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春满香夏-第二集 第四章 偷情的滋味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1:25   

      叶子亲完后小脸顿时火烧一样的红,不敢再看哥哥此时的睡相,奔一样的朝外跑去。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到了这时候叶子知道自己该去准备晚饭了,想想一会儿哥哥醒来能吃上自己做的饭,或许还会狼吞虎咽的夸奖自己几句,顿时一阵甜蜜又幸福的感觉涌上心头,就像是个小妻子的快乐一样,这样的感觉以前根本就没有过。

      是不是因为哥哥好象已经很久没在家待这么长时间了?小的时候,张俊是这一带的野孩子头,在叶子小小的世界里哥哥总是那么的高大,偷东家枣砸西家窗的事没少干,却也保护着她不被别的孩子欺负,从不让她受半点委屈,几乎替代了父亲的角色,给了她最多的宠溺和无微不至的关怀。

      叶子心不在焉的在后园采摘新鲜的蔬菜,可爱的小脑袋却总是在想早上被哥哥亲的那一下。原本小时候就乖巧的叶子总是习惯身边有哥哥的袒护和疼爱,喜欢哥哥宠爱的逗弄,兄妹俩的感情一直很好。叶子一直也很懂事从不让张俊有操心的时候,知道哥哥在外打工供自己读书很累,所以她更加的珍惜这窘迫但却充满温情的日子。

      现在猛地发生初吻被夺去这事,心里真是有点不安有点乱,但又多少有些懵懂的甜蜜,不知道是不是恋爱的感觉?都到这年纪了,她当然懂得其中的意味,而对于哥哥深深的依赖,宛如父亲般的关爱又让她很是迷茫,打心眼里觉得世界上的男人没一个会像哥哥对自己这么好。

      心乱如麻,叶子此时是思绪万千。面对着这突然的暧昧心里又羞又有点说不出的窃喜,但再想到张家的人找上门来,也害怕自己会失去这个生命里最是依赖的哥哥。这一、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得让她单纯的小脑袋已经有点理不清了!

      除了下午搬东西的疲劳以外,罪魁祸首还是因为昨晚不知疲劳的激情,持续的爽了大半夜带来的体力负荷是很大的,而且早上又起得那么早,睡眠实在不足,所以张俊一躺下就睡得特别死,压根不清楚自己一个略显冲动的吻带给妹妹是多大的触动,已经彻底扰乱了她心里单纯的小世界。

      “哥哥……”

      沉沉的睡了好一会儿,天也渐渐的黑了下来。睡得和死猪一样的张俊隐约听到了妹妹娇柔的声音在呼唤着自己,浓郁的睡意这才有点缓解。他有点不情愿的打着哈欠睁开眼睛,刚一动立刻感觉到全身的肌肉似乎都有些发酸、有点疼,直起身后打着哈欠往炕边一靠,眼睛依旧有点睁不开。

      张俊一边拍着还发昏的脑子,一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问:“叶子,现在什么时候了啊?”

      “应该是七点吧?”

      家里没有时钟,叶子也是猜的。这时可爱的小姑娘已经利落的整理好家里的东西,原本杂乱无章的炕上看起来也干净许多。

      “哦……我睡了那么久啊!”

      张俊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点了根烟后缓缓的说:“你怎么不先吃?不用等我!我这睡了跟死了一样,你可别饿着自己!”

      叶子羞涩的摇摇头,低下小脑袋轻声的说:“人家就是想等你,看你睡的那么香就没叫你。”

      张俊心里顿时一暖,在昏暗的油灯下打量着妹妹纯真可爱的模样。从她眼里不时闪动的柔情可以看出叶子已经明白了什么,或许她对于自己过分的亲昵也没有反感,这让张俊感到有点高兴,但也是有些头疼。刚和兰姨确定了关系,这会儿工夫再和叶子闹出什么事来的话,以后可怎么交代?别的不说,她可是一直管自己叫哥哥,真要发生什么事,以后自己可真别做人了!

      叶子一副温柔可人的模样,贤慧的一边摆着碗筷一边娇声的说:“哥,一会儿吃完我得去杨姐那一趟,晚上没事的话你就早点休息,今天你也累坏了!”

