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侠客行之孽子石中玉

    发布时间:2019-10-23 00:00:28   


    石清夫妇带着石中玉策马急奔,欲待返回玄素庄;但沿途不断有雪山派及长
    乐帮派人阻截,夫妇二人功力虽高,但一面拒敌,一面又要保护石中玉,不免有
    左右支绌,力不从心之苦。如此奔波数日,三人均觉疲惫不堪,於是便寻一僻静
    客栈,稍事休息。
    夫妇二人计议,为防万一,决不可让石中玉独处,必须要有一人陪同爱子同
    宿。这石中玉从小便狡狯过人,他心想∶「父亲一向严厉,此番犯下大错,定然
    严加责备;母亲向来和蔼慈爱,定然不予深究┅┅」思虑至此便故意说道∶「孩
    儿年纪已大,和娘睡怕不方便;今晚就和爹爹一块睡吧!」嘴里说着,眼中却露
    出一副可怜惧怕的神情,痴痴的望着闵柔。
    闵柔本是慈母心肠,数年中风霜江湖,一直没得到儿子的讯息,此刻乍见爱
    子,恨不得将他搂在怀里,好好的疼他他一番,便是有天大的过错,在慈母心中
    也早就都原谅了。当下便微笑道∶「我是你亲生的娘,自幼也不知给你换过多少
    尿布,有什麽方便不方便的?这些天你爹也累坏了,就让他好生歇息吧!」
    石中玉躺卧床上辗转难眠,他自当上长乐帮主後,可说是呼风唤雨,纵情淫
    乐;这几天和石清夫妇在一块,亡命奔波,实是苦不堪言。虽说爹娘疼爱关怀,
    但一想到日後回到玄素庄,那种单调无聊的日子,他不禁有股想偷溜回长乐帮的
    冲动。只是爹娘保护周严,看管甚紧,就是想溜,也苦无机会。
    闵柔静卧良久,只觉周身难过,无法入眠,方想起这几日奔波恶斗,未曾洗
    浴。她生性好洁,又素以美色驰名武林,本来就喜爱打扮,人近中年对容止修饰
    更加注重,当下便唤店家端来热水,以便沐浴净身。她走近床边见石中玉已然熟
    睡,便捻小油灯,轻手轻脚的褪下衣衫,开始洗涤身体。却不知赤裸的胴体,沐
    浴的妙姿,已清楚详尽的,落入孽子石中玉贪婪的眼中。
    佯睡的石中玉本想待闵柔熟睡後,伺机溜回长乐帮,谁知闵柔好洁,三更半
    夜竟然还沐浴净身,他只好继续装睡,趁便也偷窥闵柔娇美的赤裸身躯。谁知一
    看之下,顿时将他想要偷溜的心意完全打消,代之而起的竟是充满淫秽色欲的邪
    恶想法┅┅
    原来闵柔虽已入中年,但实际上也不过只有三十五、六,正是女人风情最盛
    之时。无论是心理或是生理都处於颠峰状态,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
    韵;加之她常年练武,全身肌肤曲线於柔媚中,另有一种刚健婀娜的特殊风味。
    只见她白嫩饱满的双乳,丰润坚挺,樱红的乳头微微上翘;修长结实的双腿,圆
    润光滑;香臀丰耸浑圆,小腹平坦坚实;伏身之际,芳草凄凄的桃源洞口,紧夹
    着的那条鲜嫩肉缝,就像个水蜜桃般的蛊惑媚人。
    石中玉生性狡黠,心智早熟;自投身长乐帮後,更是强暴奸淫样样都来,虽
    然才只十五岁的小小年纪,但坏在他手中的妇女已不下百人。他食髓知味後,凡
    是稍有姿色的妇女落入他眼中,他心中自然而然的,便开始想像奸淫该妇女的滋
    味,并且千方百计的设法达成心愿。如今闵柔丰润美好的裸身尽入眼中,怎不叫
    他神魂颠倒、欲火焚身?他心中不由想到∶「娘的身体真是曼妙迷人,如果能和
    她┅┅」
    闵柔浴罢全身舒畅,进入被中只觉爱子紧贴身旁,心中不禁无限安慰;她连
    日奔波,几番恶战,实是疲惫不堪,如今心情放松,一会功夫便酣然进入梦乡。
    石中玉此时却是邪念不断欲火正炽;闵柔浴後的身体,飘散出阵阵幽香,钻入他
    的鼻端,闵柔娇美的裸身形象,在他脑中亦是记忆犹新,两种因素一凑,激得他
    血脉贲张,真想一翻身就压在亲娘身上,当场就奸淫了她,但他思前想後,终究
    还是不敢冒然行事。
    熊熊欲火难熬,他不禁大着胆,轻轻的将手伸进闵柔屈的双腿之间,虽然
    隔着棉裤,但仍能感受到闵柔大腿的柔软嫩滑;他停了一会见闵柔没什麽反应,
    便缓缓的将手移至闵柔的阴户部位,轻巧的揉了起来。敏感部位的触摸,使得闵
