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春满香夏-第三集 第二章 白日偷情

    发布时间:2020-05-21 00:01:42   

      清晨的阳光在大山里特别的耀眼,尤其是对于渴望睡眠的人来说更是讨厌,透过小小的窗口照得人特别难受。杨柳呢喃着有些不情愿的醒了过来,稍稍一动就感到一阵宿醉的疼痛和发麻,嘴唇也干燥得难受。她迷糊着睁开眼睛,刚打了个哈欠却发现不是在学校的宿舍里,不是自己那间熟悉的小屋,顿时就愣住了。

      这时才猛得想起昨晚雨夜借宿的事!虽说那些酒还不至于使记忆一片空白,但脑子里经过了太多的纠结,一时也有点反应不过来,杨柳不禁难为情地笑了一下。毕竟长这么大,像昨晚那样失态还是第一次,不仅讲了大半夜,还抱着人家睡……

      抱着一起睡?杨柳一个冷颤,小心翼翼的拉开被子一看,自己果然不着半缕衣物!薄薄的被子里只有水嫩可人的身躯,连最隐私的三角地带也是什么遮羞都没有。这才想起昨晚自己居然根本没去注意,赶紧慌忙拉开床单一看。

      虽说在动手术的时候失去了处女膜不会有落红,但心智成熟的她一看也知道昨晚没发生什么,稍稍的动了一下双腿也没发觉有什么异样,这才松了一口大气,确定昨晚这小流氓并没有趁人之危。要是真的在迷糊中失去处子身,尽管不会有太多的惆怅,但在那种没意识的情况下才是最大的悲哀啊。

      难道是自己没吸引力了?为什么那小男孩抱了自己一晚上,却什么都没做?

      杨柳想着想着,顿时就羞红了脸。人家没动手动脚的就不错了,难道自己还想送上门不成。不过想想按自己这岁数还没试过男欢女爱的滋味,连个男朋友也没谈过,似乎也是个很奇怪的事!

      “臭小子,昨晚让我喝了那么多酒……”

      杨柳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想起昨晚放纵的将这男孩拉进怀里,感觉真有些大胆,尤其自己还拉着他的手摸上那道伤疤,简直像是个怨妇在和爱人诉说不幸一样,简直太丢人了。

      别的不说,如果那时候他情欲勃发,趁着坦诚相见的时候挑逗自己,自己浑身无力能拒绝得了吗?或许说,有那个心思去抵抗吗?杨柳脑子顿时一片混乱,想起昨夜温暖的怀抱和那种让人迷恋的安全感,心里就有一种患得患失的惊慌!

      芳心紊乱好一会儿,杨柳转过头来看着放在自己身旁的东西不由得有些呆了。

      除了一套整齐干净的短袖和七分裤,上面居然还摆着让人觉得害羞的胸罩和内裤。

      不过拿起来一看尺寸很适合,正好是自己的大小,心里暗道还算是体贴,可仍有点不好意思。

      胸罩上贴着标签明显是新的,不知道是从哪来的,杨柳感觉自己的脸一阵一阵的发烫。黑色的蕾丝内裤,丝质的布料又轻又薄,虽然感觉穿起来会很舒服,但实在太暴露了,几乎只能掩盖住那最羞人的地方,说是为了遮羞不如说是为了勾引而设计的,实在是太妖冶了。

      “臭小子哪来这些东西的啊?”

      杨柳疑惑之余也只能无奈的穿上了。清晨里娇美的身躯就像是玉雕一样的迷人,丰胸翘臀,纤细玉腿都是那么的完美,身姿俏立更显成熟玉体的丰腴曲线,相信只要男人看见的话铁定有反应,不硬就只能怪自己不举。

      “还挺会挑的!”