      “哦!”

      张俊草草的应了一声,感觉自己这两天事一多火气大,嘴里都有些难闻的苦味,赶紧拿起新买的牙刷、牙膏跑到井边梳洗。

      叶子口中的杨姐本名杨柳,挂的是小学校长的名称,其实不过是乡小学的老师而已,是村里唯一回乡教学的大学生。记得当年她考上大学也算是这一带轰动一时的大事,不过她家里穷供不起,还是村里西家十块,东家五块的给她凑齐了学费。四年学成以后她没像其他人一样贪恋外边的花花世界,毅然的回到破旧的乡小学当起了教师,把学来的知识教给这贫穷地方的孩子,这感恩的行为自然是让人感动,所以一提起她谁都竖起大拇指,说话的时候也很是尊敬。

      学校其他的老师最好的也不过是高中学历,即使是教初中的也没一个是大学毕业的,所以杨柳自然就成了孩子们心目中的港灯,向往着她嘴里外面的高楼大厦,向往着她口中的象牙塔,更向往着她满脑子的知识和亲切的态度!

      张俊辍学的时候杨柳还在学校读书,现在只知道这个乡里文化最高的老师教的年级一直都不固定,哪一级缺人她就去补。大概这轮是教到了叶子那一年级吧。

      对于这个老师,大家的评论都是聪慧、温柔、平易近人,故即便张俊对她没什么印象,也知道她是个好老师。

      桌子上简单的摆着一盘炒鸡蛋和小咸菜,粗茶淡饭但却让人胃口大开,兄妹俩在说笑间吃得有滋有味的,尤其是发现叶子总是时不时的抬起眼来悄悄看自己一下,又羞涩的低下头去时,张俊心里真是暗爽啊!起码从这情况来看叶子没生自己的气,似乎还隐约喜欢上这种感觉,不用担心会被小叶子讨厌。

      吃完饭后时间还很宽裕,见天色已经很晚了,张俊有些心痒痒的想去兰姨那,想回味一下和她你侬我侬的亲热滋味。所以塞了一些沐浴乳之类的日用品给叶子后,催促她趁天还早赶紧去杨柳那,然后早点回来。

      “哥,要带这么多东西吗?”

      叶子提着两手的东西,有些疑惑的问道。尽管杨柳在这一带确实受人尊敬,但家家上学也是缴了学费的,叶家和她的交情也没深到那个地步,不至于这么客气吧!

      “要,你就赶紧去吧!”

      张俊一副尊师重道的样子说道,很是严肃的说了一些什么杨老师日子不容易之类的,差点就把她夸得和圣人差不多了。

      “嗯,那我先走了!”

      叶子还是有些疑惑,但也打心里喜欢那个亲切可人的大姐姐,便乖巧的说自己会早点回来,趁着天还早就朝乡小学走去了。

      等叶子的身影一走远,张俊立刻迫不及待的收拾着东西,准备好给兰姨和妮妮买的衣服、零食、一箱饮料和一些日用品,确定都齐全后,这才满怀兴奋的锁上门,扛着东西朝兰姨家的方向跑去。

      一路上脚步都有点飘飘然,眼见兰姨家的灯光越来越近,张俊心里不禁一阵兴奋。想想兰姨昨晚在自己身下扭动小腰,委婉承欢时的娇媚风情,还有她微张的小嘴里一声声的低吟,清晨和她调情时那女性的柔媚,送别自己时小妻子一般的温顺,下边不自觉的又有一点点硬了。

      轻车熟路的推开院门,或许是心里想的都是激情事所以张俊有些心急,连招呼都给忘了打就直冲屋门。这时兰姨家已经亮起了昏暗的灯光,窗口隐隐传出一阵欢声笑语,其中兰姨的笑声特别的爽朗,让张俊又回忆起了这迷人的声线变成春吟的时刻,宛如魔音一般的撩拨着刚刚觉醒的欲望,整个人不觉的更加兴奋起来。

      但是听这动静,屋里似乎不只兰姨母女俩在,张俊推开门进去的时候,炕上除了她们以外还坐着一个打扮的有点土气但却是十分清秀的小女生,看起来很面生不像是村里的人,但感觉又和兰姨特别熟络。有别的灯泡在张俊顿时有些生硬,心里一阵苦笑,怎么又有不速之客了!

