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虚竹传奇完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19-10-27 00:00:21   


    虚竹快马飞奔,不一日来到苏州城外,他向路人不住打听去慕容家的路经,有老人指点说要坐船到湖中的燕子坞,虚竹急忙来到湖边,只见水茫茫的一片,正在踌躇间,忽听得湖中歌声不断,从绿波上飘来一叶小舟,一个绿衫少女口中唱着小曲,缓缓滑水而来。
      虚竹连忙喊叫:“姑娘……小僧有事情,烦劳姑娘相助。”
        绿衫女子咯咯笑道:“师傅有什么事情。”说着已将小舟划到岸边。
        虚竹双掌合十道:“请问姑娘,燕子坞如何去得。”
        绿衫少女娇声道:“你去燕子坞有什么事情么。”
      虚竹道:“我有一位朋友姓段,是位书生打扮的公子,前几日被一位西域番僧从云南劫持过来,说是到姑苏慕容家,还烦劳姑娘指点道路。”
      绿衫少女点点头道:“你说的那位公子已经脱险了,现在湖西的蔓陀山庄,是我和阿朱姐姐将他送过去的,你要找他,我带你去吧。”虚竹心中一宽,连忙感谢。
      绿衫少女划着小舟带着虚竹向湖西驶去,途中对虚竹道:“那蔓陀山庄的主人是王夫人,是慕容家的姑表亲,不过这位夫人十分严厉,更是讨厌男人,虽说大师是和尚,也要万分小心。”虚竹点头称是。
      此去山庄水路不近,一直走了将近三个时辰才到,此时天色已经黑暗,小舟靠岸,绿衫少女低声道:“王夫人不喜欢和慕容家的来往,我就不陪大师进去了,你只要从后门进去,那里是花园,听说段公子就在那花园的边上的花房里,大师小心些,我就先回去了。”
      虚竹谢过,只身向山庄后门奔去。
      他沿着湖边走了一顿饭的功夫,好不容易找到山庄的后门,只见大门紧锁,只好飞身翻墙进入山庄。只见自己身在一片一人高的花海之中,身前左右尽是高大的山茶花,夜色星光之下,浓浓的花香令人心醉,他确是无暇欣赏这花海美景,一个人四处找寻那花房的所在。
      他奔劳了一个多时辰,还是没有找到花房所在,反而自己迷失方向,不禁心中泄气,暗想道:“不如等到天明时分,再来寻找,反正小王子已经脱离危险。”
      他心中释然,便找了一处花树浓密所在,和衣躺在柔软的草地上,看着花树冠上那漫天星斗,鼻子中尽是浓郁花香,迷迷糊糊间睡去,梦中又回到那小木屋的密道中,再见王妃那表不可言的娇艳酮体,自己与她耳鬓厮磨的翻云覆雨无休无尽……
      正春梦荡漾间,忽闻听一声令冰冰的娇声喝斥:“什么人,胆敢擅自闯入山庄……”
      那声音好似就在耳边,虚竹不禁惊醒,只见自己身边站立一位宫装妇人,看身形婀娜纤秀之极,借着星光往脸上看去,虚竹不禁心中狂跳,只见这宫装女子白皙俏丽的脸上,细细的黛眉好像弯月,迷人的杏眼中眼波流离,虽是脸上罩了一层寒霜,但真称得上是位绝世美人,那王妃只是妩媚俏丽的令人迷醉,但面前此女长得端庄优雅,娇艳而又透着无比尊贵。
      他正呆呆望着眼前那绝世丽人,不成想那宫装丽人秀眉微皱,高挺的笔直琼鼻中冷哼道:“哼……你是何人,怎地擅闯本庄。你不知道本庄从来不许男人进入么?”