      穿上衣服后,杨柳看了看身上这一套衣服,虽然说很休闲但并没小孩子的感觉,有一点点像是都市人穿的休闲服,有那种庸懒的感觉。尽管她老是自嘲自己年纪大了,但穿上这样活泼的衣物,含媚一笑也是充满了青春动人的味道!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杨柳看着乱成一团的被窝,不由得有些发痴。隐隐记得自己哭完后一直腻在他的怀里睡觉,什么事都没发生,又感觉好象屁股和胸脯都被摸了一样,还留着张俊大手火热的余温,但为什么他没有酒后乱性呢?趁那个时候,自己肯定无法抵抗的……

      “呸呸呸……”

      杨柳想着想着,不由得回想起以前在学校里姐妹们晚上看的那种A片。男人粗壮的身躯,那根火热的东西一下又一下的出入在女人水嫩的身体里,狠狠的抽动着,带出一阵阵的水声和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肉与肉的接触是多么的惊心动魄,带着原始的本能,演绎着最疯狂的香艳。

      想着想着,杨柳不由得暗骂自己一声,怎么从昨天进这个屋子开始,脑子就没正常的时候,总是往那方面想!人家要真的脑子不干净的话,现在自己的处子身早没了,难不成还希望真的和他发生关系不成?真是的!

      星期天虽然不用上课,但还是得回学校去备课,该忙碌的事也很多。杨柳带着些许迷恋的整理起被褥,不知道为什么昨晚睡得特别的甜,腻在那火热的怀里有种被保护的安全感,也让人特别放松,自从一连串的不幸开始以后,已经很少有这样放松的感觉了,怪不得到现在还这么舍不得被褥。

      或许,那耳边的轻声细语,对任何的女人都有着无法抵抗的杀伤力!杨柳一边贤慧的收拾着大炕,一边有些郁闷的想着。如果昨晚不喝那些酒,是不是就能更清晰的听见那在耳边呢喃的每一句话;但不喝的话,自己又是不是能那样的敞开心扉,任由一个赤裸的男人将自己紧紧抱住……

      “呃?”

      杨柳刚心事重重的把被褥整齐的收拾好,一转身突然看见炕边上有一张纸条,疑惑的拿起来一看,字迹很潦草:柳姐,看你睡得那么香所以没叫醒你,我有事先出去,炕桌上有早饭和钱。没别的意思,不想让你太累。顺便说一下,你的胸部比我目测的还大,摸起来很舒服,还有,就是你睡姿不好,老是扭来扭去的,腿还老往我身上挂,真可爱啊。

      “臭流氓……”

      杨柳看完脸一阵一阵的热,昨晚终究还是被吃尽了豆腐。不过想想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是自己主动将他拉到身边的,人家没趁酒醉的时候硬上已经算是个好人了。回头一看,炕桌上果然摆着三万块钱,一块看起来很高级的面包和一瓶牛奶。

      “装体贴,真是的……”

      杨柳自言自语的念叨着,心里隐隐有种幸福的感觉。

      但她犹豫着该不该拿这钱,还是就像自己开口那样只拿一万,刚为难的时候又看见桌子上摆了一张纸条。

      “臭小子哪来那么多的心思啊……”

      杨柳微笑着拿起来看,觉得这有点小孩子递纸条的味道,充满了趣味也让人感到几分温馨。她心里也明白张俊是害怕自己尴尬才早早出门,毕竟若一觉醒来两人还腻在一起的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这聪明的小家伙……

      柳姐,我知道你肯定在头疼是该拿一万,还是拿三万好。是不是在想两人又不是特别的熟,拿这钱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我帮你决定了,也省得你头疼,直接把三万都拿去吧。学校那边是一回事,家里的债你先还上,没必要让自己那么累,因为我会心疼的。

      “臭小子……”

      杨柳看着这潦草的字,心里不由感到幸福,也有点发酸。自己已经是一个不完整的女人了,为什么还要对自己那么好,难道只是因为昨晚说的话?他能克制欲望也只是因为单纯的同情吗?

