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风情谱之跑官记】第五集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5   


      初到茶座儿,秀花十分好奇,透着兴奋,她和我住一屋,虽然简陋但总强过
    饭店宿舍,我帮她整理好东西,带着她到后面洗了个澡然后坐在梳妆台前化妆。
      我嘱咐她:「妹子,待会儿上去见两位老板,你要多上心,活儿要到位,手
    脚麻利点儿!」
      她听了频频点头,但看得出有些激动又有些胆怯,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此?万
    一大军二军没看上或者试活儿失败就麻烦了。
      化妆完我拿出一肉一黑两条连裤袜,我俩纷纷脱光蹬上连裤袜、高跟鞋外面
    只穿着外套来到办公室。
      进门,大军二军眼神儿都集中在秀花身上,我笑着把她推到面前:「经理,
    这就是我妹子秀花。」
      二军坐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别愣着,把衣服脱了。」
      我俩听了纷纷脱去外套露出身子。秀花多少有些不适应,两手捂奶护屄。
      大军走过来围着秀花转了两圈儿,让她放下手,捏捏奶子拽拽奶头儿,秀花
    红着脸想躲,被我按住。
      摸了会儿大军点头:「还成!还成!」这时二军走到秀花后面把手放在屁股
    上摸着:「挺涩啊?刚出来都这样,轮轮就好了。」
      说着话他俩一对眼神儿,大军忽然说:「我看这妹子还不错,要是有机会真
    能走个『大活儿』」大活儿是黑话,其实就是指让刚出道的小姐装处女,头炮叫
    『开春门』客人不戴套而且给大钱!
      我听了眼睛一亮:「经理,真的?!」
      大军点头:「我认识几个有财的客人,就喜欢开春门,真要看上了,能给大
    钱!这事儿咱们回头再说,先试活儿吧。」
     我听了高兴拉着秀花走到他俩面前跪在一旁分别脱下他俩的裤子举起鸡巴对
      秀花说:「妹子,来,上口活儿。」
      秀花似乎下定决心二话不说张嘴叼住,伸小手儿撸另一根,大军仰脸享受,
    忽然冲我说:「丽丽,这个月饭费给你免了,过来加一磅!」
      我更高兴,笑着绕到他背后,他抬起一条腿蹬在沙发上,我钻进裤裆里伸香
    舌给他舔屁眼儿。
      他按住秀花头,鸡巴前后进出,逐渐加力,秀花瞪着眼猛张小嘴儿一下下深
    喉,操了会儿,换二军,我依旧加磅,最后他俩的鸡巴都硬了。
      上了炕,大军在下二军在后夹着秀花玩儿叠罗汉,顿时房间里热闹起来。
      我也没闲着,趴在他们三个后面用手揉蛋子儿、舔屁股。
      「哦嗯……」二军哼哼着抽出屁眼儿里的鸡巴瞬间给我塞进嘴里,我急忙用
    香舌裹住了快速套弄,二军快射的时候冲我说:「接住了咽!」
      我点头再加紧,他痛快的叫了声把鸡巴使劲儿插进嗓子眼儿里猛射。
      二军完事儿大军已经将秀花压在床上,粗鸡巴捅屁眼儿只把秀花捅得嗷嗷怪
    叫,快射的时候依旧抽出来插进我嗓子眼儿里……这次试活儿很快,前后不到一
    刻钟,秀花还没怎么来劲儿就结束了。
      穿衣重新坐下,大军抽着烟盯着秀花说:「这妹子屄里还挺紧,我俩不敢太
    猛,留着开春门吧。另外我看这样,秀花接活儿先按三七开,以后活儿熟了,自
    然给她加上那一成。」
      我笑着推了秀花一把:「还不快谢谢大军经理!?刚出来做就能拿七成,多
    少小姐做梦都拿不到!」
      秀花有些不以为然应付两声。
      二军在旁说:「明天咱们有局儿,安排我先给你俩说说。白天我联系小姐,
    她们大概下午五点到,准备准备,六点有车把人从省城送过来,先在三楼开局,
    你们下楼负责上烟、上茶,备不住就被客人看上了,那就四楼开房记账,如果客
    人点『快餐』三楼就有地方,被点快餐会有服务员记账,九点宵夜,十二点彻底
    结束,留宿的另算,不留宿的结账上车回省城。」
      我认真听着,不住点头。
      大军在旁嘱咐:「如今的客人都比较挑,不乐意凑合,你俩最好打扮打扮,
    否则就只能看着别人挣钱。」
      秀花忽然问:「来的都是啥人啊?能挣钱吗?」
      二军冷笑:「妹子,这行的规矩,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瞎问!」
      大军点头:「你是头次出来做,不懂规矩没关系,但把嘴管住,言多语失!
