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更年期的黄蓉..

    发布时间:2019-10-11 00:00:20   


    郭襄、郭破虏这对双胞胎姐弟,已经十二岁了,他俩调皮捣蛋,活泼好动,
    郭靖、黄蓉公事繁忙,实是无暇照应,便央请黄药师带姐弟俩至桃花岛暂住。不
    久蒙古大军後撤,襄阳城军情为之舒缓,郭靖见大小武兄弟,长年带兵打仗疏於
    练武,功力大为退步,便要二人暂时退出军旅,以专心习艺。
    少了两个小捣蛋,黄蓉大为轻松,因此授徒的事情就由其一手包办。黄蓉机
    变灵巧,循循善诱,武氏兄弟的功夫大有进境。郭靖见状很是欣慰,便将自个全
    副心力,投住於改善襄阳防务之上。这日大小武练功之馀,返回军营探视旧日袍
    泽,众兵士不免备齐酒肉,热情招待。酒酣耳热之下,大夥便天南地北的闲聊了
    起来。当兵的还能有什麽好话题?不是打仗,就是女人;因此说着说着,便扯上
    了黄蓉。
    郭靖、黄蓉二人,在襄阳军民心目中的地位简直有如天神;尤其是黄蓉,既
    美貌又足智多谋,军民简直当她是九天仙女下凡。但黄蓉终究是个漂亮的女人,
    兵丁们虽对她尊敬万分,但内心深处,却仍不免对她怀有一种暧昧的幻想。酒精
    起了催化作用,他们内心压抑的情欲,不由得渐渐释放了出来。
    张管带首先忍不住嚷了起来∶「你们倒说说看,咱们襄阳城有那个闺女比得
    上郭夫人?」
    「呸!什麽襄阳城?就是整个大江南北,也找不出比她俊俏的娘们。唉!两
    位小将军有福气啊!整天都能伴着大美人,要是我有这机会,嘿嘿┅┅」
    「他妈的!李游击,你说话怎麽老说一半?你要是有这个机会,你待要怎麽
    着?」
    那李游击暧昧的瞧了瞧武氏兄弟一眼,猥亵的道∶「我还能怎麽着?了不起
    偷着瞧瞧郭夫人,打个手铳罢了!郭夫人武艺高强,要是真上,我哪禁得起她两
    腿一夹啊!」他说罢一阵嘻嘻淫笑,众人脑际也不禁浮现,黄蓉赤着双腿的淫秽
    模样。
    大夥七嘴八舌地,越说越不像话,大小武和兵丁熟悉,知道众人纯属酒後醉
    言,并无恶意。但听到紧要处,也不禁心头狂跳,心猿意马起来。两人自幼随黄
    蓉习武,黄蓉举手投足的曼妙风姿,婀娜动人的妩媚体态,实已深映二人心中。
    如今听了淫秽话语,不禁暗想,师娘确实是成熟妩媚,风韵撩人啊!