      鼻子一酸,两行清泪不禁从蒙上一层水雾的美目里流了下来,说不清是因为高兴,还是因为伤心。此时杨柳哪还有往日文静淡雅的心思,多少年来沉静如死水的心灵已经被惊扰了,一颗小小的石头荡起了波纹,翻起了无数的浪涛,让她封闭的心如怀春少女般的多愁善感,脑子里不断想着张俊那张年轻帅气的脸,心里早已经是六神无主……

      “哎……”

      低低的哭了一小会儿后,杨柳愣神地看了看这间屋子,依照张俊的嘱咐将钱小心翼翼的收好以后,又看了看桌上的面包和牛奶。忍不住拿进怀里,感觉仍有些心乱如麻,百般滋味缠饶心头不知该如何梳理。

      准备离开前,杨柳沉默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收拾起略显杂乱的小屋,就像妻子收拾着爱的小屋一样,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不对,但她就是喜欢张俊的体贴和关怀,还有一点像恋爱的感觉,所以忍不住做着这些事,且自己似乎有些迷恋上这种被人疼爱的感觉,心里特别的乱,整理完后她一边走路一边喝着牛奶,满腹心事的朝学校走去。

      杨柳一想起张俊就觉得一阵莫名的开心,可一想到自己已经不完整的身体又觉得阵阵伤感,眼泪止不住的又掉了下来。好乱呀!杨柳一路走一路哭,一边哭却又一边笑,说不出自己的感觉是什么,只知道是自卑,是欣喜,是迷恋,又带着几分让人茫然的惆怅……

      这边是温馨的浪漫,宛如怀春少女般的多愁善感,张俊也没闲着。早上起来后张俊有点不敢面对杨柳,要是她醒了以后怪自己怎么办。想想还是留下纸条和衣服,耍了个小心眼避开比较好,毕竟要是碰面尴尬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再者憋了一晚上的邪火,早上起来尿黄得自己都震惊,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找兰姨发泄一下。

      当然了,临走前还是不忘在她身上吃吃豆腐,不舍地摸了几下那丰润又圆挺的美乳后才离开。虽说是占便宜但也只是满足一下视觉而已,那几下抚摸因深怕惊醒了她,所以轻柔得很,动作也不敢太大,让本就压抑的欲火更加的旺盛!

      林秋兰家的院子里一片温馨,张俊正坐在树底下恨恨地看着正在洗衣服,还是那么怕生的小宣和一脸不情愿写着作业的妮妮。虽然她们换上新衣服后都特别可爱也很漂亮,但在一个急着想交配的禽兽眼里,这些都是让人烦躁的障碍,要是她们不在的话,这会儿自己早就可以在兰姨身上尽情释放着昨晚压抑的邪火了。

      “妈,人家想出去玩……”

      妮妮写着写着,抬起小脑袋来,满是委屈的叨念着:“作业等晚上再写好不好,反正也不多!”

      林秋兰依旧一身朴实的花衣布裤,却难以遮掩越来越水润的丰腴曲线,清秀的脸素面朝天却有一种自然的美,越看越觉得似乎她丰润了不少,眉宇间也隐隐多了一种妩媚的诱惑,大概是被男人滋润过后才有这样美妙的变化吧!本就是上乘姿色的少妇,有了爱的滋润后更显得丰腴动人,举手投足间更是风韵诱人,让张俊心痒得要死。

      林秋兰有些嗔怪地瞪了一下眼睛老在自己屁股上打转的张俊后,朝女儿厉声地说:“不行,你要撒一天疯的话,晚上还有精力写作业吗?给我老实待着,一跑就是一整天,还老是往水边跑!”

      “妈……”

      妮妮委屈的喊了一声,可爱的童音嗲得让人骨头都酥了,再配上那纯真可爱的委屈模样,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林秋兰一边铺开洗好的草药,一边嗔怪着看了张俊一眼,没去理女儿委屈得让人心疼的撒娇。对于女儿的贪玩她没多大意见,只是妮妮老喜欢去水边让她不太放心,现在对她来说就这么一个小宝贝,自然是放心不下,哪能这么由着这小宝贝。

      张俊点了根烟,也是想尽快把这两个电灯泡弄走,思索了一下,一派正经地说:“兰姨,反正又不用上学。你就让妮妮出去玩一下有什么关系,叶子也是经常晚上才写作业,倒没见她把学习耽误了!”

