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风流无悔- 七十四、征服表嫂十八

    发布时间:2020-03-19 00:01:44   

      原来,丁凝夏通过几天对刘成林的接触,对刘成林不由的好感大升了起来,尤其是在这两天,通过和刘成林的接触,丁凝夏知道了刘成林是一个热心细心的人,再加是刘成林的高大帅气,使得丁凝夏的一颗芳心,无形中挂在了刘成林的身上,而昨天晚上,两人的身体磨擦在一起,使得丁凝夏的心中也不由的升起了一丝的想要和刘成林亲近的欲望,因而,在孙菲菲提出了要自己做刘成林的女朋友之后,丁凝夏假意的推辞了一下就答应了。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突然的睁下了眼睛,将自己的举动全都看在了眼里,刘成林的心不由的怦的一跳,但是,过了一会儿,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并没有像自己想像中的那样子的推开自己,不由的心中微微的一宽,低下头来,看了丁凝夏一眼,却看到丁凝夏又闭起了眼睛,不理会自己了,也没有说什么指责自己的话,刘成林的心中一热,也不知道丁凝夏为什么会这样子,不由的胆子渐渐的大了起来,一种异样的刺激的感觉从内心深处升了起来,使得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不由的更加的挺立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双手又开始在丁凝夏的脸上滑动了起来,看到丁凝夏的那微闭着的性感的嘴唇,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丝的冲动,刘成林将手在丁凝夏的脸上慢慢的滑动着,手指来到了丁凝夏的性感的嘴唇上,在那里抚摸了起来。

      那香软的嘴唇上散发出来的一阵阵的温热的感觉,使得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微微的激动了起来,刘成林不由的用手指在丁凝夏的嘴唇上按了一下,然后,紧张的观察着丁凝夏的反应,刘成林看到,自己在做出了那样的举动后,丁凝夏还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只是那轻微的颤抖着的睫毛和那微微的急促的呼吸,才显示出了丁凝夏的内心还是有一丝的紧张的。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对自己的挑逗并没有生出抗拒的反应,不由的胆子更加的大了起来,一个身体也不由的向着丁凝夏的头部的方向挪了挪,使得自己的那已经是微微的挺立了起来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有意无意的顶到了丁凝夏的头顶之上,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动作越来越大胆,先是用手按了自己的嘴唇,然后又将他跨下的那东西顶到了自己的头顶之上,那种火热的感觉和那微微的带着一点腥骚但却能让自己兴奋起来的味道,冲入到了自己的鼻子里面,使得自己的心怦怦的直跳了起来,自己仿佛有点受不了这种挑逗一样的,就想从刘成林的手下挣脱出来,但是,内心深处的那一丝的渴望,却使得自己强压了下内心的慌乱,而是仍然静静的躺在了那里,接受着刘成林的爱抚,一张脸,也因为心中的躁动,而微微的涨红了起来,鼻息也不由的渐渐的粗重了起来。

      看到丁凝夏还是没有什么反原应,刘成林心中有了底气,一双手不由的慢慢的向下滑动了起来,向着丁凝夏那让自己朝思幕想的坚挺的乳房前进着,丁凝夏感觉到了刘成林的手上的举动,一颗芳心突然间就乱了起来,丁凝夏也知道,自己的乳房是女儿子家最宝贵的地方,这个地方一旦失守的话,自己的身体就很有可能会让刘成林长驱直入,但是从刘成林手上传来的那种火热的感觉,却使得丁凝夏不忍心去拒绝刘成林的双手对自己的抚摸。

      正在丁凝夏犹豫期间,刘成林的手已经是来到了丁凝夏的香肩之上,一边在那里温柔的帮丁凝夏揉捏着香肩,刘成林一边温柔的对丁凝夏道:“丁凝夏,你那里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呀。”

      一边说着,刘成林还故意的用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在丁凝夏的头顶上轻轻的顶了一下。

      丁凝夏的心中不由的一热,一阵阵的冲动从体内升了起来,但话到嘴边,由于丁凝夏女性特有的娇羞,却变成了:“成林,先不要按摩那里了,我还没有准备好呢,你先给我按摩其他的地方吧。”

