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单身生活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1:54   
    朋友早已经结婚生子,但是我却连比较固定的女朋友都没有,虽然年轻的时候有过好几段恋爱,但
    于种种原因都夭折了,哎……真是命苦的男人啊……

    好不容易赶完了设计图纸,我一边咒骂着吃人不吐骨头的老板一边收拾好了东西,然后顶着晕呼呼
    的脑袋下班回家。

    才一打开门就发现餐桌上满满的摆了菜和几瓶啤酒,我定睛一看,哈,有鸡架,一定是温荧来了,
    只有她才会总是记得给我带鸡架过来。

    我顾不得洗手,坐到桌子前伸手抓过一个鸡架,往嘴里塞的同时伸着脖子叫了一声:「温荧,是不
    是你?出来一起吃啊!」

    卫生间的门被猛的打开,温荧湿呼呼的小脑袋伸了出来:「不许动!……你还吃?!快进来给我擦
    背!!」

    我不舍的放下鸡架子:「哎……连饭都不让吃……」

    「呸,谁不让你吃饭了……你别自己脱衣服,看你满手油……过来,我给你脱。」

    我走到卫生间门口,看到了她雪白的裸体,我嘿嘿一笑,顺手把两只手上的油抹到她丰满的奶子上。
    「讨厌……」她一把打开我的手:「把手举高!」我连忙做投降状。

    温荧麻利的给我脱光衣服把我拉进卫生间,抓过淋浴喷头披头盖脸的浇了下来,我连蹦带跳:「谋
    杀啊你?烫死我了!!」

    温荧哈哈大笑,一把抓住我的小弟:「不许逃,不然给你掐下来!」

    我大叹命苦:「别别别,我还* 它传宗接代呢,你可不能啊!」

    温荧得意的笑着,在我面前蹲了下去,抓过香皂为我仔细的清洗阳具,洗了一遍,她抓着我的龟头
    凑过鼻子闻了闻,然后拿起香皂再一次清洗,我有些不耐烦:「差不多就行啦,再洗就掉皮儿了。」

    温荧伸手在我屁股蛋子上狠狠拍了一巴掌:「你老实点,再叫唤真给你揪下来。」

    我的胯下一片泡沫,连阴毛都看不到了,泡沫中温荧的小手在我的阴囊上揉来揉去,因为温度和常
    时间的揉弄,我的阴囊此刻十分蓬松柔软,不幸的是温荧十分喜欢这种状态下的阴囊,每次给我洗澡都
    要玩上半天,我只好* 在墙上等着她尽兴。

    「嘻嘻,真好玩……」温荧把我业已坚挺的阴茎按到我的小腹上置之不理,一味的逗弄我的睪丸,
    玩了一会又把一只睪丸含到嘴里用力的吮吸拉扯,我感到一阵并着痛的快感,似乎小腹里的零零碎碎都
    被她吮出了体外。

    只听「波」的一声,温荧放开口中的睪丸然后站了起来,笑嘻嘻的边看着我边往我身上抹香皂。

    「转过去。」

    我乖乖的转过身子,她在我背上又抹了起来,然后渐渐向下,一只沾满了泡沫的滑腻小手钻进了我
    的两片屁股之间:「你倒是弯弯腰啊,你这样我怎么给你洗。」

    无奈,我只好微微弯下腰,温荧扒开我的屁股沟在里面打着香皂:「要我说你还是找个时间到医院
    看看吧,你看,又有炎症了……疼不疼?」她在我肛门处的痔疮上轻轻揉着。

    「嘿嘿,这可是报效祖国的酬劳,跟军功章一样。」

    「那你也不能不治啊。」她说着,两手从后面环住我,两只乳房紧紧贴在我的背上:「你这个人就
    是倔,哪天我有时间了陪你去,要不让她们陪你去也行,反正你得去。」

    「好好好,去去去。」我转身搂住她,见她还想说点什么,连忙把嘴凑上去盖住她的小口。

    温荧热烈的回应着我的吸舔,一条小舌头翻卷着钻到我的口中与我的舌头纠缠起来。

    我的阳具不可抑制的坚硬,紧紧顶在她的小腹上。刚刚还娇喘不止的温荧忽然推开我:「现在可不
    行……」把我推开后,她低头在我龟头上亲了一下:「小小君乖哦,妈妈一会儿再疼你……」说完换了
    一副嘴脸:「你老实点!过来!」