      林秋兰妩媚的白了张俊一眼,哪会看不出这小男人是什么心思,那正经的模样下隐藏的熊熊欲火让她芳心咯登了一下,娇嗔着说:“她要有叶子那样省心就好了,我也不用老是担心她到处乱跑或是没写作业。反正就是不行,妮妮一玩起来就没节制!”

      妮妮满脸不乐意的低下头去,耍起了脾气,用笔戳着作业本,就差没拿起来撕掉它。

      “哟,正在训娃子呢!”

      村长老巴这时候笑呵呵地走了进来,还是那副和蔼的模样。张俊一看赶紧给他让坐、上烟,对于这个老人,张俊还是发自内心尊敬的。

      “巴叔,怎么今天那么有空啊!”

      林秋兰也没少受他的帮助,立刻殷勤的倒来茶水后,笑呵呵地问道。

      陈巴憨厚地笑了笑,看了看鼓着小嘴的妮妮后说:“没啥,我一会儿还得上镇里去一趟,就是看看你家有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我帮你带着点。”

      “家里没什么缺的,该有的都有!”

      林秋兰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尽是幸福的微笑,眼含秋波地看了看自己的小男人。但也感激陈巴多年来的帮忙,说是帮忙带的,其实帮这一家老小的,陈巴可从没跟她要过半分钱!

      张俊知道她心里高兴,笑着点了点头也还了一个深情的眼神,当然两人眉来眼去的还是小心谨慎地避开了陈巴。虽说林秋兰是个寡妇,双方你情我愿的话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但多少要考虑妮妮的感受!乡下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没有,但都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那种被人指指点点的滋味可绝不好受!

      “巴爷爷!”

      妮妮这鬼灵精明显眼睛一亮,小脑袋转了几下,马上上前腻声撒娇道:“爷爷去镇里啊,带我一起去玩好不好?”

      “妮妮!”

      林秋兰立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妮妮聪明的躲到陈巴身后,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看着兰姨。陈巴笑眯眯地看了看这可爱的小孩子,哈哈大笑说:“好了兰娃子,孩子想出去玩也没什么。我知道你忙没时间带她,反正今天事不多,一会儿也会带上我的宝贝孙子一起去,还得给我家这小祖宗买衣服呢。多妮妮一个也没差,正好她们路上也有个伴!”

      “这怎么好意思呢!”

      林秋兰客气地说道,却明显感觉自己的小男人眼里都快冒出火光了,那火热的眼光似乎已经穿透自己的衣服,像手一样的摸在自己最敏感的羞处,好似被狼盯住的感觉。这下不仅让她感觉很是扭捏,心也开始有点软了。

      “没事没事!”

      陈巴爽朗地笑了笑,摸了摸妮妮的小脑袋,一脸正色地说:“不过你可得乖乖的听话,要不然跑丢了,老巴爷爷可没法和你妈交代,知道吗?”

      “嗯。”

      妮妮乖巧地点点头,转身却露出胜利的表情,朝林秋兰吐了吐舌头。

      可爱又迷人的模样让人根本没办法生气,也有些哭笑不得。

      张俊狠狠地盯着林秋兰,让林秋兰被看得有些发毛,脑子稍微一转,脸上闪过一丝娇羞,喊了在旁边忙活的小宣过来,让她也跟着一起去,还装模作样地拿了两百块钱嘱咐她买一些东西和日常用品。

      小宣怯怯地看了看张俊,懂事地点了点头。

      “妈妈,再见啰!”

      妮妮笑呵呵的拉上小宣的手,跟在老巴叔的后边一蹦一跳地走了。

      “早点回来,可别到处乱跑!”