      能不能挣钱你明天就知道了。」
      从办公室出来回到宿舍,秀花看着我:「姐,这儿靠谱吗?还有那大军二军,
    我这还没挣钱了倒先被他俩白玩儿了一次,这算啥?
      来啥客人也不让问,至于吗?搞神秘?姐,我可是辞了服务员的工作过来的,
    就这么一条路,你可别坑我!」
      我知道她心里起疑,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只好安慰:「妹子,姐能坑你?这
    真要是个火坑那我现在不也陪着你?你放心吧,大军经理是我朋友,不会骗咱的,
    一准儿能挣钱。」
      秀花愁眉紧锁叹了口气:「嗨!反正已经这样了,大不了我再去当服务员!」
      转天,下午五点。
      我和秀花正在屋里呆着,就听外面陆陆续续有人进来,我俩赶忙凑近门口细
    看,只见这些小姐年轻的也就二十来岁,年大的竟不下五十,年轻的漂亮,年大
    的成熟,论模样都是上品,论身条环肥燕瘦风姿婀娜,她们之间脸熟的互相打个
    招呼,但也仅限于此,毕竟同行是冤家。
      这里面有一对儿十分扎眼,后来我们才知道她们是一对儿干母女,也难得怎
    么找的,模样性格竟像亲母女。
      这对母女都是大高个儿,足有一米八,当妈的叫崔袅,五十上下,标准的美
    人胚子,大卷儿波浪发,宽脑门儿窄下颌,大眼双眼皮儿,直鼻小嘴儿,奶子大
    屁股翘,说话嗓音洪亮,女儿田晶,二十出头儿,模样神态和崔袅十分相似,只
    是留着披肩直板发,也是翘臀大奶。别看崔袅年近五十却是风韵正浓,举手投足
    透露出一股子骚劲儿。
      她俩是茶座儿的红人也可以叫『担家花旦』不但大军二军十分器重,就是服
    务员们也很赞成,至于客人们更是十分喜爱,私下里给她们起外号:「催尿」
      「舔精」听说每次有局儿她俩都是抢手货,等着操的需要排号儿,一操就是
    母女一起操,她们还特浪,一口一个亲老公、亲爹这么喊,格外刺激,因此挣了
    大钱。
      我和秀花初见这种场面觉得挺新奇,就发现每个小姐几乎都有个拉杆箱,不
    知里面装得是啥。
     直到小姐们洗完澡、画完妆开始穿衣服的时候才知那拉杆箱里装的竟然是一
      套套情趣服。有的打扮成护士,有的打扮成教师,有的打扮成文员,搔首弄
    姿顿时加分不少!也有简单些的就是光着身子蹬着双连裤袜高跟鞋。
      再看崔袅田晶打扮成一对儿秘书的样子,一身灰色条纹西服、筒裙、高弹黑
    筒袜、锃亮黑高跟,尤其是直筒裙下摆只到大腿根儿,稍微一动隐约能看见两腿
    间丛丛的黑屄毛儿!显得既高雅又淫荡。
      我实在没想到人家如此专业!秀花吐了下舌头小声对我说:「姐!我真是开
    眼了!还有这么大讲究!」
      我心里打鼓,但脸上故作镇静笑了笑:「这不算啥,咱不是有连裤袜吗?蹬
    上照样不比她们差!」
      说着,我翻出肉黑两条连裤袜分别和秀花穿上,正穿着,二军推门而入看着
    秀花说:「秀花,你先别换衣服,也别化妆,就穿你平时穿的那身儿,跟我走。」
      秀花愣了一下随即答应穿上普通衣服和二军出去了。屋里只剩下我,我忙穿
    好肉色连裤袜和黑高跟。这时外面小姐越来越多,这里地方本来就小,又挤进许
    多人,洗澡化妆的时候难免有身体接触,顿时骂声四起,但却没有闹场的,想来
    皆因大家有一个共同目的:挣钱!想明白这个道理我突然心里有些激动跃跃欲试
    起来。
      六点刚过,二军一身笔挺西装站在门口喊:「出来领牌儿!记着带化妆盒!」
      我随着大家排着队出去,到门口,二军递给我一个塑料牌和一个金黄色小挎
    包,塑料牌红底黄字上面写着『668』每个牌子后面有个小夹子正好夹在连裤
    袜上,我把化妆品放进挎包。随后,二军领头大家陆续从四楼下来顺着楼梯到三
