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暴奸郭襄..

    发布时间:2020-01-29 00:00:29   





    话说金轮法王趁杨过等人下到崖底探寻小龙女之机,掳走了郭襄……


    金轮法王擒得郭襄这千娇百媚、清纯绝色的小美人后,立即把她带回自己的营帐。遣走下人后,他迫不及待地把郭襄娇软盈盈、柔若无骨的娇躯搂在怀里。郭襄又急又怕,死命挣扎,可她哪里是金轮法王的对手?一番挣扎过后,只是把郭襄一张娇美如花的俏脸胀得通红。


    金轮法王看着怀里这有着倾国绝色、千娇百媚的小佳人,那张秀美丽靥红通通的,一副楚楚娇羞、我见犹怜的可人娇态,不由得令金轮法王色心大动。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娇羞少女饱满坚挺的美丽椒乳,只觉触手的处女椒乳柔软娇滑、盈盈一握,轻轻一揉,就能感觉到那粒无比柔软玉嫩还带点青涩的处女乳头。


    「嗯……」一声轻轻的羞涩的娇哼,郭襄芳心一颤,仿佛一瞬时一根柔软的羽毛从处女稚嫩敏感的芳心拂过,有一点痒,还有一点麻。


    郭襄又羞又急,长这么大还从末有过男人抚摸过自己,何况他抚摸的是一个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最敏感的圣洁椒乳,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白衫。


    郭襄挣扎不脱,只好哀求,可他早已色心大动,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美貌绝色的清纯处女?他就这样耐心而温柔地揉抚着郭襄那美丽圣洁的浑身冰肌玉骨。娇美清纯的绝色少女给他揉得芳心连连轻颤,如被电击,玉体娇酥无力,酸软欲坠,郭襄娇靥羞红,俏脸生晕,她又羞又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这样的酸、软。


    冰清玉洁的处女芳心只觉他按在自己小巧坚挺的怒耸玉乳上的揉摸是这样的令人愉悦、舒服,「如果是杨过就好了……」娇羞清纯的绝色少女郭襄芳心一片混乱,不知何时开始沉浸在这强烈而从末有过的肉体快感之中。


    纯洁美丽的处女一双晶莹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纤纤玉手渐渐忘记了挣扎,那修长雪嫩如洋葱般的的玉指变推为抓,她紧紧抓住那在自己圣洁美丽的玉乳上轻薄、挑逗的大手,一动不动。


    金轮法王高兴地感到怀里这个美艳清纯、千娇百媚、冰清玉洁的温婉处女渐渐放松了挣扎,处女那美丽圣洁的玉体紧张而僵直,于是他用手轻轻解开郭襄的衣带,淫邪的大手从少女裙角的缝隙中插进去……触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样细滑柔软、温润娇嫩,他轻轻摩挲着郭襄娇软纤滑的如织细腰,渐渐往下移去……抚过一层柔软的内裤下那平滑、娇软的少女小腹,经过那娇软盈盈、诱人贲起的处女阴阜,他四根粗大的手指紧紧地按住了美貌少女郭襄娇软火热、神密诱人的处女「玉沟」。


    当他火热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郭襄那紧张而敏感的滑嫩雪肤上时,郭襄一颗冰清玉洁的处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样。他在郭襄纤腰上的「爱抚」已经令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狂热迷醉,当他的大手一路下抚,插进郭襄的下身时,「唔……」一声娇柔、火热的香喘,郭襄忍不住娇啼一声,柔软的玉体紧张得直打颤。当她意识到刚才自己樱唇小口的那一声娇啼是那样的春意荡漾时,少女又不由得娇靥羞红,俏脸生晕,芳心娇羞万般。


    就在这时,那只插进郭襄下体的邪手开始轻轻的,但又很老练的活动起来,「唔……唔……嗯……唔……唔……」郭襄连连娇喘轻哼,那强烈的刺激令少女又愉悦、又紧张,一双雪白如玉的小手紧张地抓住那只在她圣洁的下身中「羞花戏蕊」的淫手,一动也不敢动,美貌绝色的少女一颗清纯稚嫩的处女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处。


    金轮法王这个常偷香窃玉、采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温柔地、不紧不慢地挑逗着怀中这个含羞楚楚、千娇百媚、清纯可人的绝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插进郭襄下身的手抚摸、揉搓,更把头一低,张嘴含住郭襄饱满的怒耸玉乳,隔着柔薄的白衫找到那一粒娇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头轻轻地舔、擦……


    郭襄酥胸上那一团坚挺柔软的「圣女峰」被他舔得濡湿不堪,给他这样一轮轻薄挑逗,直把郭襄「弄」得犹如身在云端,娇躯轻飘飘的,秀美挺直的娇俏瑶鼻连连轻哼细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那强烈的酸痒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处玉肌雪肤,直透进芳心,流过下身,透进下体深处。


    在这强烈的肉体刺激下,那下身深处的子宫「花芯」一阵痉挛,修长玉美的双腿一阵紧张的僵直,一股温热粘稠的滑腻液体不由自主地从郭襄那深遽的「花宫」内阵阵漫涌出来,直流出处女的阴道,湿濡了少女那温软娇滑的神密下身。


