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新排行

    吸星大法

    发布时间:2020-07-10 00:01:19   
      盯着手中的朱钗,幽若眼泪哗哗不停地从眼中滑落了出来,看着面前自称叶妍的年轻女人,幽若不能在怀疑,认识这朱钗的,普天之下,只有她和自己的娘前叶妍,不管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幽若都已经无法抑制,一头扑进了叶妍的怀里。
      “给我去死。”
      一声暴喝在叶妍身后响起,她和幽若同回头看去,只见一道人影腾空像叶妍背后袭来一掌。
      出手的是雄霸,他深知叶妍已死,这个有着自己亡妻面孔的女人,根本不可能是叶妍,一定是有人设计,阴谋,要想对付自己来了。
      幽若眼见雄霸携带着万千巨力的一掌击向自己的母亲,她又怎能看着不管,因为叶妍根本不懂武功,这一掌就算不拍上去,哪怕是雄霸的掌风,也可以轻易杀了她。
      “小心。”
      幽若喊了一声,已转身站在了叶妍的身后,双手一推,将她推了出去,自己却闭着眼面对着雄霸。
      只见雄霸如飙风一般席卷过去,当幽若站在面前时,他想收招已经晚了,因为气急败坏的出招,他不能收招,这一招要是收回,那一定会让自己受重伤。
      “砰”声巨响,整个庆生宴会的台子都被震得坍塌了,雄霸冷眼看着以掌对自己掌的血天君,冷声道:“你……你为何拦住我。”
      血天君淡笑道:“因为幽若是我妹子,我怎能看着你杀她。”
      “什么?血天君,你……这一切都是你……”
      雄霸已气的说不话来了,他一直都防备着血天君,时时刻刻都在想着他来天下会的目的,但是他没想到,血天君为何要搞出这一切,让自己来痛心疾首,勾起自己的痛苦回忆。
      看着雄霸气的脸色都发青,血天君压低声音笑道:“是不是很不爽,我血天君,要娶你的女儿做小老婆,而叶妍也会成为我的女人,你一定以为她死了,其实她没死。”
      在血天君话音刚落下,雄霸浑身气势再起,他要杀了眼前的血天君,但是也在这时,血天君一脸狞笑,突然向后急退了出去,随着两声截然不同的娇呼,雄霸看到幽若和那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叶妍被血天君带走了。
      雄霸冷眼看着他远去,脑中却回忆着自己得亡妻叶妍,他仔细回想起,叶妍死时,他根本不在身边,因为天下会那时刚成立,所以叶妍的尸体是文丑丑代为下葬的。
      想到这,雄霸身形一动,到了惊若木鸡的文丑丑面前,质问道:“告诉我,叶妍是死是活?”
      文丑丑都被吓呆了,他何曾想到,血天君竟然会跟雄霸动手,而且竟然竟然给他一招之下,对成了平手,他脸色惨白的摇了摇头,说道:“帮主,属下该死,当时下葬我并未看到夫人都尸首。”
      “什么?你……”
      扬起手的雄霸,却没有拍下去,这个跟了自己多年的心腹,他舍不得杀。
      想到叶妍可能没死,那就是自己的妻子,而自己的女儿,也被那血天君掳了去,他狂吼一声,人刹那间,消失在了原地,朝着血天君离去的方向追了去。
      夜叉村外一里地处,血天君看着母女抱在一起哭泣,隐隐升起怜悯之心,叶妍复生,幽若本是不信,但是当叶妍说出了她儿时的事,幽若再无怀疑,听着叶妍为自己讲述了她活过来的事。
      “天君哥,谢谢你。”
      一阵哭泣后,幽若算是清醒了过来,既然母亲活生生在面前,她已没有必要再悲伤下去。
      血天君柔声道:“能见到你们相逢,我就很高兴了,和我不用说谢,你可是我的好妹子。”
      叶妍站起身,激动的握住血天君的手,娇声道:“天君,我……”
      “不用多说了,我只希望你记住自己的话。”
      血天君凝视着她的眼眸轻声道。
      脸上一红,叶妍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苦笑道:“我这样,你……你还愿意要我……”
      轻抚着她的手背,血天君毫不顾及幽若在旁,竟探头在叶妍的侧脸上亲了一下,一脸认真道:“妍,你已经不是以前的叶妍了,而是我血天君的妻子。”
      叶妍轻嗯了一声,幽若看着两人亲密的动作,有些吃惊,却又释然了,是血天君救回了自己的母亲,他和叶妍在一起,也是好事。
      就在三人脸上都露出笑意时,血天君脸上露出了冷意,沉声道:“你们退后。”
      叶妍和幽若一愣,随即向一边退了去,在他们眼前的空地上,一个身影从天而降。
      凶神恶煞的雄霸,冷眼看着面前的三人,看着那叶妍和幽若,她们竟然都是仇视自己的眼神。
      “呵呵,雄帮主,我以为你不会追来呢。”
      血天君故意在这里,就是等雄霸追来。
      雄霸瞪着血天君,平静道:“血天君,你我兄弟相称,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指着身后的幽若,血天君一脸气愤道:“雄霸,我认你为兄,可是当我知道幽若是你女儿时,我呸,你根本不配跟我称兄道弟,对待自己的女儿,你竟然囚禁她这么多年,要不是我早一步来到天下会,她肯定会成为一个疯女孩。”
      仰头狂笑不止,雄霸好一会才止住笑,盯着血天君道:“你是一定要和我作对了。”
      血天君身上的长袍突然无风鼓起,他当然要在今时今日,和雄霸做个了解,解决了他,这风云的一切,血天君才能更放心下来。
      看着血天君和雄霸对峙,两人身上都是散发出了无比的气势,幽若担心的小声说:“天君哥哥,希望你能留下他一条命。”
      “难道我不会输吗?”
