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天剑女侠传奇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2:22   


    明朝末年,武林中有一位人称“天剑女侠”的巾帼奇女子,三十六路“飞天剑法”打遍江湖罕遇敌手。更兼她行侠仗义,锄暴安良,十余年间,不知多少黑白两道的恶徒在女侠那把太阿剑下丧命。后世也因此流传着许多关于这位传奇女性的种种事迹:
      义诛群匪
      三百里黑风山,历来悍匪横行,其中十三个山头势力最大,号称黑风十三寨,彼此狼狈为奸,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当地百姓深受其害。
      忽一日,天剑女侠从山下路过,听村中百姓说起此事,女侠打探明白之后,当夜便只身独自闯匪穴夜袭山寨,凭一柄太阿剑,一夜之间连挑黑风十三寨,将一十三名匪首尽数诛杀,剩下山贼尽皆逃散,天剑女侠飘然下山而去。
      此役消息传出后,天下绿林震动,那些作恶多端的剧盗从此但闻天剑女侠之名,无不丧胆。
      女侠救孤
      当时正值明末,天阉魏忠贤专权,阉党横行,残害忠良。兵部尚书林天威一家惨遭锦衣卫灭门,惟有独子林铮侥幸躲过大难,投入倥侗长老青云子门下,练成无双剑术。又与师妹南秋艳两情相悦,七年艺成之后,二人双双下山,欲行刺魏忠贤,不想事败,反被锦衣卫追杀至京城外十里一片黑松林中。
      林铮与秋艳奋力抵挡东厂鹰犬,却不敌东厂四大高手一齐出手,不过片刻,二人皆已受伤挂彩。
      眼看二人就要惨死在锦衣卫们的乱刀之下,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名白衣女侠仿佛从天而降,只见白光一闪,为首数名锦衣卫顿时身首异处,当场死在地下。
      众锦衣卫大惊,纷纷后退数步,一起看向女侠,只见她身穿白色的紧身劲装,腰系一条青色丝带,乌发盘髻,美目含威,美艳之余更透出一股庄重与矜持,锦衣卫们被她目光一扫,不由自主便觉得自惭形秽。
      这时候锦衣卫里走出一个白须老道,天剑女侠见他手提一柄金光闪闪的长剑,不禁微微冷笑道:
      “司马云,枉你也是成名人物,却投靠东厂甘当鹰犬,真是辱没了‘金剑先生’这名字。”
      原来这老道乃是江湖名宿,人称“金剑先生”,武功极高,一直颇有大侠之名,不料竟会投靠魏忠贤麾下做了一名幕僚。如今被天剑女侠这么一说,一张老脸便有些挂不住,又无言以对,突然拔出金剑,纵身上前,一剑朝天剑女侠腹部刺来。
      天剑女侠早有准备,冷笑一声,横剑挡开来剑,随后唰地一剑递出,快似闪电,横削司马云脑袋。
      老道慌忙缩头躲闪,还是慢了一步,头顶道冠被女侠一剑削落,披头散发,狼狈不堪,又被女侠紧跟着连攻数剑,一时疲于招架。