      听到丁凝夏这么一说,刘成林的心中不由的一乐,因为丁凝夏并没有明确的拒绝自己,只是先让自己按摩其他的地方,那说明自己还有机会,而且,刘成林现在有的是时间。

      想到这里,刘成林不由的微微的蹲了起来,使得自己的屁股抬到了丁凝夏的脸上,距离丁凝夏的脸部只有一寸的距离,然后,刘成林高速着自己的姿势,一边使得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隔着裤子微微的贴到了丁凝夏的脸上,一边抓住了丁凝夏的一只手,抬了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跨部,按摩了起来,这样的姿势让丁凝夏不由的面热心跳了起来,但偏生丁凝夏的内心深处又是早就蠢蠢欲动了,因此,对刘成林的动作并没有抗拒之心,仍然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任由刘成林的动作由一开始的按摩变成了现在的赤裸裸的挑逗。

      丁凝夏感觉到,刘成林的裤内的那个正在不停的跳动着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正隔着一层薄薄的裤子,在自己的脸上若有若无的磨擦了起来,而那上面散发出来的热力和那男性的淡淡的腥骚的味道,一阵阵的往着丁凝夏的鼻子里面冲,使得丁凝夏的脸不由的涨得通红,但同时,一种刺激的感觉也从丁凝夏的心中升了起来,使得丁凝夏的鼻息不由的渐渐的粗重了起来。

      在刘成林如此大胆的挑逗之下,丁凝夏的呼吸不由的渐渐的急促了起来,刘成林感觉到,从丁凝夏的嘴里呼出来的热气,一阵阵的冲入到自己的裤内,刺激着自己的那根渐渐的涨大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在这种情况之下,刘成林不由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昼着丁凝夏的手按摩的手也不由的微微的用起劲来,向着自己的跨部的方向移动着,丁凝夏半推半就的就跟着刘成林来到了刘成林的跨下,于是,刘成林使将丁凝夏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跨部,按摩了起来,随着丁凝夏的手的摆动,丁凝夏的手和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也不由的隔着裤子接触了起来,那样子,就像是两人事先约好了一样,配合得那么的天衣无缝。

      丁凝夏的心中不由的一荡,一只手上传来的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的那种火热而坚硬的感觉,让丁凝夏的心中不由的渴望和冲动再度升级,丁凝夏不由的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刘成林的一个脸上,正闪现着痴迷的神色,一双抓住了自己的小手按摩的手,也渐渐的用起了劲来,使得自己的手隔着裤子和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更加频繁的接触了起来。

      丁凝夏哪里受得了这种挑逗,鼻息不由的更加的冲动了起来,现在的丁凝夏心中不由的暗暗的后悔了起来,后悔刚刚刘成林提出来要给自己做胸部按摩的时候自己为什么要拒绝他,弄得现在自己感觉到胸脯上一阵阵的难受了起来,要是有刘成林的大手在上面狠狠的揉捏自己的话,应该没那么难受的。

      想到这里,丁凝夏不由的羞红了脸,但却又不好意思开口,只好微微的挺起了胸脯,用自己的身体语言给刘成林做着暗示,希望刘成林能体会到自己的意思,刘成林本来就是个花丛老手,丁凝夏的身体语言向自己表达着什么意思刘成林是一看就知,但是为了挑逗丁凝夏,刘成林就像是对丁凝夏的身体语言熟视无睹一样的,仍然的继续着手上的活动,这一下,丁凝夏有点受不了了,不由的喘息着对刘成林道:“成林,我别人地方也酸得很,你帮我按摩一下吧。”

      丁凝夏的意思明白无误的是说自己的乳房上酥痒得很,在这一刻很需要男人的爱抚,让刘成林帮着自己解决一下,但是刘成林决心将丁凝夏捉弄到底,听到丁凝夏这么一说,微微一笑,嘴里道:“好呀,我帮你按摩一下大腿吧。”