      虚竹听得这声音犹如天籁回声,莺燕都不及的娇嫩之声,不禁魂魄具醉,有些颤抖的道:“我……我是来找我的一位朋友……只是在此花丛中迷路了。”
      那宫装丽人冷冷的道:“一派胡言,这庄子里哪有你的朋友,贼和尚,快快招来。”
      虚竹听着女子声音虽是娇丽动听,但语气却冰冷之极。只见她雪嫩尊贵的俏脸上毫无表情,那宽大雪白的衣领外,显露着曲线迷人,晶莹如玉的脖颈,金丝绣花的华丽宫装之下,凸起丰满的酥胸一起一伏。
      虚竹直看得心血上涌,再加上刚才花丛下的缠绵春梦,下肢那根粗大阳具便随心所想,早已敖挺直立,将他粗布的僧袍撑起来老高。
      虚竹在宫装丽人凌厉的眼光逼视下,微缩的应声道:“小……小僧真是来找人的,那位公子姓段……”
        宫装丽人走进一步,娇声喝道:“你这小贼秃,还在胡说,我这庄子里从来不许男人进入,更何况那个人还姓段……本庄主要杀尽天下姓段之人。”
      这后面一句话让人听了不寒而栗,简直不敢相信如此恶毒之言是从如此美艳之极尊贵无比的女人口中说出。虚竹心中一动:这个神仙般美丽的女子竟是此间庄主,他口中结巴道:“小僧不……不敢相欺,请庄主恕罪……”
        这宫装丽人正是曼陀山庄的庄主王夫人。王夫人冷哼一声,忽然发现虚竹下身僧袍高高隆起,芳心立时震怒,心中暗道:这小贼秃竟敢对自己如此无礼,一个出家人,竟也如此淫亵,真是找死。
      她自然不知道虚竹刚才正做着鱼水交欢的春梦,然后又被自己那倾国倾城的天然丽质所震慑,她正要发作,又心中想到:看这个家伙是个出家人,年纪轻轻,那腰腹之下高耸凸起,想必那话儿粗壮定是有别于常人,我正在练那“逍遥玉蝉功”,何不吸取此人阳精,一来对自己神功有助,二来此人阳水尽失也就活不成了。
      想到此处,娇喝一声:“本座才不信你这谎言,小贼秃,我看你是找死……”话音未落,袍袖挥舞,身形美妙的左掌画出一道圆弧,袭向虚竹胸口。
        虚竹见到王夫人突然施以辣手,慌忙双掌外迎,哪知眼前一花,那王夫人掌心已经结实的印在自己胸腹之间,虚竹直觉得中掌之处疼痛,自己的身体飞了起来,直落入两长开外的茶花树从中间。
      因为落下之处尽是繁茂的花树枝叶,再加上地上厚厚芳草,虚竹摔倒的倒不觉如何疼痛,只是压倒一大片花树,自己胸口憋闷,浑身无力。
        王夫人随身跟进,一下蹲伏在虚竹身畔,左手一下捏握住虚竹的脖颈上面,冷笑道:“看你刚才抵挡的劲力,你是少林寺的?”
      虚竹见她要下杀手,心中惊惧,他语声颤抖道:“夫人……小僧却是少林僧人……不过小僧真是冤枉,我……真的只是来找人,不是之处,还请夫人见谅。”
      王夫人一听他果然是少林僧人,心中不免窃喜着:此人是少林派的,再好不过,少林内功纯正刚猛,对自己正是受之有益。她心中喜悦,俏脸上仍是漫无表情,言语冰冷的低声道:“小和尚是少林派的,哼哼……便宜你了……”
      虚竹原以为这宫装丽人要放过自己,却不成想这女人左手卡住自己的脖子的手掌并未放松,而且她的右手竟然去解自己僧袍下面长裤的裤带,他心中一惊,口中急急道:“夫……夫人这是……这是做甚……”
      王夫人口中冷冰冰的低声呵斥道:“闭嘴。胆敢动一动,本座立时就杀了你,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本座要干什么,哼,可便宜了你这小贼秃。”
        虚竹听得她语气严厉,自是不敢出声,生怕引来杀声之祸。