    「郭大侠没日没夜的操劳军务,哪有时间去陪伴郭夫人?郭夫人正是狼虎之
    年,又怎麽能耐得住?嘿嘿!有事弟子服其劳,两位小将军有没有偷着孝顺师娘
    啊?」
    「呸!什麽话?就算是孝顺师娘,也不能嚷嚷啊!你没见过两位小将军的棒
    槌吧?嘿嘿!郭夫人还不知有多疼他俩呢!」
    「两位小将军的棒槌怎麽了?这跟郭夫人疼不疼有何关系?」
    「他奶奶的!你懂个屁啊!咱们老六营的都知道,两位小将军都养了好大的
    鸟,又粗又长,娘们最爱了。郭夫人要是尝过他俩的大鸟,一定舒服的舍不得,
    怎麽会不疼他俩?」
    「我说两位小将军,咱们也算是同生共死的好兄弟,说来听听嘛,师娘怎麽
    样疼你俩?也让咱们解解馋嘛!」
    大小武双手连摇,忙道∶「各位千万可别乱说,我师娘一向行事规矩,端庄
    贞节。平日教我俩练武,也是一板一眼,不言笑;我俩见了她,就像老鼠见了
    猫,哪还敢胡思乱想?」
    两人越解释,众人就越不信,到後来乾脆就认定,他俩已和黄蓉有了暧昧关
    系,直接就问起黄蓉的身体特徵。
    「人说嘴小,那儿也小。郭夫人的嘴儿就像樱桃一般,那儿肯定又紧又小。
    他奶奶的!两位小将军将大鸟放进去捅时,郭夫人还不知叫得多舒服呢?」
    「郭夫人的年纪总有四十好几了吧?怎地看起来还是这般惹火?他娘的!难
    道她会采阳补阴?两位小将军服侍师娘,是轮流来,还是一块上┅┅」
    大小武见实在闹得不像话,便告个罪先行离席,二人回到郭府,已是午夜时
    分。其时刚入三伏,天气炎热,虽已入夜仍是暑气逼人,二人酒意上涌,更觉浑
    身发燥;当下打着赤膊,便跳上院中大树上纳凉。二人居高临下,只见隔墙院落
    黄蓉居处仍是灯火明亮,不禁心感诧异。他俩心想,师父宿於大营,师娘孤身一
    人,为何深夜未眠?
    两人心意相通,有志一同,相互对望一眼,便下树越墙,潜行至黄蓉窗下,
    趴伏偷窥。二人平日知书达礼,行事规矩,原本不会行此无礼之事。但一来在酒
    精驱使下,不免胆大妄为;二来方才兵士污言秽语,也撩起二人遐思。两人透窗
    望去,不禁血行加速,绮念横生。原来黄蓉仰靠着椅背,两脚翘在书桌上,正盯
    着墙上的襄阳防卫图发呆。
    由於天热,又已是更深人静,因此黄蓉身上仅着一黄色肚兜,及一条白色纺
    绸的小亵裤。她白嫩丰盈的趐胸,大半裸露在外;一双修长浑圆的玉腿,更是直
    露到大腿根。武氏兄弟一见,顿时欲火陡升,下体也硬梆梆的直翘了起来。要知
    其时,礼教甚严,平日女子在外,顶多只能见及面庞双手,如今竟能看到美艳师
    娘,大半截赤裸的娇躯,怎不叫二人欲火如焚?
    黄蓉近日老觉得面红耳赤,心情浮躁,身体也觉得有些不适;说有病吗,又
    不像;说没病吗,又总是感到不舒服。尤其使她难以启齿的是,她对房事突然产
    生了高昂的兴趣;对於这些转变,她不了解原因;限於身份地位,也无法找人倾
    诉。在这种情形下,自己悄悄的手淫,成为她宣泄的唯一管道。
    手淫带给黄蓉很大的罪恶感,因为伴随手淫而来的,是千奇百怪的幻想;在
    这些幻想里,她背叛了郭靖,违反了伦常,甚至还极端的变态邪恶。虽然那只是
    幻想,但对黄蓉而言,那种销魂的快感,简直就跟真作,没什麽两样。手淫、幻
    想疏解了她的压力,宣泄了她高亢的情欲;黄蓉一开始作,立刻就上了瘾,几次
    之後,她已经是乐此不疲了。
    黄蓉眼睛盯着墙上的防卫图,脑中却幻想着自己光着身体,在城楼上指挥作
    战。而不论敌我,那千千万万炽烈的目光,均聚集在她赤裸丰腴的身体上。那些
    目光,就像不规矩的男人,轻柔的抚摸着她,放肆的亲吻着她┅┅想到这,她觉
    得体内涌起一股热潮,内心的欲望也愈发的强烈,她不由自主的调整了姿势,将
