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情色射雕之昏睡中的乳交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1:36   



      俏黄蓉成了欧阳克心中的纯洁女神,而实际上俏黄蓉已着过男人的手,被衣裤尽除,任男人驰骋,幸好保住了处女身,但也被男人乳交,这个男人就是日后成为她师父的洪七公。
    kkbokk.CoM
      洪七公从不喜欢美色,但第一眼看见黄蓉还是无法自持,当时洪七公不认识黄蓉,看见黄蓉正在教郭靖点穴法,洪七公顿时灵机移动,进入了郭黄的房间,点了两人昏睡穴。然后将郭靖抬出房间。
      洪七公来到黄蓉身旁,可以说黄蓉美得无法形容,单单看一眼,就让洪七公脸热心跳,更不要说黄蓉是侧卧在桌旁,身上只穿着衬衣,美妙的身材玲珑剔透,连挺拔双峰上的小樱桃也顶着衬衣,随时呼之欲出,黄蓉脸上带着一种雍容华贵的微笑,略带挑逗,又有几分矜持,真让人血脉贲张拦,洪七公腰抱起黄蓉娇躯,直觉一对弹力十足的肉团抵在胸前,说不出的受用,两人同时倒在草堆中。
      洪七公注视着昏睡中的俏黄蓉,黄蓉晶莹雪白俏脸上,目如点漆,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呢?洪七公心突突直跳,美女看上去十六岁左右,身材修长,两条柳叶弯眉,笔直秀丽的鼻子,鼻翼仿佛在微微煽动,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坐起来。秀挺的鼻子下面,是樱桃小口,轮廓分明的嘴唇丰满红润,仿佛成熟随时可以采摘的樱桃,谁见了都有一种想亲吻的欲望,雪白的脖子下耸立着两座挺拔的玉女峰,在往下是浑圆的香臀,俏黄蓉的全身散发出迷人的香味,洪七公见过的美女也算不少,可从没像今天这样感到震撼,惊为天使。单只看黄蓉睡着的样子洪七公已经心潮澎湃,他突然有种作小偷的感觉,仿佛觉得未经允许就看到这么美丽的丽人,是一种罪过。
      洪七公忍不住脱掉了俏黄蓉的衬衣,防线既然已经被攻破,昏睡中的黄蓉也不可能再坚守,任由一双魔手将自己的纽结一个一个的解开。黄蓉胸前一凉,衬衣已被扯开,一具美妙绝伦的躯体显露出来,除了性感的胸兜和内裤外,凸凹有致的侗体舒展着,雪白的臂膀和修长的双腿就是那么随意的放着,但绝找不出更合适的放法,纤细的指尖涂着豆蔻汁,洪七公怀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任何人都不能亵渎这么完美的身体,洪七公终于忍不住双手捧起黄蓉的右手,纤细雪白近乎透明的手掌非常有弹性,洪七公温柔的用嘴唇亲吻着俏黄蓉的指尖,抚摸着黄蓉莲藕般的臂膀,细嫩柔滑,他将黄蓉的手掌轻轻放在自己的肉棒上,黄蓉仍然是沉睡不醒,洪七公开始了下一步行动,像抚摸瓷器一样,轻轻捧住俏黄蓉的脸庞,将火热的双唇印在黄蓉的樱桃小口上,只是与黄蓉的一吻,已经让他陶醉其中,仿佛天地闲只有他和黄蓉二人,其他的一切都不存在,时间静止,地球停止转动,什么寒冷、酷热均与他无关。可怜的俏黄蓉,在毫无知觉下被温柔地夺走了自己少女的初吻。
      当洪七公抱住俏黄蓉那柔若无骨的身子时,洪七公竟然激动得想掉眼泪,尤其是俏黄蓉丰满的酥胸和他相触时,他觉得有一只鹅毛在拨动自己快乐的心弦,熊熊的火焰将自己烧为灰烬,然后飘洒在宇宙中,缓缓的,缓缓的,落向大地,滋润万物生长,生命的快乐此时得到了最佳的体验。洪七公和黄蓉紧紧相拥,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雨才想起自己的使命。
      洪七公再次搂住黄蓉,只觉胸前拥着一个柔嫩温软的身子,而且有黄蓉两座柔软、尖挺的处女峰顶在胸前,是那么有弹性。洪七公的右手趁机突袭,猛地冲进了黄蓉的肚兜,一把捏住了少女胸前保留了多年的果实,盈盈一握、绵软喷香,让人爱不释手。猝然遭到如此攻击,黄蓉的处女乳房,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贞节胸乳,第一次被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摸到,是那么肆无忌惮。