      血天君回头说道。
      幽若点着额首娇真道:“不会,我相信你,一定会打败他。”
      血天君轻笑道:“有你这句话,哥哥就留他一条命吧。”
      “大言不惭,接招。”
      雄霸听到自己的女儿幽若和血天君的对话,立刻气的浑身发抖,整个人亦腾起到了空中。
      只见他身形陡然加速,到了血天君的上空时,双脚突然踢了下来,无数的幻影脚攻击,而血天君脸上只是露出了淡淡的笑,双手突然化出万千掌印,与雄霸的双脚触碰到了一起。
      强大的两人对决,强大的招式对决,雄霸连踢几百下后,身形突兀的又退到了原地,脸上现出红意,气喘嘘嘘怒道:“你……你怎么会我的排云掌……”
      “哈哈……”
      血天君仰天大笑了起来,突然双手握拳,向前猛的轰出。
      顿时血天君面前的地上结满了冰霜,而他身前更是出现了一团冰雾。
      看到此招此景,雄霸简直不敢相信的喊道:“天霜拳。”
      “雄霸,天下武学,没有我血天君不会的,你以为我会好端端给你送徒弟,你可真是老了,脑子不好用了,他们学得了你的绝学,我自然也可以从他们那学来。”
      血天君冷声说着。
      雄霸一惊,自己的三大绝学,竟然会从自己的手中传到血天君那里,他终于明白了,这血天君来到自己天下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自己死。
      只是他还有一事不明,遂浅声问道:“血天君,泥菩萨的批言……”
      他的话还未说完,血天君轻笑道:“泥菩萨透露天机太多,已死,你一定想知道他给你的全部批言吧。”
      没等他说话,血天君接着说道:“成也风云,败也风云,就是你下半生的批言。”
      “成也风云?败也风云?哈哈……”
      雄霸一脸悲催的苦笑了起来。
      泥菩萨的批言果然应验了,虽然他没有和血天君分出胜负,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败了,徒弟不是自己的,老婆女儿也不是自己的了,做人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失败了。
      狰狞的瞪着血天君和叶妍、幽若,雄霸咬牙切齿道:“我要杀了你们。”
      轻声笑着,血天君身形突兀的移动而起,几道残影左右移动,刹那间到了雄霸面前,雄霸吃惊的看着面前的血天君,正纳闷他的速度为何这么快,身形正想往后急退。
      “啪啪”声不断响起,血天君扇着雄霸耳光,怒吼道:“这是为叶妍打的。”
      “这是为幽若打的。”
      “这是为风和云打的……”
      “这是为我自己打的……”
      “这是为黄蓉和我其他老婆打的……”
      眼冒金星,毫无还手之力的雄霸,惊呆了,血天君怎么突然爆发,自己竟然在他面前,连抬手的力量都没有。
      “黄蓉关我什么事?”