    楼。这场面够劲儿!一帮小姐衣着暴露叽叽喳喳下楼,就算黄片里也没这场景。
      三楼门口有一面大柜台,后面站着服务员,柜台上面立着两个牌子分别写着
    『筹码兑换』和『立等借贷』但凡是赌场都少不了这两样,尤其是高利贷,利息
    吓人,这是茶座的主业之一,二军坐在柜台后面。
      我们排队走过去服务员从柜台里托出一个红色塑料托盘递手里,盘子不大,
    上面放着一把散装中华烟,一个打火机,两瓶未开封的绿茶饮料。我端着托盘往
    里走。三楼整层开放式,正中央摆放着几个桌台,四周有许多高脚凳,每个桌台
    都有一个年轻女服务员,可玩的项目不少。
     炸金花、牌九、甩三、一翻两瞪眼、麻将、大五门、小五门、调四张、家家
      乐。
      靠墙有一拉溜紫色围挡,每个围挡前站着一名服务员,对面墙根是一拉溜黑
    色真皮沙发,沙发前有玻璃茶几。在这里,所有服务员都是女性,着装统一,一
    身大红色西服黑皮鞋。
      此时屋里大概有七八十位客人,热闹非凡人声鼎沸,每个桌子前都围着人,
    有男有女,但无论男女看上去都不等闲!这些人没有特别年轻的,四十上下算是
    最小,大部分男人都五十往上,显得事业有成家境殷实,口音大部分都是省城腔,
    偶尔也能听到陕西、河北方言。每个客人身上也戴着个小牌子,上面也有个号码。
      我们一进来便吸引众多目光,有人开始喊:「甜甜!过来,点烟。」
      那边叫:「欣欣给我瓶饮料。」
      我一眼便看见崔袅田晶左右挎着个秃顶老男人走向围挡,边走边笑十分熟络,
    正好,我也想见识见识便跟过去,只见他们走到一个围挡前,崔袅田晶把手里的
    托盘放在门口的高脚凳上,服务员马上掏出个本子分别记录下客人与小姐的号码,
    他们挑帘进去。
      呆了会儿,我凑过去笑着对门口的服务员说:「妹子,我头次来,想见识见
    识。」
      那服务员笑笑没说话,我站在侧面轻轻扒开一角往里看,里面的设施很简单,
    一张折叠床一个垃圾桶,床上铺着一次性床单,扔着几个未开封的避孕套。
      秃顶老男人上身着衣下身已经光屁股,崔袅劈开大腿坐在床沿上正给他叼鸡
    巴,田晶则直挺挺跪在他身后低头弯腰扒开屁股舔屁眼子,只听崔袅腻腻的说:
    「亲老公!鸡巴够硬!趁着热乎咱们来个快的,免得耽误您发财?」
      秃顶听了笑:「好,还照老样子!」
      说着他们站起来,崔袅从挎包里掏出润滑膏扒开田晶的屁眼儿里里外外抹不
    少,接着田晶又给崔袅抹,都抹完了田晶笑问:「亲爹,我和我妈您先操谁?我
    可是刚给您舔了屁眼儿,我这屁眼儿可痒呢!」
      秃顶笑:「那就先干你,让你妈打下手儿。」
      崔袅听了笑:「您就知道疼闺女,总之都是我吃亏。」说着,她上了床仰面
    躺下,田晶则跨在她脸上撅起屁股,秃顶见了二话不说提着鸡巴骑在屁股上送入
    屁眼儿,上来就是一通操。
      「啊啊啊啊啊啊……」田晶浪叫着摇晃屁股,长发散落娇喘吁吁。
      秃顶操舒服了抽出大鸡巴直接往下一送,崔袅正张嘴等着,见势忙叼住唆了,
    我看得清楚,那鸡巴茎上黄澄澄的被崔袅唆了个干净……
      我看着心想:玩脏活儿,这也没啥,难得就是吃别人的……正想着,忽然,
    背后一个男人声音:「你是新来的?怎么以前没见过?」
      我放下帘子忙回头,身后站着个五十出头的男人,个头儿不高,衣着不俗,
    大脸盘小眼睛,手里拿着一堆筹码正冲我淫笑。我知道要开张,忙在他面前站好
    深深给他鞠了一躬:「客人您好!我是丽丽,新人。初次来还不太懂规矩。您需
    要烟?饮料?」
      男人上下打量我几眼,撇嘴笑:「看来吉平也没啥好货了,年轻漂亮找不到,
    只能用你这样的充数儿。多大了?」
      我规规矩矩回:「三十四岁。」他抬手捏了捏奶子,又把手放在我裤裆里摸
    着,嘴上说:「老屄了!
