来到长孙家所居的采石堡的。
      “金陵神捕”跟知府一同来到验尸。
      丽萍曾遭长孙家人毒打,蜷曲在床角。
      长孙鹤的死尸是摆放在大厅。
      “是中了封喉剧毒!”郭康做捕头多年,对毒药性能自然是一清二楚。
      长孙鹤有两子叫虎、叫玄,有一个十九岁的幼女秀媚。
      除了发妻清河王氏外,就是近年始纳的少妾丽萍。
      丽萍呜咽着,讲出她非凶手∶“是老爷要将黑枣埋在我的“灶”内,我入长孙门一年多,老爷都没碰过我┅我还是黄花闺女!”
      “他所要的,是利用我下边制阴枣,说吃了可延年益寿,我受尽痛楚,从来没哼一句!”丽萍十分伤心。
      她牝户内的另一个阴枣亦一并取了出来,用瓷碗盛着。
      郭康嗅了嗅∶“这枣应该是无毒的,假如有毒,埋在丽萍体内,毒液应该溢出,中毒死的应该是她!”他指了指丽萍。
      “这阴枣害不了丽萍,却害了长孙鹤,究竟是怎下毒?”郭康皱着眉。
      金陵知府提醒郭康道∶“以前有人落毒,是在茶碗边涂上毒液,而茶碗内的茶则无毒。受害人捧碗饮茶时,嘴唇碰到茶碗边,口水混和毒液,吞下肚里就毒发!”
      郭康叹了口气∶“假如用这方法,应该在丽萍牝户内外涂毒,而要先死的亦应该是她!为甚麽丽萍就没事?”他不同意知府的见解。
      金陵知府下令先带丽萍回府,再验她的皮肉有毒否。
      郭康除了长孙鹤的子女之外,亦见过长孙世家的总管丁勤,及他的独子丁忠。
      丁勤是四十多岁,瘦瘦削削的,很阴沉。
      丁忠廿来岁,人很木讷。
      “江湖上,长孙鹤的仇家多不多?”郭康问丁勤。
      “主人是有名的食家,虽然剑法不错,但在江湖上似乎没有得罪人!何况近年银根紧绌,已甚少在江湖上行走。”
      丁勤叹了口气∶“主人最近讲的是延年长生术,家内的事,连问也不问,他应该是无仇家才对!”
      郭康呆了呆∶“外边的人不会杀长孙鹤,那┅祸根难道在府内?”
      他同意长孙家将遗体放入棺内,准备发丧。
      郭康离开时,已经近午了。
      长孙世家的人哭得震天响。
      长孙鹤在金陵城内还有药局,还有酒家,都纷纷挂丧。
      郭康是捕头,一定要在江湖走动,但,真的听不到有帮派和长孙世家结怨。
      “秘密七成在长孙家┅”郭康想了又想∶“等到夜晚,再去探探!”
      同日下午,长孙家内。
      一个瘦长的身影,穿过花径,闪入了长孙秀媚的闰房。
      他关上房门,赫然是丁忠!
      “喂!”正在绣丧服的秀媚似乎毫不惊讶。
      “阿爹刚死,今天不要!”秀媚仍在缝白色孝服。
      丁忠双手穿过她腋下,从後用双手握着她的乳房,他伸出舌头,舐她的粉颈,又咬她的耳珠。
      “长孙鹤死了,这大宅只有三、两个人伤心!”丁忠双手握不满她的乳房,但,他舌头长,不断由粉颈舐向她的面颊。
      “讨厌!”长孙秀媚用缝衣针戮他握着她乳房的左手!
      “你要不要快活?”丁忠左掌掌背渗出血珠来,但他没有哼痛。
      长孙秀媚戮了三、四下,她似乎见血就兴奋了∶“哎┅哎┅你真坏┅我┅我怕了你啦!”
      她按住他的手站了起来∶“喂┅到床去!”
      她俯低头,伸出舌头,舐了舐他手掌背上的血。而丁忠右手就去解她的裙带!
      看来两人早有默契,长孙秀媚裙内是什么也没有的!
      她趴到床边,高举屁股∶“好,你来舐!”
      丁忠跪了下来,双手按着她的屁股。
      长孙秀媚的屁股瘦削不大,而且是尖的。但她只腿分开,那半块牝户就透了出来。她的阴户是粉红色的,两扇肉旁,是一撮的毛毛。
      那里像张开的肥蚌一样,有些“汁”,丁忠伸长舌头就去撩┅
      “啊┅噢┅”秀媚双手执着蚊帐,眉丝细眼,十分享受。
      她有的是青春,所谓十八无丑女,单看外表,谁也想不到她是如斯淫荡!