    母老虎惹不得,我老老实实的过去让她给我擦乾身子,最后我挺着硬梆梆的鸡巴被她赶出了卫生间
    ……

    我穿上浴衣坐到沙发上,隔着门看着桌子上的酒菜不停的咽着口水,但是不敢吃,老虎凶猛啊。

    不久温荧也出来了,她边擦着头发边坐到我旁边。

    「把衣服穿上啊,感冒了怎么办?」我伸手拉过沙发上的一件什么衣服披到她身上。

    温荧* 到我怀里:「小君那,咱们等一会儿再吃好不好?你忍一会。」

    我有些奇怪:「怎么?有什么事?」

    「娜娜今天回沈阳啊,下午给我打好几个电话了,人家娜娜说想你呢。」

    「切!」我一撇嘴:「想我不给我打电话,假惺惺的。」

    「嘻嘻,过一会儿娜娜来了我告诉她,小心她晚上不让你上床。」

    「呵呵,这我可不怕。」我抓住她的奶子:「你让我上床就行了。」

    ……

    正在嘻闹间,大门忽然开了,两个女人大包小裹的提着堆东西走了进来,见我和温荧正赤裸的打闹,
    其中一个穿警察制服的女人大叫一声冲了过来:「都举起手来!光天化日之下竟公然喧淫,狗男女,都
    起来跟我走!!」

    我一把拉过正威风凛凛宣布我们罪状的她,三两下就把她的裤子连内裤扒到膝盖部位,然后把她压
    倒在我的大腿上:「死老尖儿,叫你横!叫你威风!」我挥起大手狠狠的扇在她丰润雪白的屁股上:「
    你个死娜娜,说,这么长时间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娜娜在我的腿上挣扎着:「你敢袭警……荧荧,帮帮我,咱们警民合作一起废了这个色狼!」

    我忙低下头在她屁股上连连亲吻起来:「警察同志,我错了,饶了我吧…」

    温荧在一边狠狠的掐了我一下:「你也不嫌臭,她那屁股洗都没洗你就亲,你刚才怎么不亲我的?」

    「呦……」娜娜翻身坐起来搂住我:「这儿还有位吃醋的呐,我屁股漂亮,人家小君乐意亲!」说
    着在我嘴上亲了一下:「是不是啊君君?咱们就亲漂亮的屁股,像她那扁屁股一点肉都没有,白让亲都
    不亲。」

    「你个死娜娜!」温荧咬牙切齿扑上来把娜娜摁倒在沙发上,两人嘻笑打闹起来。我乐呵呵的在一
    边摸摸这个屁股,捏捏那个奶子忙着占便宜。

    「好啦好啦,你们三个别闹啦,快过来吃饭!」我一个健步冲到桌子旁边坐下来,然后搂过还在忙
    活的杨迪:「还是咱们小迪子好,来亲一个,好几天没见都想死我了。」

    我搂着杨迪亲得正热闹,那边娜娜和温荧光着屁股走过来,娜娜边走边脱下她的警察制服上衣,来
    到我身边的时候她已经是光溜溜的了。

    娜娜媚笑着拉住我的手:「笛子,把他借给我用用好不好?」

    杨迪还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从我怀里钻出来以后,只是奇怪的问娜娜:「你要借他干什么?」

    「给我擦背!」娜娜说完就动手把我的衣物扒光,不顾我的抗议把我推进卫生间。

    「喂喂喂,我刚才已经洗过澡了……」

    「我管你洗没澡洗过,你现在的任务是给我擦背!」

    简直是欺压百姓啊,我有一下没一下的在娜娜光滑雪白的后背上擦着浴液,「你认真点啊,下面。」
    我无语,把手伸到她屁股上揉搓起来。

    娜娜忽然转过身子,狠狠的盯着我:「死鬼!这段时间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想我?!?」

    「没啊,我天天都在想你啊……」

    「骗鬼吧你!」她伸手在我阳具上打了一下:「你看你看,见了我一点反应也没有……」

    「老大,你也不是不知道我的工作,很忙的耶,刚在公司里熬了三天,你说我还能有精神想这些玩
    意吗?」

    「哎呦……」听了我的话娜娜仔细看了看我,然后在我的黑眼圈上摸了摸:「你们老板怎么搞的,
    怎么这么使唤人啊……你看你看,黑眼圈都出来了。」她踮起脚尖亲了亲我:「对不起啊……来,我来
    给你洗洗……」说着从我手里拿过浴花。

    「我刚才已经洗过啦老大!」

    「那我不管,反正你还得洗,洗得香喷喷的晚上我好抱着睡。」天哪,这叫什么世道啊?!?!?