      没少了让人操吧?」我回:「先生您误解了,我除了让我老公操过以外还真
    没让别人操过。」
      他听了笑:「少来,你们小姐都这么说,装屄吧你……」
      我听了微微一笑:「先生,我不是装屄,我就是个屄,就是来让您操的。」
      他听了点头:「行,嘴还挺甜。」
      我又给他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先生夸奖!我特别听话,您想怎么操都行,
    只要您高兴。」
      他拉起我说:「跟我进去。」
      我忙跟着他走到一个空房间门口放下托盘,这时服务员过来记号,我俩进屋。
      刚放下帘子,男人便说:「你躺过去把头耷拉下来我深喉!」
      我马上上床仰面躺下将头耷拉下来,小嘴儿张开香舌吐出等着,男人迅速脱
    掉裤子摆弄几下鸡巴,硬了,他跨到我面前将鸡巴操入一边用手抠屄下面用力狠
    操。
      「唔!唔!唔!……」我配合着分开双腿摆头用嗓子眼儿挤鸡巴头儿,男人
    越发兴奋,鸡巴挑起来随着闷哼香唾顺着鸡巴茎往外流。
      男人操了会儿冲我说:「下来,跪那儿。」我喘两口气急忙下来跪在他面前,
    他又说:「把手背到后面!不许用手!」我忙照着做。
      这时他一把抓过头发:「把嘴张大点儿!别动!」我张嘴吐出香舌大鸡巴顺
    势而入。
      「咔咔咔……」男人用力,每次鸡巴都插到根儿直接给我顶嗓子眼儿里,我
    两眼上翻一下下挨着,香唾流了一地。
      男人边狠操边说:「你们这些婊子!……嘴就是欠操!……屄嘴!……屄嘴!
      ……老子今儿进来就输了五万!……先拿你去去晦气……操的!」
      说着他抽出鸡巴冲我吼:「你这屄嘴是不是欠操?!说!」
      我见他鸡巴猛挺知道快要射了忙喊:「先生!我这屄嘴就是欠操!您快操!
      使劲儿操!操我屄嘴!操我屄嘴!……唔……」
      不等我反应鸡巴再次狠狠插入,忽然他加快速度嘴里哼哼「哦!」男人哼出
    声儿鸡巴迅速插到根儿两个蛋子儿上下搓动射出浓浓腥骚精子。
      我喘着粗气含住鸡巴慢慢吐出然后马上从挎包里抽出湿巾吐出,又用湿巾给
    他擦拭干净提上裤子。
      男人仿佛完成了件伟大工程长长松了口气面色缓和:「丽丽,口活儿不错!
      可以!可以!辛苦了!」
      我正补妆,听了笑:「先生您也是够狠!鸡巴好硬好粗!顶得我嗓子眼儿发
    麻!」
      我俩刚挑帘出来,走过来一个四十多岁戴眼镜的男人一把拉住我说:「进来。」
      我忙笑着跟他钻进旁边的围挡里。进来先叼硬鸡巴,他急切的说:「干屁眼
    儿!」
     我答应一声给他戴上避孕套又从挎包里掏出润滑膏涂抹均匀这才走到床边抬
      腿撅起屁股让他从后面干,「啊啊啊!……哦哦哦……啊啊啊……哦哦哦
    ……」
      顿时传出我『欢快』的淫叫声……短短两个小时,我接了五六个客人,体力
    消耗不小。
      走到围挡对面沙发区一屁股坐下就不想起来。我刚坐好秀花不知从哪儿冒出
    来紧贴我坐下,我侧脸一看,见她依旧穿着那身普通衣服但面色潮红扣子也没系
    好,秀花用胳膊紧紧挎住我,我甚至能感觉她身子微微发颤,刚要开口问,她颤
    声儿悄悄对我说:「姐!我信了!」
      这话有些莫名其妙,我眨眨眼:「啥意思?妹子你咋了?」
      她把手伸进上衣口袋掏出一叠崭新百元大钞小声说:「姐,你看这是啥?」
      我见了急忙按住她手:「快塞进去!不能露白!」
      秀花点点头浑身哆嗦着把钱收好:「姐,刚才二军哥把我叫上去,让我看了
    两个男人,四五十岁,挺有钱那种,他俩审了我半天,看身子还摸我,最后觉得
    满意,我被带进房里,一个操了我屄,一个操了我屁眼儿,完事儿二军哥就塞给
    我这些钱!你以前给我说过的,一周能挣出我一个月的工资!姐,我信了!照这
    么干,我今儿这一晚上就能挣出一个月!姐!我真要好好谢谢你!」
      她说这话我也放心了,看着她说:「咋?姐没骗你吧?」
      秀花用力点点头说:「姐,我想好了,这头次挣的钱我一分不要都给你!算
    是谢谢!」
      我忙摇头:「那可不成!这可是你开春门挣来的,我可不要,再说我自己能
    挣。秀花,你以为每次都能开春门?条件好的,冒充个三四次,条件差的也就那
    么一次!这钱你收好,我不要。」
      她听了这才作罢,我俩正聊,二军走过来对秀花说:「咋?你就穿这身儿接
    客儿?不挣钱啦?还不快去换衣服?」秀花一听急忙随二军出去。
      我坐在沙发上休息但眼睛没闲着,通过观察我发现同行们在不影响客人的情
    况下使出浑身解数。
      比如,给客人点烟的时候故意甩动奶子吸引目光,又或对那些清闲下来的客
    人故意凑过去用屁股蹭对方身体,还有的小姐坐在高脚凳上脱掉一只高跟鞋用手
    揉捏丝袜脚。总之,在这个金钱肉欲场里所有的欲望都毫不遮掩的表现出来,光
    怪陆离丑态百出!