      他不禁想起白天那叫阿碧的小姑娘临分别时的嘱咐:大师还是要千万小心,王夫人生性辛辣手毒,不许男人踏进庄中一步,如被发现定遭祸害。虚竹想到此间,心中叹道:“看这王夫人真是天仙一般的美丽端庄,好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九天玄女,却行事如此诡异,说话的语气也是冷若寒霜,唉……”
      他正在暗自叹息,忽觉得腰腹下微微一凉。虚竹心中大大的惊惧,原来王夫人解开他的裤带,已然将他长裤褪到膝盖处,自己那光溜溜的下身显露在外面,他不禁羞得脸色涨红,口中不成语句的叫道:“夫人……夫人使不得,我……我……”
      王夫人美丽清澈的双眸中寒光凛凛,“本座说过,你再敢出声,就立时杀你,小和尚你给我记好了。”虚竹一听,心中不禁暗暗叫苦。
      王夫人低头看去,只见虚竹那小腹下黑漆漆的弯曲阴毛中间,一条粗大、浑身黝黑犯亮的肉柱半软半硬的横躺着。
      她芳心中不觉得一动,心道:这和尚的性器还未坚硬便如此粗大,真是少见,自己修练“玉蝉功”以来,也曾吸取过二十余人的阳精,都未曾见过像这般的粗壮。她暗自心喜着,右手从宽松的衣袖中伸出,雪白修长、宛如葱管般手指,握住那根弹性十足的粗长肉棒。
      虚竹被她冰凉软滑的手掌攥握住自己那蠢蠢而动的阳具,被那只手掌极为温柔的上下套动着,王夫人那凉意十足的、柔软滑腻的圆润指肚圈套住自己阳具粗大的头冠,轻缓的搓揉起来。
      虚竹惊异的哪敢吱声,只好强力的忍住那嫩滑无比的纤纤素手给自己带来的阵阵欲望。那根本是疲软无力的肉柱经王夫人的一阵揉搓套动,瞬时被焕发出雄壮粗硬之极。
      王夫人手上虽是情意绵绵,令人欲火中烧,可是那艳美绝伦,尊贵端庄的清丽面颊上却仍是没有一丝情欲的神情,反之是让人觉得阵阵寒意。她握住虚竹渐渐耸立僵直的阳具身躯,拇指前端挤压搓摩着那越发粗圆的龟头,另外四支手指则紧紧圈住虚竹青筋暴鼓的阳具茎身,又有节奏的缓缓上下捋套。
      其实在她心中也是惊异虚竹那惊世骇俗的巨大男人性器,她只觉得自己纤长娇嫩的手指只能将将圈握住那魁梧雄壮的阴茎身躯,那浑圆粗壮的龟头宛如鸡蛋大小,龟头下方是棱壑分明的厚重一圈沿壁棱角。
      王夫人眼见得虚竹充满激情的火烫的阳具在自己的手中粗大、坚硬无比。她娇丽动人的俏脸靠近虚竹的脸庞,话音仍是低沈而幽冷的言道:“和尚,这样是不是舒服的紧呀。……你看你那话儿长大了不少,哼哼……这根物事倒也罕见的很,下面就要为本座所用了……”
      她言语之时,从她薄薄的香艳红唇中呼出清香的口气喷扑至虚竹的脸颊上,虚竹只觉得香浓四溢,好似春风拂面。他胸腹中欲焱激荡,阵阵热流急窜至全身,他的脸上宛如醉酒一般火红如炭,小腹下直挺挺耸立的阳具变得愈发胀硬如铁。
      王夫人按在虚竹脖颈上的手轻揽自己华丽宽松的长裙裙裾的下摆,虚竹只觉眼前一花,香气扑面,那王夫人已经双脚分别踏在自己腰臀两侧,她的下肢蹲坐在自己大腿之上了。令他万万想不到而惊异的是,王夫人长裙之中,下体竟然未着一丝半缕,光溜溜柔软滑腻且冰凉的浑圆臀瓣紧贴在自己大腿的皮肤上。
      她那宽大的绸质华丽尊贵的长裙下摆呈圆形遮罩住两人的下体,虚竹虽然看不到王夫人的下身,却也深切的感受到她丰润柔软的双臀和她滑如凝脂的修长酥腿,只是那滑软的肌肤仍有丝丝凉意。
      两人肌肤相亲的一瞬间,虚竹喉头涌动,刚要出语相询,只是见到王夫人明澈的双眸中凌厉眼神,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王夫人柔软纤细的腰肢轻轻前移,她左手按在虚竹起伏的胸口上,她香软细滑的大腿两边分开,已然将她饱满绵软的阴户紧紧贴在虚竹那火热颤动的粗圆阳具身躯上了。