    被洗掉一层皮的我,终于被释放了,懒得穿衣服,我赤条条的坐到餐桌前:「我可以吃了吗?」

    「你就不能忍一忍,等娜娜一会儿?」俩人冲我翻白眼,温荧大喊:「死娜娜快出来啊,小君君已
    经快饿傻了!!!」

    上帝,小……君……君……?这么肉麻的称呼我不知道已经抗议多少次了,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除了屁股和胸脯以外我什么地方比你们小了?

    终于,娜娜小姐扭着屁股慢腾腾的从卫生间里出来坐到餐桌前,我慢慢向鸡架伸出手去,见她们没
    有什么表示这才敢抓起来啃,真香啊!!

    如饿鬼投胎一般,我连着灌到肚子里一瓶啤酒两碗米饭三个鸡架,这才满意的拍着肚子,倾听三个
    女人边吃边聊天的内容,但是听了半天,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明明刚刚还在谈论香港的天气,转眼话
    题又扯到丁字裤上了,老实说这种聊天的方式令我非常头痛,所以我只好闷在一边打盹儿,没多久我就
    彻底睡死过去,这几天实在太累了。

    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已经漆黑一片,我看了看表,晚上十点。左右看看,三位女士都不在,客厅里
    隐隐传来她们的嘻闹声,嘿,看来她们是打算留下来过夜了。

    点上一支烟,我不由有些感慨:不到一年时间我的生活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去年此时坐在酒
    吧里狂喝着祭奠自己感情生活终结的那个男人我,此时却乐滋滋的等着三位前女友一起寻欢做乐,生活
    还真他妈的挺有意思。

    真的,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能有这种同时与三个女人同床共枕的生活,而且着三个女人还都是已经
    为人妇的前女友。

    黑暗中,我彷彿又看到那三个丢了钱包在植物园门口抹泪哀哭的高中女生…

    那还是95年……

    当时我刚刚从部队复员回家准备参加成人高考,一个星期天我和几个朋友开车到沈阳植物园去玩,
    下午三点左右我们打算回市区吃饭,在植物园门口发现三个少女蹲在一边哭,我好奇的过去问她们怎么
    了,其中一个大眼睛少女抽泣着说她们的包丢了,回不去家了。我心里差点儿没笑翻过去:什么大不了
    的事啊,这里这么多开车出来玩的人,说几句好话搭个便车回市区有那么困难么?

    但看她们哭得可怜我便没理会女朋友的不满,把她们带回沈阳,进了市区后因为赶着到凯子父亲的
    公司还车所以没有把她们送到家里,只是给了她们几十元钱让她们叫出租车回家。

    此事本应到此为止,没有想到几天后我居然接到了她们的电话,说是要还我钱。

    我十分奇怪她们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的,后来才知道娜娜这丫头有个999台的传呼机,趁我不
    注意的时候用我的电话传了一下她自己的传呼。

    第一次和她们出去,我们几个玩的都很高兴。既然有了愉快的开始就没有理由不继续交往下去了,
    而且三个少女又都不难看。

    大约一年以后,我和女朋友分了手,当时情绪有些低落,温荧非常适时的向我表达了爱意,极需安
    慰的我接受了,于是温荧就成了我的女朋友,虽然当时她连高中还没有毕业。

    可笑的是,每次我们约会的时候另外两个少女娜娜和杨迪都在场,理所当然的二人世界却每次都要
    四个人在一起,这种日子一直到她们上了大学我们还在继续。

    温荧考上了辽宁大学,娜娜据说是通过关系进了刑警学院,而杨迪则进了沈阳师范。

    她们大三的时候,一天温荧破天荒的自己来赴约,我很是奇怪,问她怎么回事,她情绪十分低落却
    摇头不肯回答,当天晚上温荧把身子给了我,直到今天我还清楚的记得她被我进入时流下的眼泪……

    几天后,娜娜和杨迪来找我,告诉我温荧退学走了,和一个广州老板去南方了,临走时她托娜娜两
    人交给我一圈录音带。她说她不想离开我,但为了她的父亲她不得不和那个广州人走,那个广州人随时
    可以把她父亲送进监狱,因为债务问题。

    我十分痛恨自己的无能,但我知道我无能为力,我改变不了事实。娜娜流着泪扑到我怀里,要我别
    伤心,说温荧临走的时候把我托付给她了,以后她会代替温荧照顾我爱我……而我,没能抵挡住这致命
    的诱惑……