    下体紧抵在桌脚处。
    面色绯红的黄蓉,贝齿轻咬下唇,显现出情欲难耐的神态;她叉开双腿仰靠
    在椅上,紧贴着桌角的下体,也缓缓蠕动磨蹭了起来。大小武此时已年近三十,
    并分别娶了耶律燕、完颜萍为妻,对於男女之事并不陌生。如今乍见天仙般的师
    kkbokk.CoM
    娘情欲勃发、骚痒难耐的媚态,不禁忍无可忍,纷纷掏出阳具,在窗外对着师娘
    手淫了起来。
    二人一面手淫,一面欣赏着黄蓉的曼妙风姿,心中也不免将师娘与妻子作了
    一番比较。兄弟俩越看,就越觉得自己的妻子,远远比不上师娘。无论是容貌、
    身材、气质,乃至於肉欲风情,妻子都远不如师娘这般的撩人遐思。二人酒力上
    涌,愈加兴奋,动作喘息不免益发粗重。这要是在平日,早已便被机灵的黄蓉察
    觉,但此时黄蓉也正逢紧要关头,因此窗里窗外三人各自销魂,彼此竟自相安无
    事。
    黄蓉脑中此时遐想,自己正裸身大战蒙古鞑子。数以百计的蒙古大汉,均未
    着衣裤赤裸纠缠。
    那些个蒙古大汉,胯下肉棒又粗又大,纷纷挺立直竖,直指向她。她心中惶
    恐,欲寻空档趁隙脱困,但为数百计的肉棒,忽地同时射出浓浓的精液,准确的
    击中她的下体及乳房。在灼热的阳精喷击下,她不由得惊慌失措;此时下体热浪
    滚滚,竟是说不出的舒服畅快。瞬间,黄蓉全身一阵颤栗,达到了从所未有的绝
    顶高潮。
    窗外的武氏兄弟,目睹黄蓉欲仙欲死的销魂模样,禁不住也是狂喷而出,一
    泄如注。两人在极端兴奋之下,呼吸愈加粗重。
    逐渐回过神的黄蓉,也因而发现窗外有人窥视。她刚经宣泄,仍荡漾於快感
    馀韵中,因此一时也懒得起身。她由呼吸判断,窗外应伏有两人,而时下战事和
    缓,应无强敌窥探,那麽┅┅她脑中电闪之下,已然猜测出窗外大概是什麽人。
    风韵犹存的黄蓉,自己也不明白,为什麽会有下面这些举动。她竟然脱下了
    肚兜,褪去了湿漉漉的亵裤,全身赤裸裸的练了一趟易经锻骨操。这易经锻骨操
    是基础功夫,主要在於舒活筋骨,动作多属弯腰、抬腿等缓慢的伸展姿势。她面
    对着传来呼吸声的窗户,因此窗外如有人窥视,黄蓉身体的任何部位,均将毫无
    保留的,尽数落入窥探者的眼中。
    武氏兄弟不知黄蓉有意如此,二人目不转睛的随着黄蓉的动作而摇头晃脑,
    简直就像是牵了线的木偶一般。黄蓉细嫩柔滑的肌肤、圆润修长的玉腿、浑圆挺
    耸的丰臀、饱满坚挺的双乳、鲜美如蜜桃般的嫩穴,纤毫毕露的完全呈现在二人
    眼前。
    在烈酒强大後劲下,两人其实已然酒醉,但意识虽然逐渐模糊,欲火却是加
    倍的炽烈。在黄蓉惊心动魄的成熟风韵之下,两人澈底迷失了自我。他俩紧盯着
    黄蓉的妙处,终究压制不住奔腾的兽欲,推窗冲了进去。

    (二)
    黄蓉一面练功,一面注意窗外的动静;由两人浊重喘息的微细特徵,她已经
    确定窗外偷窥者,就是武氏兄弟俩。黄蓉的心里涌起一股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
    混杂着欣喜、得意、羞怯、惭愧,以及一些她无法言喻的情绪。
    年华渐逝,却仍拥有傲人的身材,使她感到得意;爱徒贪婪的偷窥,使她产
    生莫名的欣喜;首度曝露赤裸身躯,在郭靖以外的男人眼中,她感到羞怯;明知
    一手带大的爱徒在偷窥,却故作不知,她觉得惭愧。
    复杂的情绪纠缠萦绕,反而增强了她裸露的快感,她心中一荡,欲情又起,
    只觉得全身火辣辣的发热,下体又已湿漉漉的渗出了大量的淫水。窗外的呼吸声
    愈形粗重,酒醉的两兄弟,整个面颊都贴在窗纸上。原来偷窥的细孔,已被两人
    忘情的撑成了大洞。这根本已成了公然的观赏,哪还像偷窥啊?