      雄霸简直被打懵了,在血天君停下手之际,出声问道。
      血天君邪笑道:“因为你敢小觑她夫君血天君。”
      雄霸感到脸上火辣辣的,这时却看到血天君突然抬起一只手,他下意识的捂住脸,却被那只手按在了脑袋上。
      一阵吸力从血天君手掌传来,雄霸顿时一惊,急道:“不……”
      血天君冷笑道:“雄霸,我不杀你,但是不代表我会放了你,我要吸了你所有的功力,让你成为普通人。”
      吸星大法,这是血天君在天山剑派内的藏书阁内习得的一本绝顶武功秘籍,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他本不用吸收雄霸的内力,但是为了让雄霸不能兴风作雨,在掀什么大风大浪,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眼看着雄霸身子颤抖,血天君仰头,享受着吸取他内力的过程,感到自己的内力更为精纯,也更强大得时候,仅是刹那间,雄霸颓然坐到了地上。
      原本还有些黑丝的发,早已变得苍白,那张褶子脸,更是像极了一个垂死老人一般。
      “天君哥,他没事吧。”
      幽若和叶妍都走了过来,叶妍眼中倒是没有任何对雄霸的怜悯,而幽若却有些担心。
      怎么说雄霸也和她有些关系,幽若的担心,血天君很释然,点了点头,他轻声道:“我答应你不杀他,但是让他变成一个普通人,我必须这么做。”
      幽若嗯了一声,娇声道:“天君哥哥做得对。”
      看着一脸暗殇的雄霸,血天君凝声道:“雄霸,你可以回天下会,继续做你的帮主,但是只是挂个名字而已。”
      傀儡,自己竟然成了傀儡,雄霸自嘲的一笑。

      “夫君,那雄霸老匹夫,怎么回来变成那般模样了?”
      暗香阁内,公孙绿萼依偎在血天君怀里,娇声问道。
      血天君这才想到了什么,说道:“给我配几服药。”
      公孙绿萼疑惑道:“合欢散?”
      “不,我想让雄霸变成真正的傀儡。”
      血天君轻声说道。
      听他这么说,公孙绿萼立刻明白了,血天君一定是想让雄霸成为聂风和步惊云那样,听自己话的人,这样的人才是最没有威胁的。
      “那要不要我给上点合欢散啊……”
      公孙绿萼一脸邪恶的笑道。
      血天君坐起了身,大笑道:“不用,我可不想吃不下去饭,一想到他那样,难道我还要把整个天下会的男人都变成那样嘛。”
      在屋里又聊了片刻,公孙绿萼退了出去,血天君盘腿坐在了床上,感受着体内新吸取来的内力,这雄霸虽然不敌自己,但是他的内力也很强大。
      “哼,无名,剑圣,游戏还没开始,你们一定要等着我,我会让你们知道,这风云界,我血天君才是界主。”
      血天君说着,双手反转放在了腿上。
      他要好好消化雄霸的内力,不然要是与体内内力发生冲突,必然会有反噬的效果。
      运转着本源独尊碎虚经,血天君立刻感到身体一阵狂躁的跳动,那是雄霸体内所吸来的内力跳动,显然这股内力,感受到了威胁,而在做着反抗。
      只是雄霸地内力与之血天君体内强大的内力一比,要差上好几个档次,血天君心神一动,汇聚在体内各处的内力,如潮涌般围住了雄霸的内力,仅是片刻,便开始了吞并。
      运行本源独尊碎虚经半天,血天君才微微睁开了眼睛,感到从雄霸身体里吸收来的内力被转化,他狂傲得大笑了起来,风云当中,他血天君终于可以一享霸主的滋味了。
      “夫君,你还在房里吗?”
      房外响起了公孙绿萼的话语声。
      血天君走到门前,打开门看着公孙绿萼脸上的娇嗔表情,不禁笑问道:“怎么了?”
      公孙绿萼挑眉道:“还能怎么啊,有女人来找你来了呗。”
      “吃醋了?”
      血天君嬉笑道。
      “我怎么会吃醋,我倒是替夫君高兴来不及呢。”
      公孙绿萼撅着小嘴可爱的说。
      血天君点了点头,朝着外面走了去。
      公孙绿萼追上他笑道:“不问问是哪个女人来找你啊?”
      “呵呵,我知道是谁。”
      血天君脸上很有自信的说,现在他已不必隐藏自己的实力了,消除了雄霸这个威胁,整个天下会亦只有他最厉害,也最能做主。
      凭他的内力探识,暗香阁外所站之人,他能在瞬间查探出是男是女,如是他熟悉的人,更能辨别出是谁,这就是血岚她们口中的神识,只是血天君还不具备,可以查探对方所有一切的强大神识。
      阁外楼梯口,一身彩裙着身的叶妍踱步来踱步去,脸上带着羞怯。
      仅在片刻,一串脚步声从阁内传来,她顿时看了去,为首走来的正是血天君,而他身后就是去通报的漂亮女人。
      “妍儿……”
      血天君很亲昵的喊道。
      叶妍晕红的脸上挂着笑意,看着血天君,柔声道:“天君……”
      见两人如此肉麻的称呼,公孙绿萼立即退了进去,在这里,她也只能做个第三者,夫君血天君和叶妍还没修成正果前,她还只能做个看客。
      看着叶妍,血天君轻声道:“找我何事啊?”
