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娱乐邪神】第一第、二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46   

                    第一章
      黄浦区某栋高档别墅,灯火通明处处皆是名贵的装饰,价钱昂贵但却不够优
    雅,不像是素养深厚的贵族倒像是暴发户摆阔时用来装点门面,不过这些现在并
    不重要,别墅内最抓人眼球的是匍匐在地上,以及来回走动的穿着奇装异服的几
    十个女人。
      来回走动的女人无不披着快拖到地上的斗篷,戴着面具,长长的斗篷笼罩的
    身体赤裸着,只有修长的双腿上穿着开裆的丝袜,胳膊上戴着白色或黑色的手套
    尽显着诱惑。地上趴着的女人缓慢的匍匐向前,嘴里念叨着寻常人根本听不懂的,
    类似于咒语的东西,趴着的女人衣着与四处走动的女人不同,她们全身赤裸着连
    丝袜也没有,下身泛滥着淫水一滴一滴随着缓慢挪动的身躯滴落在地上。
      女人挪动的方向上摆着一张檀木桌子,桌子上只摆着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材质
    做的像是男性生殖器官的雕塑,女人们缓慢的挪动身体仿佛每挪动一下都用尽了
    全身力气,爬在最前面的女人吃力的向前挪动最后一下头撞在了桌子上,女人没
    有感到疼痛反而露出欣喜若狂的样子爬起身,眼神如同狂信徒般用嘴亲吻雕塑的
    根部。
      四周站着套着黑色手套的女人中走出来一人,手上提着一件斗篷「薇薇,恭
    喜你成为我们的一员,侍奉于主。」
      被叫做薇薇的女人跪伏在地上,浑身颤栗的任女人给自己披上了斗篷,还不
    待她说话,突然响起了一声巨响,大门被炸开「所有人别动,有人举报你们非法
    集会………」话还没有说完,冲进来的警察愣住了,眼前的景象令这些汉子们血
    脉喷张,不过好歹都经受过专业的训练,知道自己要干什么,「趴下不要动」另
    有几个警察去房间里拿了几条床单出来给地上的女人披上。
      与通常所遇到的情景不同的是,别墅的女人们无不镇定自若丝毫不在乎,配
    合的蹲在地上,披着黑丝斗篷的女人也任凭警察将自己带走,搜查的警察翻箱倒
    柜查了半天从房间里搜出了两张巨幅画像,画像上的人警察倒是认识,两个都是
    当红女明星,一个是唐嫣,一个是刘亦菲。让警察感到惊讶的是两位向来以玉女
    示人的女明星在画像上神态尽是妩媚与诱惑,但若是仔细盯着满是诱惑神色的眼
    睛却又不由自主的感到颤栗以至于会让人忍不住的想拜服在地。
      当然警察们并没有注意到一点的是,画像的画法也是极为奇怪,如果让行家
    来看必定会惊讶的难以置信,整幅画看不出起笔看不出落笔,更有甚者,无法断
    定这画到底是油画还是什么其他类型的画,好像是原本就诞生在纸上一般丝毫找
    不到有人雕琢的痕迹。
      按照规定警察们将女人们待会局里询问做笔录,回去的路上一同出警的其他
    警察显得格外的轻松惬意,在他们眼里不过又是一群生活压力太大的白领还有生
    活空虚的白富美们聚在一起搞奇怪的聚会玩些sm的游戏罢了,最多最多算个扰
    民,训诫几句也就该放了。只是带头的王森新警官却是眉头紧锁,怎么搜查都没
    有从别墅中找到任何可疑的证据,但是王森新怎么都觉得这件事情并不简单。
      「哎,王队,你说这些女的也算的上是肤白貌美的美女了,长得都挺好看的,
    没觉得比那些电视上的明星啊之类的差多少,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收藏着女明星的
    画像呢。」坐在副驾驶的杨森突然好奇的转过头和坐在后排的王森新聊了起来。