      这时一旁又转出一个黑胖和尚来,只见他手里提了条禅杖,生得满脸横肉,抡起禅杖也加入战团,和“金剑先生”司马云一起合斗天剑女侠。
      林铮和南秋艳认得那和尚乃是有名的恶僧,江湖人送绰号“生铁佛”,一身铁布衫横练功夫炉火纯青。两人见状正要上前相助女侠,却被锦衣卫们围住,无法脱身。忽然听见一声惨叫,林铮回头一看,却看见那个胖和尚的天灵盖已经飞了出去,露出白花花的脑浆,顺着脖子往下淌去。
      那胖和尚也真是凶悍,半个脑袋都没了,眼珠凸出来,一脸的血污脑浆,竟然还抡起禅杖朝天剑女侠猛砸过来,势如疯虎。
      天剑女侠毫不留情,侧身闪过禅杖,唰唰两剑就把和尚的两条胳膊卸了下来。
      接着又是一剑扎进和尚右肋,一股污血喷出老远,胖和尚往前扑了几步,这才一头栽倒毙命。
      “金剑先生”司马云见状早已斗志全无,只待要走,被女侠手起剑落,一颗白头滚出老远,无头的尸身倒在一边。
      天剑女侠顷刻之间连杀两大高手,锦衣卫们吓得纷纷后退。这时候剩下的两个东厂高手也不得不出手了,只见两个怪人走上前来,左边那个又高又瘦,足有一丈来高,却瘦得好似一根竹竿,手里拿着一对日月双钩;右边的那人却又矮又胖,不过四尺多高,一脸黄胡子,使一根镔铁大棍。这两人是孪生兄弟,江湖号称“天残地缺”,武功怪异之极,也不说话,一左一右便向女侠攻来。
      天剑女侠见这对怪物同时朝自己扑来,知道他们的武功最重配合,一长一短,一上一下,同时出手,天衣无缝,不能让两人联起手来。于是女侠当即立断,施展出惊人轻功,飞身而起,一下子跃至瘦子“天残”背后,一剑便将他人头砍了下来。“地缺”万万没想到女侠的动作竟然快得来不及反应,眼看兄弟被杀,镔铁棍一摆就要拼命,谁知眼前白影一闪,天剑女侠忽然不见了踪影。“地缺”心知不好,刚一回头,人头已经飞上了半空。
      转眼之间,东厂重金雇佣来的四大高手尽数毙命,这时剩下的锦衣卫们也被林铮和南秋艳杀得抱头鼠窜,两人回来拜谢天剑女侠救命之恩,秋艳忽然说:“恩人莫不是大名鼎鼎的‘天剑女侠’前辈?”
      天剑女侠笑着说道:“你如何认得是我?”
      秋艳道:“晚辈时常听家父提起前辈大名,武林中能将金剑先生、生铁佛与天残地缺一举歼灭的,除了前辈,只怕更无第二人了。纵然少林方丈慧明禅师,武当掌门洞冥道长,也未必有此本领。”
      天剑女侠微微一笑,说道:“少林为外门武功之宗,武当为内家功夫之祖,慧明禅师与洞冥道长皆是当世高人,胜我远矣。岂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想不到玄青真人的女儿,倒是一张巧嘴。”
      秋艳伸伸舌头,笑道:“原来前辈早已看出我的来历了。”
      一旁林铮却若有所思,原来他随玄青子学剑七年,以为尽得真传,不料下山报仇却无功而返,更险些送了性命,不由对崆峒派的武功大失所望。他见天剑女侠剑术如此厉害,不由暗生拜师之念,只是武林中规矩甚多,第一便是不得离叛师门,此话怎好轻易出口?