      说完,就从丁凝夏的头部下来了,来到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

      本来,丁凝夏正在那里闭着眼睛享受着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的火热和坚硬,感受着从刘成林的跨下散发出来的那种虽然不好闻但却很能刺激人的兴奋性的男性的腥骚,一只放在刘成林的跨部的若有若无的和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接触着的手也正想变被动为主动,抓住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但自己的话一出口后,刘成林却从自己的身上爬了下来,使得丁凝夏在那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一阵的失落,一声不要离开我几乎就要喊出来了。

      但是丁凝夏对自己的身体还是有无比的信心的,知道如此自己的如此的身体刘成林要是看了不动心,不想上的话,那么刘成林也不会在昨天晚上趁着自己睡着对自己动起手脚来了,刘成林之所以的会完全的按着自己的意思相反的方面做动作,无非就是想看看自己发急的样子,因此,丁凝夏咬了咬牙,才没有喊出声来,但一个身体却不可遏制的扭动了起来,无声的身着刘成林发出着抗议。

      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终于忍不住的扭动了身体,不由的暗暗的吞了一口口水,心中暗骂道:“骚货,发骚了吧,等着吧,老子会让你更风骚的。”

      一边想着,刘成林一边移动着身体,向着丁凝夏的两腿之间挺进着,一边观察着丁凝夏的身体,刘成林看到,丁凝夏的那正被黑色形体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曾在自己的梦中无数次出现过的,让自己的无数的精虫为之牺牲的微微隆起的香软的女性最柔软最神神密,最让人心动的地方,正随着丁凝夏身体的扭动发明奖微微的起伏着,那裤子也不停的变幻着形状。

      看到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无限的风情,刘成林不由的咬了咬牙,强忍住了想将自己的嘴伸到那里去乱拱,去挑逗丁凝夏体内的快乐的冲动,而是来到了丁凝夏的脚边,抬起了丁凝夏的两条腿,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然后,刘成林移动着身体,使得自己的跨部来到了丁凝夏的丰臀底下,将自己的男性生命的特征微微的顶在了丁凝夏的丰臀之上,而一双手,则分别的抓住了丁凝夏的一条大腿,在上面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一边抚摸着,刘成林还一边喘息着对正微闭着眼睛的丁凝夏道:“丁凝夏,你的大腿上的皮肤好滑呀,隔着裤子,我都能感觉得到呢,我真想脱下你的裤子,想看看用手在上面按摩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呢。”

      听到刘成林如此露骨的挑逗,丁凝夏不由的有点心慌意乱了起来,又感觉到,刘成林那讨厌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正顶在自己的屁股之上,弄得自己的心中痒痒的起来了,丁凝夏不由的轻声的呻吟了一声,一个屁股不由的向着刘成林的方向移动了一点点,使得自己的丰臀和刘成林的男性生命的特征更加紧密的贴在了一起。

      刘成林低下头来,看着丁凝夏的那个让自己无数次梦到过的迷死人不偿命的两腿之间就在自己的头下,刘成林不由的兴奋了起来,一双手渐渐的在丁凝夏的大腿上滑动了起来,向着丁凝夏的两腿之间前进着,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裤子下面的肌肤,正在自己的抚摸之下颤抖着,那种感觉,使得刘成林的眼中不由的闪现出了炽热的光芒,一双手也终于的来到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大腿根部,然后,刘成林伸出了两个大姆指,轻轻的按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正被黑色形体裤紧紧的包裹着的两腿之间的那柔软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之上。

      丁凝夏的全身一颤抖,一双腿不由的微微的分了开来,迎接着刘成林的色手的到来,刘成林看到,由于丁凝夏的双身微微的分开了,使得那原本就紧紧的包裹在了丁凝夏的两腿之间的那处迷死人不偿命的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上的裤子,更加深深的陷入到了丁凝夏的两片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之中,使得那里开成了一个微微的深沟,看到这里,刘成林不由的心中一热,再也忍不住的用自己的大姆指在上面轻轻的按摩了起来。

      刘成林感觉到,丁凝夏的那个女性的身体最柔软最神秘的微微隆起的三角地带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温热,虽然隔着一层裤子,但那感觉仍然让刘成林欣喜不已,那种销魂的感觉,使得那刘成林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一种香艳而刺激的感觉,使得刘成林不由的微微的喘息了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