      张俊悄悄的打量了她几眼,大概和叶子差不多的岁数吧,不过她看起来显得瘦小了些,皮肤虽然水嫩但却不是很白皙,而是呈现很健康的亚黄。细看长得倒也是有几分小女生的淳朴和可爱,一双大眼睛闪闪而动看起来颇有灵性,美中不足的是小脸上有两抹山里人特有的红晕,头发有点枯燥杂乱,扎了两个小辫子看起来有些滑稽也很老土。不过最大的特点还是她身上那种质扑又纯净的感觉,总体来说算是挺耐看的。

      “俊哥哥你来啦!”

      妮妮正开心的啃着一颗大苹果,一看张俊进来立刻欢呼的喊了一声,稚趣的声音十分天真活泼,让人一看就想抱在怀里好好逗她一顿。

      而那个小女生似乎很怕生,见了张俊立刻就脸一红,怯生生的低下头。张俊也没多看她,毕竟不知道是谁想打招呼都难,而且看样子似乎她对自己的到来也有点不知所措。搞什么呀,老子虽然不是帅得没天理,但起码还算长得像人吧!

      至于一进门开始就把头低成那样吗,怕亮瞎你的狗眼呀,真没礼貌!

      见炕桌上还摆着饭菜,似乎自己的进来打扰了她们欢乐的气氛,张俊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兰姨,你们还在吃饭?”

      林秋兰眼里闪过一丝慌乱,马上又装作平淡的微微一笑,一边招呼张俊坐下一边笑呵呵说:“是啊,一起过来吃点吧!”

      平常的态度似乎看不出两人之间有过什么关系,还是像以前那样长辈对晚辈说话的口吻。

      “我吃完了!”

      张俊笑着摆摆手,一边把东西放在炕边一边柔声的说:“下午去了趟镇里,买了些东西顺便捎过来。”

      “俊哥哥,这是给我买的?”

      妮妮眼疾手快的拿过粉红色的新书包,迅速的拉开了拉链,惊喜的看着里面的学习用品,看那模样即使说不是给她的大概也不会松手。

      “是啊你这鬼灵精!”

      张俊温和的笑着拍她的小脑袋,妮妮实在太可爱了,光这水灵的长相和可人的性格就够让人疼爱,加上活泼好动又乖巧懂事,在林秋兰的溺爱下有着乡下孩子少有的礼貌和单纯,确实是个小活宝!

      “哇!”

      妮妮马上不客气的在大包小包里翻了起来,原本她的书包是粗布制的,现在拿上这样漂亮的新书包,那个新鲜劲确实也够吸引人的。何况里面还装着那么多学习用品和漂亮的本子,不由得让妮妮一边翻着一边做着夸张的表情,还时不时的给张俊比花还美的笑容!

      林秋兰见女儿笑得是那么开心,心里顿时一暖,给了张俊一个温柔的感激眼神。不过看张俊的眼神十分暖昧又有点色样,马上狠狠的白了一眼示意还有别人在,拉过女儿的小手装作生气的教导着说:“妮妮,怎么拿了东西就不认识人了。你还没谢谢你俊哥呢!”

      “谢谢俊哥哥!”

      妮妮头也不回的喊了一下,声音甜得都要挤出糖了。林秋兰刚叫她把书包放一边去,妮妮瞬间转移注意力,小手已经开始兴奋拆起了装可乐的箱子和旁边的零食。除非过年过节或者家里有喜事之外,这里的人绝对不会去买这样不实际的饮料来哄孩子,因为在他们看来那和糖水没多大的区别,即使是把孩子宠上天的林秋兰也不例外。

      “姨,这是给你的!”

      张俊怕她拆到了那一小袋自己特地为兰姨挑选的内衣,赶紧挑出来悄悄的递给林秋兰。开什么玩笑,要是这些东西被妮妮拿到手,再来个天真的一问,兰姨大概真的会把自己五马分尸!

