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战舰少女-信浓的调教夜】

    发布时间:2020-06-23 00:01:56   

      赤裸的信浓被倒绑在房内的半空中,双腿被绳子向两边拉开,粉嫩的小穴里
    塞了一根骇人的鱼雷。不过那当然不是真鱼雷,而是射水鱼弄来的宝贝玩具。
      「啊~ 射水鱼,真的是这个样子吗?怎么感觉怪怪的?」信浓一边呻吟,拼
    命低头想看看自己小穴的情况,但却被因重力而倒垂到脸上的巨乳遮挡住了视野。
      「就是一种奇特的感觉,每次提督进入我体内,我才感觉我是完整的。」信
    浓怎么也想不到,这一句话会成为她新生活的开始。
      信浓一直有一段模糊的记忆。她记得自己来港时曾经携带了一根鱼雷,但是
    很快就被提督拿走了。明明就是几年前的事,但记忆似乎随着鱼雷一起从信浓的
    世界里消失,只有一丝残留的感觉。每每想到这里,信浓总觉得自己很不完整的。
    直到提督和她融为一体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是个完整的舰娘。
      对于信浓而言,提督是特殊的,但还有一个人也给了她同样特殊的感觉,那
    就是射水鱼。每当遇见射水鱼时,信浓都感觉心跳在加速,明明以前只有提督给
    过她这种感觉。
      信浓一直渴望找回完整的自己,但提督太忙了,她也不愿意去麻烦提督。射
    水鱼的出现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信浓自以为找到了一个可以像提督那样帮助
    自己的人。于是,这一切就这么开始了。
      「没错了,你回忆回忆,你和提督那会是不是这种感觉。」射水鱼还按在鱼
    雷尾端,不断地往下压去,直到完全没入。
      射水鱼自己也曾经尝试过这根鱼雷的威力,光是塞进去就能让自己高潮不止,
    极长的管身更是可以顶开她的子宫,让她直接爽晕过去,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从性
    欲的天堂中醒来,而这还是留了大半在外面的情况。相比之下,信浓居然不仅连
    尾端都完全吞了进去,而且在菊穴处也塞了一根。这让射水鱼不得不感叹信浓身
    体的坚韧,也在思考提督到底是怎么收服这么强悍的舰娘的。
      「好像……是这样,但还是感觉又有哪里不对。」
      「有哪里不对就对了,你的记忆毕竟太远,你的身体也早就不适应了,需要
    点时日来适应适应。」射水鱼连草稿都不打就开始胡说,不过她一点也不担心信
    浓能戳穿她。
      「所以……以后还要这样嘛?」
      「没错,不过这样很浪费我时间的,在我们那医生都是要按疗程收费的。」
      「那你要收费吗?」
      「我们是好姐妹嘛,只要你开心就好」射水鱼微笑着回答道,但立马话锋一
    转。「但是你也要让我开心,给我动力去帮你啊。」
      「那……怎么才能让你开心?」
      「嗯……信浓酱,晚上你不是还要去居酒屋帮忙吗?」射水鱼想到了一个恶
    魔般的玩法。
      「是的,怎么了?」
      「你今晚就塞着这两根鱼雷去居酒屋,回来我就帮你。」
      「唉?可是这个样子……」
      「那算啦,你去找别人帮忙好了。」射水鱼一副要离开的样子。
      「唉?等等。」
      「港区里能帮你的有谁?提督?你就是因为不想打扰他才来找我的不是吗?