    此时黄蓉已可从洞开的窗纸,清楚的看见目瞪口呆的两个徒儿,但她却仍然
    装作不知。毕竟事情一戳破,就少了那种隐匿暧昧的刺激感觉;这样一来,无论
    是偷窥者或是被偷窥者,都会因少了罪恶感而降低禁忌所带来的乐趣。
    忍无可忍的两兄弟,穿窗而入,势若疯虎的扑向黄蓉;赤裸裸的黄蓉,轻盈
    的弹跃而起,她曼妙的身躯,在空中作了一个完美的转折,一式「燕双飞」足尖
    分点二人风府穴,只听「澎、澎」两声,兄弟俩已四仰八叉的躺卧在地。
    酒意甚浓的两兄弟,穴道被点,立刻倒地呼呼大睡。但点倒徒儿的黄蓉,此
    时却脸红心跳,四肢发软。原来两人纳凉时,赤膊仅着短裤,而方才手淫又将短
    裤脱了,因此目前两兄弟是赤裸裸的躺卧在黄蓉面前。首次面对郭靖以外其他男
    人赤裸的身体,黄蓉既慌乱又震惊。她想别过头不看,但好奇心却驱使她看个究
    竟,她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便瞄向二人的下体。
    刚昏睡的两人,下体仍维持亢奋的状态;青筋毕露,剑拔弩张的阳具,昂然
    竖立,气势非凡。
    那种粗大的程度,远超过黄蓉的想像。端庄贞节的黄蓉只有郭靖一个男人,
    因此在这方面也都以郭靖为衡量标准,如今乍见庞然大物,心中实是叹为观止、
    惊诧莫名。她情不自禁的凑近观看,猛地一股怪异的味道冲入鼻端,黄蓉在异味
    刺激下,腿一软,几乎跌坐在地。
    原来两人身上浓浓的酒味,混杂着汗味及方才手淫残留的精液味,形成一股
    强烈无比的独特男人味;身处更年期的黄蓉,内分泌发生改变,对於雄性的体味
    特别敏感,因此一嗅之下,立时骨软筋麻,如遭雷击。她下意识的,一手  住下
    体,一手捧着丰乳,原本荡漾的情欲,愈发的炽烈。
    黄蓉在幻想中也曾勾勒过不同男人阳具的形象,但想像哪有亲眼目睹来得真
    实具体?两人青筋毕露、油光水亮的雄伟阳具,清楚的就在眼前。春心荡漾的黄
    蓉不由得脸红心跳,倒吸一口大气,下体也趐趐痒痒的,感到极端空虚。异味唤
    醒她雌性的本能,她呆望着两人雄伟的阳具,竟有不顾一切俯身相就的冲动!