      晚九点,随着柔和音乐响起,客人们陆续下去到二楼用宵夜而我们则回到宿
    舍,我们的宵夜很简单,每人一个盒饭。盒饭内容还算丰富,熏鸡蛋、鸡腿、辣
    萝卜条、米饭另外还有一碗胡辣汤,汤由茶座提供,不限量供应。
      互相认识的小姐边吃边聊,素不相识的一言不发,我和秀花回到屋里关上门
    躲清静。
      秀花一直处于极度兴奋,算计着接了几个客人,应该能拿多少钱?一年能挣
    多少?三年能挣多少?钱怎么花……我笑着点头听,时不时逗她一两句。最后秀
    花说:「姐,外面都说拉人家做小姐是往火坑里推。但我真的很感谢你!你就是
    我亲姐!我也想开了,趁着自己年轻多多挣钱,以后也给自己铺个好路!」我听
    了笑:「我不求别的,只要你以后别埋怨姐就行。」
      九点半,二军下来招呼我们,每个小姐都打起精神为下半场奋斗。随着时间
    推移,尽兴的客人坐在沙发上休息聊天,玩儿快餐的越来越少,到十一点半,二
    军出现,他拿起麦克风说:「各位尊贵的客人,今天活动接近尾声,下面进行最
    精彩的『选妃大配对』有需要的客人请在沙发上就坐!谢谢!」
      话音落场面一阵骚动,有的客人坐在沙发上,有的客人自觉的站起来而小姐
    们则站在沙发跟前排成一排,我和秀花一看就明白了,也急忙站了过去。
      坐在沙发上的有七八个,自打坐下就用眼来回巡视面前小姐,再看我们,搔
    首弄姿扭腰撅腚媚眼儿乱飞丑态尽出。这时二军说:「好!请各位客人抽签!」
      话落走过来一名服务员怀里抱着个玻璃鱼缸,里面堆满红色纸条,她走过去,
    客人们轮流抽出纸条,二军走过去看看纸条上的数字,最后笑着对左起第三位客
    人说:「您抽到的数字是388,最大!您先选!」
      这位客人挺高兴,站起来拉上崔袅田晶走出去。原来是按照纸条上的数字大
    小进行选择分配,我心想这法子倒公平。
      正想着,一位客人已经走到秀花面前拉着她,秀花激动得看了我一眼跟着出
    去了。眼看着到了最后一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给我深喉的那个,他站起
    来迅速走到我面前一把拉住我的手,我欣喜朝他点头紧随他走出去。身后二军说:
    「选妃完美落幕!各位小姐请上楼,各位尊贵客人请下楼!再次感谢诸位光临!
      期待下次与您见面!谢谢!」
      我挎着男人往楼上走,笑问:「先生您贵姓?」
      他笑呵呵搂着我的腰:「咱姓周。」
      我听了笑:「哎呦!咱们还是同姓呢!
      八百年前可是一家子,周先生您可好好照顾我哦?」
      他听了笑:「呵呵,那敢情好,待会儿我真要好好照顾照顾你。知道我为啥
    选你?刚进来的时候一下子就输了不少钱!可自打给了你一炮我这手气就转过来!