      丁忠舌头很长,他不住撩啜肥蚝,就将蚝汁都啜了出来,那是带胶的汁!
      他满嘴角都是泡,除了舐之外,他还用牙去轻咬那尖尖的屁股的白肉!
      “你┅你┅你这冤家┅啊┅”长孙秀媚似乎情动了,她突然挣开他,就坐到床畔。
      “来┅”丁忠用舌头舐了舐嘴角的泡沫,露出淫邪的笑容来。
      她小腹抬起,双腿微张,露出晶莹多毛的牝户,两扇红皮是油亮亮的,秀媚的人虽瘦,但那只奶子和身体却不成比例!
      《延龄秘笈》(二)
      她上边像两个小竹荀似的,乳头是尖尖的。
      她小腹平坦,纤幼,曾显赫一时的世家,后代竟有个女淫娃!
      秀媚细长的眼是水汪汪的,她似乎有点急躁∶“还不把家伙拿出来!”
      “东西什么时侯拿到?”丁忠慢慢地解着裤带。
      “你急什么?”秀媚伸手一捏,就摸着他的裤裆,她好像拿着根擂鼓的木棍一样∶
      “我人都给了你,阿爹又横死,要拿那本小册子,起码┅要等举殡后!”
      丁忠没有答话,只是解开裤带,秀媚松手,裤子就掉了下来。一条紫红色、半软半硬的六寸巨物露了出来。
      以丁忠的年纪,那话儿应该是很快昂起的,但他却不是。
      “不要死忍了!”秀媚突然娇笑,她中指一点,就连点他小腹下、两侧的腿丫的穴道。
      “噢!”丁忠怪叫了一声,那气功被秀媚出奇不意的破了,那大棒就马上朝天。
      那棒儿混身是紫红色的,有有“角”!
      “好!”丁忠奸笑∶“你破我气功,我就给你一顿饱的!”他双手捉着她的小腿,左右一拉!秀媚像一字马似的给他擘开!
      她用手撑顶着床身,小腹以下尽量抬高。她的牝户大张,连阴核都凸了出来!
      丁忠的臂力很好,他兜着她两只大腿,狠狠的就将肉棍子一插!
      “哎┅雪┅”秀媚低叫了一声,她牝户大开,他的肉棍很容易就送到了底。
      除了两颗小卵外,他整根东西都是湿漉漉的,秀媚流出来的汁很多!
      丁忠床上功夫很老练,他插了进去后,并不急于抽拉,只是将东西浸在暖暖的淫汁窝。
      秀媚是发不到力的,她微呻∶“冤家啊┅动嘛!”
      丁忠淫笑∶“那本东西,是不是举丧后一定可以拿到?”
      “哎┅是┅你搞到人家半死不活┅你┅”秀媚突然杏眼圆睁∶“你想死?”
      丁忠一边笑一边拉动肉棍∶“这好东西,等一会你要亲亲!”
      “哎┅哦┅啊┅”秀媚呻起来∶“快点┅哎┅啊┅”
      他动作开始加快,像拉风箱似的。
      “哎┅啊┅”秀媚拼命咬着嘴唇,她怕自己的叫床声传出户外。
      丁忠这样擘开她的牝户,自不然是每下都插中花心。
      秀媚虽然乐,但他兜着她的大腿,始终有点累。他咬着牙龈,狠狠的捣了百来下。
      她的牝户流出的淫汁越来越多,秀媚双眼翻白∶“够了┅够了┅来了┅啊┅啊┅”
      他知道她第一次高潮来了,马上拔出肉棍,松开手∶“这招是学你老爹的啦!交而不泄,保存精力!”
      秀媚跌坐床上,她突然一个翻身,像母狗似的趴在床上,高耸起雪白的尖屁股∶
      “来呀!你不是喜欢做狗公吗?”
      丁忠吞了口涎沫,他握着自己的肉茎,再从两股中间插了进去!
      “雪┅雪┅”秀媚叫了两声,她咬牙低叫,屁股连连往后顿着∶“这次┅三几下就要┅你丢精!”