    娜娜毕业后,进了市公安局,我们一直交往着,直到一天她和杨迪哭着来找我,我知道一定又有什
    么不可抗拒的原因,让我们分手,果然,娜娜说她要结婚了。

    娜娜的父亲参加过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战场上娜娜的父亲和他的一位战友为他们的孩子定下了一
    件事:这两个孩子长大后要结合到一起娃娃亲。

    我哭笑不得,不敢相信现代社会里还有这种事。我知道不是娜娜不够爱我,只是因为在她的心里,
    父母高于一切,她抗争过,但她抵挡不住母亲的眼泪和父亲心脏的威胁,她只能妥协,只能含泪离开我。

    我记不清当时我的心态,记忆里只有空白。娜娜后来说过,当她在咖啡店门口回头望我的那刻,她
    看到了我的眼泪:「我永远忘不了你那个时候的样子,看着满是阳光的窗外笑着,眼泪就那么一颗一颗
    的掉下来,耳边响着《加洲旅店》那支歌……从那以后我就听不得这首歌,一听心就痛……」

    娜娜结婚那天我喝了很多酒,醉得一塌糊涂。醒来的时候发现杨迪赤裸着躺在我身边,我让她走,
    她摇头说她原来以为永远都没有机会和我在一起,所以答应了同事的求婚,没想到婚期在即我和娜娜却
    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她不想让自己后悔一辈子,哪怕只能和我在一起一天。

    我疯狂的和她做爱,整整三天我们没有出过门,后来她说她要走了,要去履行婚约,我求她留下来,
    她哭着说温荧回来了……

    此后的一段日子我一直没有再见过她们三个,虽然我知道此刻她们都和我同在沈阳。九个月前我陪
    小东上街买结婚用品,在商业城门口的台阶上,我看到三个微笑着,眼中却分明闪着泪花的女人……

    谁都没有说话,小东默默的把车钥匙塞到我手里然后进了商业城。我看着她们三个,转身向停车场
    走去,她们无言的跟着我,一直到家里。

    进屋后,我转身紧紧的抱住温荧,温荧流着热泪疯狂的亲吻着我,娜娜和杨迪也在一边流着眼泪,
    我伸手把她们也抱进怀里。

    不再需要过多的语言,我们四人流着眼泪疯狂的做爱,一直到精疲力竭……

    「又在床上抽烟!你不想活啦?」耳边响起温荧的吼叫,我手忙脚乱的把烟头掐灭在胸前的烟灰缸
    里。

    一具柔软如绵的身体钻到我的怀里抱住我,然后另外一人把握胸口的烟灰缸拿开,接着一张温热的
    小嘴贴到我的胸口上。

    微光中,温荧趴到我的身上轻轻的吻着我的唇:「刚才在想什么?我们都进来半天了,一直在边上
    看着你都没发现……」

    我把双臂收紧,将左右的娜娜和杨迪紧紧的抱住:「我啊,我在想洗澡的时候好像有人说过要好好
    疼疼小小君的……」

    「死样……」温荧在娜娜和杨迪的轻笑声中如一条美女蛇般向下蠕动,最后停在我的胯间:「小小
    君乖啊,妈妈来疼你……」

    接着我的龟头进入了一个湿润温热的肉腔中,肉腔中那柔软的舌头令我的龟头更加膨胀,我舒服的
    呼了几口气,然后分别吻了吻娜娜和杨迪:「还有没有人想去疼疼咱们儿子啊?」

    杨迪轻笑着从我怀里钻出来,把身子掉了个个儿。黑暗中传来温荧的声音:「笛子,这个给你……」
    然后我的睪丸便被一张小嘴吞噬。

    我把娜娜搂紧一些:「你不去疼疼儿子?」

    娜娜腻笑着:「不,我疼儿子他爹……」说完一条如火般热情的舌头便钻进了我的口中……

    胯下,温荧和杨迪交替着吮吸我的阳具和睪丸,吮吸时的「滋滋」声和两女喉唇间的呻吟声渐渐热
    烈起来,和我热吻中的娜娜喘息着:「死荧荧死笛子,你们就不能小点声?」