      「收藏女明星的画像,杨森,除了这次我们抓到的,还有谁收藏女明星的画
    像?」王森新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
      「上次不是有个什么报案,说自己女儿被人绑架了嘛,结果我们赶过去发现
    是是三个女学生聚会,墙上不是挂着赵丽颖的画像嘛,我当时都没有注意,如果
    不是这次咱们搜查发现了两个女明星的画像,我都没有想起来这件事,怎么王队,
    你觉得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没有,我就是这么一问」王森新感觉自己好像隐隐约约发现了什么,但是
    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你们聚会是为了干什么」
      「玩」
      ………。
      「王队这些女人不怎么配合,有的女人就知道哭,嘴里面念叨一些神神叨叨
    的东西根本听不懂在说什么,有的倒是很冷静就是啥也不肯交代,王队这也不是
    刑事案子,笔录现在做完了,该让她们走了。」
      「唔,知道了,打电话通知一下家属能来接人的就让家属接回去吧,实在来
    不了的,不是未成年就自己回去吧。」王森新有些心神不宁的,也不知道心中的
    焦躁从何而来,胡乱应了应同事的话,就不再言语。
      「王队,这件东西鉴定部那边鉴定过了,就是一个雕塑是实心的,没有夹带
    任何的违禁品。」一个警察提着用透明塑料袋装着的雕塑和一张报告书给王森新
    看,王森新接过报告单看了两眼,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鉴定部有说这雕塑
    是什么材料做的吗?」
      「啊,没有哎,好像没有检测出来是什么材料制得,不过也可能是咱们没有
    要求,所以鉴定部那边也就没有专门对材质进行核实,只是测了测雕塑里面查了
    查有没有藏违禁品之类的,王队要对材质进行鉴定吗?。」
      「算了吧,既然没有什么问题那我就拿过去还给她们吧。」王森新接过袋子
    随手放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虽说没有查出来什么,但是这雕塑犹如未知的谜团
    久久缠绕在王森新的心头。
      王森新拿起桌子上打印好的名单,都是昨天被带来问话的女人,这些女人都
    准备放回去,名单分成两列,一列是穿斗篷的女人,一列是趴在地上的,备注那
    一栏写着是否已经通知家属以及通知后的反馈。
      王森新浏览了一遍正准备放下忙自己的事情,突然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通
    知穿斗篷的女人的家属几乎都是无法打通,少数能打通的也只是当事人的姐姐或
    者妹妹,根本联系不上当事人的父母,而那些当时趴在地上的女人,她们的家属
    都可以正常联系上。
      「咦,这个东西怎么看的这么眼熟」同单位的女警黄洁走过来看到办公桌上
    的雕塑好奇的说了一句,「眼熟?你也在哪里见过这个雕塑吗?」王森新犹如发
    现新大陆一般欣喜的问。
      黄洁被王森新的喜悦吓了一跳,「我没见过这个雕塑,我是见过有和这个雕
    塑很像的纹身,是我一个女性朋友纹得,这个东西太奇怪了,我看过一次就记住
    了,怎么这东西和你现在在查的案子有关系吗?我回去问问她。」
      「这不是昨天我们接到有人举报,去搜查也没有搜到别的什么,就搜出来一
    个这么东西,看着挺奇怪的想知道这玩意到底是什么,你回头帮我问一下你那个
