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二届征文群芳山庄

    发布时间:2019-10-23 00:00:41   


    鬼王来到一处人间地狱,叫做群芳山庄,一座风光美丽的渡假酒店。

    这里的酒店不是多层的,而是分散了,每房是一间小屋子,还有游泳池,每座游泳
    池的周圉有四间房。

    这是避免热带的风暴影响太高的建筑物,而且有足够的地皮,就不怕向横发展,而
    制造更美丽的风光。

    对来这里的客人来说,这里乃是一个天堂,但对那些在这里工作的女人来说,这里
    却是一个地狱。

    鬼王是以玩客的身份而来,这里享受的是男人,受苦的是女人。

    他入住一间房间里,侍者就随即来到。

    侍者说∶“你喜欢怎样的女人呢?先生。”

    “你有些怎样的女人?”鬼王问。

    “这个嘛┅┅甚麽样的都。东方的、西方的、中东的,你讲,我带来!”

    “你带来给我看看如何?选择太多,我反而不能决定!”鬼王说。

    “不要紧!”侍者说∶“你大可以慢慢来,每天试一个,可以完全不同口味。现在
    我先带来给你看看!

    侍者去了十分钟,再回来敲门。

    鬼王躲在床上说∶“进来!”

    门推开了,首先进来一个金发女郎,转了一转,又出去了,然後是一个红头发的,
    然後是一个黑头发的,都是西方人。

    然後是一个中东的,一个菲律宾的,一个泰国的,最後是一个中国的。

    中国的排在最後,显然因为鬼王是以中国人的样子出现,通常男人是喜欢尝异国滋
    味,同国籍的会是最後选择。

    之後侍者进来,问道∶“怎麽样?”

    鬼王说∶“我要那个中国的。”

    “思乡病吗?”侍者奸笑着出去,跟着就是那个中国女郎进来。

    她关上了门,站在门口看着鬼王,说∶“你看中我甚麽呢?”

    “你觉得你很多缺点吗?”鬼王问。

    “我嘛,”她说∶“我没有笑容,又显得有敌意似的,我的服务是一定不会怎样好
    的了。”

    “这个不要紧。”鬼王说∶“我就是喜欢你没有笑容!”

    “虐待狂吗?”她说∶“人家痛苦你就舒服?”

    “你认为是这样吗?”鬼王说。

    “怎样也好,”她说∶“我已经来了,我去洗一个澡。我是洗过了的,不过在这里
    洗一洗你会放心一些!

    她进入浴室关上门,不久之後再出来,身上已是一丝不挂。

    她当然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事实上进来亮过相的,每一个都是很美丽的女人。

    她说∶“你怎麽还躺在床上?要我替你脱衣服吗?”

    鬼王说∶“不必了。”

    她说∶“你又不脱衣服,那怎麽干呢?”

    “不要干,”鬼王说∶“我只是看看就行了!”

    她在他的身边躺下来,陈成大字形,说∶“看吧,你是不能的吗?”

    鬼王笑起来∶“你的嘴巴不太会讨好人!”

    “这是我的缺点,”她说∶“你也早知道了,你应该看得出来的。”

    “唔,你很美丽。”鬼王说∶“转过来伏着看看!”

    “後面有甚麽好看?”她说∶“女人值得看的都在前面。”

    “这里是有镜子的,”鬼王说∶“你知道吗?”

    “甚麽镜子?”她说。

    “你对着我时,我看镜子就可以看到你的背後。”鬼王说∶“你一直都是很小心用
    正面对着我,但我看见你背後有伤痕。”

    她转过来伏着,她的背上果然有一长条篮瘀色。

    她说∶“看个够吧。”

    “不小心跌倒。”她又说。

    “刚才你都没有说谎,为甚麽现在你要说谎呢?你是给打成这样的。

    “让我猜一猜,是一支包了皮和薄薄的棉花的铁棍。”鬼王说。

    “你知道了也不要提。”她说∶“这对你是没有好处!”

    “怎麽会弄成这样的?”鬼王问,“为甚麽呢?”鬼王又问。

    “你也知道这是怎样一个地方啦!”她说。

    “我不知道这是怎样一个地方。”鬼王说。

    “你却来了!”她说。

    “我做生意到这里来,要找一间好酒店休息一下。”鬼王说∶“有人推荐这里,却
    没有人告诉我这是怎样一个地方。”

    “这倒是适合你的地方,”她说∶“你要休息,这里很好休息,假如你想找一个擅
    长按摩的,你该早开口,这个我不精。”

    “不精也不要紧。”鬼王说∶“我喜欢你,你可以为我按摩。”

    “我没有气力!”她说。

    “这伤处痛,使你使不出气力,是吗?”鬼王问。

    “是的。”她说∶“我可以叫他们另找一个给你!”