      林秋兰不放心的喊道,目送着女儿欢快的身影消失在了路口。

      张俊色色的一笑,等她们一走远,立刻将院门关上,拉起既娇又羞的兰姨滑嫩的小手朝屋里走去,门刚一拴上就迫不及待的将她扑倒在炕上,狠狠亲上了她的小嘴。

      林秋兰只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便双手抱紧了自己的小男人,温润香甜的舌头热情的回应着张俊贪婪的索取。

      “别……别这样急……啊……”

      林秋兰无力的呻吟着,身上的衣物已经随着张俊粗鲁的动作变成布条散落在地上。娇嫩、丰满的乳房和肥美的香臀在空气中荡漾着催情的春意。

      “啊……”

      又一声低低的春吟。

      “都这么湿了,还说不要!”

      张俊色笑着在她羞处摸了一把,她成熟的花穴已经明显被自己逗弄得一片湿润。

      “小冤家……”

      林秋兰无力的呢喃着,情动的俏目看了看自己身上,满是男人的口水和吻痕,而张俊正色笑着用那根粗大的命根子抵在自己的羞处,不由全身软了下来,无力的任人摆布。

      张俊盯着眼前这玉体横陈的丰腴美妇,咽了咽口水,握着自己已经硬得快爆炸的命根子,轻轻抵在她的穴口,双手将她美妙的双腿架起来后,狠狠的一突,那潮湿又紧实的感觉又冲上了脑门,爽得他不禁吐了一口大气。

      “呜……”

      突然的饱满感觉让林秋兰舒服得弓起了腰,然而还没适应过来,张俊就已经冲动的挺起腰,狠狠的在她体内一下接一下的冲刺起来。

      每一下都是尽根没入,每次都深深顶到了她的花心。

      “啊……太深了……轻……轻点……”

      “来……来了,啊……”

      林秋兰疯狂的摇着脑袋呻吟着,张俊忘了自己到底插了她多少下,只感觉有好几阵滚烫的液体浇在自己的龟头上,特别的爽,也让抽插变得更滑润起来。

      “不行了兰姨……我、我……来了……”

      肉体相撞的声音一直没停过,林秋兰不知道自己来了多少次,只知道那美妙的感觉没有停止过,全身的骨头就像散了一样提不起半点力气,只能软绵绵的任由男人撞击着自己的肉体。

      张俊狠狠捏住了她上下晃动的乳房,一阵用力的搓揉,再狠狠撞了几下,把千万子孙全部深深的灌进兰姨成熟的体内后,全身一阵阵的痉挛,无力的趴在兰姨身上,大口喘着粗气,回味着这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快感。

      良久以后,屋里高昂的喘息和撞击声才停息下来。

      林秋兰感觉被压得气有些上不来,无力的推了推张俊,稍稍一动就感觉下体有点火辣辣的疼,不由得娇声嗔怪说:“小俊,你今天好凶哦……是不是吃了火药过来啊,快把人家弄死了。”

      张俊心想憋了一晚上,这会儿要是不狠一点的话才奇怪呢。不过也纳闷自己怎么能那么持久,居然把兰姨这成熟的少妇都搞得受不了,难道是天赋?还是因为现在年轻力壮的关系?

      “嘿嘿,还不是因为想你。好不容易那两个碍事的小家伙不在了,不趁机爽的话得等到什么时候啊!”

      张俊色笑着在她香汗淋漓的身子上摸了起来,慢慢的爬向那丰腴的翘臀。

      “去你的……”

      林秋兰妩媚的白了一眼后将张俊推开,清理完自己的下身,没一会儿就开始穿衣服了,脸上尽是满足的潮红,低声嘀咕着:“再搞下去就出人命了,我下面现在还疼呢,你还是老实点吧。”

      “嗯……”

      张俊看了看自己软下去的命根子上那一层透明的黏液,笑眯眯的擦了擦后也穿上裤子。发泄完以后就是爽啊,不过看着兰姨那一脸又娇又媚的迷人模样,想想她在自己身下扭动娇躯,轻吟承欢的妖冶姿态,还真是想再好好的缠绵上几次。

      林秋兰一眼就看穿了张俊的心思,娇嗔着白了一眼后,迅速拉开大门就跑了出去,留下了一串娇笑,张俊也马上就跟了出来。

      林秋兰一副没事的样子哼着小曲晒着草药,张俊在旁边帮忙,两人时不时的逗一两句小嘴,感觉就像夫妻一样,温馨融洽,心里都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不过张俊其实看得都想笑了,虽然林秋兰一副正经的模样,但刚才为了逃避自己的色爪而匆忙跑出来,这会儿一头秀发有些散乱,脸上还有未散去的满足红晕,水灵灵的眼睛也是一副动情的模样,一般人看上一眼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兰姨却还在用长辈的口气和自己说话,确实是好玩啊。

      林秋兰想了一下,无心地说了一句:“对了,你好一阵没去你小叔那了吧!”