    女性朋友,看她知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黄洁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然后转身离开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王
    森新站起身走到门口,时间不过四月,上海的天气就已经能感到热意,淡蓝色的
    天空云层稀少,一个个女人摇曳着身姿从询问室走出,王森新随意扫了扫尽管在
    昨天的行动时他已经见过了这些女人较好的身材,但与赤裸时相比穿着短裤T恤
    又另外添了一份青春灵动的风韵。
      王森新看着一时竟然出了神,走在前面的女人中突然有一个回头朝着王森新
    妩媚的一笑,笑容中竟带着一丝勾魂的味道,王森新浑身打了一个冷战回过神来,
    我这是怎么了竟然被一个女人这般夺了魂去,越想越觉得不对,「哎,你等一等」
    王森新鬼使神差的就这样走上前去叫住了那个女人,其他女人也纷纷回过头来看
    着他。
      「怎么警察同志你是在喊我吗?难道警察同志又发现我做了什么坏事了吗?」
    女人的声音极尽魅惑又夹带着一丝慵懒,被女人这么一说年过三十的王森新竟然
    觉得脸微微有一些红,「哦,不是你们的东西还在办公室,跟我过来拿一下。」
      「不用了警察同志,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主的存在吗?」
      王森新一愣,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女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以为她是教徒,便顺
    口答道「或许有吧」
      「圣物,主还有很多,就留给您做个纪念吧」女人浅浅的一笑咬着下唇转身
    离开。
      女人话刚说完一股晦暗的气息轻轻飘过,王森新仿佛想到了什么,往回走了
    两步看向办公室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的雕塑落满了灰尘,仿佛被遗弃了很久,王
    森新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大跨几步走上前伸手一抓,入手满是尘土
    还有些蜘蛛网,拿起抹布蘸水擦了好久才把雕塑上的灰清理掉,露出了黑漆漆的
    样子只是一块破铜烂铁,有些地方还掉漆。王森新无法置信,把雕塑翻过来底座
    上刻着一行字,「吾之一切奉献于主,吾之一切尽归于主。」
      十月份的香港气候还是那般炎热,丝毫感受不到秋天的到来,白天时分太阳
    依旧高挂在天上散发着阵阵热浪,夜晚气温才有稍稍回降的趋势。
      太平山的高档的豪华别墅里,一屋子香港已经过气的女明星正四人一桌的围
    着打麻将,少数几个悠闲的躺在一边,全身赤裸的刘嘉玲翘着一条腿毫不在意的
    大开着剃的光溜溜的下身,「青霞姐,主子要把香港这边教会什么的搬到上海去
    可是真的吗」尽管按照年龄刘嘉玲已经50岁了,但几十年的岁月没有在身上没
    有留下任何痕迹,奶子依旧高挺,皮肤还是那般柔滑富有弹性,「嗯,是梦姐告
    诉我的,应该不会假」将手上的牌扔到桌面上,「胡啦」林青霞兴奋的叫出了声,
    傲挺的双乳伴随着跃动的身体上下晃动,按照时间应要六十岁了,但和刘嘉玲一
    样,依旧保持着二十岁一般的容颜和身姿,上身穿着镂空的蕾丝衣服,下身则光
    溜溜的坐在椅子上。
      「咦,不是还没到梦姐伺候主子呀,她怎么知道的啊」听到有主子的消息,
    旁边桌的钟楚红也凑了过来,「不是关之琳、邱淑贞还有王祖贤那几个小母狗跟
    着伺候主子吗」
      「红姐呀,不要老一口一个小母狗啦,她们几个也没有比你小几岁呢,我们