      今儿赢了不少!哈哈!」
      我更高兴:「那周先生您可要好好赏我!」说笑着我们来到四楼,到柜台服
    务员拿出一把钥匙递给我:「9088」我点头陪着他走进去,打开房门我俩进
    入。
      进屋我俩先洗澡,试好水温先给他冲了冲然后打好沐浴露着重给他冲洗鸡巴
    和屁眼儿,我俩边洗边聊,他问:「丽丽,我觉得你口活儿挺有特色!」
      我故作害羞:「那是让我家先生调教得好,他是个爱玩儿的,我一个弱女子
    扭不过他,只好顺着他来。」
      周先生点头:「要说出来还是玩儿你们这些良家出身的,知道疼人,会伺候。」
      我笑着帮他擦身子说:「咱们同姓,我喊您一声周大哥,待会儿妹子我要是
    有做到做不到的地方您可要多海涵。」
      周大哥笑着搂我出来,我俩上了床。他仰面躺下,我侧卧在旁给他叼鸡巴,
    叼硬了我拿出避孕套刚要给他戴上却被拦下:「妹子,要不别戴那东西了,影响
    感觉。」
      我为难:「大哥,这样不妥吧?还是戴上点好,都放心。」
      他笑:「我多给你点儿小费,不戴那东西,你看我像是个有病的吗?」
      我为难:「大哥,真不是钱的事儿。要不这样,您快射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我撸掉套子用嘴给您叼出来?」
      他想了想点头:「好吧,凑合了。」我给他戴好避孕套依照他的意思跪撅着
    让他从后面操,他鸡巴不大不小,操起来刚刚好。
      「啊啊啊啊……」
      我尖声儿淫叫,他边操边说:「你要真是我亲妹子好了!咱们玩儿个兄妹乱
    伦!操你的!」
      我边晃动边说:「大哥……您就把我当成亲妹子操!……操您亲妹子!…
    …使劲儿操!……待会儿射亲妹子嘴里……让亲妹子也尝尝味儿!……呀!」
      我只觉屄里的鸡巴猛地一跳,他慌忙抽出,我快速转过身撸下避孕套小嘴儿
    一张含住鸡巴头儿猛唆,只听他痛快的叫了一声在嘴里射出精子,我用香舌接住
    直到他射完才唆了干净慢慢吐出,回身抽出卫生纸把精子吐出顺手扔进垃圾桶。
      看看时间已经过了12点,他疲惫的躺下睡去,房间里暖气挺热,我给他盖
    上毛巾被躺在外侧迷迷糊糊睡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他晃醒,看表快早上六点了。「大哥,要不咱再玩儿
    会儿?八点才退房,不玩白不玩。」
      我说着话用手撸弄鸡巴,马上就硬了,他笑:「清晨心情好!趁早来一炮!
      来妹子,玩儿个肛的!」
      我重新给他戴上避孕套又拿出润滑膏涂抹均匀,这才按照他的意思站在地上
    单脚蹬着床弯腰撅腚双手扒开屁眼儿。他站在我背后刚要桶鸡巴,忽然想起什么
    拿来手机打开摄像顿时屏幕里闪现出我俩,他笑:「妹子,我操你的时候你拿着
    手机录个像,嘴里最好说点儿啥。」我觉得这倒新鲜,笑问:「大哥,我说啥?」
      他慢慢捅着鸡巴说:「你就说你是我亲妹子,正被我这个亲哥肛口!
      就这么个意思!嗯!屁眼儿够紧!」说着话,鸡巴徐徐插入。我尖叫起来:
    「啊……啊……啊……亲哥哥……啊……」
      我哆嗦着举起手机对着镜头说:「啊!……这……这是我亲哥……我……我
    是……亲妹子……我……我亲哥正……正给我肛口呢!啊!啊!啊!……」场面
    刺激,他顿时快速抽插顶得我身子乱晃!
      「操亲妹子!操亲妹子!……啊!……操屁眼儿!啊!啊!啊!……好爽!
    好刺激!……哦……」突然,他猛的趴在我背后身子一震,哆嗦着射出精子。
      好半天他才将变软的鸡巴抽出来,我忙用卫生纸裹在避孕套上轻轻撸下,只
    见避孕套上沾满黄屎,我『噗哧』一笑说:「亲哥,您可够狠的,您看,把我屎
    都给操出来了。」
      他听了笑:「不操出大粪岂不是便宜了你?哈哈……」我心里一转念心想:
    不如勾搭勾搭他,让他下次再过来和我开房。
      想到这儿我笑:「这要是我在家被老公操,他一准儿让我跪地上一口一口把
    他鸡巴上的屎舔个干净!再咽了,当然精子也必须射我嘴里给他喝!」
      果然,周大哥听完眼睛瞪老大,抱着我:「我也要玩儿这个!妹子!」可惜,
    鸡巴刚射完怎么弄也硬不起来,看看时间差不多只好作罢。
      我俩又冲了个澡擦干身子穿好衣服,他拿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票子塞给我
    说:「妹子,下次我还来,咱俩继续开房,不过你要像伺候你老公那样伺候我!