    kkbokk.CoM
      王夫人酥腿跟沿部阴户上面那两片柔软湿润的娇嫩肉唇左右开启张贴在那笔直的阴茎躯干上,她那原本涛动虚竹阳具的肉滑手掌轻轻摁住那阳具下端胀鼓朔圆的卵囊上轻柔的挤按着,她的杨柳般纤腰前后慢慢摆动,使得她阴户上张开的阴唇便开始在虚竹的阴茎身躯上压揉摩擦起来。
      虚竹被这番摄人心魂的挑逗弄得不禁鼻中微微一哼,他只觉头脑中热血震动,从那下体传出的酥麻热流瞬时急窜到全身,自己那本已粗大的阳具更是要胀硬的要爆裂一般。
      王夫人此时也不禁被虚竹热烫粗大的阴茎揉搓的芳心酥醉,她上身衣裙下高高耸挺的乳峰微颤的起伏着,她感觉自己的阴户被这根肉柱刺激的欲望的体液湿润了许多。她不禁强收心魄,开始运行丹田之气。
      虚竹只觉的下体那根肉柱被王夫人阴户压挤的爆硬至极,心中欲焱烧灼的身体每个部位,他万分渴望自己的雄伟肉棒能赶快寻个消火的去处,心念此处,不禁双手紧紧握拳。
        忽的他头脑灵光一闪,自己既然手指能握拳,必然身形可以动了,他心中欣喜,试着轻轻扭动一下手臂,果然能转动,脚部也能活动,只是还感到有些乏力,使不出半点内功。
      正在高兴之余,王夫人轻抬丰润的香臀,右手握住虚竹饥渴硬挺的粗长阴茎,将那浑圆饱满的龟头紧贴住她湿滑的桃源门口,她圆臀轻柔下压,虚竹的粗壮龟头便挤开柔嫩的阴唇插入进她肉穴之中。
      虚竹的龟头瞬间被王夫人那湿润柔软的肉穴紧紧包裹住,那份酸胀酥麻的感觉令虚竹呼吸急促,口中忍不住低声哼吟一声。
      王夫人也被这粗大的肉冠插入的阴户中酥痒难耐,她不禁银牙咬住自己下唇,高挺的琼鼻中深吸口气,收敛原神,丹田中的真气引导入自己的子宫中。
      她弹性十足的一双肉臀继续下坐,虚竹那根粗大雄伟的阳具便一分一分的淹没进她湿淋淋的肉穴之中,直到整根阳具被她身体吞入。
      虚竹感到自己的肉棒被那肉穴紧紧挤压着,那份紧窄的程度刺激着他淫欲荡烈的神经,他不禁浑身一颤。
        王夫人此时上身缓缓前倾,一双白晰娇嫩的手掌扳住虚竹肩头,她那张美丽而尊贵的俏脸离虚竹的面颊不到一尺。
      虚竹只觉得王夫人身上幽兰甜腻的体香已经盖过了身边的花香,那香气令他心神迷醉,这时两人面颊贴近,借着星月之光虚竹可以清晰的看见王夫人那仙女般高贵、倾国之容貌了。
      但见她皮肤宛如羊脂般白晰细嫩,弯弯的黛眉好似新月一般,此时她双眸闭合,那白嫩嫩的眼皮下,长长而向上弯翘的睫毛微微颤动。如玉雕般笔直而高挺的琼鼻下,一双红艳欲滴的薄薄樱唇直令人想入非非,只是这般姣美如画的面颊上却是神色木然冰冷的毫无表情。
      虚竹惊叹着这世间竟有如此女子震人心魄的美丽,他的双手忍不住分别握住自己腿边鞋履外那盈盈一握的玉足上的脚踝,虽然隔着一层棉织白袜,也能清楚的感觉那脚踝的柔软和圆润。
      王夫人心神合一,真气抱守丹田,她抬起自己的臀部,虚竹那根伟岸阳具便露出大半只,接着又腰臀压下,阳具又全根而没,如此反复,她那温润紧窄的肉穴便开始套动着粗壮坚硬的阳具。
      虚竹被如此一弄,立时下体热流激窜,阵阵激荡的酥痒的感觉冲击着他的大脑。他鼻中呼呼的粗喘着,双手不受控制的顺着王夫人那细软的足踝攀爬而上。他的手指滑过长袜,直接停在那双修长圆滚的大腿上,他只觉得王夫人大腿肌肤清凉柔软,如脂似膏般光润,并且弹性十足。他忍不住手掌使劲,在那光滑如玉的浑圆酥腿上抚摸起来。
      王夫人这时正收敛心智,缓缓催动真气,她并感觉不到虚竹双手蠕动,只是身形如玉蝉附树一般蹲卧在他身上,圆滚丰满的香臀结实而有力的上下运动,用自己娇嫩滑腻的肉穴吞套着那根越发胀大粗壮的阴茎。
