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萧齐艳史】第一章 美人为酿十一十二

    发布时间:2020-06-02 00:01:34   

                    (十一)
      李萼华的状态在这一刻达到了顶峰,似与周围的天地融为了一体。
      最后一剑从前一百零七剑里借势而生,此时一百零七剑已熄灭成灰,第一百
    零八剑便是那浴火重生的凤凰,无声的啼鸣之中,飞撞向姜逸舟的胸膛。
      姜逸舟的精神也集中到了顶点,外界的一切倏然远去,身形辗转腾挪,翻滚
    跳跃,已不像一个人,而是一阵无形无体的风,一团混混沌沌的妖雾。
      此时的他显然比与申小卿交手时,身法要快得多,灵巧得多。
      李萼华剑尖不离他胸膛左右,最近时不足一分,有好几次他以为自己就要死
    了,但是追击出六丈,凤凰终究无奈地哀鸣一声,剑势已现颓相。
      姜逸舟大喜,最后一个侧身,让过慢下来的剑尖,便要出手还击——突听啪
    地一响,手上一松,羲和剑已被卷上了半空。
      原来申小卿和云知还已无力插手这最后的决战,只剩下罗节一人犹有余力,
    便一直提着阴雷鞭紧紧跟随着两人移动。她看到姜逸舟那诡秘绝伦的身法,知道
    很难用鞭子抽中他,就一直没有出手。这时见他全神贯注于师姐的最后一击,仍
    不敢直接抽向他身体,却打起了羲和剑的主意。
      姜逸舟的身体灵活轻巧至极,羲和剑却是长条条、直愣愣的,罗节一抽即中,
    顿时心中狂喜,鞭子一卷,把羲和剑卷上了高空。
      姜逸舟宝剑脱手,吃惊之下身子一滞,李萼华已重新聚气一剑劈来。
      姜逸舟避无可避,眼见就要丧生剑下,只得叹息一声,左手举起,凝气迎向
    长剑。
      李萼华毫不留情,狠狠一劈,不料对方的肌肉筋骨极为坚韧,劈到一半,竟
    已势尽。
      姜逸舟痛嚎一声,抓紧剑身用力一拉,李萼华不由自主地向他跌去,他忍痛
    击出右掌,威势十足地印向她的胸口。
      危急之中,李萼华瞥见他的左手已变大不止一倍,覆满了长约半尺的雪白毛
    发,心中恍然:妖族……
      此时姜逸舟的右掌已离李萼华胸口不足三寸。
      李萼华手往剑格一推,借力后退半步,左手倏从袖中伸出,握指成拳,与他
    的掌心撞到了一起。
      砰地一声,接着是轰地一声,在云知还、申小卿和罗节的惊呼声中,李萼华
    的身子被击飞了出去,后背在三丈外的一棵松树上一撞,松树立时断裂,大半截
    树身飞出了悬崖之外。
      李萼华气血翻涌,吐了一小口血,在姜逸舟惊讶的目光中,缓缓走了回来,
    道:「你的力气很大。」
      姜逸舟道:「你是把我的掌力传到了那棵树上?」
      李萼华却并不回答,只是说:「看你的手。」
      姜逸舟闻言低头一看,脸色倏变,叫道:「有毒?」
      李萼华举起左手,在月光照耀下,只见她纤长雪润的中指上,有一枚银色的
    指环,指环上翘起一根短针状的凸起,上面犹挂着一滴殷红的血珠,她轻轻把血
    珠吹去,往指肚侧的银环点了一下,尖锐凸起便缩回不见了。慢条斯理地做完这
    些,她才对姜逸舟道:「我中过一次你的毒,你也中一次我的,这样才算公平。」
      云知还三人已欢呼出声。
      姜逸舟从迅速蔓延到肩膀的麻痹感,已察觉到这恐怕是一种能片时致人死命
    的剧毒,不禁苦笑一声,道:「没想到我会死在这儿。」
      李萼华道:「很可惜,如果我事先知道你是个什么大人物,或许会换成别的
    毒药。」
      姜逸舟展目往四周山峰、天上明月看了几眼,微微一叹道:「群山之巅,明
    月之下,又是死在你这样的绝色美人手上,我这一生虽有遗憾,却也不枉了。」
    话音方落,人已倒地而亡。
      云知还、申小卿和罗节此时已围拢过来。
      闻言,罗节点了点头,道:「这人死得倒也有点气概。」
      云知还虽然对他垂涎几位师姐美色极为不满,这时却也有点佩服,便附和道
