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子不语系列─画中仙完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1:43   



    材自《太平广记》─《真真》
        唐朝时,有个名叫赵颜的进土,他在一个画工师傅那里得了一幅用丝织品做的
        画布,上面画着一个美女。
    这位美女艳丽非凡;发髻高梳,云鬓飘垂;弯眉杏眼、朱唇红腮;胸满腰、
        肩削臀丰。慵懒而立的神情惹人爱怜;衣袂微飘的状态栩栩如生。
        赵颜看得真是瞠目结舌、赞不绝口,急着对画师说∶「如此美丽的女人世上少
    有,你是以那家姑娘临摹的?请告诉我,我愿意娶她为妻。」
        画师笑着说∶「我是画家中的神仙。这女子名字叫“真真”,并非凡人。不过,你只要对着画中人,呼叫她的名字,叫满一百天,她就一定会回应你,然後你拿
    百家彩灰酒灌给她喝,她必然能活。」说罢,便化为轻烟而去。
    赵颜啧啧称奇,急忙回家把画挂妥,就照神仙画师说的做了。他昼夜不停地呼
    叫着真真的名字,到了第一百天,画上的美人竟然答应一声∶「嗯!」
    赵颜真是惊喜万状,赶紧拿百家彩灰酒灌给她喝,果然真真变成了活人。真真
       从画布上下来,跟正常人一样走步说笑,也像正常人一样吃饭喝水。而画布上却空
        出一个人形的留白,赵颜相信她就是“画中仙”。
        真真对赵颜说∶「谢谢您这样诚挚地召唤我,我也知道你的心意,我很愿意做
    您的妻子,替您主持家务,照顾您的生活。」
    赵颜一听真是笑逐颜开、兴奋至极,遂上前拥搂,要求即刻洞房。真真羞涩的
      默许,半推半就地让赵颜牵往寝室。
    赵颜以微颤抖手解开真真的前襟,雪白的丰乳刻弹跳出来,展露在赵颜的的眼
    前。彷若成熟的果实,赵颜几乎无法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
    受到赵颜淫邪的目光,真真娇羞得几乎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双手下意识地还抱
       胸前遮掩着。真真的这种模样与动作,更让赵颜兴奋,忍不住立即冲上去拥吻着真
       真,并且伸手摸索着真真的腰带,解开它!
        雪白而丰满的肉体,随着衣裳的滑落,而展露在赵颜的面前。赵颜扶着真真躺
        卧床上,肆意的亲吻、抚摸赤裸的肌肤。真真闭着眼睛,长而翘的睫毛微微的颤着。
        赵颜的嘴唇紧贴着真真湿润香甜的朱唇;右手轻揉着真真丰腴柔嫩的乳房。真
    真那成熟、丰满的乳房,让赵颜真的无法用一只手,就能完全覆盖住。赵颜用手指
      夹住粉红色的乳头,一边轻揉一边拨弄乳头的挑逗着。
        从乳尖上传来的快感,让真真的身体激烈的颤抖着。有一股湿热的潮液发自子
        宫的深处,延伸着一种骚痒、趐软的感觉从阴道内慢慢扩散开来。真真觉得口乾舌
        燥、体热发烫、心跳急遽,微启朱唇病痛似的呻吟起来。
    赵颜把另一只手滑向真真的小腹底下,把手掌紧贴再绒毛茂密的耻丘上,弯曲
        着中指在柔嫩的阴唇上摩擦、轻压。真真雪白的大腿,不停地痉挛着,还不时挺起
    臀部左右摇摆着,两上更露出淫荡的表情。
    随着情欲的上升,赵颜的手指也更加激烈,偶而还探入湿润的蜜穴中。在淫荡
        的呻吟声中,真真爬上了快感的高峰,雪白的身体猛然伸直,全身都开始抽搐,同
        时疯狂地摇着头,阴道口也喷出了大量的液体,然後瘫软床上,无力的身体随着呼