    “不必了。”鬼王说∶“让我们谈谈,为甚麽你给打成这样?”

    “你不要知道。”她说。

    “你叫甚麽名字?”鬼王问。

    “紫薇。”她说∶“但那不是我的真名字。”

    “你告诉我为甚麽有人打你?”鬼王说∶“也许我可以帮你!”

    “你不要问这个!”紫薇说。

    “你不讲我可以找那侍者来问!”鬼王说。

    她一跳坐起来∶“你千万不要问!这对你的安全有威胁!”

    “那你告诉我好了。”鬼王说。

    “你是帮不了我的。”紫薇说∶“你不要管这些事情!”

    “我是不会在这里闹事的。”鬼王说∶“你告诉我!”

    “这是真的。”紫薇说∶“你不要企图救我,我会死在这里,但我不要你也死!”

    “我是客人,也要死吗?”鬼王说。

    “你在这里闹事,他们会送你走,很客气,但是你到了下一站就可能有人杀你!”

    “那麽凶?”鬼王说∶“这不过是买卖吧了,许多男人愿意买,也有许多女人愿意
    卖!”

    “我并不是愿意卖。”她说∶“我是给困在这里的,我逃走,他们把我捉回来,打
    一顿。”
    
    “你可是怎麽来的?”鬼王问。

    “虚荣心,想赚钱,我应徵的是女秘书的职位,来到这里却被逼做这个!”

    “这是一个老故事了,”鬼王说∶“只是藉口不同。多数是请女侍、请歌手或是舞
    蹈员之类,有很多人其实也猜到是怎糜回事了,你情我愿,赚一笔回去,皆大欢喜。但
    是请女秘书?这是不同的!”

    “他们要找教育程度也好的女人。”紫薇说。

    “那你们回去就要吵了。”鬼王说。

    “所以我们都是不能回去的,我会死在这里!”

    “这不是一个好主意。”鬼王说∶“教育程度在这件事情上并不是那麽重要的!”

    “那个雌老虎,我看她是心理变态的。”紫薇说∶“她自己又难看又没有读过书,
    她特别要整我们!”

    “谁是雌老虎?”鬼王问。

    “你不会看见她的。”紫薇说∶“她在我们的宿舍。肥胖如山,有两百多磅重,她
    也会打人!”

    鬼王说∶“你在这里逃走也不是办法,这里很难逃,我猜你的证件也是已经给人扣
    住了!”

    “是呀!”紫薇说∶“下一次再逃走,他们就要杀我!”

    “假如你不逃呢?”鬼王说。

    “他们还是会杀我!”紫薇说∶“他们天天都杀人,有病的也杀,我受了伤,就支
    持不了多久,他们也会杀我,没有用就杀了!”

    鬼王说∶“就这样杀掉?尸体丢在甚麽地方?”

    “我不知道。”紫薇说∶“他们不会带我去看,不过当他们杀我的时候,我就会知
    道了!”

    鬼王站起来,走到镜子前看。

    紫薇说∶“你看甚麽?”

    “我在找寻冤鬼,”鬼王说∶“但是我没有看见。”

    “你在讲甚麽?”紫薇说∶“你会看见?”

    “死了这麽多人,”鬼王说∶“却不见鬼,真奇怪!唔,雌老虎┅┅雌老虎也应该没
    有这法力!”

    “你在胡言乱语!”紫薇说。

    鬼王执住她的手∶“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找雌老虎算帐!”

    “你疯了!不能这样。”紫薇说∶“你答应过我不闹事的!”

    “你看看就知道了!”鬼王说。

    他一拉她,她就飘了起来,两人升在半空。

    紫薇望下去,却看见自己仍躺在床上,鬼王则是不在房中了,那是说,她变成两个
    了,鬼王则只有一个,升起来就在她的身边。

    “这┅┅这是怎麽回事?”紫薇骛讶地问。

    “你刚刚死掉了。”鬼王说∶“灵魂已离开躯壳,甚麽也不必怕了!

    “我不想死!”紫薇说。

    “你伤得太重,”鬼王说∶“你刚刚已死了!”

    “那┅┅那我要到地狱去?”紫薇说。

    “你不是上天堂,也不是去地狱,”鬼王说∶“你是紫薇星的副星,你降下来受难
    的日子完了,你是反正要走的了!”

    “你┅┅你又是谁?”紫薇问。

    “我是鬼王,其实是低过你的,”鬼王说∶“不过这些事情是我管的。我专收坏鬼
    恶鬼!我不小心一睡睡了几百年,许多鬼都修练得高了,我要逐一收治。这里有恶鬼作
    怪,所以许多人死去了冤鬼都不见。”

    “我可以帮忙吗?”紫薇问。

    “你就是可以。”鬼王说∶“你有一股正气。我都看不出是甚麽恶鬼,我需要你帮
    忙,我们先找雌老虎!