    郭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流出了下体,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反正那一定是很羞人的、很脏的,美艳绝色、清纯可人的小佳人娇羞得一张如花丽靥更艳红了,芳心含羞脉脉,不知如何是好。


    金轮法王只觉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玉洁冰清的绝色小美人儿的娇喘越来越急促,不知什么时候插在郭襄下身的手所触的少女内裤已火热湿濡了一大团,舌尖所触的处女那粒最娇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点、硬了一点,而他自己看到怀中这丽色娇晕、楚楚含羞的绝色清纯的少女那娇羞晕红的桃腮,那美丽多情的如星丽眸含羞轻合,一具处女柔若无骨、娇软雪滑的美丽玉体如小鸟依人般搂在怀里,鼻中吻到美丽清纯的可人少女那如兰似麝的口香以及处女特有的体香,也不由得欲焰高炽。


    他毫不犹豫地抱着这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美人儿走向床边,郭襄美眸羞合、丽色娇晕,花靥羞红,芳心娇羞万般,只有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怀中,由他像抱一只雪白温驯的小羊羔一样千柔百顺地被他抱到床上。


    沉浸在性欲淫火中的清纯处女郭襄,娇柔温婉地躺在宽大洁白的「合欢床」上,羞得美眸紧闭。忽地郭襄感到胸口一凉,「啊……」郭襄娇羞地惊叫一声,慌忙睁开美丽的凤眸一看,不由得娇靥羞红,芳心娇羞不禁,原来不知何时,金轮法王已脱光了全身,正挺着一个狰狞猩红的可怕的「怪家伙」解开了郭襄的上衣。


    「嗯……」一声娇羞万分的嘤咛,郭襄羞红了双颊,赶快闭上美丽多情的大眼睛,并本能地用一双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娇傲坚挺、雪白柔美的圣洁椒乳。


    金轮法王看着床上这个丽色娇羞、清纯绝色、冰清玉洁的小美人儿那洁白得令人头晕目眩的晶莹雪肤,是那样的娇嫩、细腻、玉滑,那双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下两团饱满雪白、丰润玉美的半截处女椒乳比全部裸露还人诱人犯罪。这一切都令他「怦」然心动,他伸出一双手,分别拉住郭襄的雪藕玉臂,轻柔而坚决地一拉……


    由于已被挑逗起狂热饥渴的如炽欲焰,正像所有情窦初开的怀春处女一样,郭襄也同样又娇羞又好奇地幻想过那魂消色授的男欢女爱,所以被他用力一拉玉臂,郭襄就半推半就地羞涩万分地一点点分开了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一双饱满柔软、美丽雪白、含羞带怯、娇挺圣洁的处女椒乳娇羞地像「蓓蕾」初绽一样巍巍怒耸而出。只见郭襄处女椒乳的顶部两粒流光溢彩、娇嫩无比、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乳头像一对娇傲高贵的美丽「公主」一样含苞欲放。


    一想到自己那娇美雪白的饱满玉乳正赤裸裸地袒裎在他眼中,郭襄就不由得娇靥晕红、俏脸含春,芳心娇羞万般,美眸羞合,一动不敢动,就像是一朵刚刚发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娇羞地等待狂蜂浪蝶来采蕊摧花、行云播雨,以便迎春绽放、开苞吐蕊。


    金轮法王望着那晶莹雪白的滑嫩玉肤上两朵娇羞初绽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头,张嘴含住郭襄一颗饱满柔软、娇嫩坚挺的玉乳,伸出舌头在那粒从末有异性碰触过的稚嫩而娇傲的少女乳尖上轻轻地舔、擦一个冰清玉洁的神圣处女最敏感的「花蕾」、乳头;一只手也握住了郭襄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椒乳,并用大拇指轻拨着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红娇嫩、楚楚含羞的少女乳头。


    郭襄直给他玩弄得本体酸软,全身胴体娇酥麻痒,一颗娇柔清纯的处女芳心娇羞无限,一张美艳无伦的绝色丽靥羞得通红。


    当那一波又一波从玉乳的乳头尖上传来的如电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从上身传向下体,直透进下身深处,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涩「花宫」深处的「花蕊」,处女阴核一阵阵痉挛,美艳娇羞、清纯秀丽的小佳人郭襄不由自主地娇吟声声:「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唔……唔……唔……嗯……哎……」


    随着一声声娇柔婉转、哀婉凄艳,时而短促,时而清晰的娇呻柔啼,一股温热淫滑的羞人的淫液秽物又从处女圣洁深遽的子宫深处流出郭襄的下身,纯洁美丽的处女的下身内裤又湿濡一片。


    金轮法王含住郭襄的玉乳乳头挑逗不久,就感觉到了身下这娇美如花、秀丽清纯的绝色处女那柔若无骨的玉体传来的痉挛般的轻颤,他被这强烈的刺激弄得欲焰高炽,再加上这千柔百顺的绝代佳人那张因欲火和娇羞而胀得晕红无伦的丽靥和如兰似麝的娇喘气息,他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只手摸向郭襄的下身……