    「怎么?嘴馋啦?」荧荧半含着龟头含糊的说:「你就是馋死了我也不让给你!」

    杨迪的牙齿轻咬着我的阴囊,口中的热气随着她吃吃的低笑声一股股喷在我的阴囊上,受不了这酥
    痒的感觉,我的生殖器不由抽搐了几下。

    「啊,要射了……」杨迪的惊呼声传来。

    「没有啊……」温荧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舔了好几下:「什么也没出来啊?」

    「刚才明明动了的……」

    「你别大惊小怪的,现在可是在我嘴里,要是射出来了我还能没感觉?老老实实的干你的活吧……」

    听着两人的对话,我和娜娜都低声笑了起来,温荧恼羞成怒,一巴掌拍在娜娜的屁股上:「你个死
    娜娜,别老是赖在上面,快下来!」

    「干嘛?」

    「小君后面又发炎了,你给他舔舔。」

    娜娜扭了几下身子:「又让我舔?我才不干呢,我要裹鸡巴!」

    别看娜娜穿上警服一本正经的样子,私下里常常冒出一两句此等粗话,但我偏偏喜欢她这样。

    温荧可不是好说话的,她抓住娜娜的腿使劲往下拉:「敢不听话?我可是大老婆,你一个小妾没资
    格废话,快舔!」

    「那也应该笛子舔啊,我怎么说也是老二……」

    「嘿嘿,对不起啊,你降级了,现在笛子可是二老婆……」

    「我才是!」娜娜高声抗议:「谁封的?」

    「当然是我了,我刚封的,你有意见?告诉你,要是再不老实连小妾都没得当!」

    「得啦娜娜,你就舔吧,前几天我可是舔了半宿呢,她倒好,一直骑着不下来,让我在下面舔屁眼
    儿……」杨迪吃吃笑着对娜娜说。

    娜娜叹了一口气:「我说笛子啊,你一个人民教师怎么说话这么粗俗啊?你完了,已经彻底堕落了
    ……」

    「少装了,快开工吧你……」温荧嘻笑着把娜娜的脑袋往我的屁股上压去。

    娜娜挣脱出来,小手毫不留情的拍在我的肚子上:「你!撅起屁股来!本姑娘要舔……舔你屁眼儿!!」
    好傢伙,真是威风啊。

    我无奈,只好转过身子做出屈辱的姿势来。娜娜双手分开我的屁股缝,一张小嘴紧贴到我的肛门上
    狠狠的吸了一口,我倒吸一口冷气,屁股后面传来杨迪的骂声:「死丫头你就不能轻点儿啊……」

    我回头看了看,正好娜娜的半边小脸从我屁股后面露了出来,一对眼睛含着笑意:「疼啦?」我点
    点头。

    「那我轻点舔……」

    说着缩了回去,力道果然轻了很多,舌头轻轻的在我肛门上画着圈。

    刚舔了没几下,我屁股后面又传来声音:「你看什么?还不去裹鸡巴?」

    「我乐意看,怎么?不行吗?」

    「那好那好,你别光瞅着,帮我扒着点……」

    「好了,你舔吧……你脑袋别贴这么紧啊,把舌头伸长了舔不行么?让我仔细看看……」

    「你事儿怎么这么多,看笛子多老实……」

    「你让我看看嘛让我看看嘛……」

    ……

    我叹了一口气,把屁股又抬高了一些……哎,女人那,话什么时候都是这么多……

    温荧大概是看够了,从我的肚子下面钻到胯间,把龟头含到口里吮吸起来,杨迪也再度把我的睪丸
    含到嘴里轻轻的啜吸,我把头枕在双臂上,边倾听着后面传来的吮吸舔舐之声边体会着下体传来的阵阵
    快感……

    也许是感觉到了我下体的脉动,三人不约而同的加快了速度,特别是温荧,每次都将我的阳具深深
    的含如口中,用柔软的舌根和喉咙挤压我的龟头,终于,当她再一次把龟头含到口腔最深处的时候,我
    射了,从龟头喷射出的股股精液,直接进入了她的食道……

    「射了?」娜娜问温荧,温荧从我胯下爬出来,擦擦嘴角溢出的精液,点点头。

    「今天怎么这么快?」娜娜不满的把我掀翻在床上:「老实交代,是不是外面有女人了?」

    「没没没,你们三个我还对付不过来呢,哪还有精力到外面泡妞啊?」

    「是………吗…………?」温荧的声音阴阴的响起来:「刚才我可接到了一个电话噢,一个叫什么
    蒋月的小妞找你呢………是你什么人啊?这么晚还来电话找你?嗯………?」