      丁忠亦奋力将肉棍顶前∶“我┅我要你求铙┅叫┅叫我饶你┅”
      “你┅你得了┅吧┅”秀媚的屁股连连往后撞,她突然抬高左脚,跟着蛮腹一扭。
      “啊┅啊┅呀┅你┅”丁忠怪叫起来∶“你又用这招┅弊┅弊┅丢啦┅丢啦┅”
      他迅速拔出肉棍,一道白流断断续续的射到她的屁股上。
      “又是虎头蛇尾!快帮我抹!”秀媚娇呼。
      但丁忠狞笑∶“抹什么,你这淫娃,先帮我吮吃净我的'蜜剑'!”
      他迫她转过身来,将肉棍塞进她的小嘴内┅
      丁忠在傍晚才溜出秀媚的闰房。
      长孙家的男丁都忙着在前院开丧,没有人留意他。
      在另一方面,郭康在入黑后,换了件夜行衣,就展开轻功,往长孙家内。
      他的轻功是很好的,新月初上时,已经来到了长孙家的采石堡后面。郭康一跃,从后院跳上了围墙,再到屋顶。他居高临下,仔细看堡内动静。
      灵堂已搭好,王氏与长孙玄跪在灵前烧纸钱,长孙虎就跪在另一边。堡内的家丁、婢女就做馀下的布置,丁勤就指挥各人挂灯笼。
      “咦!所有人都出来了,怎么不见长孙秀媚呢?”郭康伏在瓦面上。
      “父亲弃世,女儿不来守夜?”他觉得有异,于是爬起∶“按四合院的格局,主人房应在东厢┅”
      郭康蹑足在每间屋顶搜索。
      “咦,那边不是书房吗?”他似乎看到有个长发穿孝服的身影闪进房内,郭康马上从屋顶跳下,他几步就抢到窗前,用中指戳开纱窗一小洞望进去。
      房内果然是长孙秀媚,她在找书,窗桌前,散布着书册和字画。
      “《延龄龟鹤法》呢?”长孙秀媚自言自语∶“怎么不见呢?唉,这本书怎值一千两金子?”
      她虽穿孝服,但手脚一点也不慢,不过神色紧张。
      郭康虽望着窗内,但对四周环境,亦保持警戒。
      他突然听到有细碎的脚步声,好个郭康,马上将身一缩,整个人平躺在地上。
      屋内的长孙秀媚亦听到了,她一口气吹熄了烛。书房内外顿时黑漆漆一片。
      郭康看到来人,亦是穿了夜行衣,但蒙上面,头亦用黑布包裹,看不清是男是女。
      “有贼呀!”蒙面黑衣人的背后突然响起叫声。
      那黑衣人似乎很意外,这时不容选择了,一纵就跃上瓦面。
      长孙秀媚亦穿窗而出,她站稳身子亦娇呼起来∶“有贼呀!”
      郭康不敢怠慢,他滚到书房后,亦跃上瓦面。
      “先追这黑衣蒙面人!”郭康看到那黑影想奔出堡外。他运用轻功,追了过去。
      黑衣蒙面人很飘忽,但功力不如郭康,很快他就追上了。
      “看镖!”郭康故意叱喝一声。
      黑衣蒙面人一伏身想躲避,郭康乘对方一慢就扑了下去。
      他紧搂着对方,两人滚跌出采石堡外墙。
      郭康双掌平推,就拍落黑衣蒙面人胸膛。
      “喔┅”他双掌所碰,竟是软绵绵的,他是按落一个女子的胸脯上!
      黑衣蒙面人娇呼了一声“你┅”
      她亦很狠辣,双手一抄,就抓郭康下体。
      “你拆我祠堂?”郭康缩手,向后一个鲤鱼打挺,退开一丈!
      “看刀!”黑衣蒙面女郎扔出两柄飞刀,跟着就快步进入树林。
      郭康用手挟着一柄,侧身避开另一柄飞刀。
      黑衣蒙面人原来在林中有马匹的,马嘶响起,她跳上马背,打了马屁股一下,那马受痛,如飞前奔。
      郭康轻功虽好,但始终不及一匹马。他苦笑∶“我倒忘了,人家是有备而来!”
      郭康走入树林,在星光月影下看地上的蹄印,那只是单骑。
      “长孙鹤一死!就有人来偷东西,看来,这是一项阴谋!”他站了起来∶“长孙鹤有什么秘密,令得身边有人要杀他?”
      采石堡内搜贼,闹了半个时辰。
      二更时分,郭康再次潜入堡内灵堂时,除了长孙虎外,已不见王氏及长孙玄等人。
      有蜡光,亦有家丁走动,但守灵就只得长孙虎!