    “她不是。”鬼王又说∶“她不是那麽高的,但是我们先去找她!”

    鬼王拉着紫薇一飘,就出了外面,升上空中,越过了一座小山,那里就是女郎们的
    宿舍,客人看不见的。

    “雌老虎应该就是了!”紫薇说。

    他们飘入了宿舍,许多美女好像是在军营中似的,在一排排的双层床上,有些穿很
    少衣服。假如欣赏美女,那真是眼花缭乱,但是知道真相的话,就无心欣赏了。

    鬼王说∶“她们看不见我们!”

    紫薇说∶“你看,这是不需要的,他们有许多地方,却偏要我们挤在一起住!”

    他们听见一声尖叫来自顶楼,便又飘过去。

    他们看见了雌老虎,一个肥大如山而又黑又狞恶的妇人,她正站在一张床前,一个
    金发美女正给缚在床上,手脚伸展成为大字形。

    雌老虎拿着一支警棍,正要插向她的两腿之间的阴道中。

    这显然已不是第一下,刚才的一声尖叫就是这样引起的。

    紫薇说∶“她是新来的,她怎麽样也不肯做┅┅”

    鬼王伸手一指,喝一声,雌老虎显得大为慌张,而那警棍亦飞离了她的手,穿破裤
    子,插入了她自己那个肥厚的阴户中。

    她连忙挣扎着用手去拔,却是没有用,越插越深,很快就不见了。

    她辗转哀叫,那棍子显然在她的腹内乱捣,因而她肥大的肚子也是这里凸起一下、
    kkbokk.CoM
    那里凸起一下。

    跟着她大叫一声,棍子就破腹飞出,跟着飞出来的就是无数美丽的女鬼。

    雌老虎则变成了一只破腹的老虎死在地上。

    “你看,”鬼王说∶一个个都给她吃掉了!”

    他一招手,老虎就给他收去了。

    那些女鬼们乱飞,叫着∶“卡罗士!卡罗士!”

    “卡罗士是经理!”紫薇说。

    “他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鬼王说,他一挥手道∶“你们可以走了!”

    那些女鬼纷纷都消散了。

    鬼王说∶“她们都轮回去了。”

    他们到了另一间屋子,那就是卡罗士住的地方。

    卡罗土是一个白晰英俊的美男,正靠在床上看电视。

    鬼王一到,他就有所感觉而跳了起身。

    鬼王冷笑道∶“你躲不了!他伸手一指,卡罗士身上的衣服就全不见了,原来他竟
    是一个女人!

    不是脱去了衣服,真看不出!

    卡罗土想逃,却就是逃不出去。

    “这是因为有符镇着。”鬼王对紫薇说∶“你等我一等,她从来只对女人感兴趣,
    没近过男人,所以是女童身,容易修练!我要破了她!”

    鬼王一飞飞上前。

    卡罗士就是逃不掉,鬼王身上亦是没有衣服了。

    他把卡罗土一抱抱住,他那件男性的武器也很迅速地一攻而入。

    卡罗士尖叫起来,他不断挣扎,就是挣不脱,鬼王在她的身上大肆进攻。

    当炮抽出来时就抽出血,再送进去又有血逼出。

    卡罗士不久就不再挣扎,而是有反应地呻吟起来。

    她的头发开始长了起来,长得和女子一样,而她的神情也是越来越女性化。

    她开始抱住鬼王,迎接鬼王的冲击!她也好几次销魂地抖颤。

    後来鬼王大喝一声,她在不能抵抗之时忽然发生变化了,身子变成透明而升起,离
    开了躯壳。

    鬼王也升起来,把她收了。

    “好一个阴阳遁形鬼。”鬼王说∶“我终于找到了她,现在,我们走吧!”

    他们飘走了。

    次日,这地方的人发现卡罗士和紫薇死在房中。

    雌老虎则是在房中暴毙,她本来就有血压高糖尿病。

    紫薇是受伤太重,卡罗士则是死因不明,不过也没有人去研究了。

    群芳山庄没有人主持,就召来军警。

    军警本来是庇护这地方的人,但主持人既然死了,他们就要做些表面功夫,维持法
    纪,把一切责任推在死者身上。

    那些女人都给送回了原地,群芳山庄声誉太差,也关掉了。

    同样的事情,其他地方仍会有,这是人类的缺点,但鬼王管不着。

    总之像群芳山庄这样惨的就没有了。

    也许,只是没有了其中之一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