        吸起伏┅┅
    一会儿,真真勉力微睁媚眼,发觉赵颜已脱除身上的衣物,正要趴俯在身上,
    不禁又羞涩的又紧闭双眼,内心期待着一次激情的接触。
      赵颜用食指和中指,慢慢分开早已湿润的花瓣,露出湿润光泽鲜红色的肉洞,
    慢慢挺腰,将他肿胀、硬烫的龟头顶入洞穴,随即一阵温热、箍束感紧紧地包围着
        他的肉棒前端,彷佛要将他融化似的。
        「嗯!」一阵肌肤撕裂般的刺痛,让真真咬住下嘴唇,发出哀声,两只手紧紧
       的按着自己的大腿,嘴里告饶的哼着∶「┅┅痛┅┅轻点┅┅」
        赵颜知道处女初次的痛楚,忍着自己强烈的欲望不敢强行急进,遂改变直插为
        转磨之势,以下体交合处为圆心,扭转着腰身作倒锥型的旋转,如此一来不但让自
        己的龟头可受到磨擦的刺激,也可以让窄狭的洞口慢慢适应粗大的肉棒,更加可以
       激发起真真的淫欲。
        果然,真真在赵颜如此挑弄之下,穴里又如虫蠕般的骚动起来,刺痛感也渐
        渐消失。真真把大双腿尽量分开,以小腿撑着床让腰挺起,『滋!』肉棒应声进
        入将近一半,把穴撑胀的满满的。
        赵颜觉得肉棒在湿热、温暖的阴道里被紧紧的包裹着,彷佛婴儿紧紧依靠在母
      亲温暖的怀抱里一样安详、满足。赵颜慢慢退出肉棒,然後一鼓作气深深的插入,
    让龟头直顶子宫壁。
    「啊!」刺激的快感,夹带着微微的刺痛,如强烈的电流般冲向脑顶,真真忘情的
    发出沙哑的哼声。
        「啊!」真真咬紧牙关,扭动的臀部突然用力向上挺起,反弓着背脊,全身断
    地颤抖、抽换,同时发出了喜悦的呼声∶「嗯┅嗯┅┅啊!┅┅」
        赵颜从真真抽搐的洞里,感觉到一股热流淹没肉棒;蠕动的阴道壁,如在吸
        吮般的按摩着肉棒。一股趐酸的刺激从肉棒的根部、阴囊一闪,赵颜更奋力的挺插
        几一下,一股股的浓精,突如其来的冲出。
        「啊!」赵颜与真真不约而同的嘶喊着,彷佛在向全世界宣告,他俩在淫欲的
        激情中,已得到人间至美的欢愉。
    完全射出後,真真的洞仍紧紧缠住赵颜的肉棒,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断
        闪动着,静静地享受着高潮後的馀韵┅┅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两年过去了,真真替赵颜生的儿子已经两岁了。
    这日,赵颜有一个朋友名叫夏(这人还真的很下流),趁着赵颜不在家,上
      门调戏真真,还说一些赞美、爱慕、煽情┅┅的下流话,只差没霸王硬上弓。
      真真气愤得娇躯乱颤,二话不说举着扫帚赶人。
    夏不甘吃闭门羹,找机会挑唆赵颜说∶「你那妻子是妖精啊!一定会加害於
      你,我有一把桃木剑可以制伏她。」说着,他就要把桃木剑送给了赵颜。
    赵颜原本不愿收,也不相信真真会加害他,可是那夏假装好意的说∶「你就
        收着,备而不用也好。」赵颜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地收下桃木剑。
    赵颜刚把桃木剑带回家,真真一见即明白赵颜的心意,就哭着说∶「我本来是
        南麓的地仙,不知怎麽被别人描画了我的形象。而你又不断地呼唤我的名字,我不
        愿令你失望,所以来和你做夫妻。你现在怀疑我了,我不能再住在你家了。」说罢
    ,就吐出她以前喝过的百家彩灰酒,手拉着她的儿子飘上了那丝织的昼幛。
        赵颜只愣了一下,真真跟儿子就不见了,再看看那柔软的画幛,依然是旧画,