    柔作了一个美好的春梦,梦中夫婿正温柔的挑逗着她隐密的地带,她只觉心头荡
    漾,忍不住就翻过身搂抱住夫婿。
    闵柔突然转身搂抱,石中玉不禁大吃一惊,但是见闵柔双眼依然紧闭,显然
    仍在睡梦之中,便大着胆将手由闵柔的裤腰处伸了进去,抚摸那滑溜棉软的丰耸
    香臀。他御女无数,手段高强,手掌抚摸之际,手指却沿着股沟上下游移轻柔弹
    挑,闵柔在梦中只觉夫婿今个手段不同,在在均搔到痒处,不禁发出愉悦呻吟,
    柔软的双手也伸入夫婿衣内,抚摸他结实的胸膛。
    闵柔热乎乎的小手又绵又软,在她温柔的抚摸之下,真是无比的舒适,无比
    的受用。石中玉被闵柔这一摸,更是欲焰高涨;激动之下,他的手指竟沿着股沟
    滑进闵柔湿滑的肉缝,直探那鲜嫩迷人的蜜穴。而此时闵柔的小手也伸进石中玉
    的裤裆,握住那火热坚硬的巨大肉棒。闵柔在梦中也惊觉肉棒的粗大,加之下身
    异物侵入骚痒难耐,在双重刺激下不禁醒了过来;她乍见与自己亲热的竟然是爱
    子石中玉,不觉大吃一惊,本能的使力一推,只听「花啦」一声,石中玉已跌落
    在地。
    隔壁的石清闻声惊醒,隔墙问道∶「柔妹!玉儿!发生了什麽事?」。
    闵柔见石中玉两眼茫然,迷迷糊糊的模样,不禁有了自责的感觉,她心想∶
    「自己作梦,误将玉儿当成清哥,主动投怀送抱;玉儿迷糊当中胡乱触摸,并非
    有意如此;只怕自己使力过大,跌伤了玉儿」。
    思想至此,赶紧上前扶起石中玉,只见他後脑杓鼓起老大一个苞,心中不禁
    既疼又怜又是自责,呆了半晌才回道∶「清哥!没事,玉儿翻身掉下床了,你安
    心睡吧。」
    闵柔折腾半天复行上床,竟是难以入眠;春梦快感仍馀波荡漾,感觉上是那
    麽清晰,尤其是那粗大的┅┅一时之间她竟感欲念丛生,下体湿润。心中不由想
    到∶「似乎已有许久未曾和清哥亲热了┅┅

    (二)
    次日,复行赶路,此时天气转凉竟飘起雪来。三人策马急奔,雪花打在脸上
    冷飕飕的颇不舒服;行至一片松林处,只见迎面十多人拦住路口,为首之人竟是
    长乐帮的贝海石。石清心中一惊,暗想∶「这贝海石功夫不在我之下,随行众人
    看来也非庸手,今日恐难护的玉儿周全。」
    当下低声对闵柔道∶「柔妹,我上去挡他们一阵,你护着玉儿冲进林内,千
    万不可恋战。」说罢大喝一声纵马冲了过去,贝海石等一干人众,见他来势凶恶
    纷纷向两旁闪避;闵柔趁机便带着石中玉从空隙突围而出。
    出了松林闵柔不禁暗暗叫苦,只见前方竟是一处断崖,断崖下方数十尺是一
    条大河,河内水势湍急,波涛汹涌,就是舟船恐也难渡。此时後方人声杂沓,长
    乐帮众已紧追而至;闵柔心中电闪暗道∶「玉儿如再度落入此等恶徒之手,势将
    难以挽回其纯净本性,与其如此,还不如冒险强渡,尚有一线生机。」当下拉着
    石中玉奋身一跃,竟跳入滚滚洪流之中。
    水势急湍,奔流快速,二人随波逐流,顷刻之间已下行数十里;及至河湾,
    水势稍缓,二人方始挣扎上岸。天气严寒,俩人衣衫尽湿,均觉冰寒澈骨;闵柔
    功力深厚仍不免牙齿上下打颤,娇生惯养的石中玉更是脸色青白几乎昏厥。俩人
    跌跌撞撞勉强行了数里,已是气喘如牛体力耗尽,此时但见前方不远处有一荒芜
    庙宇。
    闵柔见石中玉昏迷不醒,眼看即将冻毙,不禁心中悲苦;虽然自身亦酸软无
    力、冰寒澈骨,仍勉力搜寻生机。此庙幅员辽阔,大殿後方有一数十尺见方的水
    池,闵柔见池中烟雾迷漫不觉诧异,伸手一探,竟然温热烫手。顿时之间喜出望
    外,心想∶「真是命不该绝,五行有救。这儿竟然有一处天然温泉!」
    她连拖带拉的将石中玉拽入池中,自己也筋疲力竭的瘫在池内。
    一会功夫,二人均感身体回暖,体力也逐渐恢复过来。闵柔见池边数块大石
    皆温热乾燥,便和石中玉褪下湿衣,拧乾後放置大石上烘烤。俩人浸泡愈久愈觉
    周身舒活畅快,不但寒意全消,甚至还觉燥热。刚捡回一条命的石中玉,更是死
    气方除,欲念又生;他贪婪的目光紧盯着闵柔裸露在外的洁白颈项及趐胸上缘;
    下体也坚硬的挺举起来,好在温泉水色混浊,无法透视,否则端庄正经的闵柔定
    然又要大吃一惊!