    黄蓉陷入激烈的天人交战中,她心中一方面想着∶「自己年华渐逝,青春不
    再,如不及时行乐,日後恐再无机会。」另一方面她又想∶「结缡近三十年,夫
    妻恩爱,从无间隙。靖哥哥为国为民,牺牲奉献,自己怎可为一时欢愉,有负於
    他?」
    欲火烧的她粉颊通红,全身也忽冷忽热的,起了一片鸡皮疙瘩。根深蒂固的
    礼教观念,终究深场黄蓉心中,她猛然一甩头,抛开了绮思遐想,毅然决然的走
    出了书房。
    悬崖勒马的黄蓉,辗转反侧难以成眠,眼前晃来晃去,尽是武氏兄弟那两根
    粗大的阳具。她心中越是压抑,思绪越是纷乱,最後她脑中竟然浮现出,与两人
    欢好的猥亵影像。她两腿紧夹,双手紧拥,抱着被子不停的蠕动。长夜漫漫,欲
    火难熄,黄蓉连续经历了四、五次快感,但却始终无法达到销魂的境地,她幽幽
    的叹了口气,脑中再次勾勒起淫秽的图像。
    武氏兄弟醒来,发现竟赤裸处身黄蓉书房,不禁吓出了一身冷汗。两人慌忙
    返回居处,心中直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昨夜的记忆,似乎随风而逝;他俩怎
    麽想也想不起来,究竟为何会裸身睡於黄蓉书房。两人相互回忆对照,至多也仅
    止於偷窥师娘自慰,至於其後发生何事,则根本毫无印象。
    黄蓉若无其事的指导二人练武,二人心中有鬼,未能专心,不免经常出错。
    黄蓉板着脸训斥了一番,便重行示范,要二人仔细观看。黄蓉朝前一扑,随即後
    跃,并迅速弯身後仰,成铁板桥姿式。这一扑、一跃、一仰,乃针对攻敌时,敌
    突发暗器,所设计的保命绝招。黄蓉姿态优美,功架扎实,边作边说,两人看得
    如痴如醉,色心又起。
    原来天气炎热,加上衣衫单薄,一出汗,身体轮廓便尽行浮现。而作铁板桥
    时身体後仰,下体自然便向上挺耸。由於汗湿,黄蓉饱满的阴户紧贴在白色的长
    裤上,乌黑的阴毛、鲜嫩的肉缝,竟然清楚的印了出来。兄弟俩一见,脑际顿时
    浮现出昨夜的绮丽风光;此时黄蓉在他两眼中,就如同赤裸一般,两人的下体立
    刻就硬梆梆的竖立了起来。
    黄蓉讲解完起身,只见二人弯身曲体不敢直立,裤裆处高高鼓起,简直就像
    个蒙古包。她低头一瞧自己汗湿的衣衫,不禁恍然大悟,心头火起。她心想,二
    人昨夜醉酒荒唐,尚情有可原;现在竟然连白日练功都胡思乱想起来,简直太不
    像话。她严肃的交代了练功诀窍,要二人自行习练;而後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
    一扭身,便自个到树荫下纳凉去了。
    树荫下凉风阵阵,黄蓉坐在椅上,只觉暑气全消,不禁昏昏欲睡。懵懂中在
    一旁练功的武氏兄弟,忽然急速的腾跃近身,两人飞快的制住黄蓉的穴道,便将
    她带入一旁的兵器室。二人将绳索系在横梁上,绑住她双手向上吊起,就动手脱
    她衣服。
    黄蓉感到气愤惊慌,她厉声斥骂∶「你们两个畜牲!快放开我!你们昏了头
    啊!我是你们的师娘啊!」两人却充耳不闻。
    不一会黄蓉便被剥得精光,此时小武一边揉搓她嫩白丰满的乳房,一边嘻皮