    kkbokk.CoM
        只不过画上真真的身旁多了一个小孩,而那个小孩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材自《太平广记》─《真真》
        唐朝时,有个名叫赵颜的进土,他在一个画工师傅那里得了一幅用丝织品做的
        画布,上面画着一个美女。
    这位美女艳丽非凡;发髻高梳,云鬓飘垂;弯眉杏眼、朱唇红腮;胸满腰、
        肩削臀丰。慵懒而立的神情惹人爱怜;衣袂微飘的状态栩栩如生。
        赵颜看得真是瞠目结舌、赞不绝口,急着对画师说∶「如此美丽的女人世上少
    有,你是以那家姑娘临摹的?请告诉我,我愿意娶她为妻。」
        画师笑着说∶「我是画家中的神仙。这女子名字叫“真真”,并非凡人。不过,你只要对着画中人,呼叫她的名字,叫满一百天,她就一定会回应你,然後你拿
    百家彩灰酒灌给她喝,她必然能活。」说罢,便化为轻烟而去。
    赵颜啧啧称奇,急忙回家把画挂妥,就照神仙画师说的做了。他昼夜不停地呼
    叫着真真的名字,到了第一百天,画上的美人竟然答应一声∶「嗯!」
    赵颜真是惊喜万状,赶紧拿百家彩灰酒灌给她喝,果然真真变成了活人。真真
       从画布上下来,跟正常人一样走步说笑,也像正常人一样吃饭喝水。而画布上却空
        出一个人形的留白,赵颜相信她就是“画中仙”。
        真真对赵颜说∶「谢谢您这样诚挚地召唤我,我也知道你的心意,我很愿意做
    您的妻子,替您主持家务,照顾您的生活。」
    赵颜一听真是笑逐颜开、兴奋至极,遂上前拥搂,要求即刻洞房。真真羞涩的
      默许,半推半就地让赵颜牵往寝室。
    赵颜以微颤抖手解开真真的前襟,雪白的丰乳刻弹跳出来,展露在赵颜的的眼
    前。彷若成熟的果实,赵颜几乎无法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
    受到赵颜淫邪的目光,真真娇羞得几乎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双手下意识地还抱
       胸前遮掩着。真真的这种模样与动作,更让赵颜兴奋,忍不住立即冲上去拥吻着真
       真,并且伸手摸索着真真的腰带,解开它!
        雪白而丰满的肉体,随着衣裳的滑落,而展露在赵颜的面前。赵颜扶着真真躺
        卧床上,肆意的亲吻、抚摸赤裸的肌肤。真真闭着眼睛,长而翘的睫毛微微的颤着。
        赵颜的嘴唇紧贴着真真湿润香甜的朱唇;右手轻揉着真真丰腴柔嫩的乳房。真
    真那成熟、丰满的乳房,让赵颜真的无法用一只手,就能完全覆盖住。赵颜用手指
      夹住粉红色的乳头,一边轻揉一边拨弄乳头的挑逗着。
        从乳尖上传来的快感,让真真的身体激烈的颤抖着。有一股湿热的潮液发自子
        宫的深处,延伸着一种骚痒、趐软的感觉从阴道内慢慢扩散开来。真真觉得口乾舌
        燥、体热发烫、心跳急遽,微启朱唇病痛似的呻吟起来。
    赵颜把另一只手滑向真真的小腹底下,把手掌紧贴再绒毛茂密的耻丘上,弯曲
        着中指在柔嫩的阴唇上摩擦、轻压。真真雪白的大腿,不停地痉挛着,还不时挺起
    臀部左右摇摆着,两上更露出淫荡的表情。
    随着情欲的上升,赵颜的手指也更加激烈,偶而还探入湿润的蜜穴中。在淫荡
        的呻吟声中,真真爬上了快感的高峰,雪白的身体猛然伸直,全身都开始抽搐,同
        时疯狂地摇着头,阴道口也喷出了大量的液体,然後瘫软床上,无力的身体随着呼
        吸起伏┅┅