      洪七公摸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圣女峰的惊慌失措,胜利者的感觉油然而生,大号趐胸真好啊!黄蓉的淑乳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么弹性十足,虽然黄蓉的玉乳绝对波涛汹涌,洪七公用双手才能握住其中一座玉峰,但随着自己的蹂躏,黄蓉的玉女峰还在越来越大,在他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
      洪七公在也忍受不住,一把扯掉了黄蓉的胸兜,“滋”的一声轻响,小,连粉红色的肚兜扯离了黄蓉的身体,肚兜一除,“噗”的一下,俏黄蓉那一双不安份的大白兔跳了出来,金字塔形的双乳傲人挺立。俏黄蓉的玉女峰比别人的坚挺的多,雪白的双峰上两颗红樱桃煞是可爱,双峰随着司黄蓉的娇躯颤动。
      洪七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竟然有这么完美的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处凸起,每一处凹陷,都是那么完美。黄蓉胸前的胸乳是那么的波涛汹涌,有种无法形容的美感,单只看看,就会让人感到一种头晕目眩的美,想到自己还可以抚摸它,洪七公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全世界最最幸福的人。黄蓉的圣女峰呈完美的圆锥形,虽然躺着,可形状丝毫未变,顶端各自镶嵌着一个红玛瑙,洪七公用自己颤抖的双手摸上酥胸,快乐的电波一次次击中自己的脑海,黄蓉的雪白圣洁的胸乳此时就握在自己手中,黄蓉的酥胸充满质感,滑腻如酥,洪七公双唇吻上酥胸,觉得黄蓉的酥胸就像一块永远吃不完的甜美奶酪,让人爱不释嘴。他双手也没闲着,顺着优美的曲线而下,滑过平坦富有弹性的腹部,溜进了黄蓉的内裤,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日思夜想的桃花源头,轻轻的在黄蓉宝蛤上爱抚。
      少女雪白的胸乳在魔手的蹂躏下不断变换着形状,红红的蓓蕾骄傲的挺立起来。洪七公受此刺激,加快动作,几下就让俏黄蓉上身变成不设防的城市。
       昏睡中的俏黄蓉也有了反应,她自言自语道:“靖哥哥,不行,在成亲以后你才能这样呢!”昏睡中的黄蓉还以为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是自己的心上人靖哥哥,洪七公的左手已偷偷的从黄蓉的右臀边滑下,引得黄蓉大腿上一阵触电的感觉,昏睡中的黄蓉忙伸手按住:“不行,靖哥哥,不行啊……”洪七公知道那是少女的矜持,仍按原计划行事,并且用灼热的嘴唇猛攻俏黄蓉的圣女峰,用牙轻摇小巧的乳头。麻趐趐的感觉由乳头一直传向四肢和桃花源,使黄蓉无法拒绝。
       洪七公得到鼓励,拉开了俏黄蓉腰结,葱绿长裤垂落脚下,只身一条薄绫内裤保护着处女最珍贵的地方。洪七公只觉热血上涌,因为爱液已将内裤浸湿,私人花园凸现在半透明的内裤下,茂密细草,伏贴的贴在桃园圣地。洪七公手掌顺着俏黄蓉白滑的小腹而下,轻轻的将内裤脱下,哇!眼前一亮,真让人不得不沸腾,美丽的少女裸体完全展现出来,空气中飘着如兰似麝的少女体香。
      洪七公看到少女微微坟起的阴阜,阴毛浓密,宝蛤却亮极了。他看到从浅沟中渗出的一滴滴爱露,知道昏睡中的俏黄蓉动情了,忙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分开大阴唇,浅沟中溢满了爱液,尖端一颗相思豆挺立,红红的,娇嫩无比。