      林秋兰用手轻轻的一捏袋子就明白那熟悉的触感是什么,脸上淡淡一红,趁女儿不注意赶紧把东西藏到柜子里,回过身来给张俊一个妩媚的白眼,多少有些责怪张俊大胆的礼物,当然也有一点点含羞的喜悦。

      少妇娇媚迷人的模样把张俊看得差点就想猛扑上去,尤其经过昨晚的滋润感觉兰姨更加的漂亮了,尤其皮肤白里透红,似乎一掐就能出水一样。在张俊眼里以前的兰姨是那种很强势又特别严厉的女人,而现在换个角度来看,其实她也是个很迷人的少妇,坚强中带着女性传统的魅力,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宣姐,你看看这个怎么样?”

      妮妮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掏出了那一小袋子的背心、短裤和小女孩的卡通内裤,还有几件类似睡裙般的小裙子,炫耀一样的丢在炕上,朝那文静的小女生喊道。

      被她叫作宣姐的小女生眼里闪过了一丝亮光,这才微微抬起头朝妮妮笑着点点头,不过却仍是有些拘谨的坐着没挪动位置,或许实在是太怕生的关系,她坐在那沉默不语的让人都怀疑她是不是哑巴了。

      林秋兰这才想起来自己的侄女还在,马上笑呵呵的拉着那小女生的手,亲昵的介绍说:“这是我娘家那的一个小侄女,叫她小宣好了。今年已经十六了,没读书想出来找份工打,所以要先在我这住几天。这孩子挺久没来了,妮妮这几天也算有个伴了!”

      “哦……”

      张俊脸上虽然一副热情的样子,但内心早就恨得想杀人了。初尝云雨的滋味,现在自己和兰姨正是蜜月期的时候,脑子里无时无刻想的就是和她好好恩爱,这会儿哪来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侄女啊!要是只有妮妮的话还好打发,顶多趁她上学时偷情,或者晚上叫她过去和叶子睡,但多了这一个电灯泡两人的接触可就麻烦多了,以兰姨的性格,绝对不会给自己任何占便宜的机会。

      尽管心里有点郁闷,张俊表面上还是一副温和的模样。他感觉小宣偷偷的瞄了自己一下,就像是一只不安的小猫一样十分惹人疼爱。仔细一看这丫头确实怕生而且乖巧,被她怯生生的一看也不好多说什么。

      “哥哥好……”

      小宣怯生生的叫了一声,随后又羞涩的低下头去,看来她是真的很害怕陌生人。

      张俊无奈的看了林秋兰一眼,又看了看眼前这个羞答答的女孩。他完全没看出她居然已经十六岁了,看起来和叶子差不多一样的年纪却显得很瘦小,一身宽松又土气的粗布衣服掩盖了她的曲线,感觉她的身子应该是属于轻盈的那种,不过从细瘦的小腿上来看应该是洗衣板身材,感觉身上唯一有肉的地方就是她那显得可爱的圆脸。

      妮妮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一瓶可乐,嘻笑着递到了林秋兰嘴边,甜甜的撒娇说:“妈,你喝一口试试嘛!”

      “小丫头,你宣姐还在呢,就不知道懂事一点吗?”

      林秋兰虽然嗔怪着,但却开心的喝了一口女儿递上来的可乐。味道她或许不是很喜欢,但面对着女儿的乖巧,喉里流动的液体就成了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姐姐,你也喝!”

      妮妮欢乐的笑着,马上又开了一瓶递给小宣。

      “谢谢!”

      小宣低着头接过来,像小猫嘴谗一样,双手捧着在嘴边小心翼翼的喝着,动作轻轻的看起来很缓慢也特别有韵味,轻手轻脚的样子倒也是十分可爱。

      “妈,这样好看吗?”

      小妮妮是彻底的撒了野,连饭都不吃就迫不及待的再次背起小书包,可爱的转了几个圈子后笑眯眯的问道。对于自己的新书包,可以看得出小丫头非常的喜欢!

      “好看、好看!”

      林秋兰疼爱的笑了笑后拉着她的小手说:“不过现在大晚上的你背给谁看,等明天上学的时候再用吧!”