    一会儿,真真勉力微睁媚眼,发觉赵颜已脱除身上的衣物,正要趴俯在身上,
    不禁又羞涩的又紧闭双眼,内心期待着一次激情的接触。
      赵颜用食指和中指,慢慢分开早已湿润的花瓣,露出湿润光泽鲜红色的肉洞,
    慢慢挺腰,将他肿胀、硬烫的龟头顶入洞穴,随即一阵温热、箍束感紧紧地包围着
        他的肉棒前端,彷佛要将他融化似的。
        「嗯!」一阵肌肤撕裂般的刺痛,让真真咬住下嘴唇,发出哀声,两只手紧紧
       的按着自己的大腿,嘴里告饶的哼着∶「┅┅痛┅┅轻点┅┅」
        赵颜知道处女初次的痛楚,忍着自己强烈的欲望不敢强行急进,遂改变直插为
        转磨之势,以下体交合处为圆心,扭转着腰身作倒锥型的旋转,如此一来不但让自
        己的龟头可受到磨擦的刺激,也可以让窄狭的洞口慢慢适应粗大的肉棒,更加可以
       激发起真真的淫欲。
        果然,真真在赵颜如此挑弄之下,穴里又如虫蠕般的骚动起来,刺痛感也渐
        渐消失。真真把大双腿尽量分开,以小腿撑着床让腰挺起,『滋!』肉棒应声进
        入将近一半,把穴撑胀的满满的。
        赵颜觉得肉棒在湿热、温暖的阴道里被紧紧的包裹着,彷佛婴儿紧紧依靠在母
      亲温暖的怀抱里一样安详、满足。赵颜慢慢退出肉棒,然後一鼓作气深深的插入,
    让龟头直顶子宫壁。
    「啊!」刺激的快感,夹带着微微的刺痛,如强烈的电流般冲向脑顶,真真忘情的
    发出沙哑的哼声。
        「啊!」真真咬紧牙关,扭动的臀部突然用力向上挺起,反弓着背脊,全身断
    地颤抖、抽换,同时发出了喜悦的呼声∶「嗯┅嗯┅┅啊!┅┅」
        赵颜从真真抽搐的洞里,感觉到一股热流淹没肉棒;蠕动的阴道壁,如在吸
        吮般的按摩着肉棒。一股趐酸的刺激从肉棒的根部、阴囊一闪,赵颜更奋力的挺插
        几一下,一股股的浓精,突如其来的冲出。
        「啊!」赵颜与真真不约而同的嘶喊着,彷佛在向全世界宣告,他俩在淫欲的
        激情中,已得到人间至美的欢愉。
    完全射出後,真真的洞仍紧紧缠住赵颜的肉棒,面色潮红;长长的睫毛不断
        闪动着,静静地享受着高潮後的馀韵┅┅
    .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两年过去了,真真替赵颜生的儿子已经两岁了。
    这日,赵颜有一个朋友名叫夏(这人还真的很下流),趁着赵颜不在家,上
      门调戏真真,还说一些赞美、爱慕、煽情┅┅的下流话,只差没霸王硬上弓。
      真真气愤得娇躯乱颤,二话不说举着扫帚赶人。
    夏不甘吃闭门羹,找机会挑唆赵颜说∶「你那妻子是妖精啊!一定会加害於
      你,我有一把桃木剑可以制伏她。」说着,他就要把桃木剑送给了赵颜。
    赵颜原本不愿收,也不相信真真会加害他,可是那夏假装好意的说∶「你就
        收着,备而不用也好。」赵颜只好恭敬不如从命地收下桃木剑。
    赵颜刚把桃木剑带回家,真真一见即明白赵颜的心意,就哭着说∶「我本来是
        南麓的地仙,不知怎麽被别人描画了我的形象。而你又不断地呼唤我的名字,我不
        愿令你失望,所以来和你做夫妻。你现在怀疑我了,我不能再住在你家了。」说罢
    ,就吐出她以前喝过的百家彩灰酒,手拉着她的儿子飘上了那丝织的昼幛。
        赵颜只愣了一下,真真跟儿子就不见了,再看看那柔软的画幛,依然是旧画,
    kkbokk.CoM
        只不过画上真真的身旁多了一个小孩,而那个小孩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