    「噢……蒋月啊,她是刚进公司的,平时比较照顾她………咦?她们组今天加班啊?给我来电话是
    不是有什么事儿啊…………你们谁把电话给我拿来?」

    温荧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当着我们的面你就敢?!?!」

    我伸手拍了一下她屁股:「少瞎说,快把电话给我。」

    杨迪把电话递了过来,我掐了她脸蛋一把:「还是我们小笛子好……」

    公司电话拨通了,一个软软的姑娘声音传了过来:「你好,这里是XX设计公司,请问……」

    「小月儿啊?是我。」

    「噢,君哥啊,嘻嘻,这么晚还没睡干什么那?君哥交女朋友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

    「呵呵,这个以后再说……对了,你刚才给我来电话有什么事吗?」

    「啊,对了,刚才主任临走以前说我们这次不用森王的地板材了,说客户要求使用进口的,我在资
    料室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别的公司材料啊………基本上都是国内的……明天要交预算的,君哥你说怎么
    办啊?」

    「哎………」我叹了口气:「柜子里以前的预算书有那么多,光我记忆里就有不下十个使用进口地
    板的工程了,你随便找一个把它抄上不就完了么?

    你说你,脸蛋长得倒是挺美,这个脑袋可就不怎么好使了,我看胸大无脑这个词儿就是说你呢……
    「我挺喜欢逗这个丫头玩,平时口无遮拦的习惯了,眼下嘴里煞不住闸信口就说。

    「嘻嘻,你又不正经……好啦,我知道了,你好好玩儿………………………吧!小心累垮了啊!!」

    「胡说!哥哥我是不死之身!哪天试试你就知道了呵呵……啊!」我的下体和耳朵忽然传来一阵疼
    痛:温荧和娜娜见我肆无忌惮的和别人调情,气愤的分别用牙齿咬住我的阴茎和耳朵。

    我疼得大叫一声:「姑奶奶们,你们不能轻点咬么?」

    「你这个淫贼!」娜娜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看我不给你咬下来!」说完张大了嘴把我的阴茎再次
    吞了进去,但没有再咬,而是死命的吸了起来……

    「呦,君哥你可够花的啊…对不起,打扰你了。」说完蒋月就挂断了电话。

    我愣愣的看着电话,这丫头怎么回事?谄趺此当渚捅洌?br> 不容我多想,娜娜一把抢过我手里
    的电话扔到一边:「臭男人!现在我代表政府代表人民……强奸你!!荧荧、笛子你们俩给我摁住他!!」

    我不得不说,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是很可怕的,她们会做出很多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来。眼下娜娜她
    们三个就是这么一种情况,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她们一定是有要把我当成玩具……或者说试验品了……

    果然,三人在我乖乖就犯之后,一边在我身上胡乱摸着一边谈论起来,娜娜说:「我出差以前到同
    事家里看了一个碟,里面干事的花样不少,有个姿势打死你们也想不出来……」

    「什么什么?」

    「算了吧,我什么姿势没试过……」

    「切,你算了吧,就会撅个屁股……我问你,你见过女的趴男的身上干的没有?」

    「怎么没见过?我还用过那姿势呢。」

    「这个姿势你用过?」娜娜说着分开我的两腿用双臂挽住后双手分别支撑在床上,然后身子伏下来
    趴到我身上。

    「咦?」温荧睁大了眼睛:「这不是一般老爷们用在女人身上的姿势么?」

    「嘿嘿……」娜娜得意的笑了起来:「怎么样?没见过吧?」

    「嗯,是没见过………但这个姿势………」娜娜再度嘿嘿一笑,伸出一只手握住我的阳具:「我可
    是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女的阴道位置可是很重要的,太* 后了可用不了这姿势,得生成我这样* 前的才
    行。」说着她把我坚硬的鸡巴塞到阴道里,然后合上两腿挺动起屁股来。

    「哇,娜娜好厉害啊!」杨迪在一边看得目瞪口呆:「感觉挺奇怪的,好像你是个男的一样。」

    「那是啊,也不看看我是谁……嗯……嗯……别说,还挺累的?br> 娜娜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呼吸也渐渐急促,我也是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虽然龟头感受起来和一般体位没什么区别,但这样被女
    人挽着腿压在身上搞心理上的感觉是有些不一样,这时温荧和杨迪也分别躺到我的两边,伸手在我身上
    轻轻抚摸起来,我舒服的叫了起来,娜娜娇喘着笑了起来:「呦,还会叫床呢,来啊宝贝儿,接……接
    着叫………」我偏偏闭上了嘴,就不叫气死你!