    现在都是老母狗啦,咯咯」和钟楚红一个桌子的繆赛人捂着嘴笑,「要不是我们
    这些老狗伺候主子太久没了新鲜感,不然主子也不会只带小贞、小贤她们几个呢」
      「繆赛人,你不说话会死吗?」钟楚红立即呵斥她,屋子里其他女人也纷纷
    露出些许恼怒的表情,尽管繆赛人说的确实是事实,这屋子里最晚跟着主子的也
    有三十多年时间了,三十多年来,得蒙主子恩德,容颜不老,岁月无法在她们身
    上留下任何痕迹,但随时间流逝,主子的肉玩具越来越多,宠幸她们的时间也越
    来越少,众女无不开始忧虑失宠的风险,但这话谁也不好摆在台面上说,此时繆
    赛人一提,众女自然埋怨起繆赛人来。
      「雅芝姐轮到你先摸牌啦」林青霞看着屋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怪异起来,便提
    示身边挺着大肚子的赵雅芝出牌,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哦」赵雅芝微微坐起
    摸起一张牌再重新坐下,尽管微小的举动对她来说已经很吃力了,「雅芝姐,主
    子说了还有多久要生呀」赵雅芝身旁的林凤娇关切的闻道「主子没说要多久生,
    什么时候生要看主子的意思」赵雅芝摸着高高隆起的小腹,脸上满是充满母爱的
    光芒,「哼,都拖了两年多了还不让雅芝生,主子不会忘了还有这么个种在雅芝
    姐肚子里吧,主子就算想玩孕妇play,让雅芝生完这个,再怀下一个不就好
    了」关之琳有些愤愤不平,满脸堆着怨言。
      「没关系啦,之琳,反正有主子在我们生孩子也没有孕期反应,除了会涨奶
    以外也没什么,平时活动什么的有的是人照顾,生完孩子身体也不会虚弱,主子
    想这样玩,我们这些当母狗的自然要乖乖顺从才是」赵雅芝拉起关之琳的手拍了
    拍示意她不用这么激动。
      「雅芝姐,怕是你会错意了,之琳她可不是为你打抱不平的,她是嫉妒你能
    为主子怀孕,这么多年之琳可没生过几个呢」林凤娇毫不犹豫的拆穿了关之琳心
    中的想法。
      「雅芝姐,这些年你生了多少个了呀」关之琳转过头去故意不理林凤娇的话,
    一个劲的拉着赵雅芝聊天,「三十个了吧,不过有一段时间主子兴起,便让我生
    双胞胎,连着好几胎都是双胞胎,所以就显得好多了,别的也没什么,就是奶涨
    的久了,这乳房也回不去了」赵雅芝摸了摸自己身前J罩杯大小的巨乳,配上高
    高隆起的肚子,像极了一头待产的奶牛。
      「雅芝姐,你奶子这么大不会压到肚子里的孩子吧」关之琳犹如一个好奇宝
    宝缠着赵雅芝「之琳,你说什么鬼话,咱们肚子里的孩子那不是主子想让咱们有,
    咱们就有,只要主子不出手,就是我们死了,这肚子里的孩子都不一定死得掉」
    钟楚红突然觉得和这么蠢的人待在一起有些侮辱了智商。
      「嘻嘻,红姐,你这话说得好像我们死得掉一样,主子不让咱们死,咱们就
    是自杀都死不了,被炮弹炸成碎片了都能让主子再重新拼回来复活,可这肚子里
    的孩子嘛」关之琳一脸不服气的样子就是要和钟楚红抬杠。
      「好了,之琳别争了,正事要紧,」听到正事两个字,屋子里的女人都竖起
    耳朵听,林青霞清了清嗓子,「主子不日就要从韩国回来了,还不知道这次从韩
    国带过来多少人,到时候肯定会跟我们争夺主子的恩宠,韩国的圣公教会成立比
    我们晚了十几年,现在无论是质量还是人数上都远远超过了我们。」
      「韩国那帮母狗跟狂信徒一样,一个拉一个入教,我们跟了主子就专心伺候,
    她们到好,不但伺候主子还要拉着自己好友姐妹一起下水,第一代主教是李孝利
    还比较谨慎,现在韩国圣公教会主教是宋慧桥,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整个就是一