    笑脸的道∶「师娘,我们知道师父忙,没空陪师娘,师娘熬得辛苦,昨晚我们都
    看见了。如今咱哥俩,特地来孝顺师娘,保证不会让师娘失望的!」
    黄蓉心中虽感到羞辱气愤,但穴道被制,双手吊起,实亦无可奈何。当两人
    恣意的抚摸她赤裸丰满的胴体时,黄蓉猛然惊觉,自己对这种猥亵行为,似乎有
    着一丝微妙的期盼。
    小武凑上嘴,欲亲吻黄蓉,黄蓉矜持的别过头,但小武两手托着她的面颊,
    硬吻了上去。粗重的鼻息、温热的嘴唇,使黄蓉陷入迷惘;侵入的舌头,强力的
    撬开她紧闭的牙关,进入湿滑的口腔,黄蓉不由自主的卷动香舌,和侵入的舌头
    对抗。两人的舌头彼此纠缠,紧密碰触,攻防之间黄蓉的舌头,不时受到小武热
    烈的吸吮。黄蓉逐渐陶醉在热吻中,陷入了情欲的波涛。
    大武蹲在黄蓉身後,贪婪的抚摸着黄蓉的双腿,他由圆润的小腿抚摸到丰腴
    的大腿,摸揉捏搓,上下来回。黄蓉腿部柔嫩的弹性、滑腻的触感,使他百摸不
    厌,爱不释手。在亲吻与触摸之下,黄蓉平日端庄威严的神态尽失。她不但身躯
    乱扭,忍不住发出愉悦的呻吟,泛滥的淫水,更从湿漉漉的下体奔流而出,沾湿
    了整个腿裆。
    突地,一股从所未有过的锥心蚀骨感觉,由後庭直钻心房,她不由得全身颤
    栗;原本脆弱的心防,也在瞬间,彻底的崩溃。黄蓉打从心底放弃了抵抗,随着
    不断增强的异样快感,饥渴的她转而热切期待着,爱徒粗犷的侵袭。
    大武掰开黄蓉白嫩丰腴的臀部,以舌尖钻舔黄蓉紧缩诱人的後庭,从未尝过
    此种滋味的黄蓉,对这种万箭钻心似的快感,简直抵受不住。她只觉空虚饥渴的
    感觉,一下子增加了几十倍,双手也迫切的需要拥抱住什麽东西,她不由得情急
    的哼道∶「快!放开我的手啊!唉哟!师娘受不了了!快啊!┅┅」
    两人见她眼波流转,春意盎然;下体尽湿,饥渴难耐;便制住她气海穴,使
    她无法凝聚内力,其馀穴道则连同绳索一并解开。身躯甫得自由的黄蓉,饿虎一
    般的扑向小武,她双手死命的紧搂小武,樱唇也疯狂的咬上了小武肩头。小武吃
    痛,下体格外的亢奋,橄面棍般的粗大阳具,直翘而起,隔着裤子紧顶着黄蓉的
    裆间。
    大武此时飞快的脱下裤子,自身後搂住黄蓉。他在黄蓉耳际轻呼∶「师娘,
    还是让我先孝顺您吧!」他边说,边将阳具凑向黄蓉湿润微开的蜜桃瓣儿。
    黄蓉紧搂小武不肯松手,但白嫩圆鼓的丰臀却向後耸翘了起来;那湿漉漉的
    花瓣,满含春意,门户大开,像是早已准备停当,就等那野蜂来探穴采蜜啦!
    黄蓉那得天独厚的娇嫩小穴,初次面临粗壮阳具的叩关,不禁五味杂陈。她
    又是舒服,又有些痛苦,又是期待,却又有些惧怕,感觉上竟和新婚初夜的惶恐
    极端的类似。忽然间,巨物破门而入,黄蓉只觉心中一凛,不禁大呼出声。
    她一惊而起,只见一旁的两兄弟仍在挥汗苦练,而树荫下凉风息息,蝉鸣依
    旧,适才情景竟是南柯一梦,她面红心跳、绮念如潮。此时一阵清风吹来,她只
    觉腿裆间凉飕飕的,亵裤、外裤竟已湿透。黄蓉心中一阵羞愧,但也不禁暗想∶
    「难道他俩那儿,真有如梦中般的粗大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