      说定了!」
      我见他出手大方!给了这么多小费!心里高兴!笑:「谢谢大哥!不过下次
    能不能玩儿那个还要看缘分,我当然希望还跟您。」
      八点,昨夜开房的客人们陆续出来。
      一出门我就看见秀花,她正依偎在客人身边说笑,见了我兴奋得挤了挤眼,
    我忙给她回应个眼神儿。二军站在柜台前笑着说:「各位贵客,晚上都睡得咋样?
      是不是腰酸背痛腿抽筋儿?」
      顿时大家都笑了,二军笑着说:「按老规矩,依旧为各位尊贵客人准备了大
    补早茶,请诸位坐电梯到二楼用餐。各位小姐请上楼。」
      二军说完,我们纷纷和客人们道别走向宿舍。
      回屋秀花从包里掏出五张崭新的票子在我面前晃,笑着说:「姐!你看!」
      我见其他小姐还没走,忙让她小声,点点头说:「行啊妹子!客人挺喜欢你,
    我也得了小费但没你多。」
      她激得点头:「姐,照这发展,我一年能存好几万呢!」
      我小声说:「把钱攒好,别乱花,用在刀刃上。对了,昨儿看见了吧?咱们
    这些同行准备得多充分?各种衣服丝袜换着打扮,都这么勾人!咱俩也得动动脑
    子!」
      秀花把钱收好,点头:「姐,我没啥想法,都听你的。」收拾妥当,我俩穿
    好衣服下楼吃早点。正吃着,二军正好从后门送完客人回来,见了我俩笑悄声问:
    「妹子,咋样?」
      我笑着点头:「二军哥不是我说,客源是真好!出手大方!」
      秀花也是频频点头称谢。
      二军笑:「你们姐俩待会儿吃过早点就上来。」
      我和秀花一想准是好事儿,迅速吃完早点坐电梯上了五楼。
      果然,进门就见大军正坐在沙发,他面前的茶几上整齐摆放着几叠百元大钞,
    有高有矮。大军手里拿着个厚账本,不停写写画画,见我俩来了招呼着让坐到他
    对面,他拿出两张纸分别递过来说:「你们看看对不对?」
      我和秀花忙接过来仔细看,上面写得十分详细,包括客人的号码我们的号码,
    时间,地点,房号,最后是结算金额。我俩一核对没错,纷纷点头。
      大军从茶几上拿出一叠钱递给我:「丽丽,这是你的,你拿一成直到还完本
    息。」
      我接过钱点头称谢。
      大军又拿起一摞钱递给秀花,这一摞可比我那多了不少!秀花双手接过来,
    都有些颤。突然,她站起来先是给我鞠了一躬然后又给大军鞠了一躬,眼泪汪汪
    的说:「亲姐,我谢谢你。经理,我也谢谢您!我今后一定努力做!」
      我和大军对视一眼都笑了,大军说:「妹子,这钱是你应得的!也是你用皮
    肉换来的!你放心,我们绝对规矩,咱们虽然干的是见不得人的生意,但也总比
    那些巧取豪夺贪污腐败的家伙们来得干净!」
      接着,他又说:「回头你们姐俩办两张银行卡,咱们这结算都走转账,下午
    三点之前准到,给现金不太方便。」
      我和秀花纷纷点头,从大军处出来,秀花激动得直蹦,嚷嚷着要出去购物,
    我一想也的确需要花点儿心思准备准备。就这样,我俩坐车去逛万和商厦。万和
    商厦算是吉平首屈一指的购物中心同时也是小商品批发零售集散地,吉平的物价
    较低,稍微上档次的东西几乎没人买得起,反倒是一些山寨货、仿冒品有很好的
    销路。
      万和共六层,每层上千平米,吃穿用样样俱全。我和秀花逛了一天,先在商
    厦旁边的银行办了银行卡然后买了些日用品又各自买了身运动服连同鞋子,最后
    找到家裁缝店各自订做一身旗袍,我俩商量过,觉得与其穿那些暴露的衣服倒不
    如中式旗袍来得诱人,只是这旗袍两侧的开气儿要延伸到大腿根,裁缝连问了几
    次得到肯定答复才不明所以的点头。
      从裁缝店出来我们又来到六层最里面角落里的几家情趣用品店,转悠,我俩
    挑选了丝袜、情趣避孕套、润滑膏,虽然老板是个中年女人,但也好奇俩大姑娘
    咋选这些东西?在她奇异的目光中我们结帐走人。
      下午回到茶座儿收拾好东西,我打开手机,这两天一直关机,不想李明给我
    发了几条短信,大意是给我打了无数电话都关机,说宋局有事儿找我。
      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拨通李明电话:「你找我啥事儿?」
      李明在那边急:「你手机咋了?咋总关机?」我没好气儿:「别那么多废话!