    条疯母狗,韩国娱乐圈的女idol,女演员,女歌手,但凡入圈的都先拉进圣
    公会,连练习生都不放过,还没出道就先入圣公会,也不怕真整出什么事情,就
    算主子是神,也怕不是要暴露些什么在外面」提起韩国圣公会,钟楚红就一肚子
    气,如果不是韩国娱乐圈起速太快,那帮人又跟疯狗一样的围着主子转,怎么着
    也不至于被韩国那边分走主子那么多注意力。
      钟楚红一顿吐槽,林青霞没有接话,接着说起另一件事「香港圣公教会四十
    周年庆典也要举行了,在香港我们都是伺候主子三十年近四十年的体己人了,这
    事情万万出不得差错」
      「知道的」众女皆应声回答。
                    第二章
      韩国首尔,权志龙正在举行入伍前的告别演唱会,演唱会的门票早早就被抢
    光,各大烤肉店火锅店识趣的在墙壁上挂着大屏电视直播演唱会。没有抢到票的
    韩桂珍坐在烤肉店里眼睛里全是星星的盯着大屏幕,时不时还激动地拉起闺蜜徐
    延周的手指着屏幕尖叫。
      徐延周不耐烦的瞅了一眼屏幕,翻了个白眼,虽然曾经她也和韩桂珍一样狂
    热的粉丝但现在,徐延周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摆脱了韩桂珍径直向一间包厢走去。
      与其他包厢觥筹交错交谈声不绝于耳不同,这间包厢的声音出奇的一致,仿
    佛包厢里的人在一起念诵,徐延周伸出手指按在门锁上「啪嗒」门开了,徐延周
    快速的推开门进屋然后立马反身将房门反锁上解开牛仔短裤中间的拉链,露出黑
    色的蕾丝内裤。
      屋子里还跪着几个女人,都穿着贴身皮衣将身体包裹得紧紧地,而下身和徐
    延周一样拉链开着露出青涩的阴唇和稀疏的阴毛,几个女人的腿都很细,脂肪分
    布的很匀称。
      几女围着房间正中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一个像男性生殖器一般的,不知道是
    用什么材质做的雕塑,女人们的嘴里还不住的念着颂词,从包厢里传出的声音就
    是她们的声音。墙壁上还挂着一幅画像,画像上是已经过气的第一代女歌手蔡妍,
    性感且妖娆,按照年龄来说她应该已经三十好几了,但画像上还依然是二十四五
    的年纪。
      沙发还大刺刺的坐着一个女人,年纪估摸有26、27岁的样子,上身穿着
    正装,下身却穿着黑色开裆吊带丝袜,双腿打开着,阴唇里还泛着水光,徐延周
    走过去低声叫了一句「依娜姐」,随即跪倒在女人面前扒开女人的阴唇如饥似渴
    的舔着,不时还吸溜两声。
      被叫做依娜姐的女人满意的摸了摸徐延周的头,长至腰间的黑发披散在后背
    「这段时间你表现的很不错,你带来的两个人敏珠和智媛都批准她们加入了,明
    天晚上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参加仪式了。」
      徐延周听到这句话激动地浑身颤抖,可是嘴上也不敢停下依旧卖力的舔舐,
    双手握住沙发的边缘修长的指甲死死扎进沙发中,脸色也开始泛红色,呼吸变得
    急促起来,徐延周听到这句话竟然高潮了。跪成一圈的中的一个女人听到这句话,
    立即转过身来爬行两下钻到徐延周的身下,拨拉开黑色的蕾丝内裤大口大口的吞
    咽起泛滥的淫水。
      伴随着权志龙挥手告别不少粉丝激动的尖叫以至于晕了过去,烤肉店里的韩
    桂珍也不例外尖叫着告别偶像,好久才缓过神来,一回头才发现闺蜜徐延周不见
    了,手机却还放在桌子上,想必是去上厕所去了,「这个没义气的家伙去上厕所
    都不叫我,等她来了要好好收拾她。」