    二人着衣後,复行巡视该庙,只见温泉之旁另有一股冷泉,泉水甘甜,二人
    掬而饮之,只觉精神大振。大殿正中供奉神像,面貌狰狞,不知是何方神祗;闵
    柔得脱大难心存感念,便与石中玉俯身膜拜,参拜完毕起身之时,方见梁柱之上
    有一残破匾额,上书『五通』二字。闵柔心中不禁忐忑不安,这五通乃是淫邪之
    神,自己不察竟俯身参拜,若其有灵,岂不是糟糕!
    俩人巡视一周後,发现偏殿一禅房竟是被褥俱全,虽然满布灰尘,但只要稍
    事清扫仍可住宿安歇。闵柔便对石中玉道∶「玉儿,你将这儿整理一下,娘去外
    面寻些吃的,今晚就在此地歇着吧。」
    石中玉卖力的清理禅房,心中实是喜不自胜,他心想∶「今晚又可和娘一块
    睡,定要把握机会弄娘上手,否则岂不是暴殄天物┅┅」适才闵柔浴罢起身,浑
    身肌肤让温泉烫的通红,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肉身玫瑰,石中玉一想到闵柔裸裎模
    样,立刻就欲火焚身,兽性大发。
    他越想越乐,干起活来也特别有劲,不一会功夫竟将禅房打扫的乾乾净净,
    倒像是个临时布置的新房。忽然间他想到一事,不禁大呼糟糕,他急得搔头抓耳
    的,不一会摸到头上发髻,忽又大声欢呼,口中喃喃自语的道∶「有了这宝贝,
    可就万无一失了!哈、哈、哈、哈┅┅」
    闵柔打了三只松鸡,清理乾净烤熟了,俩人顿时大快朵颐。此时天色已晚,
    二人便钻入被窝闲话家常,聊着聊着闵柔想到石清,不由又耽心起他的安危。石
    中玉这时突然拍击闵柔後颈,嘴中同时叫道∶「好大的蚊子!」
    闵柔只觉後颈短暂刺痛,而後一阵麻痒,不一会功夫人已昏睡过去。
    石中玉方才想到,闵柔虽然疼他,但要她作出违背伦常,母子乱伦的丑事,
    以她端庄贞节的个性,那简直是痴人说梦;如若用强,闵柔功力又远高於他,亦
    是决无可能;因此他焦急万分。但他无意之间触及发髻,不禁又大喜过望;原来
    他任长乐帮主时,经常奸淫妇女,属下为讨好他,远从苗疆取得一种妙药,以供
    他迷奸妇女之用。
    此药平日置放发簪之内,使用时只要轻轻一刺,药力自然侵入对方体内。药
    性发作後,中者短暂昏迷,但片刻即醒,醒来後对性的需求增强,全身感觉也较
    平常敏锐,神智虽尚清醒,但却会产生怪异幻觉,且事後无法辨识,究竟发生之
    事是幻是真。他过去曾因湘乡女侠王晓蝉,武功高强无法强暴,而用过一次;结
    果女侠竟然百依百顺,唯命是从,真是奇妙无比,乐趣无穷。
    闵柔悠悠醒来,一睁眼,竟看见面目狰狞的五通邪神,她大吃一惊,慌忙起
    kkbokk.CoM
    身,却见那五通神却又接连幻化为夫婿石清与爱子石中玉,她心中惶恐,暗道∶
    「这五通邪神果然膜拜不得!」当下虔心说道∶「小女子不慎亵渎神明,尚请五
    通大神莫要责怪作弄小女子。」说罢躬身行礼,状极虔敬。
    石中玉见闵柔误认自己为五通神,知药效发作,闵柔已产生幻觉,不禁欣喜
    若狂。他沉声说道∶「闵柔,你前世与本神宿业姻缘未了,今个本神降临,你可
    愿意了却前缘?」闵柔一听大惊心想∶「这五通可真邪,竟然知道我的姓名,难
    道我真与他有宿业姻缘?」
    她心中紊乱,沉吟未答。此时那五通神又道∶「本神也不相强於你,但那石