    :「不枉我们费尽千辛万苦才把他杀死。」
      李萼华微微一笑,对他道:「今日能把他杀死,你的功劳不小,回去我跟师
    父一说,相信她不会把你拒之门外。」言下之意,自然算是正式承认云知还这个
    小师弟了。
      云知还欢喜不胜,忙向她端端正正地行了一礼,叫道:「见过大师姐。」
      李萼华心里微动,脸上却不露声色,道:「在危急之中,你犹能顾念同门安
    危,做得很不错。被那些毒针伤到确实很难救治。」
      罗节咦了一声,从云知还手中抢过那只圆筒一看,恍然道:「原来你没把红
    杠推上去。我说你怎么舍得让二师姐冒险呢。」
      申小卿听她这么一说,秀脸飞红,偷偷看了一眼云知还,见他正嘴角含笑地
    看着自己,心里顿时一阵怦怦乱跳。
      李萼华看在眼里,心里不知怎地有点怪怪的,便对云知还道:「云师弟,你
    去姜逸舟身上搜搜,看看能不能找出他的真实身份来。注意别用手,免得中毒。」
      云知还答应一声,便捡了根树枝,拨开姜逸舟胸前衣襟和袖子,找了起来。
      李萼华三人早转过身去。
      罗节问道:「大师姐,我记得你刚才一剑劈在姜逸舟手上,却只从虎口劈到
    了掌心,他的手也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白乎乎的东西,这个采花大盗原来是只妖怪
    么?」
      李萼华点了点头,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他的真身应该是一只猿猴。」
      罗节愕然道:「采花贼不应该是狐狸啊狼之类的么,怎么会是猿猴?」
      李萼华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就他特别好色吧。」
      这时云知还已隔着衣袖拿了一封信过来,闻言笑道:「猿猴好色的故事,我
    倒是听过一个。」
      罗节道:「哦?」
      云知还道:「《补江总白猿传》上,讲的就是一只白猿喜好美人,专爱偷盗
    年轻女子,藏到自己的桃花源里的故事。后来因为偷了一个名叫欧阳纥的别将的
    妻子,被设计杀死了。」
      罗节道:「这故事听起来很无聊。」
      云知还道:「怎么无聊了?」
      罗节道:「我也是读过一点书的,老早就发现,这些文人离开美人两字,好
    像就不会写故事了。」
      云知还道:「那你要怎么写?」
      罗节认真想了一想,道:「要是我,就写一只猴子无意中吃到蟠桃,特别喜
    欢,就学了法术,溜到天庭里,为了偷光蟠桃园里的桃子,而与玉皇大帝王母娘
    娘太白金星太上老君等各路神仙斗智斗勇的故事。」
      云知还忍俊不禁道:「为了蟠桃而不是美女奋斗,听起来果然更符合猴性一
    些。」
      眼见他俩扯得没边了,李萼华只好亲自出马转回正题,说道:「这只猿猴身
    上带有『不堪一击』符,修为不俗,又手持魏武帝弃在妖都的羲和剑,来历必定
    不一般。」
      云知还忍住了笑,扬了扬手中的信,道:「打开看一看也许就知道了。」
      李萼华道:「没想到他会把这种东西放在外面。你念给大家听听吧。」
      「贴身藏着,也许对他很重要?」云知还拆开信,扫了一眼,不禁皱了皱眉,
    道:「里面有些话不太好听,还要念么?」
      (十二)
      李萼华道:「没关系。」
      云知还便念道:「『逸舟兄台鉴:欣闻兄于禺都取得羲和剑,已携剑南下至
    衡阳郡一带,相信不日便可面见浪人之主,大业可期矣。弟心中甚慰,欲献上两
    份薄礼与兄,幸祁笑纳。一者,近日将有若耶峰弟子三人,接刑部令,追缉于兄。
    其一曰李萼华,一曰申小卿者,皆人间殊色,兄于苍梧郡稍作盘桓,待其寻至,
    以有心算无心,略施小计,当可手到擒来。事后可将此二姝暂寄徐伯处,待兄凯
    旋,你我二龙,戏彼双凤,岂不快哉?二者,兄此去南海,山遥路远,人地两生,