      王夫人有节奏的扭动着纤细柔软的腰肢,她肉臀上光滑的肌肤不住击拍着虚竹大腿肌肉,两人肌肤相撞发出噗噗闷响。
      虚竹被王夫人的肉穴捋套的惊魂失魄,全身酥麻之时,忽听得花丛外面不远处传出悉悉索索的碎步之声。他心中一惊,暗道:可是有人来了。
      王夫人虚境之中也听到有人前来,她不禁芳心怒生,心中想到:是谁这么晚了还在花园中,真是要坏自己的好事。她忙心神归元,收住真气,腰身也不再扭动,摒住呼吸侧耳细听。
      只听得花丛外一名少女低声道:“小姐,这花园之中没有人吧。”虚竹一听话音,就知道是今天送自己来山庄的叫阿碧的少女。
        “你放心,这里是没有人来的。。。。。”虚竹听得此言,登时感到头昏胸震,这声音轻柔甜美之极,令人销魂蚀骨。他听得阿碧唤她小姐,心中想不知是不是这山庄的小姐,如果是,那不就是眼前美丽妇人的女儿么。想到此处,他不禁双眼盯住近在咫尺的美艳俏脸,这般一看,立时忍不住欲念丛生,他按在王夫人那肉脂光鲜的酥腿上的双手又开始细细摩揉起来。
        王夫人听得是自己女儿,更是不敢出气吱声,心中怒道:“这丫头这么晚了怎么和慕容家的丫环在这里,定是又背着自己问慕容复那小子。”
      花丛外面正是王夫人的女儿王语嫣和阿碧,王语嫣娇却却的低声道:“你家公子现在怎么样了……”言语中充满关切之意。
        花丛内的王夫人听得更是怒火大增,心想这丫头竟然如此不听话,还在念恋慕容复那小子。正在气怒之时,忽然觉得自己赤裸的大腿上有一双粗糙的大手在不停的抚弄捏揉着,不禁芳心一惊,她双眸睁开,只见虚竹潮红的脸上,一双满含情欲的眼睛呆呆注视着自己,正是他的手在肆意摸揉着自己的酥腿,她心中怒道:这个臭和尚,竟敢对自己无礼调戏。
      她刚要发作,又想到花丛外面不远处就有人,而且其中便有自己的女儿,如果让她们发现自己与这个和尚正做这苟且之事,那自己还有什么颜面活下去,她只好任由虚竹双手的轻薄。
      花丛外阿碧娇声道:“我家公子爷说了要去西夏国……”
        王语嫣奇道:“去西夏国作甚……”
      二女声音影影绰绰的传进花丛内,虚竹此时早已不听不闻了,他见王夫人身形不动,而自己深入她肉穴的阳具正是欲火中烧之极,他忍不住双手顺着王夫人光滑的大腿而下,搂抱住她丰润滚圆的肉臀蠕动,而自己下肢也向上挺耸,那根暴硬粗大的阳具又重新在那温润滑腻的肉穴中开始出没。
      王夫人猛然间被那粗硕浑圆的龟头忽得捅在自己肉穴深处的子宫颈口上,忍不住娇躯一颤,口中也差点呼出声来,她心道:这和尚越发放肆了,竟然趁自己功散之时向自己发难。她此时又不敢吱声动作,只好强忍着下体阴户中传来的阵阵酸胀麻痒。
      阿碧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公子爷也没细说……只是讲去办要紧之事……”王语嫣幽幽的叹息一声。
      王夫人心中恼怒:这死丫头还不走。心中稍一放松,顿觉的自己肉穴中酥麻难当,虚竹那根粗粗坚硬的肉棒已然整支没入她的肉穴,火炭一般炽热的阳具身躯强力的摩擦着她肉穴四壁娇嫩的息肉,那份酥软酸胀的快感差点叫她呻吟出声。
      她丰满突起的酥乳剧烈起伏着,一阵阵热流在自己的体内激荡起来,王夫人双手紧紧按住虚竹结实宽厚的肩膀,强忍着酥麻的感觉想要运行体内真气,可是却娇躯酸软无力,她娇媚艳美的脸颊不禁偏歪依靠在虚竹的肩头。
      虚竹只觉得手掌下王夫人浑圆双臀的肌肤滑腻如脂,而且变得渐渐火热,不似方才那般清凉,她的肉穴中也较刚才更加多水,从那阴道深处渗出越来越多的黏滑汁液,自己的粗壮阳具进出的也更加顺畅。