    娜娜不愿意了,把胯部死死的贴到我的下体,阴道用力的狠夹我的龟头,狠狠的说:「叫啊叫啊…
    ………好啊,还挺倔!我干死你干死你!!」她发疯一样狠狠挺着屁股,脸颊上的汗水随着她剧烈的挺
    动一滴一滴的掉在我的身上。

    「哎呀,娜娜疯了!!」温荧见娜娜发狂般的动作,取笑起来,「舒服死我了………」

    娜娜挺动的越来越快:「他这根东西把我的阴蒂蹭得舒服死了………」

    我向下看看,这才想到我们用这种姿势交欢,阴茎进出她阴道德时候势必要接触到她阴道上方的阴
    蒂,难怪娜娜会这么疯了。

    娜娜狂扭一阵,忽然把身子向下缩去,一张小嘴胡乱在我下面亲舔起来,把龟头阴茎睪丸肛门统统
    舔过一边后在恢复到原来的姿势挺动起来,如此反覆几次以后,娜娜终于尖叫一声趴到我的身上,我抱
    住她,两手在她身上抚摸着,同时吻住她的嘴唇,直到她的呼吸渐渐平稳。

    由于我之前射过一次,而且在与娜娜的交欢中一直处于被动地位,下身放松所以丝毫没有要射精的
    感觉,呵呵,这个方法倒是不错,一点都不累,我嘻嘻一笑:「下面该谁了?」

    温荧也学着娜娜的样子趴到我身上:「我也来试试……」她用两腿把我的阳具夹住比量了一下:「
    好像可以,够长了………」

    她把手伸下去将我的鸡巴塞进阴道,然后开始动作,谁知道没几下龟头就滑脱出来,连着试了几次
    都是如此,娜娜趴在我怀里笑着说:「你动作别那么大不就行了,你屁股起伏这么大当然套不住了……
    …」

    温荧向娜娜翻了个白眼:「用你多嘴………」嘴上这么说但动作幅度却放小了。

    「………嗯………嗯………嗯………笛子啊………别说还真挺舒服的…………」温荧看来也体会到
    了快感,屁股像只磨盘一般紧贴在我的胯间厮磨,没多久身上便香汗淋漓,我伸手摸着她汗津津的乳房
    揉捏不止,温荧叫声更响,屁股扭动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我心想要是这么下去今天满足三人看来不是什
    么问题了。

    正在享受间,旁边一直观战的杨迪却忽然冒出一句话:「要是能从后面来就好了……」

    我闻言愣了半天才小心的回答:「这个啊………这个从技术角度和生理结构角度来看好像是不太可
    能………」

    杨迪打了我一下:「还用你说?我知道……我只是忽然想到………想到…………嘻嘻,不说了……」

    别说我,除了正在体会快感的温荧,连娜娜都好奇心大起:「你别说一半话啊,快说你想到什么了?」

    「呵呵………」杨迪忽然有些扭捏起来,好半天才回答道:「有时候上网到那些……那些黄网站…
    …有的女的带戴着假鸡巴从后面干男的…………我刚才忽然就想起这个了……」

    我心里发冷,身上直冒冷汗:「那都是变态!!!你说你个当老师的没事看那些玩意干什么?告诉
    你,休想把那套变态的玩意用在我身上!!!」忽然看到一边的娜娜用非常暧昧的眼神看我,我得心脏
    不由砰砰乱跳:「你你你………你要干什么……告诉你别动歪脑筋!我是宁死不屈的!!」

    「是…………吗……………?」娜娜拉长了声音阴险的问我。

    我心跳更加剧烈:「你个变态!!要试别找我,回家找你老头去!!」

    娜娜笑声更加阴险:「我的原配可是你,他不过是小妾而已,你死定了,哼哼!」

    「娜娜,明天咱们就上街去买好不好……」杨迪在一边继续加剧我的恐惧,这些疯女人,谁知道是
    不是当真了…………妈的,老子明天开始回爸妈那边去睡觉!