    虽有羲和剑之助,弟亦不免心生挂念,新近购得『不堪一击』符一张,与信一并
    寄送,愿兄平安顺遂,早日归来。木弟顿首。』」
      信一听完,罗节便大怒道:「这人是谁?想得可真美。」
      云知还看了看李萼华、申小卿二人,见申小卿雪脸微晕,甚是娇媚可人,李
    萼华却没什么表现,只望月沉吟不语而已,不禁想到:唔,大师姐定力真好,听
    到这些污言秽语,竟一点也不生气。
      过了一会,李萼华开口道:「这人称妖都为禺都,可见也是个妖族中人。能
    购得『不堪一击』符,又知道我们从刑部接令的消息,除了神后一脉,便是四大
    家族了……」顿住不语。
      罗节接道:「这人好像还见过我们,至少知道我们的长相,所以只说要抓二
    位师姐,连我的名字都没提。」话中略带不满。
      申小卿很自然地道:「难道是李行云?」
      李萼华道:「也不是没有可能。『木弟』,或许便是拆『李』而得。但是即
    使真是他,这点证据也扳他不倒。」
      云知还问道:「妖族跟人没有区别么?难道有妖物混入四大家族,他们也不
    知道?」
      李萼华摇了摇头,道:「普通妖族修炼到地元境之后,便可永久保持人身,
    跟人类并无差别。天赋异禀的,比如某些猿猴,还要更快,到能变身之时,就已
    经很难分清了。我们见了姜逸舟,不也分辨不出来么?」
      云知还沉吟道:「妖族这么厉害么……」
      「还有更厉害,」罗节道,「妖族第一次变身之时,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的容
    貌,之后才会固定下来,这也就意味着,他们能够冒充任何人。一百年前,妖族
    与人类矛盾爆发,便是以变化之术,混入人类军队和王宫窃取情报,人类防不胜
    防,被打得无还手之力,九州之外的人族几乎全灭。」
      云知还道:「最后便是魏武帝打败了他们?」
      罗节道:「不错,传说魏武帝有一双能照彻十方世界的慧眼,手持烈焰之剑,
    专为屠妖而生。统一九州之后,便与妖族展开了长达十五年的大战,最后以羲和
    剑把妖族王室屠戮一空,才结束了这场流血漂橹的战争。」
      申小卿忍不住接道:「魏武帝年轻时为人据说十分宽仁,但是在战争结束之
    后,他却冒着众多的反对声音,把妖族俘虏尽数杀了,连老弱妇孺也不放过。妖
    族至此一蹶不振,九州大地上难见他们的身影,很多人都相信他们已经从这个世
    界彻底消失了。」
      罗节叹道:「魏武帝那时已人到中年,心性大变也说不定。不过据说他的晚
    年很不好过,不仅深受自己的良心折磨,天下的百姓和官员也都很怕他。史家记
    载,说他最后与几个童年好友去到妖都,把羲和剑插于王座之上,伤感地说了一
    句『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我了』,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云知还听了不禁有些伤感,问道:「百姓和官员为何怕他?」
      李萼华显然对这个话题也有兴趣,便插口道:「那时魏武帝被噩梦折磨,年
    纪大了,身体机能下降,有些旧伤也压不住,难免会有些情绪化。百姓和官员对
    他一向很是敬畏,慢慢地就开始恐惧了。历史上不少帝王,年轻时英明神武,晚
    年却成了一个昏聩独断的暴君,有这些前车之鉴,他们怕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云知还想了一想,叹道:「以魏武帝最后挂剑而去来看,他还是清醒的,如
    果他们能相互了解,或许结局不至如此。」
      李萼华道:「相互了解谈何容易?帝王深居宫中,以威严治国,便需保持神
    秘,平衡各方利益之时,又每每舍小取大,百姓难以理解他们,他们也很难理解
    无权无势的百姓心中的恐惧。至于官员,他们各有立场,很难团结一致,虽然联