    清、石中玉恐难逃本神降祸!你可愿意配合?」闵柔听声音愈益严厉,心中更加
    惶惑,复担忧夫婿爱子安危;心想神意难违,不由得低声下气答道∶「小女子闵
    柔,愿遵大神令谕,请大神示下。」
    石中玉闻言大喜,他心性邪恶,暗想∶娘如此娇媚难保没有暧昧之事?不仿
    趁机问一问她,便沉声说道∶「闵柔听了!你除了夫婿石清外,是否曾和他人苟
    且?」闵柔一听,直羞得满脸通红,她低声答道∶「回禀大神,小女子一向清白
    自持,从未有苟且之事。」
    石中玉嗯了一声又道∶「既然如此,你先褪下全身衣衫,让本神看看,你清
    白身躯是否与前世无异┅┅

    (三、完)
    闵柔含羞带怯的褪下衣衫,娇躯不禁一阵颤抖;除了夫婿石清外,她从未在
    他人面前裸露清白身躯,适才虽与爱子石中玉一块洗浴,但那时性命交关,却不
    能以常情度之。此刻整个身体,赤裸裸的坦露在外,对方虽为神只,亦不免娇羞
    万状。
    石中玉见闵柔依言褪下了衣衫,不觉兴奋欣喜,他凑近闵柔,仔仔细细的欣
    赏,那成熟曼妙的裸身。只见那白嫩嫩的两个奶子硕大柔滑,正随着身体的颤栗
    而抖动着,樱红的奶头凸起挺立,微微向上耸翘;丰满的臀部,光滑紧绷充满弹
    性;此外柔软的腰肢、圆润修长的玉腿、纤细洁白的脚趾、柔顺阴毛伏盖下的饱
    满阴户,在在均激发他无边的欲念,与熊熊的欲火。
    他七、八岁时即离家学艺,与闵柔相处之时,年龄尚小未通男女之事,因此
    对闵柔的印象仅止於「亲娘」二字。如今摧花无数,食髓知味,他再看闵柔,已
    不是儿子看亲娘那般的单纯;而是已转变为,好色男人看美艳女人的那种暧昧猥
    亵的淫秽心态。闵柔的成熟美艳,深深吸引着他,此刻他已准备好,要采食这朵
    娇艳欲滴,成熟媚人的禁忌花蕾!
    闵柔裸身仰卧,心中惶恐、惊惧、羞涩、耻辱,交互混杂,自己也搞不清楚
    到底是什麽滋味。突然一双手触上了她的身体,紧接着就轻搔慢抚的游移起来;
    那种似拂琴般的轻柔挑逗,使她的身体起了阵阵的颤栗,也勾起她心中潜藏的原
    始需求。
    她赤裸的身躯不禁扭动了起来,喉间也禁不住泄出荡人的呻吟。她那枯乾已
    久的溪谷,如今已是春水泛滥;密合的两片闸门,此刻也嗡然开合;从所未有的
    强烈欲望,由她内心深处,缓缓向外蔓延,其势实锐不可当。
    石中玉年纪虽小,却已是花丛老手,他深知慢工出细活的道理,因此一时之
    间并不急於攻坚,只是慢条斯理的在闵柔嫩滑白皙的躯体上,以指尖轻柔的抚弄
    着。闵柔紧闭双眼,眉头轻蹙的娇媚模样,使得原本俏丽的面庞,更添增无限的
    风情。
    闵柔欲情已炽,只觉周身骚痒,体内空虚,迫切需要男性凶猛的入侵,但期
    待已久的粗暴侵袭,却始终不来。迫不及待之下,她不由得主动伸手,探寻邪神
    五通的神根。一阵摸索,终於如愿以偿,握住了那火热粗大的神根。这时她心中
    也不由暗想∶「神器果然不同凡品,竟然如此粗大!也不知自己能否承受?」
    石中玉见闵柔欲火焚身,性急难耐的媚态,不觉地也加快了节奏,他手指一
    探,已进入闵柔那湿滑娇嫩的阴户,既而直入那神秘诱人的小穴。他只觉层层叠
    叠的嫩肉不断的收缩蠕动,强力吸吮自己的手指;闵柔的小穴竟是那麽的紧缩柔
    韧!简直就如同处女一般!他心中不禁想到∶「爹爹也真是暴殄天物!不知有多