    沉醉在肉欲淫海中的郭襄忽然觉得下体一凉,浑身玉体竟已一丝不挂了,郭襄羞得一张俏美的粉脸更红了,芳心娇羞万般,不知所措。一具晶莹雪白、粉雕玉琢、完美无瑕的处女玉体,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的犹如一只待人「宰割」的小羊羔一般横阵在「合欢床」上,那洁白的小腹下端,一团淡黑而纤柔卷曲的少女阴毛是那样娇柔可爱地掩盖着处女那条圣洁神密、嫣红粉嫩的「玉沟」。


    他把手伸进郭襄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手指轻捏着郭襄那纤柔卷曲的处女阴毛一阵揉搓,小郭襄被他玩弄得粉靥羞红,樱桃小嘴娇喘吁吁:「唔……嗯……唔……唔……唔……嗯……嗯……唔……唔……」一股亮晶晶、粘稠滑腻的处女爱液也流出郭襄的下身,湿了他一手。


    郭襄芳心如痴如醉,娇羞无限地想:「要是杨过这样抚摸我,那该多好!」绝色少女娇靥晕红如火。



    蓦地,一根又粗又长的梆硬的「大东西」直插进郭襄的下身,「啊!……」一声娇呼,郭襄娇羞万般,娇靥羞红如火,她本能地想夹紧玉腿,不让那羞人的「大东西」闯进「玉门关」,可是,她那双优美修长的纤滑玉腿已被他抓住,并被大大的分开,并且由于那「东西」沾满了郭襄下身流出的处女「花蜜」,以及这个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佳人下身已是湿润淫滑一片,所以那根粗大、梆硬的滚烫肉棒很顺利地就顶开了小郭襄的「玉门关」。


    金轮法王把他那硕大无朋的龟头顶开了小郭襄虽然紧闭但已淫滑湿濡的处女阴唇,并套进了美貌清纯的绝色处女郭襄那火热而紧窄异常的贞洁阴道口,粗壮狰狞的火热肉棒紧胀着那滑软娇嫩、淫滑狭小的「玉壁肉孔」,他一鼓作气,连连推进,粗壮无比、火热滚烫的男性生殖器刺破郭襄圣洁娇嫩的「处女膜」,直插进小美人下身深处。


    秀美清纯的小郭襄被他这一「刺」,玉腿雪臀间顿时落红点点,一丝甜美酸酥的快感夹杂着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下身传来:「啊……你……唔……唔……嗯……嗯……好……好……痛……唔……」


    端的是如花玉人开苞落红,纯情处女娇啼呼痛,他已深深地进入绝色处女郭襄那美丽圣洁的身体内,那根「大肉钻」已硬梆梆而火热地塞满郭襄那娇嫩紧窄无比的处女阴道。


    一阵刺痛过后,一种愉悦而舒心的快感从那紧紧缠夹着硬梆梆的「肉钻」周围的阴道膣壁传来,流遍全身,直透进芳心脑海,那种满满的、紧紧的、充实的感觉,那种「肉贴肉」的火热的紧迫感,令郭襄忘记了开苞之痛、落红之苦,代之而起的是强烈的肉欲情火,美丽纯洁、清纯绝色的小郭襄娇靥羞得火红,芳心娇羞万般,玉体又酥又麻,秀美艳丽的小尤物痴迷地享受着这种紧胀、充实的快感。


    不一会儿,郭襄娇羞万般地觉得那插进她下身深处的「肉钻」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而且越来越满地紧胀着自己那娇小紧窄万分的处女阴道。清纯处女郭襄又羞又怕,芳心深处不知怎么的,并不满足于现状,仿佛下身深处越来越麻痒万分,需要更强烈、更直接、更凶猛的肉体刺激。


    「唔……唔……嗯……唔……」她羞涩地娇吟嘤嘤,雪白柔软、玉滑娇美、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体火热不安地轻轻蠕动了一下,两条修长玉滑的纤美雪腿微微一抬,仿佛这样能让那「肉钻」更深地进入她阴道深处,以解她下身深处的麻痒之渴。


    金轮法王被这清纯娇羞的可人儿那火热的蠕动、娇羞晕红的丽靥以及郭襄那越来越勃起硬挺的稚嫩「花蕾」--少女美丽可爱的娇小乳头惹得欲火狂炽,那深深塞进郭襄下身深处的阳具轻轻抽动起来。


    「唔……唔……唔……啊……你……啊……唔……你……唔……唔……」郭襄被这强烈的抽插刺激得淫呻艳吟,不由自主地挺送着美丽雪白、一丝不挂的娇软玉体,含羞娇啼。美貌清纯的绝代佳人那吹弹得破般雪白娇嫩的绝色丽靥被肉欲淫火胀得通红,娇柔温婉的处女芳心虽羞涩万般但还是忍痛配合着他的抽出、插入而轻抬玉股雪腿、柔挺轻夹。


    金轮法王逐渐加快节奏,那硬梆梆的「大肉钻」在郭襄的下身进进出出,把美貌绝色的小佳人郭襄「钻」得娇啼婉转、欲仙欲死,一股股粘稠淫滑的处女「花蜜」流出美貌清纯的绝色佳人小郭襄的下身「花谷」。