      张俊脸不禁暗了下来。叶家这个小叔叫叶明德,今年也有四十五岁左右了,在张俊看来他是一个连狗都不如的东西,岁数很大还是一个光棍。以前勉强着好不容易才谈了一门媳妇,可还没等人家进门,他就先把叶奶奶给他做聘礼的钱都输光,结果新媳妇没等进门就跑了,现在依然是一天到晚骗吃骗喝的过日子。

      最让张俊不能容忍的是,这家伙在叶子爹死的时候没拿钱出来就算了,居然还上门来借钱,叶奶奶心软就给了他;而叶奶奶过世的时候还硬是要分遗产,那时候家里哪还有什么遗产,结果他硬生生的从家里抢走了仅有的一百多块钱,就为这些事张俊现在都还愤恨。

      要不是叶奶奶临终时嘱咐自己多帮她看着点这个不成气的小儿子,张俊见他一次就想打他一次,哪还会时不时的带点东西过去给他。好在他不是自己的亲戚,要真是的话那只好大义灭亲了。这样的人渣光想到都觉得恶心。

      张俊狠狠的抽了口烟后说:“别提他了,都多久不见人影了。我回来的时候有叫叶子拿东西过去给他,也算对得起他了。”

      林秋兰沉默了一下,有些低沉地问:“叶子没告诉你吗?”

      “什么?”

      张俊抬起头疑惑地问道。

      林秋兰幽幽地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说:“叶子她小叔已经被捉走了。”

      “呃……”

      张俊一脸惊讶地问:“什么时候的事?”

      林秋兰细想了一下,缓缓地说:“大概是三个月前的事了,听说是犯上什么故意伤害罪,好象那人最后没能抢救过来,死了。”

      张俊有些不相信地问:“不会吧,就他那样子还能杀人?借他十个胆子我猜他腿还是会哆嗦。会不会也是想什么办法要骗钱?”

      林秋兰见张俊一脸的不相信,摇摇头后说:“我知道你很讨厌他。不过叶子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也不和你说一声,其实你小叔确实偷过东西,在外面的名声也不怎么好,不过他却没有赌钱。你想想啊,就冲他的名声谁和他玩?而且他也不在村里赌钱,也没人见过他赌钱,那些话大概都是他自己编的。”

      “为什么?”

      张俊这就有些不解了,尤其他还到家里来抢过钱。不赌的话,他也不抽烟就好喝点小酒,哪花得了那么多的钱?

      林秋兰似乎很伤感一样,眼神有些迷离地说:“其实他也是个好男人啊!”

      “兰姨,你要再这样吊我胃口的话我就来这招啰。”

      张俊猛地将她拉到自己的腿上,双手不老实的隔着衣服摸上那丰润圆挺的白兔,在她耳边吹着热气威胁道。

      “别这样,痒……”

      林秋兰感觉到张俊的舌头还舔了舔自己的耳朵,不由得嗔怪地看了他一眼,又小心翼翼地看看四周,一脸娇嗔的任张俊抱着自己,轻轻的诉说起来……

      原来这个小叔确实是心里有鬼,不过也并不是光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而是早就和隔壁村的一个有夫之妇搞上了,那个女的今年快要五十岁,两人搞上的时候叶明德还比她小八岁呢。女人的老公娶了她以后一直在外打工但从不寄一分钱回来,后来还因为在沿海抢劫被判了刑,算是已经无音信十几年了。

      由于那个女人很爱面子,怕别人说她闲话,又没和家里的男人离婚,所以一直都不肯接受和叶明德同住的邀请,叶明德被她迷得晕头转向的,也就只能两人偷偷摸摸的来往。而女人家的环境不好,还有一个病殃殃的婆婆得照顾;叶明德的情况也不甚好,所以才会出现到处骗钱的事,其实这钱都拿去帮女人养家了。

      “还有这样的事?”