      坐了两下竟是也来了尿意,便起身往厕所走,烤肉店的女厕所是单间的,厕
    所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正对着镜子画口红,韩桂珍没有理会就要进厕所,徐延周却
    从里面钻了出来,「哇,好哦我抓到你了,你个没义气的居然偷偷跑来上厕所。」
      韩桂珍正和徐延周嬉闹,对着镜子涂口红的女人突然说话「韩桂珍吗,果然
    是个有趣的女孩子呢,真没有让姐姐失望呢。」
      「你是谁!」韩桂珍转过身盯着涂口红的女人,那女人却不理会她转过去依
    旧专心致志的涂口红起来,「你是谁,你给我说话啊!」韩桂珍就要冲上去拽住
    那女人被徐延周一把拦下,「好了好了,桂珍我们走吧,走吧」生拉硬拽硬是把
    韩桂珍扯走了。
      「真是气死我了,什么人嘛,难道我和她很熟吗,还装出一副大姐姐的样子
    来教育我,她以为她是谁啊,她算什么东西啊。」出了烤肉店韩桂珍忿忿不平的
    还在向闺蜜抱怨,徐延周一句话也没有回应,脸上还隐隐泛着潮红色。
      韩桂珍也察觉出徐延周今晚格外的不对劲,也不再说话上下打量了徐延周一
    样,发现徐延周仿佛整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在看
    她,有些奇怪默默走在一边不时还观察一下自己的好姐妹。
      首尔江南区别墅是韩国富豪扎堆的地方,能住在那里是身份和财力的象征,
    徐延周踏着高跟鞋穿着棕色的风衣从车上走下,亮了一下手上的卡保安便恭敬的
    让她进去了,这一幕看得跟在不远处的韩桂珍目瞪口呆,天哪这死妮子什么时候
    傍上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大款啊,这可要好好地盘问她,怪不得这一阵子都跟鬼附
    身了一样,原来是傍了这么有钱的富豪啊,韩桂珍立即掏出手机连续拍了好几张
    照片,回去要好好的盘问她,居然藏了这么大的秘密。虽说韩桂珍和徐延周家庭
    条件都不错,家里都有着体面的工作,但是和江南区的富豪比起来可谓是天壤之
    别。
      走过喷泉和花坛,房间正门上挂着「圣公教会」四个大字,徐延周轻轻敲了
    敲门,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孩打开门随即恭敬地行了个礼,徐延周哪敢受得起,
    虽然眼前这女孩按身份应该是仆从,但自己也是刚刚有参加仪式资格,按规矩也
    不过是仆人,连忙鞠躬回礼,女孩见徐延周也行礼知道和自己身份差不多开心地
    冲着徐延周笑了笑,随即侍立在一旁。
      远远的就能看到院子里站了好几排人,站的满满当当的,都披着斗篷,当然
    尽管只是背影徐延周还是一眼就发现了依娜姐,兴奋地三步并做两步跑到依娜姐
    的身后「依娜姐…」
      「姜依娜,你没有教你的仆人该有的礼仪吗?」还没等姜依娜开口旁边的女
    人就出言训斥,徐延周吓得后退几步不知所措,「安颂伊,我怎么教我的仆人那
    是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的,再说了,难道你当年参加仪式表现的很好吗?」
    姜依娜毫不客气的回怼回去,伸手抚摸着徐延周的脑袋。
      徐延周缓缓跪在地上轻轻拉开斗篷,斗篷下是红色的文胸和开裆丝袜,褐色
    的阴唇微微有些抖动,徐延周将脑袋凑了过去,伸出舌头上下拨弄着。姜依娜很
    满意的摸了摸徐延周的脑袋,转过头去撇了安颂伊一眼,「哼,不过是个新收的
    奴仆罢了,入门那么久了才有这么一个奴仆有什么可炫耀的。」
      姜依娜正要出言反驳,门突然打开了,姜依娜和安颂伊以及所有站在门口的
    女人齐刷刷的跪了下去,一个女人的身影在门口闪动,「时间到了,都进来吧。」