    「唔……嗯……唔……嗯……轻……轻点……唔……嗯……唔……嗯……唔……嗯、轻……轻点……唔……嗯……轻……还要轻……一点……唔……嗯……唔……嗯……唔……」


    他的「肉钻」在郭襄那娇嫩紧窄异常无比的处女阴道中「钻」了三百多下之后,猛地搂住了清纯绝色的小佳人郭襄那纤滑娇软的如柳细腰, 「钻头」深深地「钻」进郭襄那紧窄狭小的处女阴道的最深处,顶住美丽处女的阴道中那娇嫩敏感的羞涩「花蕊」--处女阴核,将又多又浓的滚烫阳精射进了郭襄的阴道最深处,直射入处女的子宫内……火烫灼热的浓稠阳精把郭襄阴道中那稚嫩敏感的处女阴核烫得一阵痉挛,也从「花芯」深处的子宫内泄出了神密宝贵的处女阴精。


    「喔……」郭襄美丽赤裸的雪白玉体一阵痉挛般地抽搐、哆嗦,少女花靥羞红,桃腮娇晕,芳心娇羞无限。


    当那根慢慢萎缩的「肉钻」退出处女贞洁的阴道,郭襄赶忙娇羞万般地合上修长雪滑的纤美玉腿。云收雨歇,一个美貌绝色、清纯可人、温婉柔顺的绝代佳人终于被金轮法王奸淫了。


    郭襄这个绝色倾城的清纯尤物被迫与金轮法王行云布雨、交欢淫合,失去了冰清玉洁的处女童贞,郭襄身下的床单上落红片片,淫精秽物斑斑,阴精爱液点点,狼藉一片……


    由于被强行奸淫蹂躏,失去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郭襄又羞又怕,哪里敢就这样回到父母身边,结果,金轮法王贪得无厌地每晚都要强行和郭襄行云布雨、交媾合体,在「合欢床」上、在饭桌上、在地毯上、在荒野中……他都把美貌清纯的绝色小佳人郭襄强暴奸淫得高潮连连、泄身不止,下身玉腿之间淫精秽物斑斑、爱液淫水片片,狼藉污秽不堪入目。


    小郭襄被奸淫蹂躏得死去活来,每一次都被金轮法王挑逗起她炽热的肉欲淫火,抽插得娇啼婉转、欲仙死,娇羞无限地婉转承欢……甚至有一次他俩共骑一马时,金轮法王淫心突起,突然紧紧地抱住郭襄娇软盈盈的美丽胴体,把一根硬梆梆的「肉钻」紧紧顶在小郭襄俏美丰满的柔软玉臀上,就要和郭襄云交雨合、巫山销魂。


    小佳人一张清丽无伦的俏脸羞得晕红如火,怕会被路人看见而坚决不从,可当金轮法王扳正她的玉体、解开她的衣衫、褪下她的裙子,把她脱得一丝不挂,双手握住她柔软娇挺的玉乳一阵揉搓时,郭襄不由得娇躯酸软无力,桃腮娇晕无伦,只有娇羞怯怯地任由他「羞花采蕊」,羞答答地躺倒在马背上由他「直捣黄龙」、奋勇叩关了。


    这一来,直把郭襄奸淫蹂躏得娇啼婉吟、死去活来,最终还是由坚拒不从变为娇羞万般地挺送雪股、轻夹玉腿、缓摆细腰,配合他的抽插、冲刺……


    云消雨散、男欢女爱之后,郭襄下体淫精爱液斑斑,狼藉片片,她羞红着俏脸用雪白的衣衫清理着那些羞人的爱液淫精,芳心娇羞脉脉,丽靥晕红万千。


    当每一次金轮法王强行和她行云布雨、交媾合体时,由于失去了宝贵的处女贞操,也由于生理上的正常需要,并且郭襄以一个冰清玉洁的处女之身第一次与男人交媾欢好、云雨销魂就尝到了欲仙欲死的那种男女合体交欢的最高潮时的极乐快感,再加上金轮法王毕竟是替她处女开苞,第一个令她尝到男欢女爱的销魂滋味的男人,他是那样的勇猛而不乏温柔,在帐幕里、在床上花式既多又耐心,每一次都经久不泄。


    「要献身,就要献给第一个占有、征服自己肉体的男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美貌清纯的绝色小佳人郭襄竟然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每次金轮法王霸王硬上弓,强迫郭襄和他交媾合体、淫乱交欢时,虽然郭襄时有不从,但他略一挑逗轻薄,郭襄往往最终只有半推半就地由他宽衣解带。


    话说金轮法王趁杨过等人下到崖底探寻小龙女之机,掳走了郭襄……


    金轮法王擒得郭襄这千娇百媚、清纯绝色的小美人后,立即把她带回自己的营帐。遣走下人后,他迫不及待地把郭襄娇软盈盈、柔若无骨的娇躯搂在怀里。郭襄又急又怕,死命挣扎,可她哪里是金轮法王的对手?一番挣扎过后,只是把郭襄一张娇美如花的俏脸胀得通红。