      “嗯,明天我让他们羡慕死。”

      妮妮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终于把书包放了下来。嘴里的他们自然就是那些家境好,常在学校炫耀的小孩子了。小孩子间的攀比是正常之事,而妮妮虽然一直乖巧懂事知道自己家里家境不好,但也不可避免有着孩子的虚荣心,这会儿背上新书包的喜悦当然特别直接!

      “小宣,试试这个!”

      张俊看她们母女俩那么高兴也不好意思去打扰,随手拿起一包饼干递给一脸浅笑的小宣。张俊明显感觉刚才妮妮背起书包的时候她眼里有点羡慕,也有点让人心疼的失落和一点楚楚可怜的柔弱。

      小宣似乎吓到了,没想到张俊会突然递东西给她,惊了一下后马上不好意思的摆摆手说:“我、我吃饱了……”

      这也太怕生了吧?递个饼干又不是拿把刀,反应至于这么强烈吗?吃零食和饱不饱没什么关系啊!张俊郁闷的想着,但刚想继续客气的时候手上的饼干已经被妮妮抢走,利落的一把拆开后抱着衣服坐到小宣旁边,一边吃一边笑说:“小宣姐,一会儿咱们一起洗澡吧!人家有新衣服了,你也挑两件,我们一起穿好不好!”

      小妮妮说完还扬了扬手上的卡通内裤,毫无避讳的动作把小宣弄得是面红赤热不敢言语。十六岁的小女生即使是半懂半不懂的,却也知道男女有别的观念,哪会像她这样不知害羞的当着男生的面把内衣拿起来扬?

      林秋兰把张俊带来的东西先收拾起来后,转过头来笑着问:“小俊,今天村里都说你家在湖边修了新房子,还是二层的小别墅呢!莲姐的苦日子总算熬出头了,你这么孝顺她以后肯定也会享到这福。”

      “嗯……”

      张俊知道这些村里人传起话来快的没办法,且这里的日子本就有些枯燥,靠八卦娱乐一下也是正常。想着以后能挺起腰杆做人,语气难免有些得意的说:“等明天我会叫他们在旁边给你们也修一栋又大又漂亮的房子,咱们继续做邻居,到时候让村里人羡慕去吧!”

      “好哇,我要个好大好大的房间!”

      妮妮立刻欢快的起哄着,不过这一张嘴,刚咬下去的饼干便掉到了炕上,心疼得她立刻噘起小嘴,模样看起来十分滑稽可爱。

      “呵呵,那姨就等着搬新家了!”

      林秋兰回答的时候完全是玩笑的口吻,但心里哪会不知道张俊在暗示什么,光从眉来眼去时那点点柔情就已经让她心动了,妩媚的白了一眼后心里也是感到甜甜的。虽然不知道说的是真是假,但有时候女人就是特别满足这样的话,也很希望能听到男人的承诺。

      “姨,我想洗澡了!”

      小宣见了生人话就不多,似乎还不习惯和陌生人接触,扭捏了一下后脸红红的说道,这也是张俊第一次看她主动开口。

      “人家也去!”

      妮妮迫不及待的喊道,看来新衣服对于小女孩来说还是特别有吸引力。洗澡是次要的,换新衣服臭美一下才是是小丫头的主要目的,因为平时她可没这么乖!

      “你这孩子啊……”

      林秋兰无比溺爱的捏了捏她的小脸后,起身拿着毛巾和肥良装到木盆里,犹豫了一下也放上张俊买的沐浴乳跟洗发精,板着脸嘱咐说:“你等等可不许玩水哦,洗快点别着凉了,还有,衣服换下来要装盆里,别到处乱丢!”

      “宣姐,咱们出发!”

      妮妮笑嘻嘻的挑好两套衣服后,拉着小宣的手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看她们这差不多一样的身材,大概这些衣服两人穿起来都合适!