      洪七公疯狂起来了,撤下自己的烂衣服,露出胯下那凶恶的武器,他再次欣赏自己的维纳斯,娇俏的面容,几分羞涩,几分飒爽,挺立的酥胸即便躺平,仍然是巍巍挺立,雪白的小腹下面一片黑森林,修长的双腿交迭,伸缩颤抖,拨开森林,一条小溪若隐若现,再进一步探索,窄窄的浅沟,上端羞涩的相思豆在等待。
      洪七公分开俏黄蓉微微并拢的双腿,仔细观察。  真是造物主的杰作,他敢打赌,上帝再也造不出比这更好的身体了,丰厚的阴阜夹着圣洁的花瓣,上端隐藏着一颗诱人的相思豆,洪七公用右手轻轻分开俏黄蓉花唇,粉红色的少女密部完全暴露了。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少女不容侵犯的禁地。
      洪七公感到胸中热气窜向小腹,玉杵比平常竟然又大了几分,昏睡中的黄蓉已经被挑动情欲,此时更加不能自己,娇慵无力的藕臂圈住洪七公的脖颈,洪七公有力的双手用力搓揉着俏黄蓉的圣洁的处女双峰,昏迷中的俏黄蓉只觉双峰膨胀,尤其是乳尖,雪白的乳房首次经历爱的洗礼,充满了快乐,不停的弹跳,梨形的乳房顶部是鄢红的乳晕,鲜红的乳头挺立着。俏黄蓉已经轻声呻吟,香汗淋漓了,洪七公吸吮着这人间极品,心中快乐无法形容,黄蓉那成熟的身体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让初尝禁果的洪七公喜不自禁。俏黄蓉雪白的小腹下端是茂盛的芳草地,再向下是窄窄的浅沟,玉杵就在浅沟上来回摩擦,有时龟头刮到黄蓉的相思豆,引得黄蓉花蜜微微分泌。
      洪七公扶起玉杵,轻轻的挑逗俏黄蓉的相思豆,相思豆害羞的躲藏着。洪七公发现,心中高兴万分。俏黄蓉的蜜洞显然还未被开垦过,正当龟头准备分开俏黄蓉两片贝肉向内进发,然后玉杵缓缓推进,将俏黄蓉处女摸撑到最大限度,再一下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强暴俏黄蓉的处女身时,洪七公看到地上的胸兜上绣着“桃花岛,黄蓉”,洪七公才意思到身下的美女是好友黄药师之女,洪七公庆幸还好肉棒还没进了俏黄蓉的密洞,但眼前的美女实在太高贵、美丽,加上自己的小弟弟快到恶劣冲刺阶段,即使不奸污了俏黄蓉的处女身,也应在她身上找一地方将子弹打出来。
      洪七公将肉棒埋在俏黄蓉双乳间,双手尽情的揉捏着俏黄蓉高耸滑腻的酥胸,肉棒舒适地在俏黄蓉的玉乳间套弄,黄蓉首次享受这样的待遇,贞洁的圣女峰从未受过这样的刺激,尤其是受到洪七公那充满热力和魔力的大手和肉棒的强力刺激,俏黄蓉忍不住在昏睡中发出呻唤,整个的揉捏还好,尤其要命的是顶端的蓓蕾遭受攻击,麻酥酥的电流一直从蓓蕾传向心底,俏黄蓉整个身体不由得发出快乐的颤抖,“喔…喔…”富有弹性的身子下意识地扭动着快乐着,舒展着……洪七公当然快乐极了。他将自己的玉杵换姿式与俏黄蓉抵死缠绵,龟头深深地埋在俏黄蓉的乳沟中,左右摇动研磨,很快洪七公感到自己的玉杵也进入最后关头,又拼命地套弄几下几下,精关一开,全身抖颤着,阴精奔涌而出,浓浓的热精射在俏黄蓉的乳房、乳沟、脖颈、俏脸及香唇。爽快后洪七公穿上衣服就走。事后他感到对不起黄药师父女,才做了黄蓉的师傅。
      黄蓉醒后发现自己全身裸体,一丝不挂,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乳房、脖子和脸上都有男人的下流精液,想起自己睡梦中有似乎男人抱自己,剥了自己的衣裤,还肆无忌惮地摸自己的玉乳和下体。黄蓉意识到自己着了男人的道了,赶忙一摸私人花园,还好禁地没被硬闯,处女身还没被开苞。那男人只和自己进行一次乳交就走了。
      那男人会是谁呢?会是靖哥哥?学会了点穴就欺负我?不可能,那会是谁呢?如果是其他男人那可遭了,她想试试郭靖,于是黄蓉只穿上内裤和胸兜等着郭靖。
      一会儿郭靖进了屋,见黄蓉很生气“蓉儿?怎么了?” “靖哥哥,你老实告诉我”黄蓉指着自己胸兜和内裤“你有没有偷看过我的身体?‘郭靖一向老实,他认为上次偷看黄蓉洗澡被黄蓉发现了”蓉儿,我看过,你不要生气。' “好看吗?”俏黄蓉羞涩地问,“好看极了,一对玉乳又白嫩又高耸又尖挺,下面的毛发浓密可爱,一条花溪特别精致” 俏黄蓉又气又怜,“靖哥哥,你看了我的身体后下流了吗?”