    久未曾耕耘娘的这块丰腴嫩穴。也罢!今个就让我来子代父职吧!」
    他不再等待,抬起闵柔嫩白的大腿,下身一挺,粗壮的阳具「噗吱」一声,
    已尽根而入,直接顶到了闵柔娇嫩的子宫。闵柔轻呼唉哟,既而玉臂轻舒,紧搂
    石中玉,无限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此刻她有种奇
    妙的感觉,那就是,过去所有的快乐,都比不上五通神那雄壮威武的一插。
    这时石中玉使出了真功夫,他臀部不停快速耸动抽插,两手也揉捏闵柔白嫩
    丰满的乳房,指尖则轻搔樱桃般的乳头,嘴唇也凑上闵柔洁白的颈项,轻舔那玲
    珑小巧的耳孔。闵柔快活的简直要疯了;要知她和石清都是老实正派之人,就是
    在敦伦时也是中规中矩,因此她根本未尝真正享受过高潮的销魂滋味,此刻石中
    玉高超的房事技巧,实是替她的人生,开展出另一面新窗。
    闵柔快活得无以复加,一波波的娱悦浪潮,将她逐渐地推上快感的颠峰;此
    时五通神的面貌也变化多端,一会石清,一会石中玉,一会五通神,甚至於贝海
    石、封不平、丁不三,就连庄内负责扫地的驼背小吴也出现眼前。随着面貌的变
    化,闵柔觉得自己似乎真的在和这些人欢好,奇怪的是自己竟然不觉羞耻,反倒
    有一种被凌虐的怪异满足感。她内心潜藏压抑的各式各样淫秽念头,彷佛出闸猛
    虎一般,狂奔而出。她心中不由暗想∶「自己原来竟然是如此淫荡的女人!」
    闵柔彷佛进入愉悦的天堂,时间完全的静止,只剩下无穷的快乐。此时似乎
    驼背小吴,正吸吮她嫩白纤细的脚趾;满脸胡须的封不平也舔吮她饱满的乳房,
    而老不休丁不三,更耸动他那瘦骨嶙峋的屁股,抽插她娇嫩的小穴,最刺激羞人
    的,却是爱子石中玉,竟然将他那年轻粗壮的阳具,塞入她的口中┅┅
    石中玉眼中的闵柔,呈现出与平日贞节端庄形象,完全不同的风貌。她那雪
    白丰满成熟的诱人胴体,不断的扭曲摇摆,柔嫩的大腿也向两旁大肆扩张,影响
    所及致使那鲜嫩湿滑的密穴,也完全清楚的显现出来。
    闵柔面目的表情更是变化多端,忽而咬牙切齿,忽而含情脉脉;忽而欲情难
    禁,忽而含羞带怯。她一会像贞节贵妇,一会像淫娃荡妇;一会如深闺处女,一
    会又如青楼艳妓。石中玉驰骋在她身上,就如同与各个不同类型的女子,分别交
    欢取乐一般,情趣变幻多端,简直使他乐不可支。
    石中玉见闵柔高潮不断,呻吟连连,雪白的身躯上香汗、淫水、精液混成一
    片,面部表情也迷惘恍惚,显然进入极乐境界时间过长,如再持续刺激,恐对身
    体不利,此外自己也已疲累。於是猛烈抽插一阵,第五度的将精液射入闵柔花心
    後,便搂抱着闵柔歇息小憩。
    石中玉醒来,只觉口乾舌燥,冰寒澈骨;见闵柔仍沈睡未醒,但身体蜷曲紧
    缩,显然睡梦中亦感寒冷。他抱起闵柔奔至温泉处进入泉中,只觉周身立刻温暖
    起来,闵柔此时也醒了过来。她药力未消幻象又生,但见一张牙舞爪的怪兽向自
    己扑来,不禁惊惶失色;继而怪兽抱住她欲行强暴,她全身瘫软无力反抗,竟然
    让怪兽得逞。怪异的是她不但没有厌恶的感觉,反倒对於怪兽的侵犯,感觉格外
    的舒服与刺激,从而也给予热烈的回应。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