      两颗电灯泡终于他妈的走了,空气似乎一下子热了起来。林秋兰脸色微微一红,眼含柔情和几丝忐忑的看着自己的小男人。对着这样勾魂的眼神张俊再也按捺不住早就蠢蠢欲动的兴奋,一把将动人的林秋兰拉到自己怀里,双手环上她的丰腰,急色的舔着她的耳垂,喘着热气说:“兰姨,我想你……”

      “别,她们……”

      林秋兰话还没说完,耳朵已经被张俊整个含进热乎乎的嘴里一阵作怪的舔弄,灵巧的舌头让她接下来的话变成了急促的喘息,刚想反抗的小手也轻轻的放了下来。

      张俊知道小丫头洗澡时挺喜欢玩水,会花上一点时间但不会太久,故只让兰姨站着,手扶着炕边对着自己,便有些粗鲁的将她的胸罩拉坏丢到一边,肆意的开始把玩着她那饱满又有弹性的双峰,尽情的感受着它们的柔软和迷人的手感,闻着让自己兴奋不已的女性体香。

      “呜……”

      或许是背着女儿偷情的缘故,林秋兰也感觉到了一阵紧张和莫名的兴奋。乳房被张俊轻轻一握就感觉一阵电流涌上脑门,双腿间也有些潮湿了。尽管此时她很难为情的想拒绝张俊的冲动,可一面对他深邃的眼神时心却不由得软下,半推半就顺着张俊的意思享受着这突然的爱抚,反倒身体起了极大的反应,情欲的萌动也变得剧烈!

      张俊知道眼下没多少时间也不太方便,所以在兰姨的坚持下没去脱她的衣服,和她亲吻了一阵后只是将她的裤子连内裤往下狠狠一拉,露出了成熟迷人,已经有些潮湿的羞处。这羞处依旧是那么的美丽,花瓣般的阴唇也因为紧张而变得敏感,简单的调情后已经覆盖上一层动人的爱液,散发着女性荷尔蒙的味道让人更加兴奋!

      “俊,等下次吧……”

      林秋兰扭捏的扭了几下,回过头来害羞的哀求着,尽管这时情欲也被挑起,但她真的很害怕会被其他人撞见。

      “不行,姨,我现在就要!”

      张俊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拉到膝盖,掏出硬实的命根子准备从后边狠狠进入兰姨成熟丰腴的身体。

      “门还没关……”

      “没事,不会有人的!”

      张俊粗鲁的喘息着,将她挣扎着要起来的身体压了下去,用腿顶开她合拢的双腿后,双手抱住她饱满肥嫩的臀部,深吸了一口气,握着命根子对准潮湿的小穴,猛地一挺腰,瞬间被紧实和湿热包围的快感,让身体都舒爽得为之一颤!

      “啊……”

      林秋兰那意乱情迷之中唯一的清醒,立刻就被饱胀又充实的快感占有,但不免感到疼痛而微微皱眉,毕竟这巨大的尺寸即使承受过却称不上适应,何况是这么直接又粗鲁的尽根没入!

      “姨,我来了……”

      张俊爽得深吸了一口气才控制住了差点射精的欲望,低下头来吻着她的脖子,双手抱着她的小腰,腰一蠕动便开始抽插着这个美丽动人的身体,撞击着身下丰腴动人的少妇!

      林秋兰还是第一次用这个羞耻的姿势做。后入的姿势又深又有力,让身体一阵阵不住的颤抖,别样的快感立刻伴随着男人粗鲁又凶狠的撞击涌上心头,让她不得不咬着牙、捂着嘴才能让自己不哼出声来,只是快感的强烈早已经让神经都为之崩溃,任凭男人在身后蛮牛一样粗鲁的撞击自己的香臀,爱液也越分泌越多。

      张俊感觉兰姨越来越湿,下身的爱液也几乎把两人的结合处都濡湿了,原本还略微皱起的粉眉已经舒展开来,俏脸出现动情的红晕,知道兰姨已经动情了,立刻就加快抽送的频率,巨大的阳物一下又一下深深的插入这个美丽的身体里。

      “俊,轻、轻点……姨受不了……”

      林秋兰咬着下唇哭泣般的呻吟着,强烈的快感让她本能的想叫喊,但怕惊动到女儿又不敢真的叫出声来,这种偷情的紧张带来的兴奋让身体越发敏感,快感也是加倍剧增!