      “什么叫下流啊?” 黄蓉急了,一把捏住郭靖的小鸡鸡“靖哥哥,你看了后这里射了吗?” 郭靖老实地点了点头。
      俏黄蓉感到很欣慰,毕竟给靖哥哥占点便宜没什么,如果靖哥哥开口,她也会让他胡作非为的。开心之余,黄蓉将留在唇边的精液全部舔入口中……从此后俏黄蓉和郭靖的感情更好,在郭靖面前身体的暴露部位也越来越多,很多时候俏黄蓉只穿胸兜和内裤,让后背、小腹、肚脐及粉腿赤露,可是傻郭靖总是不解风情,郭靖和黄蓉喜欢在河中游泳,游后两人就背对背换衣裤。黄蓉正直豆蔻年华,又和心上人形影不离,自然有时难以自持,黄蓉心想既然自己的衣服防线已被靖哥哥突破,肉体防线也没必要坚守,她多次想献身,但郭靖就是不会意。
      一天傍晚两人游泳后背对背换衣服,黄蓉迅速脱下衣裤,插干身子,换上衣裤然后转身,郭靖刚脱下湿内裤,光着性感的屁股。
      黄蓉灵机一动,突然叫了声“靖哥哥,不好。” 郭靖下意识转过身来,胯下的肉棒已经勃起。
      郭靖连忙用手护住下体,“”靖哥哥,我喜欢看你的小棒棒,把手拿掉好吗?“郭靖顺从地拿开了手。 黄蓉很轻易让郭靖全裸,下一步她要让郭靖兽性大发,将她开苞。
      黄蓉和郭靖坐在河边,黄蓉胸兜的两根肩带故意一根挑开,露出一小部分玉乳和深深的乳沟郭靖没有留意到。
      ”靖哥哥,你能帮我系上肩带吗?“黄蓉撒娇地说,正当郭靖要给俏黄蓉系肩带,黄蓉胸兜的另一条肩带也挑开,胸兜随风飘落,俏黄蓉两座圣洁、尖挺处女峰淘气地弹蹦出来,威风磷磷地宋立在郭靖身前,俏黄蓉羞涩地闭上眼睛,等待靖哥哥将自己摁倒地上云雨。 可惜郭靖没有行动,俏黄蓉失望地睁开眼,见郭靖双目紧闭。
      ”蓉儿,我什么也没看见,你快穿上吧。’行人失望地带上奶兜。“靖哥哥,你想扒光我的胸兜和内裤吗?”“想,不过要成亲后”“你不想和我云雨吗?”黄蓉既羞涩又挑逗地说“蓉儿,什么是云雨啊/”“就是你我一丝不挂在床上,你的小棒棒插入我的花溪然后射精,我们都会很快乐的”“那我们成亲后就可以云雨了。”“我要现在和你云雨。”
      “不行啊,蓉儿,你爹会杀了我的”
      “你真笨,你我不说,爹怎么知道我被你开苞,何况那天…那天我已经被你…靖哥哥,你和我在一起,你的小棒棒不涨吗?”说着握住了郭靖的肉棒学着儿时看见的林朝英摸父亲的摸法,玉手握住郭靖肉棒轻轻套弄起来。“”涨,我涨,好舒服。“说着郭靖精关一松,精液射在俏黄蓉的手上。俏黄蓉感到很是没趣,眼见郭靖的肉棒射精后缩成短短一截。
      ”靖哥哥,你说得对,还是成亲以后再云雨吧。“俏黄蓉给郭靖穿上衣裤。从此后她再也没挑逗过郭靖,俏黄蓉只等着新婚之也早日来临,郭靖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郭靖和俏黄蓉万万没想到在成亲前黄蓉的处女身最终会被禽兽欧阳克所糟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