      别墅被改造过,原本三层的建筑,顶上两层被打空只剩下空荡荡的房顶,除
    了椅子屋子里没有任何多余的家具,窗户都被封了起来,由于没有开灯的缘故尽
    管是白天屋子里也是黑漆漆的,五张椅子摆在屋子正中央围成一圈。
      女人们走进屋子纷纷跪在地上,以她们的身份还没有资格在仪式中站立着,
    忽的房间里灯大亮,周围的墙壁上贴着五张画像分别是蔡妍,第一大韩国女团b
    aby。vo。x的李姬珍,简美妍,沈恩珍还有模特出身的全艺熙。
      在五把椅子前站着一个女人,见众女都跪伏在地上,高声说道「仪式现在开
    始」,一时间屋内所有的女人齐声诵起颂词,「伟大的主,您以您光辉照耀卑贱
    的尘埃,恩泽万物,您的奴仆以最崇高的敬意向您献上一切……。」。
      伴随着众女的吟诵,墙壁上的画像开始绽放出金色的光芒,房间最中央升起
    一个台子,台子上放着一个雕塑,正是那天徐延周在饭店包厢里看到的雕塑放大
    版,随着吟诵越来越长,墙壁上画像的光芒也越来越盛,直到耀眼的金光散去,
    五张画像下立着五个俏生生的女人正是蔡妍、李姬珍、简美妍、沈恩珍和全艺熙
    五女,都披着斗篷,斗篷下空空如也,双乳反重力一般挺立着,尤其是蔡妍尽管
    年龄已经快四十岁,皮肤紧致水润的可以和二十岁的少女一较高下。
      围着高台正好摆着五张椅子,五女看也不看跪在地上吟诵的其他女人依次落
    座,双腿架在椅子的把手上大张着,高台上的像阳具一般的雕塑突然开始剧烈颤
    动,从顶端的马眼中伸出五根类似于触手一般的东西直扑五女的下身。
      接触到五女身体那一瞬间看起来柔软无形的触手立即变得坚挺异常直直的钻
    进五女饱满的阴阜中。
      「啊啊啊,蔡妍(李姬珍………)向主献上一切」无论之前是多么高傲冰冷
    的表情,在触手接触到身体的那一刻瞬间变成淫娃荡妇,如同触电般身体激烈的
    抖动,一股又一股淫水从身体里溢出。跪伏在地上的徐延周听着平日里顶礼膜拜
    的小主高亢的淫叫,只觉得身体也是一阵阵热意,下身早已黏黏糊糊的,满心只
    想看一眼主的恩物到底是什么样子,但又不敢抬起头只能反复念诵着给主的颂词。
      高亢的淫叫声终于停下,五根触手不再蠕动就那样悬挂在蔡妍等五女的下身,
    五女喘息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脸上的红晕还没消散站起身,朝向底下跪着的众女,
    五女齐声「现在主将赐予你们恩露」蠕动的触手开始喷射一股股白色的精液。
      「啊,啊,恩露」底下跪着的女人如同发疯般争先恐后的去争抢着吞掉那在
    喷射到空中的白色液体,徐延周也不甘落后瞅着空中一个还没被抢到的一坨液体
    就是一吞,才一入口徐延周只觉得无数快感冲击着大脑,浑身的神经都被调动起
    来,这种愉悦的高潮是无论多少次自慰都无法达到,此时的徐延周如同雌兽般疯
    也似的去争抢那入坠仙境般快乐的源泉。
      以上所有景象都完整的呈现在圣公教会总部三星大楼顶层的闭路电视上,三
    星长公主李富真坐在沙发上,这一层是她专门讨要的,没有她的允许任何人都休
    想进入这一层,全智贤和韩佳人两人翘着屁股,肛门里还塞着狗尾,正玩命舔着
    李富真剃的光洁的下身,不时发出淅淅索索的声音。
      圣公教会主教宋慧乔穿着粉红色贴身窄筒裙,裙子短的刚好露出阴毛裁剪的
    整整齐齐的下身,阴唇上还泛着晶莹的水花,李富真看电视看得兴起挥了挥手,
    宋慧乔便膝行几步翘着屁股匍匐在李富真身前,李富真抬起被舔的干干净净的高
    跟鞋跟一脚刺进宋慧乔湿润的阴道里,来回几下爽的宋慧乔连声叫喊。
      「看得出来,你玩的很开心」房间里突然传来男性的声音,只听见声音却没