      郭康已不将目标放在灵堂,他将注意力集中在东厢及书房。
      采石堡这么大,要逐间屋去查察当然不可能。但查大间的房就很易,特别是有烛光的!
      郭康想找长孙秀媚的,不过又给他发现了另一项秘密。
      他是无意撞破的。
      在王氏的房内,她搂着一个青年。
      王氏是长孙鹤的元配,今年不过四十岁左右,她叫淑清,是望族之女。
      此刻,她将一个青年搂在胸脯前,双手摸着他的头发,两人都默默无一言。
      但那青年的手和口却不很规则!他的手插进她衣襟内握着她一只乳房,而他的口,就隔着衣衫啜她的奶头!
      《延龄秘笈》(三)
      王氏穿白色的孝服,她气息很急速。
      郭康用“倒挂金钩”,俯身察看屋内情况。
      “不┅不要┅不要这样嘛!”王淑清似乎很矛盾,她舍不那青年,又像要推开他似的!
      “这个青年是谁?”郭康有点奇怪。
      “怕什么?他死了,一切禁忌不存在了!”那青年仍把玩她的乳房。
      “不!我有点难过,毕竟,我们骗了长孙鹤这么久!”王淑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还是走的好!”
      那青年回过头来,赫然是长孙玄!
      郭康呆了眼,他脚尖勾着的瓦片突然一松!
      “沙┅”的几声,有些石灰跌了下来。
      “谁?”房内的王氏反应之敏捷,出乎郭康意料之外!
      她穿窗飞出,衣袖一扬,七点寒光就射向郭康所在的位置!
      “七点寒星!”郭康冷汗冒出。
      这是清河王德林成名暗器,用机托放出,暗器淬有剧毒,一放就是七件,分打人的上、中、下三路。
      假如避暗器的用“鲤鱼打挺”后翻,那么跳高之际,头、胸就要中正;假如用“懒驴打滚”躲避,则背、身亦会在蹲下时吃正暗器。假如掉头直跑,则打中路的四件就会钉入逃走者的背脊。
      郭康跪在瓦面上,冷汗湿背。
      “七点寒星”就要打中郭康了!他突然往横边就跳!
      “拍、拍、拍”七点寒星打在屋檐上!
      郭康跳到地面,方敢抹抹汗。
      “刷”的一声,王淑清这妇人的长剑已追着郭康来,一招“黑虎偷心”就直刺他心口。
      她剑招都是夺命的打法!
      郭康避了三招,不得不拿出三节棍来抵挡了!
      王淑清攻了廿招仍攻不入,她有点急了∶“你是谁?你看到什么?”
      郭康“哼”了一声∶“我什么都看见了,长孙夫人,今早在下才来过验尸呢!”
      王氏似乎仍认得郭康了,她突然将剑一横,就自刺胸口。
      郭康想不到她会自杀的!
      “她死不得!”他情急下,就撒出手上的三节棍,他劲力贯注,棍头撞正那剑柄末端!
      “当!”的一声,王氏的长剑被击落。
      虽然天黑,但她的脸比死人的还白!
      “夫人,死是洗不掉一切的,反而越描越黑!”郭康扯掉头上的黑头巾∶“有什么事┅还是告诉我吧!长孙鹤是不是你杀的?”
       “哇!”王淑清哭了出来,她摇了摇头。
      “刚才的'故事',假如你肯对我讲,我答应守秘密!”郭康仍全神警惕。
      王淑清又一味摇头∶“郭捕头,假如你再逼我,我一定会自杀!”她拭了拭面颊上的泪珠∶“长孙鹤下葬后,我一定将故事说出来,郭捕头,你肯等多三天,小妇人敢保证,只等三天!”
      “我怎能相信你这几天不自杀?”郭康冷冷的。
      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咳声∶“因为我也不许她死!”
      说话的是长孙玄。
      他已推门走了出来∶“我们并没有乖伦常,因为,我不是长孙鹤的亲生儿子!”
      “不要说了!”王氏又呜咽喝止。
      “这件事始终要爆出来的!”长孙玄叹了口气∶“我只不过是长孙鹤的义子。因为我是孤儿,才跟了长孙鹤的姓!”
      “郭捕头!”王氏的脸似纸一样自∶“三天后长孙鹤下葬,我们一定交待清楚!”她左右的不断望了又望,怕堡中其他人发觉似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