    金轮法王看着怀里这有着倾国绝色、千娇百媚的小佳人,那张秀美丽靥红通通的,一副楚楚娇羞、我见犹怜的可人娇态,不由得令金轮法王色心大动。他伸出一只手按住了娇羞少女饱满坚挺的美丽椒乳,只觉触手的处女椒乳柔软娇滑、盈盈一握,轻轻一揉,就能感觉到那粒无比柔软玉嫩还带点青涩的处女乳头。


    「嗯……」一声轻轻的羞涩的娇哼,郭襄芳心一颤,仿佛一瞬时一根柔软的羽毛从处女稚嫩敏感的芳心拂过,有一点痒,还有一点麻。


    郭襄又羞又急,长这么大还从末有过男人抚摸过自己,何况他抚摸的是一个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最敏感的圣洁椒乳,虽然隔着一层柔软的白衫。


    郭襄挣扎不脱,只好哀求,可他早已色心大动,如何肯放过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美貌绝色的清纯处女?他就这样耐心而温柔地揉抚着郭襄那美丽圣洁的浑身冰肌玉骨。娇美清纯的绝色少女给他揉得芳心连连轻颤,如被电击,玉体娇酥无力,酸软欲坠,郭襄娇靥羞红,俏脸生晕,她又羞又怕,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这样的酸、软。


    冰清玉洁的处女芳心只觉他按在自己小巧坚挺的怒耸玉乳上的揉摸是这样的令人愉悦、舒服,「如果是杨过就好了……」娇羞清纯的绝色少女郭襄芳心一片混乱,不知何时开始沉浸在这强烈而从末有过的肉体快感之中。


    纯洁美丽的处女一双晶莹雪白、羊脂白玉般的纤纤玉手渐渐忘记了挣扎,那修长雪嫩如洋葱般的的玉指变推为抓,她紧紧抓住那在自己圣洁美丽的玉乳上轻薄、挑逗的大手,一动不动。


    金輪法王高興地感到懷裡這個美艷清純、千嬌百媚、冰清玉潔的溫婉處女漸漸放鬆了掙扎,處女那美麗聖潔的玉體緊張而僵直,於是他用手輕輕解開郭襄的衣帶,淫邪的大手從少女裙角的縫隙中插進去……觸手的少女玉肌是那樣細滑柔軟、溫潤嬌嫩,他輕輕摩挲著郭襄嬌軟纖滑的如織細腰,漸漸往下移去……撫過一層柔軟的內褲下那平滑、嬌軟的少女小腹,經過那嬌軟盈盈、誘人賁起的處女陰阜,他四根粗大的手指緊緊地按住了美貌少女郭襄嬌軟火熱、神密誘人的處女「玉溝」。


    當他火熱粗大的手指直接按在郭襄那緊張而敏感的滑嫩雪膚上時,郭襄一顆冰清玉潔的處女芳心「砰砰」直跳,似要跳出喉腔一樣。他在郭襄纖腰上的「愛撫」已經令冰清玉潔的清純處女狂熱迷醉,當他的大手一路下撫,插進郭襄的下身時,「唔……」一聲嬌柔、火熱的香喘,郭襄忍不住嬌啼一聲,柔軟的玉體緊張得直打顫。當她意識到剛才自己櫻唇小口的那一聲嬌啼是那樣的春意蕩漾時,少女又不由得嬌靨羞紅,俏臉生暈,芳心嬌羞萬般。


    就在這時,那只插進郭襄下體的邪手開始輕輕的,但又很老練的活動起來,「唔……唔……嗯……唔……唔……」郭襄連連嬌喘輕哼,那強烈的刺激令少女又愉悅、又緊張,一雙雪白如玉的小手緊張地抓住那只在她聖潔的下身中「羞花戲蕊」的淫手,一動也不敢動,美貌絕色的少女一顆清純稚嫩的處女芳心一片空白,根本不知身在何處。


    金輪法王這個常偷香竊玉、採花折蕊的老手耐心而溫柔地、不緊不慢地挑逗著懷中這個含羞楚楚、千嬌百媚、清純可人的絕代佳人,他不但用那只插進郭襄下身的手撫摸、揉搓,更把頭一低,張嘴含住郭襄飽滿的怒聳玉乳,隔著柔薄的白衫找到那一粒嬌傲挺立的「花蕾」,伸出舌頭輕輕地舔、擦……


    郭襄酥胸上那一團堅挺柔軟的「聖女峰」被他舔得濡濕不堪,給他這樣一輪輕薄挑逗,直把郭襄「弄」得猶如身在雲端,嬌軀輕飄飄的,秀美挺直的嬌俏瑤鼻連連輕哼細喘:「唔……唔……唔……你、唔……唔……嗯……唔……唔……唔……嗯……唔……啊……」那強烈的酸癢刺激直流遍全身每一處玉肌雪膚,直透進芳心,流過下身,透進下體深處。


    在这强烈的肉体刺激下,那下身深处的子宫「花芯」一阵痉挛,修长玉美的双腿一阵紧张的僵直,一股温热粘稠的滑腻液体不由自主地从郭襄那深遽的「花宫」内阵阵漫涌出来,直流出处女的阴道,湿濡了少女那温软娇滑的神密下身。