      王夫人手指紧紧抓住虚竹肩头的僧袍,俏脸上红潮阵阵上涌,自己渐渐抵受不住虚竹的进犯,她蚊吟一般轻声在虚竹耳畔怒道:“死和尚……快快停下来……哦……”
      虚竹正沈浸在肉体快感的时候,那里还控制的住,他头部微偏,只见王夫人俏生生的星眸中好似噙着一汪水,她那美艳绝伦的脸颊上也没有了刚才寒霜般的冷意,代之的是宛如红霞般的彩云,娇嫩红润的樱唇中呼出清香醉人的热气,自己那里还忍得住,他的一只手从两人的下肢攀了上来,轻柔的拖住王夫人曲线优雅、粉嫩雪白的脖颈压向自己的脸,同时伸出嘴唇,紧贴住她香软的红唇。
      王夫人双手推拒着虚竹的肩膀,想躲开他的嘴唇,可是自己一点真气也提不上来,那里还挡得住,不由得心中叫苦,她只能唇齿紧闭着不情愿的被虚竹吻着。
      花丛外的王语嫣和阿碧哪里知道离她们几米之外的茶花树从中,还进行着如此香艳的演出。两人仍是低低地娇声言语着,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的动静。
      虚竹粗大的手指轻轻在王夫人白皙脖颈的滑腻肌肤上揉搓着,他的另一只手紧紧压按着王夫人的滚圆而富有弹性的肉臀,自己的腰腹上挺的力度渐渐增加,尽力将自己的阴茎插送进那湿滑火热的肉穴中去,两人下体紧紧融合为一体,双方的淫肉强力的摩擦着。
      王夫人想躲蔽却使不出半分力气,她被虚竹雄大的阳具撞击的忍不住唇齿间嘤咛一声,而虚竹纳在她紧闭的红唇外徘徊已久的湿润舌头趁此机会一下身入她的香滑口腔中,王夫人伸动自己纤细柔软的香舌抵御着那窜进自己口中的舌头,反不成想被虚竹张口捉住,厚重的嘴唇夹裹住她的香舌,大口大口的吸吮起来。
      虚竹自是嘬吮着王夫人香软的舌头,细细品味着上面清甜可口的唾液,他觉得王夫人娇躯微微挣扎一下,便整个瘫软在自己的身上,他开始更放胆的用手扯开她华丽宫装的衣襟,随即将她宽大的领口拉开。
      王夫人那圆润的肩膀和那饱满高耸的酥胸暴露出来,虚竹宽大的手掌在那光滑浑圆的肩膀上摸抚一阵,便一把抱握住她滚圆火热、饱满结实的乳峰,碾压揉搓起来。
        王夫人被虚竹这番上下动作弄得芳心乱颤,情迷意醉,渐渐的情欲之火被点燃起来。她滑嫩修长的手指轻轻拂弄着虚竹的脸颊,自己的肉臀下意识的随着虚竹的挺耸缓缓蠕动。
        正当两人情急火热之时,花丛外二女向外走去,脚步声渐渐走远。虚竹听到此处,知道在这园中只剩下自己和身上的佳人了。他急切的身体横滚,将王夫人那火热的酮体压在身下,双手将她宫装上衣左右一分,只见她美丽白皙的胸膛上跳跃起两只滚圆丰硕的乳房,王夫人见他动作鲁莽,深怕惊动自己的女儿,忙急切的低声道:“别……轻声些……”
      虚竹一边将她裙裾下摆撩起,一边将嘴贴在她明澈似水的眸子上,喘息道:“外面的人已经走了……”他话音未停,下体奔拙的前送,却不成想自己硕大粗壮的阴茎一下顶在阴户边上的嫩肉上,王夫人直被顶的下体一疼,她不禁啊的叫唤出声。
      “看你这死和尚笨手笨脚的……”她下意识的伸手捏住那粗圆至极的阴茎躯干,将那热气腾腾的粗大龟头送入自己的肉穴,虚竹用力一挺,扑哧一声,淫水飞溅,他那阴茎已经整根笔直插入王夫人湿腻的阴户中去了。
      “啊……”王夫人被这猛然的进入弄得下阴酸胀之极,她不禁口中又是一声娇呼。
        虚竹健壮的腰身挺耸,自己那根肉棒便一下下的在桃源肉穴中抽送起来,王夫人不禁被虚竹的阴茎挤压碾磨的下阴酥麻难忍,她修长的双臂搂抱住虚竹的肩头,口中娇嫩嫩的轻声呼道:“哦哦……好……好舒服……”