      “姨,舒服吧,我好爽呀……”

      张俊一边享受着在她紧实的体内抽动的快感,一边按着她的臀部,亲吻着她的脖子,兴奋得眼里都已经有血丝了。用这后入式,每次都能体会到深插入底时兰姨身体的僵硬,能清晰的看着她在自己胯下扭动着身体,这视觉上的冲击实在太剧烈了。

      身处在这样的环境下,第一次用如此香艳的姿势交欢,门没关不说还得提防着两个小姑娘,两人心里是既兴奋又紧张,快感也来得特别剧烈。张俊舒服着享受兰姨少女一样的紧实,狠狠抽送着没半点想射的感觉,但身体却已经兴奋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而林秋兰却是受不了这样猛烈的征伐,第一次被后入狠狠撞击后,每一次的插入几乎都因顶到了子宫口而带来更强烈的快感;每一下有力的撞击都让灵魂为之颤动!林秋兰的身体本就十分敏感,再加上内心还担心着女儿突然回来,带着偷情特有的紧张刺激,短短的十分钟抽插就哼哼的来了两次高潮,爱液把两人的下身彻底打湿,娇媚的脸上已经尽是迷情的红晕。

      两人默契的享受着做贼一样的紧张快感,压抑着呻吟可肉体的蠕动却变得更加剧烈有力,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和林秋兰那低低的宛如哭泣般的呻吟,让人感觉无比兴奋。

      “宣姐,你穿这件真的挺漂亮的,别害羞嘛!”

      正当享受着性爱美妙的两个身体彻底陶醉在这互相索取的滋味之中时,外边突然响起了妮妮高兴又有点调皮的声音,林秋兰立刻从肉欲的欢愉中清醒过来,慌忙的往前一步让张俊还硬挺的大东西退出自己的身体,顾不得两人的下身一片狼狈,赶紧直起身收拾着自己的衣服和裤子。

      张俊也是慌忙的拉起裤子,管不了胯下黏乎乎的不适,看着兰姨脸上尽是满足的潮红和做贼一样的紧张特别妖冶迷人,想想自己还没得到满足的兄弟,只能暗恨这两个丫头怎么不洗一半就掉井里去,洗那么快干什么,又不是赶着去投胎,烦!

      张俊见兰姨一副小孩子做错事的慌乱模样,刚整理好衣服就在炕上盘腿而坐,而且还故意作出一副很镇定严肃的模样,可裤子中间那迷人的羞处却有一片很明显的水痕,不由得轻声调笑说:“兰姨,你尿裤子了……”

      林秋兰一低头也看到了自己的窘况,狠狠白了张俊一眼后换了个拢腿的坐姿没说话。突然眼神一阵羞窃,慌张的指了指张俊的裤裆,张俊低头一下原来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兰姨甜美的情水沾满了命根子,也在自己薄薄的裤裆中间留下一片明显的水印。自己这样子,才真的和尿裤子没有区别!

      “我先回去了……”

      张俊赶紧悄声说了一句就转身往外走,照这趋势来看想再继续享受兰姨的风情是不可能了,再留下去也是让自己心痒而已,还不如回家图个清静。

      “路上小心。”

      林秋兰送出门来小声的叮嘱着,眼里的柔情和不舍让人看了特别的心动。虽说是偷偷摸摸的关系,但林秋兰越来越小女人的温顺让张俊神魂颠倒,心里甚至恨不得直接把她娶进门,享受着这坚强少妇只给自己专用的温柔!

      两个小丫头似乎洗完后还在挑到底该穿哪件新衣服,这会儿仍在草棚那边欢乐的打闹着。看样子刚才那句话只是玩到高兴的时候大声喊出来的,喊那么大声干啥啊!张俊恨不得再转回头去杀兰姨个片甲不留,不过现在的情况估计兰姨也没什么激情了,而且危险系数也过大,想想还是只能暂时先忍忍!