    郭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流出了下体,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反正那一定是很羞人的、很脏的,美艳绝色、清纯可人的小佳人娇羞得一张如花丽靥更艳红了,芳心含羞脉脉,不知如何是好。


    金轮法王只觉怀中这个千娇百媚、玉洁冰清的绝色小美人儿的娇喘越来越急促,不知什么时候插在郭襄下身的手所触的少女内裤已火热湿濡了一大团,舌尖所触的处女那粒最娇嫩敏感的「蕾尖」也好像大了一点、硬了一点,而他自己看到怀中这丽色娇晕、楚楚含羞的绝色清纯的少女那娇羞晕红的桃腮,那美丽多情的如星丽眸含羞轻合,一具处女柔若无骨、娇软雪滑的美丽玉体如小鸟依人般搂在怀里,鼻中吻到美丽清纯的可人少女那如兰似麝的口香以及处女特有的体香,也不由得欲焰高炽。


    他毫不犹豫地抱着这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美人儿走向床边,郭襄美眸羞合、丽色娇晕,花靥羞红,芳心娇羞万般,只有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他怀中,由他像抱一只雪白温驯的小羊羔一样千柔百顺地被他抱到床上。


    沉浸在性欲淫火中的清纯处女郭襄,娇柔温婉地躺在宽大洁白的「合欢床」上,羞得美眸紧闭。忽地郭襄感到胸口一凉,「啊……」郭襄娇羞地惊叫一声,慌忙睁开美丽的凤眸一看,不由得娇靥羞红,芳心娇羞不禁,原来不知何时,金轮法王已脱光了全身,正挺着一个狰狞猩红的可怕的「怪家伙」解开了郭襄的上衣。


    「嗯……」一声娇羞万分的嘤咛,郭襄羞红了双颊,赶快闭上美丽多情的大眼睛,并本能地用一双雪藕似的玉臂捂住了自己那正娇傲坚挺、雪白柔美的圣洁椒乳。


    金轮法王看着床上这个丽色娇羞、清纯绝色、冰清玉洁的小美人儿那洁白得令人头晕目眩的晶莹雪肤,是那样的娇嫩、细腻、玉滑,那双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下两团饱满雪白、丰润玉美的半截处女椒乳比全部裸露还人诱人犯罪。这一切都令他「怦」然心动,他伸出一双手,分别拉住郭襄的雪藕玉臂,轻柔而坚决地一拉……


    由于已被挑逗起狂热饥渴的如炽欲焰,正像所有情窦初开的怀春处女一样,郭襄也同样又娇羞又好奇地幻想过那魂消色授的男欢女爱,所以被他用力一拉玉臂,郭襄就半推半就地羞涩万分地一点点分开了优美纤柔的雪白玉臂,一双饱满柔软、美丽雪白、含羞带怯、娇挺圣洁的处女椒乳娇羞地像「蓓蕾」初绽一样巍巍怒耸而出。只见郭襄处女椒乳的顶部两粒流光溢彩、娇嫩无比、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乳头像一对娇傲高贵的美丽「公主」一样含苞欲放。


    一想到自己那娇美雪白的饱满玉乳正赤裸裸地袒裎在他眼中,郭襄就不由得娇靥晕红、俏脸含春,芳心娇羞万般,美眸羞合,一动不敢动,就像是一朵刚刚发育成熟的花苞幼蕾正娇羞地等待狂蜂浪蝶来采蕊摧花、行云播雨,以便迎春绽放、开苞吐蕊。


    金轮法王望着那晶莹雪白的滑嫩玉肤上两朵娇羞初绽的「花苞幼蕾」,心跳加快,他低下头,张嘴含住郭襄一颗饱满柔软、娇嫩坚挺的玉乳,伸出舌头在那粒从末有异性碰触过的稚嫩而娇傲的少女乳尖上轻轻地舔、擦一个冰清玉洁的神圣处女最敏感的「花蕾」、乳头;一只手也握住了郭襄另一只饱满坚挺、充满弹性的娇软椒乳,并用大拇指轻拨着那粒令人目眩神迷、嫣红娇嫩、楚楚含羞的少女乳头。


    郭襄直给他玩弄得本体酸软,全身胴体娇酥麻痒,一颗娇柔清纯的处女芳心娇羞无限,一张美艳无伦的绝色丽靥羞得通红。


    当那一波又一波从玉乳的乳头尖上传来的如电麻般的刺激流遍了全身,从上身传向下体,直透进下身深处,刺激得那敏感而稚嫩的羞涩「花宫」深处的「花蕊」,处女阴核一阵阵痉挛,美艳娇羞、清纯秀丽的小佳人郭襄不由自主地娇吟声声:「唔……唔……啊……唔……唔……唔……啊……唔……嗯……嗯……唔……唔……唔……嗯……哎……」


    随着一声声娇柔婉转、哀婉凄艳,时而短促,时而清晰的娇呻柔啼,一股温热淫滑的羞人的淫液秽物又从处女圣洁深遽的子宫深处流出郭襄的下身,纯洁美丽的处女的下身内裤又湿濡一片。