    而其他人根本没法帮你吧,所以到底要不要做?而且这也是帮你适应的一步哦。」
      「这个……那个……」原本就不灵光的脑子在射水鱼一通诱导下很快就被拐
    偏了道。
      「想明白没?」
      「我……明白了,就按你说的做吧。」
      射水鱼给她弄了一条特质的皮内裤,两根鱼雷被这条内裤死死地锁在小穴和
    菊穴里面。每当她一抬起腿,菊穴里的鱼雷就会开始乱钻。脚刚一落地,小穴里
    的鱼雷就顶上子宫。从射水鱼家门走出才五六步的距离,信浓就已经高潮了一次,
    身体瘫软地靠在墙边上。
      每一步都在挑拨信浓的神经,等她终于走到了凤翔的居酒屋,已是面红耳赤,
    汗水顺着脸颊的圆润弧线滴落在地上,身体摇摇晃晃的,从宿舍过来短短的一段
    路已经让她高潮了数次。尽管信浓的身体超乎想象的坚韧,连续高潮依然有充沛
    的精力,但精神上却难以坚持。
      这里是凤翔为了能让J国的舰娘们吃上家乡的味道而向提督申请开的店。凤
    翔的手艺不错,而且吃腻了大食堂的各路舰娘都十分喜欢光顾此地,生意的火热
    让凤翔经常要找到信浓等人来店里帮忙打打下手。现在已是饭点,所以大家应该
    都在忙吧?抱着这样的信浓侥幸一步一步挪进更衣间里。
      「呀?你今天居然迟到了。」见四下无人的信浓刚解开裙子就听到身后传开
    了一个声音。
      「啊!」信浓连忙把裙子又拉了上去,遮住了里面的皮质内裤。「龙骧啊,
    今天有点事,耽搁了一下。」「哼哼,是不是忙着约会去啦。」「唉!唉?没有
    啊,我今天忙……忙着……」被误打误撞地戳中,信浓一下有点慌了手脚。
      「好啦,换好衣服赶紧来帮忙,今天会很忙的。」龙骧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留下的信浓赶紧换上制服。
      「信浓?你脸色不太好啊。」在后厨切菜的凤翔看到信浓进来后放下菜刀关
    心地走了过来。「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不舒服?」
      「我……」凤翔刚准备把鱼雷的事说出来,但就算迟钝如她也能明白塞着两
    根大家伙是多么荒淫的事,决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没事,可……可能今天运动
    量比较大,还……还没缓过来」
      「你说话都不利索了。倒是也不烧,你如果不舒服就休息吧,有龙骧在也没
    问题的。」凤翔踮起脚把头贴到凤翔的额头上,这一动作让两个人四座高峰撞击
    在一起,信浓的山头明显落下一筹,乳肉在对方的压迫下变形凹陷。凤翔的那对
    巨乳如同巨大的棉花糖一般柔软,似乎要把信浓整个包裹进去那片温柔之中。此
    时的信浓连裹胸布都没穿,原本就一直处于高潮和高潮边缘,被压进乳肉里的乳
    尖一下受到刺激,触电的感觉传遍全身。信浓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乳尖正在挺立,
    如果柔软之中突然起了两颗凸点,凤翔立马就能察觉到。
      「没……没事。」信浓赶紧推开贴在身上的凤翔。「我……我去招呼客人了。」
      看着走出厨房的信浓,凤翔还是不放心,转头对正在对菜单的小小轻母:
    「龙骧,今天你多跑跑,信浓今天好像不是很舒服,说不定感冒了。」
      「不是说笨蛋不会感冒的吗?」凤翔一面嘟嘟着,一面把要端的菜放到头上,
    然后手上又拿起两盘菜。「算了,一个顶三个,就看咱怎么解决这场危机吧。」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危机……」
      信浓从后厨走出来,伏在墙边用手按在小腹上,希望这样可以好受点。透过
    自己软和的小腹,那根大鱼雷似乎就被自己握在手里一般,轻轻推一下都能感到
    小穴内的动静,酥麻的感觉让信浓隐约有点陶醉。
      店里已经人满为患,一想到自己下面插着两根大鱼雷在那么多人面前走来走
    去,信浓的身体就不禁发抖,下面的两穴也不自觉的收紧,把鱼雷吸到更里面。
    越是紧张,肌肉越是无法放松,越是如此快感越强烈。念头闪过的同时信浓手上
    不由自主地更进一步的推着小腹上的那道微凸,鱼雷被按到内裤上,然后又被反
    弹顶在子宫口上,好舒服~ 「不舒服就去休息。」
      「啊!」