      张俊听完震惊了,没想到那个人渣小叔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情种。自己过的日子都快赶上猪狗不如了,却把钱都花在那个女人的身上。

      林秋兰点了点头,幽幽地说:“是啊,那女人还偷偷的帮他生了个女儿和儿子。现在大的应该十八岁,小的十五岁了吧,我猜那次他上你们那去拿钱是因为女人要生这个小女儿,他实在没钱了才会那样做。”

      “那怎么还会闹出人命?”

      张俊好奇的问着。心里隐隐一沉,似乎有些无法去责怪他了。

      “还不是那个破男人坐完牢回来了!你叔他和那女人实际上都夫妻生活多少年了,村民们知道的也不怎么说,毕竟他们还奉养着她家婆婆,可那男人一回来就想缠着那女人和他过日子。谁愿意吃这哑巴亏啊,你叔狠起来脾气也大,结果和那女人两人冲动起来,合谋把那男的给杀了。”

      林秋兰说话的时候眼里有同情,有可怜,但更多的是女人的心软。

      张俊胡乱的应了一声:“这样啊!”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那么狠,为了个女人连杀人都干,看来是两人的事败露所以被抓走了。

      “可怜的娃子!”

      林秋兰叹了口气后说:“原本捧在手心里宠着,现在冷不防的爹娘都被捉走了,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张俊沉默不语,按道理来说这似乎不关自己的事。叶明德那家伙就算多男人却也自私的伤害了自己一家,但现在对他似乎有点恨不起来了。哎……

      林秋兰见张俊的脸色一片阴霾,时而变幻不定,忍不住开口劝道:“小俊,我想叶子没和你说是不想你不开心。毕竟大家都知道你对这个小叔很有成见,但再怎么样,他的孩子都是叶家的种,为了叶奶奶,你就帮帮他吧!”

      “我怎么帮啊?”

      张俊无奈的摇摇头,杀人罪能怎么帮?按他们的年纪就算减刑的话出来都已经七老八十了。

      林秋兰沉默了一下,似乎难以开口。但马上又一副温柔的模样说:“叶明德那两个孩子,好象现在都在家里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然你过去看看有没有可以帮他们的地方?也算让叶奶奶在九泉之下能够安息,毕竟那是她唯一的孙子啊!”

      唯一的孙子?张俊不禁冷哼了一声。叶奶奶到死的时候可没享受过这种天伦之乐,要不是他们的奸情败露,自己还不知道有这几号人在呢。不过想想似乎叶明德做得再怎么自私也不关两个孩子的事,不禁有些犹豫起来。

      林秋兰看出张俊已经动摇了,体贴的蹲下来,抓住张俊的手柔情地说:“小俊,我知道其实你也不忍心。就算叶明德再怎么不对,但他的孩子始终和叶子一脉相连的,你总不会想看叶子伤心吧!”

      张俊想了想,叹息了一声,自己到底还是心软了。点点头后说:“嗯,这两天我抽空过去看看。今天闲着也是闲着,我先去看看那个死鬼叶明德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嗯。”

      林秋兰开心地笑了笑,柔声地说:“其实你也没必要恨他,我能感受他爱自己孩子时的那种自私。为了保护这个女人和自己的孩子,他这么多年一直背着一个坏名声,也不能光明正大的享受一家人团聚的欢乐,活得也是够凄惨的。”

      林秋兰拉着张俊的手来到院门口,左右看了看没人,脸上尽是柔情地看着他,难得主动的献上自己的香吻;张俊也乐得如此,擒住她的舌头一顿肆意的品尝,大手不老实的捏着她丰腴的香臀,直让美妇在自己怀里娇喘低吟。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