    金轮法王含住郭襄的玉乳乳头挑逗不久,就感觉到了身下这娇美如花、秀丽清纯的绝色处女那柔若无骨的玉体传来的痉挛般的轻颤,他被这强烈的刺激弄得欲焰高炽,再加上这千柔百顺的绝代佳人那张因欲火和娇羞而胀得晕红无伦的丽靥和如兰似麝的娇喘气息,他再也不能等了,伸出另一只手摸向郭襄的下身……


    沉醉在肉欲淫海中的郭襄忽然觉得下体一凉,浑身玉体竟已一丝不挂了,郭襄羞得一张俏美的粉脸更红了,芳心娇羞万般,不知所措。一具晶莹雪白、粉雕玉琢、完美无瑕的处女玉体,赤裸裸的、一丝不挂的犹如一只待人「宰割」的小羊羔一般横阵在「合欢床」上,那洁白的小腹下端,一团淡黑而纤柔卷曲的少女阴毛是那样娇柔可爱地掩盖着处女那条圣洁神密、嫣红粉嫩的「玉沟」。


    他把手伸进郭襄那柔柔的「茵茵芳草」地,手指轻捏着郭襄那纤柔卷曲的处女阴毛一阵揉搓,小郭襄被他玩弄得粉靥羞红,樱桃小嘴娇喘吁吁:「唔……嗯……唔……唔……唔……嗯……嗯……唔……唔……」一股亮晶晶、粘稠滑腻的处女爱液也流出郭襄的下身,湿了他一手。


    郭襄芳心如痴如醉,娇羞无限地想:「要是杨过这样抚摸我,那该多好!」绝色少女娇靥晕红如火。


    蓦地,一根又粗又长的梆硬的「大东西」直插进郭襄的下身,「啊!……」一声娇呼,郭襄娇羞万般,娇靥羞红如火,她本能地想夹紧玉腿,不让那羞人的「大东西」闯进「玉门关」,可是,她那双优美修长的纤滑玉腿已被他抓住,并被大大的分开,并且由于那「东西」沾满了郭襄下身流出的处女「花蜜」,以及这个绝色娇美、清纯秀丽的小佳人下身已是湿润淫滑一片,所以那根粗大、梆硬的滚烫肉棒很顺利地就顶开了小郭襄的「玉门关」。


    金轮法王把他那硕大无朋的龟头顶开了小郭襄虽然紧闭但已淫滑湿濡的处女阴唇,并套进了美貌清纯的绝色处女郭襄那火热而紧窄异常的贞洁阴道口,粗壮狰狞的火热肉棒紧胀着那滑软娇嫩、淫滑狭小的「玉壁肉孔」,他一鼓作气,连连推进,粗壮无比、火热滚烫的男性生殖器刺破郭襄圣洁娇嫩的「处女膜」,直插进小美人下身深处。


    秀美清纯的小郭襄被他这一「刺」,玉腿雪臀间顿时落红点点,一丝甜美酸酥的快感夹杂着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从下身传来:「啊……你……唔……唔……嗯……嗯……好……好……痛……唔……」


    端的是如花玉人开苞落红,纯情处女娇啼呼痛,他已深深地进入绝色处女郭襄那美丽圣洁的身体内,那根「大肉钻」已硬梆梆而火热地塞满郭襄那娇嫩紧窄无比的处女阴道。


    一阵刺痛过后,一种愉悦而舒心的快感从那紧紧缠夹着硬梆梆的「肉钻」周围的阴道膣壁传来,流遍全身,直透进芳心脑海,那种满满的、紧紧的、充实的感觉,那种「肉贴肉」的火热的紧迫感,令郭襄忘记了开苞之痛、落红之苦,代之而起的是强烈的肉欲情火,美丽纯洁、清纯绝色的小郭襄娇靥羞得火红,芳心娇羞万般,玉体又酥又麻,秀美艳丽的小尤物痴迷地享受着这种紧胀、充实的快感。


    不一会儿,郭襄娇羞万般地觉得那插进她下身深处的「肉钻」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硬,而且越来越满地紧胀着自己那娇小紧窄万分的处女阴道。清纯处女郭襄又羞又怕,芳心深处不知怎么的,并不满足于现状,仿佛下身深处越来越麻痒万分,需要更强烈、更直接、更凶猛的肉体刺激。


    「唔……唔……嗯……唔……」她羞涩地娇吟嘤嘤,雪白柔软、玉滑娇美、一丝不挂的美丽女体火热不安地轻轻蠕动了一下,两条修长玉滑的纤美雪腿微微一抬,仿佛这样能让那「肉钻」更深地进入她阴道深处,以解她下身深处的麻痒之渴。


    金轮法王被这清纯娇羞的可人儿那火热的蠕动、娇羞晕红的丽靥以及郭襄那越来越勃起硬挺的稚嫩「花蕾」--少女美丽可爱的娇小乳头惹得欲火狂炽,那深深塞进郭襄下身深处的阳具轻轻抽动起来。


    「唔……唔……唔……啊……你……啊……唔……你……唔……唔……」郭襄被这强烈的抽插刺激得淫呻艳吟,不由自主地挺送着美丽雪白、一丝不挂的娇软玉体,含羞娇啼。美貌清纯的绝代佳人那吹弹得破般雪白娇嫩的绝色丽靥被肉欲淫火胀得通红,娇柔温婉的处女芳心虽羞涩万般但还是忍痛配合着他的抽出、插入而轻抬玉股雪腿、柔挺轻夹。