      就在信浓差点把自己弄泄身的那一刻,上完菜回来的龙骧已经走到了她身后。
      「没……没事,我这就去招呼客人。」信浓赶紧走进餐厅里,丢下身后一头
    雾水的龙骧。
      「服务员,点菜。」信浓刚走进餐厅,一位金色马尾的少女就对着她招了招
    手,让她的心里一惊。
      「那……那个……你要点什么……」信浓颤颤巍巍地走到射水鱼面前,手中
    的铅笔都握不稳。
      「来碗乌冬吧。」射水鱼凑到信浓耳边,压低了声音。「那两根鱼雷可不是
    普通的小玩具哦,如果我觉得不开心的话我会给你点警告哦~ 」
      下体一阵酸麻感传来,是两穴之中的鱼雷在震动,原本就顶到深处的鱼雷在
    震动中不断触击信浓的子宫。
      「我……我去给你下单……」信浓摇摇晃晃地向后厨走去,她的奇怪举动一
    下吸引了不少目光。这一路上,信浓可以感觉到无数道比正午阳光还烫人的目光
    正汇聚在自己的后背上。
      射水鱼还在监视着自己,每当信浓走进后厨,下体就一阵酥麻。而且震动还
    会不断升级,她每在后厨呆多一会,震动的频率就更强一点,逼得她不得不一直
    在外面招待客人。
      「信浓,你也偷喝酒了吧?脸那么红,走路那么晃。」独自坐在角落的加贺
    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把走到身边的信浓拉了过来。「要不来陪我喝几杯。」
      「那个……凤翔姐会不高兴的……」信浓想挣扎,但她脚上一用力,后面的
    那根鱼雷就被推着往里钻。
      「啊啊,知道拿她当挡箭牌,你今天脑瓜转的比平时快嘛。算了,我自己喝。」
    醉醺醺的加贺听到凤翔的名字后愣了一下,随后便放开了信浓,后者赶紧快步走
    开。
      这几步对于信浓而言简直是火上浇油,原本还能细步慢行减轻一点刺激,但
    这几个大跨步让鱼雷在下面乱撞,后庭更是已经进入到了从未所及的深度。就在
    她要走回后厨时,菊穴里已经非常深入的鱼雷突然震动着乱窜,一副要穿过她整
    条肠道势头,前面的子宫也被打点一般触击着,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她一下没站稳。
      「还好吗?」坐在一旁的长门赶紧扶了一下差点倒下的信浓。
      「我……我没事。」信浓扶着桌子边上,满脸潮红气喘吁吁的。
      「是不是病了?脸怎么那么红啊?」
      「没事……长门,请继续享用你的晚饭吧。」
      下身的震动已经消失,躲在远处的射水鱼也带着笑容藏回阴影之中。
      「感觉今天信浓怪怪的。」长门回过脸来,看到陆奥正捂着嘴窃笑。「你笑
    什么?」
      「你还真是钢铁直女,算了,咱们吃吧。」陆奥贴到长门的肩上,用筷子夹
    起菜往长门嘴边送。「来,啊~ 」
      「别这样,公开场合的。」长门红着脸,但还是张嘴接受了陆奥的好意。
      「那我们到私人场合再说吧。」陆奥凑到长门的耳边,轻佻的气息吹进耳朵
    里。
      长门脸红到了耳根,赶忙把陆奥推到一边,向周围张望,生怕被人看到刚才
    那幕。陆奥倒也收得快,看调戏得差不多了窃笑一下便坐了回去。
      信浓本希望今晚可以蒙混过去,但是却意外地成为了今夜的焦点。凤翔和长
    门的关心,陆奥那玩味的眼神,还有所有其他姐妹的目光都时不时落在她身上,
    而这一过程持续了一整个晚上。在这数个小时里,信浓强忍着两穴的无数次高潮,
    忍受着高潮时姐妹们的视奸,身心都已经到了极限,终于熬过了营业时间。在道
    别凤翔和龙骧后,信浓依着射水鱼临走前的指示,绕了一圈又回到了居酒屋的后
    厨。
      「可……可以脱下来了吧?」黑暗之中,信浓跪倒在地板上,一只手压在小
    腹上。
      「还差一点哦~ 」坐在厨台上翘着二郎腿,射水鱼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自己
    的玩具,拿出开关,让信浓看着自己按下最上面那枚红色按钮。
      「啊~ 啊~ 」在最猛烈的袭击下,信浓终于倒在地上,身子蜷缩在一起也无
    法控制下身的颤抖,两颗鱼雷以最大的马力在信浓的两穴里乱撞。
      在信浓身体抽搐着高潮后,射水鱼才满意地跳到地上。不过信浓的体力着实
    让射水鱼感到惊讶,被调教了那么久居然还有力气。