    合起来力量不小,但其实也并不能真正地制衡住君主,一旦君主失控,首先人头
    不保的就是他们,伴君如伴虎,不只是个比喻而已,谁能和老虎相互理解呢?」
      云知还叹了口气,知道这不是自己目前能思考明白的问题,看了眼罗节提在
    手中的羲和剑,转移话题道:「这剑这么厉害,就插在妖都王座上,难道没人想
    过去把它拔走?」
      罗节道:「一来,有些人不需要它;二来,这把剑凶名显赫,很多人没有胆
    量拥有它;三来,去妖都的路上颇多古战场,死的人多了,总会有些古怪之处,
    也没听说有什么人能走到妖都去。」
      云知还道:「这么说姜逸舟能拿到它确实不容易,难怪那个木弟要说什么欣
    闻,看来也不全是客套之词。」
      「这种神器拿在手上,容易让人飘飘然,以为自己是小说主角,结果行事不
    谨慎,撑不过一章就死掉了,」罗节把剑递到云知还面前,有些挑衅地笑道:「
    你敢不敢拿?」
      云知还迟疑一下,目光移向李萼华和申小卿。
      李萼华道:「小卿使双剑,罗节使鞭,我用不着这东西,你刚好还没有趁手
    的兵器,若是想要,就收下吧。」
      云知还往羲和剑上看了一眼,见它长约三尺,刃如秋霜,却又金红暗隐,剑
    柄雕成龙首形状,眼部嵌了两颗赤红珠子,如龙已点睛,随时都可乘云飞去。
      他性子颇为温和,见了这柄剑,不知怎地胸中似被激起了一股豪情,当下便
    不客气地从罗节手中接过,笑道:「那就多谢师姐了。」
      李萼华取出一匹锦缎,道:「此剑没有剑鞘,带着多有不便,你把它裹起来
    吧。」递给他之后,望了一眼姜逸舟尸身,走近去,取出一颗白色圆石,注入真
    元。石中顿时射出一道扇形光束,她拿着圆石缓缓转动,扇形光束便从姜逸舟头
    部慢慢向脚部扫去。
      云知还见这情形便与昨晚玉扳指扫描自己和李萼华一模一样,惊讶问道:「
    这块石头叫什么,做什么用的?」
      申小卿回道:「这是雁影石,能保存被光束扫到的影像,按特定方式注入真
    元,可以把影像再放出来。」
      云知还道:「这是刑部监督你们是否真实完成任务用的?」
      申小卿笑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凭证,交上去之
    后,刑部确认完毕,会把灵石发放到我们所在的门派。」
      云知还道:「哦,还有奖赏拿吗?」
      申小卿道:「这种不算奖赏啦。这是神后规定的,每个门派按规模、实力、
    特长,每年都有相对应的任务,完成之后就可以拿到一定数量的灵石。当然,任
    务难免有完不成的时候,六部也不会太过严苛,修炼所需的部分一般是能保证的。
    能者多劳,自然也会有额外的任务,让有余力者去主动申请,那个做完之后就是
    真的有奖赏拿了。」
      云知还道:「神后手上的灵石可真多,全国那么多门派都从她那儿拿。」
      罗节嘻嘻笑道:「你这个傻瓜,全国的灵石都是神后的,你说她手上多不多?」
      云知还摸了摸鼻子,道:「原来如此。」
      申小卿道:「以前不是这样的,很多大门派都有自己的灵石矿脉,彼此之间
    为了抢夺资源,纷争不断,所以神后立国之后,就统统收归国有了,反正谁也打
    不过她。」
      这时李萼华已经扫描完毕,她把姜逸舟尸身处理了,又把木牌、白布销毁,
    才走过来道:「此间事情已了,是时候回去了。」
      云知还问道:「是回若耶峰吗?」
      李萼华道:「是,途经宁州城的时候,把收获的东西交给邢吏司就可以了,
    什么浪人、妖族、大业的,就交给其他人头疼去吧。」
      云知还犹豫了一下,道:「我失踪了一整天,家里人恐怕都要着急了,我想
    回家告诉他们一声,不知可不可以?」
      李萼华道:「当然可以。」
      云知还脸上露出了微笑,对申小卿和罗节道:「又要麻烦两位师姐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