    见到人影,不过全智贤和韩佳人两条母狗倒是兴奋的在房间里打转,还不停「汪
    汪汪」的叫着,李富真丢下正在玩弄的宋慧乔,站起身走到房间中央,双膝跪下,
    紧接着空间一阵诡异的扭曲,一个人形出现在房间正中,有着四肢,胯下顶着硕
    长的阳具,但却没有脸,只是一个平滑的圆形,也没有眼睛鼻子和嘴,看起来异
    常恐怖。
      只是房间里的众女都没有任何惊讶,李富真膝行几步凑到主子的胯下,张口
    含住硕长的阳具,「交代的事情你都办好了」声音再次回荡在屋子里,「唔唔」
    李富真连连点头,嘴里含着阳具吐词不太清晰,「张紫妍的事情,我对你很失望」
      李富真吓得一个激灵,叩首在地「主子,是奴失误,再也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了」
      「我以为你是三星家族的长公主,处理这种事情自然是手到擒来,就不需要
    再浪费信仰之力,谁知道竟出了这档子事,所以说以后想要玩女人就必须耗费信
    仰之力把女人改造成像你一样的母狗才可以是吗?」
      「主子息怒,这种事情以后一定不会再发生了,绝无下次」李富真磕了好几
    个头,赌咒发誓以表决心「罢了,这次我也疏忽了,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身上没
    有多少信仰之力可以吸取,我也不想花费信仰之力在她身上去改造,路过顺手玩
    一玩,竟是玩的心智奔溃了」
      「主子幻化的形体太多,寻常女人自然是经受不住的」李富真跪伏在地上动
    也不敢动一下,「慧乔母狗报告说圣公教会在韩国这边进展相当不错,成果如何?」
      李富真听到主子不提张紫妍的事情立即兴奋的爬到前方,摇了摇屁股,「主
    子且随我来,我带主子介绍一下,这段时间圣公教会的收获。」
      同一时刻,大陆那边,戏棚里,赵丽颖的手机不停的振动,不好意思的向导
    演道了个歉,掏出手机快走了几步,离得剧组比较远,接通电话压低声音就是一
    通骂「嫣母狗,你干嘛,怎么这时候突然打电话找我,而且还是用这个手机号,
    不知道这个手机号是不能工作用的吗?」
      「丽颖姐姐,我害怕」电话那头唐嫣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刚刚还在训斥的赵
    丽颖一下子也慌了,「怎么啦,你别哭啊,慢慢说啊,发生什么事了,实在不行
    你跟主子说一声,这世界上还有主子摆不平的事?」
      「我就是不敢告诉主子………」提到主子唐嫣哭得更伤心了,「信仰我的一
    个小组被警察抓了,警察还翻出来了我的画像,画像被带走了,圣物也没了信仰
    之力加持消散了,怎么办,都怪我太疏忽了,警察打击邪教打击那么严,不会把
    她们当邪教了吧」
      从来没处理过这样事情的唐嫣,头一次有了自己的信徒,听到自己的那些信
    徒一下子没了,顿时就吓坏了,只是一次集会被抓不要紧,唐嫣生怕把主子的圣
    公教会也牵连上,这东西对主子很重要,若是被打击了,唐嫣只怕是百死也难赎
    其咎。
      赵丽颖一听顿时也有点害怕,「没事的,我上次也有三个信徒被抓了,不也
    什么事都没有嘛,没关系的」
      「可是你那次只有三个人,我这次都被警察抓了」唐嫣已经哭得梨花带雨,
    好生叫人心疼,「先看看警方什么动作吧,只是几幅画像警察不会怎么样的,而
    且咱们当初挑选人的时候,都是一定要家室清白干干净净的,警察应该不会怎么
    为难她们,放心好了,要是真有什么,主子过段时间要来上海,就向他汇报吧」
      「嗯」听到赵丽颖这般说,唐嫣摸了摸眼泪,稍稍安下心。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