      「其实你挺享受的吧。」虽然把钥匙拿到了手上,但却没第一时间去开锁,
    而是摸到内裤上鱼雷的位置,然后用力向里推了一下。
      「啊~ 啊~ 」这根鱼雷一直顶在子宫上,只需轻轻一下便把子宫往上顶去。
      射水鱼隔着内裤用指尖捏住凸起来的鱼雷末端,开始旋转地用力摇晃着,整
    根鱼雷此时就如同一根搅拌棒一般在小穴里搅动,身体坚韧如信浓也忍不住开始
    舒服地淫叫了出来。
      「果然很享受,信浓酱说不定很变态呢。」锁终于被解开,皮内裤被脱下,
    随着「啵」的一声,小穴里的鱼雷被拔了出来,一大摊淫水泼洒在地上,散发出
    浓烈的淫靡味道。从大开的洞口还可以看到里面鲜红的嫩肉还在蠕动,似乎在为
    失去鱼雷而抗议。「看吧,这就是证据。」
      「不……不是这样的。」信浓捂着眼睛,逃避着眼前,但是她自己的味道终
    究是躲不过的。
      「是或不是,这要你的身体来回答哦~ 」射水鱼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个专门定
    制的双头龙。
      射水鱼先把双头龙插进自己小穴,这根东西实在太大,让她不得不蹲下来一
    边低声淫叫一边继续往里塞去,直到子宫口亲吻到冰冷的塑料,果然和提督的那
    根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点感觉。
      「来,抬起来。」
      信浓也不知自己为什么要听这命令,人趴在地上把屁股抬得高高的,让自己
    的小穴完全暴露在射水鱼面前。
      射水鱼走到信浓跟前,好似她有一跟大家伙一般对着面前还在流水的小穴就
    插了进去。大开的小穴几乎没有任何抵抗一查到底,当双头龙触碰到子宫之时,
    肉壁热情地合上来紧紧夹住双头龙,让射水鱼刚想抽插却差点把自己的那段拔了
    出来。
      「信浓酱,还说不是吗?身体很诚实哦~ 」射水鱼细长柔软的腰身如蛇一般
    妩媚地扭动着,双头龙在她的操纵下在两人的小穴间来来回回,互相交换着对方
    的淫水。
      「等……等一下……我……」已经被打破极限的信浓很快就忍耐不住,穴肉
    急速收缩,把双头龙更深地吸进体内,淫水如喷泉一般涌出。淫水因二人激烈的
    动作而四溅,地板上散满了二人的杰作。
      身下的信浓正在浪叫着喷水,而射水鱼还未达到自己的高潮。腰上的动作丝
    毫不停,借着信浓夹紧双头龙的机会猛地抽拔,让双头龙能一下下撞到自己的子
    宫。终于随着第二口喷泉的涌动,射水鱼也迎来了自己的高潮,被压在地上的信
    浓被这阵淫水雨淋得半身湿。
      拔出自己这端的双头龙,射水鱼让信浓翻躺过来,然后趴在她的身上。射水
    鱼的乳房虽然不及信浓那么大,但是对于她的体型而言也是一对庞然大物。两对
    巨乳相互挤压在一起,凸起的乳尖相互摩擦,如同按下了通往极乐的按钮一般刺
    激着两人。射水鱼的手上功夫也没停,握着双头龙继续搅乱着信浓淫荡的小穴。
      突然,从外面走道传来一阵脚步声,两人的身体如静滞一般停了下来。不一
    会,隔壁更衣室传开了个人储柜被打开的声音,在黑暗之中螺丝的旋转声也扭动
    着两人的神经,信浓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的「砰砰」的心跳声。
      「没有啊,哪去了?」夜晚太过安静,即便隔着那么远,依然可以听到凤翔
    的翻找声。
      「是不是掉到厨房里了?」龙骧的话像是一只手握住了信浓的心脏,让她一
    时大气都不敢出。但她身上那位似乎不那么紧张,或者说射水鱼正渴求着这种紧
    张。
      常年在水下寻求刺激的射水鱼此时异常激动,极度的亢奋使她浑身血液都开
    始沸腾。身下的信浓看起来更加可口,抓住双头龙开始往里用力捅去。强烈的刺
    激先是让信浓陶醉,但随后便是惊恐。可惜信浓的乞求不但没让射水鱼放过她,
    反而让这位侵犯者变本加厉。小穴里的抽拔越发的快速,信浓都感觉能听到双头
    龙塑料外壁和自己肉壁的摩擦声。看着闭着眼睛绝望的信浓,越来越兴奋的射水
    鱼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她刚想喘口气,推门声就传了进来。随着开关「啪」的
    一声,两人身上的淫水在灯光下反射出晶莹的光芒。
      绝望中睁开眼的信浓开始庆幸没有在厨房正中央,半人高的厨台把二人遮挡