      如胶似漆的蜜月期被这样打扰,那欢快的声音比他妈丧钟还可恶,张俊心情实在有点郁闷,不过想想小宣只是短住几天就会走,待她一走,妮妮又得上学,有的是偷情好机会,到时候还不是能把兰姨肆意的糟蹋?想到这张俊又立刻豁然开朗起来,嘿嘿一笑后发现命根子已经不那么倔强,可能是明白了现在的情况软了下去,也或许是在为以后的美好生活积蓄力量一样。闻了闻手上似乎还带着兰姨的乳香,张俊不由得色色的笑了一下。

      回到家里的时候一看屋里亮着灯,知道叶子已经回来了,张俊可不想让她看见自己这裤裆中间的水印,但没拿换洗衣服和毛巾又不能去洗澡,故只能蹑手蹑脚的推门进屋,看炕上的被褥都铺好了,叶子也早早的睡了,这才松了一口大气。

      油灯下叶子可爱的小脸甜美又秀丽,白皙又细腻的肌肤看起来很动人,散开的柔顺青丝就像是天女散花一样漂亮。小小的娇躯已经换上了柔软又顺滑的短裤、背心,有一种清凉的诱惑;由于有点炎热的关系,叶子的被子只盖在肚子和胸前,露出修长玉腿和白雪一样的小手,当真让人恨不得放在手心好好细玩,好好抚摸着这肌肤的滑嫩。

      或许是累了一天的关系,叶子这时候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看起来已经睡得很沉了。小丫头也习惯了早睡早起的生活,比起张俊即将要开始的颓废生活,她还是个好学的学生,所以早早睡着也是正常的。

      张俊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看见如此可爱的叶子,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就是想将在兰姨身子上没宣泄出的激情全释放在她身上,想好好体验这青涩身体的别样滋味。但回过神又暗骂自己真他妈的是畜牲,怎么现在还会打起妹妹的主意,难道下半身一硬上半身就萎靡了?脑子能不能正常点!

      张俊害怕再看她的身子几眼自己会忍不住化身成禽兽,赶紧摇了摇头企图熄灭心里阴暗的邪念,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叶子,随便拿了条裤子就跑到后院洗澡去。

      张俊狠狠用冰凉的井水冲着身体,才好不容易散去一身熊熊燃烧的邪火,他这才舒服的吐了口气。自己真够禽兽不如,怎么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那档事!同时心里也担心叶子这丫头还真粗心大意,睡觉的时候也不知道先把门拴上,要是碰上别人不小心闯进来,看见她这副含苞待放的可人模样,不直接扑上去才怪!

      不过话说自己也好不到哪去,感觉最近越来越没定力,一看漂亮女人第一个想法就是那档事,真不应该。或许是自己的思想太邪恶的关系,以前一直和叶子挤在一个炕上睡,单纯的她并没有对自己有半点防备,自己平常也是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可为什么现在心里的邪念那么多,多得都让人感到羞愧?

      张俊冲着凉水好不容易把邪火压了下去,这才心神恍惚的回到屋里。进屋的时候他不忘狠狠多看几眼叶子粉嫩的冰肌玉肤和可爱至极的小脸,甜甜的小嘴似乎还在呓语着什么,一颤一颤的特别诱人。

      叶子那可爱的睡相实在让人难以控制,张俊最后还是忍不住在她嫣红细嫩的嘴唇上轻轻啄了一口,这才有些不甘心的吹灭油灯,躺进自己的被窝里,更怕自己忍不住所以还离叶子远了一些。

      好热啊!妈的,忘了买竹席了……

      靠,叶子这丫头睡相也真不好,女孩子家的腿能叉得这么开吗?衣服还睡得那么乱,怪了,以前睡着没什么感觉,为什么现在觉得好象炕上都有点香香的感觉,似乎和叶子身上的味道差不多,满、满舒服的……不知道丫头下边长毛了没有,自己这个做哥哥是不是该帮她检查一下发育的情况,纯粹是因为疼爱,嗯,绝对是纯洁的疼爱。

      听着叶子甜甜又平稳的呼吸,看着她滑嫩的肌肤和可爱的睡相,张俊感觉不吃安眠药大概很难入睡了。身边躺着如此可爱动人的女孩,而且她对自己一点防备都没有,在这么剧烈的诱惑下,自己迟早会发疯的!

      哎,一个难眠的夜呀!感受着胯下的坚硬,张俊用极大的理智克制了禽兽般的冲动,带着满眼血丝,看着天花板开始默默的数着绵羊,期待自己能入睡……

      一百只羊、一百零一只羊、一百零二个、女人……嗯,乳房应该是二百零四只吧……

      疯了、疯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