    金輪法王逐漸加快節奏,那硬梆梆的「大肉鑽」在郭襄的下身進進出出,把美貌絕色的小佳人郭襄「鑽」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一股股粘稠淫滑的處女「花蜜」流出美貌清純的絕色佳人小郭襄的下身「花谷」。


    「唔……嗯……唔……嗯……輕……輕點……唔……嗯……唔……嗯……唔……嗯、輕……輕點……唔……嗯……輕……還要輕……一點……唔……嗯……唔……嗯……唔……」


    他的「肉鑽」在郭襄那嬌嫩緊窄異常無比的處女陰道中「鑽」了三百多下之後,猛地摟住了清純絕色的小佳人郭襄那纖滑嬌軟的如柳細腰,「鑽頭」深深地「鑽」進郭襄那緊窄狹小的處女陰道的最深處,頂住美麗處女的陰道中那嬌嫩敏感的羞澀「花蕊」--處女陰核,將又多又濃的滾燙陽精射進了郭襄的陰道最深處,直射入處女的子宮內……火燙灼熱的濃稠陽精把郭襄陰道中那稚嫩敏感的處女陰核燙得一陣痙攣,也從「花芯」深處的子宮內洩出了神密寶貴的處女陰精。


    「喔……」郭襄美麗赤裸的雪白玉體一陣痙攣般地抽搐、哆嗦,少女花靨羞紅,桃腮嬌暈,芳心嬌羞無限。


    當那根慢慢萎縮的「肉鑽」退出處女貞潔的陰道,郭襄趕忙嬌羞萬般地合上修長雪滑的纖美玉腿。雲收雨歇,一個美貌絕色、清純可人、溫婉柔順的絕代佳人終於被金輪法王姦淫了。


    郭襄這個絕色傾城的清純尤物被迫與金輪法王行雲布雨、交歡淫合,失去了冰清玉潔的處女童貞,郭襄身下的床單上落紅片片,淫精穢物斑斑,陰精愛液點點,狼藉一片……


    由於被強行姦淫蹂躪,失去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郭襄又羞又怕,哪裡敢就這樣回到父母身邊,結果,金輪法王貪得無厭地每晚都要強行和郭襄行雲布雨、交媾合體,在「合歡床」上、在飯桌上、在地毯上、在荒野中……他都把美貌清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強暴姦淫得高潮連連、洩身不止,下身玉腿之間淫精穢物斑斑、愛液淫水片片,狼藉污穢不堪入目。


    小郭襄被姦淫蹂躪得死去活來,每一次都被金輪法王挑逗起她熾熱的肉慾淫火,抽插得嬌啼婉轉、欲仙死,嬌羞無限地婉轉承歡……甚至有一次他倆共騎一馬時,金輪法王淫心突起,突然緊緊地抱住郭襄嬌軟盈盈的美麗胴體,把一根硬梆梆的「肉鑽」緊緊頂在小郭襄俏美豐滿的柔軟玉臀上,就要和郭襄雲交雨合、巫山銷魂。


    小佳人一張清麗無倫的俏臉羞得暈紅如火,怕會被路人看見而堅決不從,可當金輪法王扳正她的玉體、解開她的衣衫、褪下她的裙子,把她脫得一絲不掛,雙手握住她柔軟嬌挺的玉乳一陣揉搓時,郭襄不由得嬌軀酸軟無力,桃腮嬌暈無倫,只有嬌羞怯怯地任由他「羞花采蕊」,羞答答地躺倒在馬背上由他「直搗黃龍」、奮勇叩關了。


    這一來,直把郭襄姦淫蹂躪得嬌啼婉吟、死去活來,最終還是由堅拒不從變為嬌羞萬般地挺送雪股、輕夾玉腿、緩擺細腰,配合他的抽插、衝刺……


    雲消雨散、男歡女愛之後,郭襄下體淫精愛液斑斑,狼藉片片,她羞紅著俏臉用雪白的衣衫清理著那些羞人的愛液淫精,芳心嬌羞脈脈,麗靨暈紅萬千。


    當每一次金輪法王強行和她行雲布雨、交媾合體時,由於失去了寶貴的處女貞操,也由於生理上的正常需要,並且郭襄以一個冰清玉潔的處女之身第一次與男人交媾歡好、雲雨銷魂就嘗到了欲仙欲死的那種男女合體交歡的最高潮時的極樂快感,再加上金輪法王畢竟是替她處女開苞,第一個令她嘗到男歡女愛的銷魂滋味的男人,他是那樣的勇猛而不乏溫柔,在帳幕裡、在床上花式既多又耐心,每一次都經久不洩。


    「要獻身,就要獻給第一個佔有、征服自己肉體的男人。」不知從什麼時候起,美貌清純的絕色小佳人郭襄竟然有了這樣的想法,所以,每次金輪法王霸王硬上弓,強迫郭襄和他交媾合體、淫亂交歡時,雖然郭襄時有不從,但他略一挑逗輕薄,郭襄往往最終只有半推半就地由他寬衣解帶。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