    快说!找我啥事儿?」
      他叹了口气:「丽丽,回家吧,家里都不成样子了,我这两天顿顿啃方便面!
    腿都软了!还有,宋局找你好几次,说是有事儿,见不到你他就不让我上班!」
      我听了冷笑:「你活该!现在知道厉害了,你早干啥呢?姓宋的欺负我,这
    事儿还没完!早晚我找他算账!你上不上班我可管不了!」
      说完我挂掉电话,李明马上又打过来,我心里起急:「李明!我告诉你不许
    再给我打电话!惹急姑奶奶找人废了你!」
      我狠话出口,他连话都没说马上挂了。
      我这边气儿还没消,宋局的电话打了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想说啥,接听:
    「喂?丽丽?哎呦,你咋关机了?」
      我冷冷的说:「宋局,你找我?」
      他笑:「丽丽,上次不过是一点小误会!你不要往心里去!我那个朋友啊,
    呵呵,脾气大了一点,我已经批评过他了!你不要介意……」
      听他这话意思似乎是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反而勾起我好奇心,我打定主意,
    沉吟下说:「说吧,找我啥事儿?」
      他听了果然高兴:「我就说嘛!丽丽你是个大度的人!呵呵,是这样,上次
    你陪过张、李二位局座对你是念念不忘!催着我把你找来,我只推脱你去了外地,
    过两天就回来。」
      我有些疑惑,问:「李局和张局不是已经升迁到省里了?怎么?又变卦了?」
      他说:「不是,没变卦,只不过要交接工作,所以耽误些日子。」
      我冷笑:「宋局,你的目的都达到了,还在乎他俩干啥?交接完工作让他俩
    滚蛋就是了。」
      他有些急:「话咋能这么说!这二位领导到了省里也是我们的主管部门!」
      我听了心里一动,想想说:「宋局,对不住啊,我去不了!为了给您凑那十
    万块,我已经举债,现在债都没还完,去不了……」
      不等我说完他忙说:「不就是那钱吗?!哎呦!你咋就忘不掉这么点小事儿?!」
      我瞪眼:「小事儿?对你来说当然是小事儿!但对我这个小老百姓就是天大
    的事儿!我都倾家荡产了知不知道?我忘?我咋忘?我忘了人家债主可没忘!对
    不起!老娘不伺候!」
      我刚要挂电话他在那边喊:「你等会儿!先别挂!」
      其实我根本也没打算挂,借机问:「你还说啥?」
      半天他才闷闷的说:「丽丽,咱这么说吧,你再帮我这一次!我立马给李明
    升副处!」
      我冷笑:「宋局,你当我傻子?上一次当不够,还再来一次?李明就是个混
    蛋!我早晚踹死他!他升不升现在和我没关系!」
      他也急:「那你到底想咋样?!」
      我冷冷的说:「好办!把那十万块钱还我!」
      沉默好半天他才说:「我手头儿上实在没这么多钱,顶多能拿出四万,你帮
    我这个忙等完了事儿四万你拿走!」
      我心想:能拿回四万至少先把大军的账还上!我还能富裕点儿!想到这儿我
    说:「那也成!但有一点,你先给钱!打到我银行卡里!我收到钱才会露面!」
      他马上说:「不行!你先去陪,完事儿再给钱!……」听到这儿我二话没说
    直接挂电话。
      过了五分钟,宋局再次来电,我故意拖着,先去了趟厕所,等回来,电话依
    旧响,这才接听:「行!我明天就给你把钱打过去!明天晚上你过来一趟,咋样?
    这总可以了吧!?」
      我冷哼:「宋局,至于下这么大狠心吗?你咋当的这个副局?还不是我又出
    钱又出人?又要装作你侄女儿!最后呢?你吃现成的!我花钱!你答应我的事儿
    办不成,我要回自己的钱还不是应该的?话说回来,你外面玩儿个小姐还得花银
    子了,我呢?让你白操白玩儿,还要伺候你那俩领导!我亏大了!」
      他在那边强忍怒气:「行了!行了!就我刚才说的,你给来个痛快!」
      我想想说:「好吧,就这么办,待会儿我把银行卡号给你发过去,明天见不
    到钱我是不会露面的。」
      他气呼呼的说:「行!快发过来吧!明天晚上六点,局门口见面!没见过你
    这样的!送出去的钱还往回要……」
      我刚要再说两句他已经挂了。我生了会儿闷气,这才把银行卡号发过去。
                  《第五集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