      她嘤咛一声,主动献上自己喷香的红唇,吻住虚竹粗喘的嘴,两人的唇舌相互纠缠绕动,相互亲吻吸吮着。
      虚竹听得美人哼吟,自己便好像受到激励一般,下身发力向下猛烈插去,他坚硬粗壮的阴茎每次进出肉穴,那青筋暴起的躯干便激烈摩擦着王夫人娇嫩阴户中的嫩肉,这感觉无时不在的不断挑动着她那根情欲的神经,她的鼻息中嗯啊的哼喘着,她那双修长香滑的肉腿交叉盘在虚竹的腰臀上,自己杨柳般柔软纤细的腰枝不住的向上耸迎配合着那根肉棒的抽送。
      王夫人只觉得下体的淫水越流越多,虚竹那支粗大阴茎抽插的频率渐快,那股酥麻酸痒的感觉更如阵阵热浪席卷冲击着自己的阴道末端的子宫,她不禁俏丽的面颊后扬,柔软纤细的腰肢上弯成弓形,将她的阴户迎合贴近激烈插来的粗大阴茎,虚竹伸嘴粗暴的亲吻着她雪白滑嫩的脖颈。
      不多时,王夫人觉得紧紧收缩的阴户阵阵颤抖,随之绷紧的子宫壁一阵轻松,从自己的宫颈上激喷出粘稠的汁水,她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哦啊……嗯噢……哦……啊……好美……啊……”
      虚竹也被她阴道深处喷出的黏滑热流烧灼的不能自持,他精关狂泻,一股股浓稠火烫的精液喷涌出来。两人身体具是抽颤不已,那激荡的高潮冲击着他们的肉体。
      激荡的情欲之火渐渐熄灭,王夫人也心智慢慢清醒,她看着软软趴伏在自己身体上的虚竹微微疲惫的脸,心中不禁暗道:“刚才自己竟然和这个平庸和尚婉转交合……这难道是天意么……自己练功未成,反而让这和尚……”
      自己自从那负心人离开后,虽后来与男人交媾结合,但自己从未再有激情,只是为了吸取男人阳精,更没有像这般被这和尚将自己美艳香嫩的肉体上下摸揉个遍,自己刚才好像还和他唇齿交汇,激情缠绵……这……这是真的么……
      王夫人正心烦意乱的瞎想,忽的看见虚竹脸颊贴在自己裸露的雪白乳房上呆呆看着自己,她不禁俏脸一热,口中轻声咤道:“臭和尚,你不是来找人的么……怎的还趴在这里……”说着推向他的双肩。
      虚竹见她虽然口中发怒,但借着星月之光看见她美艳无比的脸颊上含羞带俏,口中带着调笑之意答应道:“夫人之美丽赛过天上仙姑,小僧那里还动换的了……”他双手握住王夫人推拒过来的柔软滑腻的手掌,张口含住她丰满傲挺的肉峰,用舌尖挑动碾压着那乳峰上粉红颤栗的乳头。
      “啊……”王夫人哼叫一声,那股刚刚退去的情欲又再次激荡起来,她心中不禁暗暗叹息道:难不成这小和尚真是自己的克星么……
      虚竹牵着她柔软的手摸到他下身那支又从新膨胀坚硬起来的阴茎上,王夫人口中长长的嗯了一声,自己纤细白皙的五指圈握住那粗壮硬梆的阴茎躯干,轻缓的套弄起来。
      虚竹那张亲吻舔吮乳峰的嘴慢慢滑动上来,他柔情的亲吻着王夫人那雪白美丽的下巴,轻声道:“夫人不是需要小僧的真阳练功么,小僧自愿显出,誓死不悔……”
        王夫人闻听娇嗔啐道:“呸……你这死和尚……占了便宜还在卖乖……刚才我要是吸你的原阳,你那里还有命在……”
      虚竹看着她俏丽美艳之极的容貌,不禁呆呆道:“多谢……夫人手下留情……”
        “臭和尚。。。。。留情了么……那也不见得……”王夫人腻声应道,她正搓揉虚竹阴茎的手轻缓一拉,便将那粗硬硕大的肉冠塞进自己淫液四流的肉穴之中。
      虚竹搂住她光滑香嫩的肩膀,腰臀使劲下压,噗的一声,自己那粗长的阳具立时插入淹没在王夫人的阴户中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