      正在犹豫时,天剑女侠早已飘然而去,南秋艳见林铮怅然若失,只道他报仇不成心中郁闷,当下温言劝慰,林铮只是含糊应付,两人一路回还崆峒而去。
      春宵惊魂
      不表林、南二人回山,却说天剑女侠亦踏上归途,三日之后,回到隐居的家中。原来女侠的丈夫乃是江湖人称“铁剑震山”的欧阳铁兵,若论起名头武艺,均在妻子之下,但夫妻二人多年来琴瑟相和,甚是相洽。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天剑女侠平素虽是冷艳绝伦,端庄矜持,然而夫妻之间,自有房中秘事,虽女侠亦不例外。当晚女侠与夫君同寝,彼此情动,说不尽旖旎春光。
      随着欧阳铁兵全力挺进,天剑女侠媚眼如丝,娇吟不已,正值情浓之际,忽然床边窗棂处“嗤”的一声轻响,女侠虽然是情浓之时,依然看得分明,早看见一道寒光自刺破窗纸,直奔自己面门飞来。
      说时迟那时快,女侠雪白的左臂瞬间抬起,二指轻轻将迎面飞来之物夹住,紧跟着随手一扬,一道白光“嗽”地激射回去,只听窗外“哎哟喂”一声惨叫,随后传来一人倒地翻滚之声,半夜深山之中,好似鬼哭狼嚎一般。
      欧阳铁兵便欲起身披衣出门察看,却不想天剑女侠正值情动之际,如何肯放丈夫下床,当下彼此欢爱,共尽鱼水之欢,直至天明方止。
      女侠才与丈夫起床出门看那偷袭之人,只见窗下直挺挺躺了一条黑衣大汉,一把飞刀插入左眼,直没至柄,显是深入脑中,尸身早已僵硬多时了。
      想来这大汉必是前来向天剑女侠寻仇,自知不是对手,便欲施行暗算,却被女侠以其之道还治其身,反送了性命,正是自取死路。
      世事无常
      这一日,天剑女侠来到一家路边客栈,见天色已晚,便入店投宿。
      女侠打了尖,上楼歇息,又在房中洗浴,涤去身上风尘。
      须臾,女侠出浴,一改平素劲装英姿,只见她乳房高耸,小腹丰腴,凤眼含威,斜眉带煞,樱唇菱角,瑶鼻通梁,又将乌发盘髻,越发显得端庄大方,而那雪白的丰臀,更显出成熟丰韵。
      话说天剑女侠方才跨出浴桶,忽然听见“飕飕”三声破空之声,只见三道寒芒,分开三点,直奔女侠一对雪白的丰乳和肚脐射来。
      天剑女侠纵身避开,心中已经料想到一定是仇家前来偷袭,就要去取床头衣服。不想女侠还没来得及冲到床前,几条大汉已经破门而入,原来却是店家领着几个跑堂伙计,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剑,将天剑女侠团团围住,一齐扑上。
      天剑女侠毫不慌乱,从容应战。双方打了十几个回合,女侠发现这伙人虽然都作店家小二打扮,却竟然个个都是中原前所未见的高手,非常难对付。而天剑女侠毕竟武艺高强之极,眼下虽然赤手空拳,却丝毫不落下风,众贼人虽然手持刀枪棍棒,却节节败退,接连被女侠的掌力震死了数人。
      不料天剑女侠与剩下的群贼又斗了片刻,忽然闻到一股香气从窗缝飘来,心中已经知道是迷香,便运起精湛内功,抵御住迷香的药力。谁知那迷香极是凶猛,饶是天剑女侠,不久之后也觉得真气不继,难以支持起来。
    kkbokk.CoM
      原来这帮恶徒皆是隐居漠北的魔头,久欲染指中原,这次在一个自称“混世魔尊”的大魔头邀请下,一起来到中原,准备兴风作浪。
      这群魔头在塞外个个都是成名已久,其中的“天山老魔”、“碧眼神君”、“血手遮天”、“北海三妖”、“无相老人”等人,更是传说中的邪派顶尖高手,尤其是那个其貌不扬的矮胖店家,乃是塞北赫赫有名的“塞北神屠”,使一柄两尺来长的大号杀猪刀,刀法又快又狠,招招不离天剑女侠的双乳、小腹、肚脐甚至下阴等要害之处。
      天剑女侠仗着轻身功夫出众,左躲右闪,怎奈屋子里地方实在太过狭窄,女侠的绝世轻功难免施展不开,渐渐越来约疲于应付起来。
      又支撑了片刻,“天山老魔”挥刀拦腰横削天剑女侠酥胸,女侠上身向后急仰,一个“铁板桥”堪堪闪过来刀,却不曾提防身后的“碧眼神君”。“碧眼神君”见女侠露出背后破绽,一脚踹来,正中女侠雪白的丰臀。天剑女侠身不由己,身子踉跄着向前扑出,顿时胸腹之间门户大开。
      说时迟,那时快,“塞北神屠”趁机迎面扑上前去,一刀直奔天剑女侠的小腹刺来。
      这一刀看似平平无奇,却是“塞北神屠”的生平绝技,出手奇快无比,天剑女侠纵然武功卓绝,也根本无从闪避。就听“扑哧”一声闷响,“塞北神屠”单刀直入,明晃晃的杀猪刀从天剑女侠的肚脐眼里直插进去,一直戳进了女侠那饱满而结实的小肚子里!