    住,但这里距离门口只有三四步远,她们能躲多久?更何况射水鱼丝毫没有停下
    的意思,她抽出双头龙往下爬去,用嘴品尝着从信浓小穴流出来的恐惧和绝望,
    被发现的风险已经成为了她性趣的调味料。
      「奇怪?在哪呢?」凤翔的声音和翻找柜子的声音一并传来,可以听出她就
    在厨房另一端的食材柜那边。
      「是不是掉地上了?」信浓还不知道,龙骧正无聊地坐在不远的候菜台上等
    着凤翔。视野开阔的龙骧如果此时转过头去,就能欣赏到二具纠缠在一起的雪白
    肉体。
      「这里也没有,我去那边看看。」
      脚步声越来越近,而射水鱼的舌头已经在她的小穴内如一条小鱼一般往里探
    索。信浓的心越绷越紧,身下的快感越越来越强烈,所有的感官在大脑互相碰撞。
    大脑因过热得而产生晕眩,信浓脑中已经只能不停重复一句话「不要过来,不要
    过来」。
      「是这个吗?」突然,一道落地声,然后是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和龙骧的声音。
      「你从哪找到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信浓的脑海中「得救了」取代了上一
    句话。
      「喏,就在桌子上,摆你面前居然都没看到。」
      「唉?原来就在这啊。好了,走吧。」
      随着灯光消逝,信浓和射水鱼两人又回到了黑暗之中。
      「啊- 呜!」信浓紧绷的心弦刚放松下来,突然一道电流般的快感就冲上了
    脑门。射水鱼把她充血的阴蒂捏在手指间,在她刚松懈下来时突然用力。这一捏
    让信浓下意识的喊了出来,但立马就把出口一半的呻吟又吞了回去。
      「你听到什么了吗?」原本渐小的脚步声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凤翔的声
    音,这一句话让信浓的心再次被提到了悬崖的边缘。
      射水鱼手指又捏着信浓的阴蒂搓了一下,这一下让信浓差点高潮了出来。
      「没有啊,你幻听了吧?」
      「是吗?刚才我好像是听到谁的叫声了啊。」
      「你连眼前的钥匙都看不见,幻听有啥奇怪的?」
      「可能太累了吧。」对话声伴随着脚步而远去,这一次终于安全了。
      外面已经完全没了凤翔等人的声音。快感终于突破了信浓的极限,身体如触
    电一般弹了起来,如决堤大潮般的淫水流到地面上,骚淫的味道让人怀疑信浓泄
    身时是否顺便方便了一下。
      「信浓酱,你还蛮厉害的嘛。我的舌头都快被夹得动不了了,换提督估计都
    要被你秒杀了吧。」射水鱼从下面爬回上来,她的脸上和嘴里满是信浓的精华。
      抱住大口喘气的信浓,两人休息了许久,才听到信浓的回话:「那个,射水
    鱼酱,插进鱼雷,是不是不光能让人变得完整,而且还能让人大脑变得清晰啊?」
      「嗯?」
      「今天我感受到了好多以前察觉不到的东西,包括大家的想法,我第一次能
    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而且加贺小姐也说了,我今天似乎聪明了一些。」
      「啊?」
      「所以,以后可以拜托你,让我变得更完整吗?」
      「哈?」这回轮到射水鱼懵了,这算什么?自己诱导?自我调教?还调教完
    成了?她设计了一整个流程的调教养成计划,结果信浓居然自己先把自己给忽悠
    进去了?这家伙真不愧是提督所说的,被人卖了不光会帮人数钱,数少了还会自
    己主动往里垫钱的女人。
      「你不愿意吗?我今晚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吗?」看着射水鱼一脸僵硬的表
    情,信浓以为自己今晚没达到射水鱼的要求。
      「不,你做的很好。明天开始去我家,我会好好帮你的。」射水鱼缓过神来,
    本着有便宜不占是傻子的精神,她理所当然的要继续把信浓变成自己玩具的计划。
    不过这个计划自己一个人似乎有点麻烦,至少自己宿舍那边需要改造一下,不能
    像今天这样还要躲在自己房间里。把大青花鱼拉入伙吧,正好她对信浓的漂亮室
    友也有想法。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