    温荧忽然在两人屁股上分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你们老吓唬他干啥啊?你看都给下得有点软了…
    ……好君君没事啊,她们是吓唬你的,有我挡着她们不敢非礼你……来,咱们继续………」

    老大发话心里就有底了。我擦擦额头上的冷汗,呼出一口闷气,然后把娜娜和杨迪狠狠的推开:「
    变态都离我远点!!尤其是你!」我指着杨迪:「罪魁祸首!今天别想让我碰你,你自己乾熬吧!」然
    后,我深情的把温荧脸上的汗水擦去:「来,好媳妇儿,咱们继续继续……」

    温荧「格儿格儿」一笑,开始再度挺动腰肢屁股。

    过了一会儿,杨迪笑嘻嘻的凑过来:「老公,生气啦?」

    「别碰我!」

    「我错了还不行嘛?我那是开玩笑呢………」

    「哼哼………晚了!我打算和咱们荧荧来两次,你今天就没份儿了!」

    杨迪腻过来,在我耳朵边撒娇:「别啊别啊好老公………我还想试试这姿势呢……」

    「回家找你老头试去!」

    「哎呀小气鬼,你不就是我老头么?嘻嘻,好老头,来,让你好好舒服舒服……」说完不顾我的推
    搡钻到我怀里,小嘴含住我的乳头吮吸起来。

    「噢………」我舒服的叫了一声:「既然你已经认识到错误了………我就原谅你一次……呃……再
    使点劲………」

    「哼!叛徒!」趴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娜娜不满的嘟囔着,忽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电话铃声,娜
    娜懒洋洋的爬起来从地上的包里拿出电话。

    「哎呀,是他……荧荧你小点声叫,我接一下电话………………喂?………嗯,到了………没什么
    事,挺好的………嗯,你也早点睡吧。」说完挂了电话。

    杨迪从我胸口上抬起头来:「是姓吴的?」

    「嗯,问我到沈阳没。」

    「挺关心你啊……」我心里多少有些酸意。

    「切……」娜娜不屑的哼了一声,忽然又眉开眼笑起来,上床趴到我怀里:「怎么?吃醋了?」

    「哼!」我冷笑:「人家是你亲老公,我有什么资格吃醋……」

    「呦,还生气了呢………」娜娜不再继续话题,嘻嘻笑着低头亲起我的乳头来。

    身上的温荧还在喘着气拚命追求快感,我扭头看看娜娜和杨迪。加上温荧,三个人的婚姻基本上来
    说都是失败的,尤其娜娜和温荧,两人的丈夫都长期不在身边,一个是省政府驻深圳办事处的,另一个
    本来家就在南方,也难怪两个女人基本天天都住在我这里……杨迪虽然和丈夫住在一起,但也是同床异
    梦,私下里听温荧说那男人在外面也有情妇……她们三人以前和我的经历不知是不是主要原因……

    我们四人这种关系又能持续多久呢………哎………

    「怎么啦?又在想什么?」娜娜在我脸上吻了吻:「别瞎想了,你使使劲,咱们荧荧快到了……」

    我甩甩脑袋,不再去想那些复杂的感情问题:「来,别老是你干我,轮到我干你了!!」说着我起
    身抱住荧荧翻了个身,将她压到床上,把阳具狠狠的扎进她的小穴里用力的攻击起来………

    不到三十下,温荧就抽搐急喘着到达了高潮,我双手不离她的乳房,下身却挪到在一边早已摆好姿
    势的杨迪身上,一杆进洞后快速的抽插起来……

    大约十分钟后,杨迪非要到我上面,我便翻身躺下,杨迪娇笑着,小舌头从我的肛门一直舔到龟头
    再舔回去,我舒服得浑身乱抖,杨迪得意的笑着挽起我的两腿,把我的鸡巴纳入阴道,然后学着我平时
    干她的样子动作起来……

    一夜疯狂,我们都失去了时间的概念,我有如神助,翻来覆去的把她们干了个痛快,直到再也射不
    出一滴精液,疲惫的我才在她们的抚摸下昏昏睡去………

    我梦到我这并不寂寞的单身生活竟然没有终结的时候,看着她们吵吵闹闹的样子,我感到了幸福…
    ……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三人竟然还没有睡觉,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我费力的抬起头看看还赤
    裸着身子坐倚在床头的三女:「怎么还不睡?」

    「你睡吧,我们过一会儿再睡。」

    「噢……」我又趴了下去迷糊起来,她们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笛笛,想好孩子的名字没有?」

    「当然了,我早就想好了,不管男女都叫君君。」

    「嘻嘻,那不和他(她)爸爸一个名字了吗?」

    「哪儿啊,孩子是君君,爸爸可是小……君君啊……」一阵叽叽咕咕的笑声响起来。

    「对啦,明天咱们一起上街给孩子买衣服去!」

    「好啊……」

    「嘻嘻,过两天我也叫小………君君给我一个!」

    「可惜笛笛先怀上了,要不咱们一起生该多好………」

    我连屁眼都笑了起来,但睡意却袭卷而至,脑子里最后一个念头是:我要当爸爸啦。【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