      天剑女侠“嗯”地一声,双手按着雪白丰腴的小腹,原本高傲矜持的脸上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沉着冷静,娇艳的樱唇张成了“0”字形状,眼里一副欲说还休的表情。
      那“塞北神屠”出手极是狠辣,一刀刺入女侠肚脐,跟着刀锋又笔直地向下剖去。
      “噗嗤!噗!噗嗤!!噗——!!!”
      “嗯!嗯、啊!嗯!!”
      只见这冷艳高傲不可方物的天剑女侠顿时双腿叉开,臀部向后一坐,“唰啦”
      一声,那把杀猪刀竟生生直划女侠到丰满白皙的小腹之下,直抵前庭。
      众贼人见状一齐停下手来:休说这群歹人,便是女侠的丈夫欧阳铁兵也万万想不到,名满天下的天剑女侠,到头来竟然会被人来了个开膛开到底!
      那店家还不罢休,紧跟着又把单刀刀刃反转,“唰啦”一声,向上一直挑到了天剑女侠胸前一对丰乳之间,只见女侠那对小山般雪白的乳房上下一颤,左右两边分开,顿时两乳天各一方,而这位冷艳、矜持而又丰满的女侠,则被来了个名副其实的大开膛!
      昏黄的油灯下,天剑女侠赤条条一丝不挂地站在屋子当中,雪白的身体正面,一道又深又阔的狰狞刀口赫然清晰可见,从女侠的双乳间沿着身体中线向下,将她丰满白皙的腹部一分为二,一直剖到了的小肚子下。
      只听“噗啦”一声大响,天剑女侠的心、肺、胃、肝、胆、脾、肾、胰等五脏六腑,全都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又粗又长的大肠纠结着粉红色的小肠、盲肠、十二指肠,连同子宫、卵巢、膀胱等等,一古脑全都倾泄而出,各种五花八门的脏器和肚肠,嘟嘟囊囊地在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之间垂下,一直拖到了地上,而女侠的一肚子黄白之物,更是流了一地!
      可叹天剑女侠半生叱咤武林,名满江湖,邪魔外道无不闻风胆丧,今日却遭塞外魔头暗算,竟被开膛破肚!
      只见天剑女侠在一群鼠辈注视下,左手捂着赤条条地扑倒在地,雪白的丰臀一下下奋力扭动着,发出一阵撕心裂腑的绝叫,两腿拼命乱蹬了几下,全身发出了一阵最后的痉挛,终于断了气。
      一代风姿绰约的女侠,就此身死!
      “塞北神屠”桀桀怪笑,踢了踢天剑女侠丰满赤裸的尸身,尖声道:“什么‘天剑女侠’,武艺高深莫测,技压中原群雄,到头来还不是被老夫给开膛破肚了?”
      “碧眼魔君”也笑道:“看这婆娘方才不可一世的样儿,俺只道她肚里的东西如何与众不同,这一开膛原来跟别人也没什么两样。”
      一旁走过“血手遮天”,手提一把单刀,一言不发,一刀砍在女侠丰硕的臀部,雪白的丰臀顿时一分为二,女侠臀间剩下的一截直肠也掉了出来。
      “塞北神屠”用脚将天剑女侠的尸身翻了过来,仰面朝上,只见女侠那张冷艳、高傲的脸上还保持着被开膛那一瞬间的惊愕表情,五脏六腑纠结着大肠和小肠凌乱堆在两腿之间,流得满地都是……
      可叹一代巾帼天剑女侠,十余年来在江湖中写下无数传奇,到头来却死在一群魔头宵小之手。正所谓江湖险恶,刀剑无眼,世事无常,又有谁能预料?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