      扭捏的搓了搓手,叶妍低声道:“是来请你去湖心小筑,为了感谢你,我和幽若备好了一桌酒菜。”
      “哦?呵呵,对我怎么还如此客气啊,什么请不请的,这有多见外啊。”
      血天君上前,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笑道。
      挣扎了一下,叶妍见挣脱不开,也就顺从他握着自己的手,这天下会已易主,虽然雄霸还是帮主,但是叶妍是少有知道,雄霸已是个废人傀儡,这天下会雄霸当道时的手下,四大护法和苍山四鬼,和最赤手可热的三堂堂主聂风和步惊云、秦霜,亦都是听命于血天君。
      仰头看了眼已有些昏暗的天,血天君拍着自己的肚子浅声笑道:“还真饿了。”
      叶妍像是小媳妇一样嗔怪道:“你啊,不知道饿了要吃东西的嘛,真不知道你身边若是没了女人,你还怎么自给自足的吃喝。”
      “哈哈,妍儿,你此话的意思,好像是说你夫君我,除了会些武功,就一无是处了不是。”
      血天君仰头大笑道。
      摇了摇头,叶妍娇声道:“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
      随着叶妍走着,血天君的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藏在裙下的丰腴股瓣上捏了一下,调笑道:“那你就是承认我是你夫君了。”
      “才不呢,人家都没跟你成亲。”
      “先洞房在成亲行不行啊?”
      “不……”
      两人说笑之间已到了湖心小筑,比起雄霸掌管天下会时,此时的湖心小筑简直和以前的不能比拟,翻新了一遍的湖心小筑,两扇巨大的石门也已被废除,当然这里依旧是天下会禁地之一,幽若和叶妍住在这里,谁也不敢来打扰,特别是禁止男帮众踏进湖心小筑前的范围半步。
      走进小筑中,血天君不禁点头赞叹道:“这文丑丑办事就是不错。”
      “是啊,这里都是丑丑所设计,竟然比女人的心思还要细腻。”
      叶妍也出声赞着文丑丑。
      想到文丑丑,血天君并没因为雄霸,而对他有所改观,故因为文丑丑这类人,成不了大气候,做人虽然有时很会阿谀奉承拍马屁,但是人却是个好人,这也是血天君为何不除掉他,而重用他,让他在天下会做总管的原因。
      血天君轻笑道:“丑丑本就是不男不女罢了,心思缜密,倒是他的优点。”
      叶妍本想批评血天君不该这么说文丑丑,一想到他说的也对,便捂嘴娇笑了一声。
      两人刚走到楼梯,就听上面传来了幽若的声音。
      “娘,是天君哥哥来了吗?”
      幽若的声音中带着激动,显然有些兴奋。
      叶妍回头看着血天君,娇笑着压低声音说:“天君,你可记住,对我和幽若都要好。”
      “是啊,你天君哥哥被我请来了。”
      叶妍说着,上了楼。
      一脸怔怔的看着她摇摆的背影,血天君顿时明白了过来,看那眼神和那话语中的含义,似乎在对自己暗示着什么,如若她不想自己和幽若之间有瓜葛,便可不必说出刚才那种话,而是该警告自己,不要和幽若走的太近罢了。
      上到二楼,与之前几天来不同,二楼也已经翻修了一遍,只是原本还分为三间房屋的,现在倒被全部打通,成为了一间大的房间,里面摆设倒是简单,一半是休息,带着一张檀木床榻,另一边是小灶做饭的地方。
      “怎么?你们亲自下厨?”
      血天君一眼就看到了幽若身后的一切。
      幽若娇笑道:“天君哥哥,我和娘说好了,以后在这里,我们都自己做饭吃,而且为了谢谢你,让我和我娘团圆,所以这顿饭,我和娘必须亲自下厨。”
      叶妍也说道:“是啊,如果这顿饭让别人做,你吃着一定不会有特殊的感觉啊。”
      “呵呵,难道你们的厨艺非常精湛,那我血天君今天可要好好尝尝了。”
      笑着,血天君自顾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作为男人,他不会下厨,但是并不表示他不会做。
      饭菜已准备好了,叶妍和幽若将饭菜上了桌,幽若立刻转身又折返去拿酒时,叶妍探身在血天君耳边轻声道:“多喝点,今晚别回去了。”
      这时幽若抱着一酒坛回来,叶妍赶紧坐了下来,血天君笑看着她,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叶妍会让自己把下面的门关好,而且选在这个时候请自己吃酒,又和幽若经过了一番精心的打扮,显而易见,今晚的大餐何止这桌上的。
      幽若为血天君和叶妍各斟满了一大碗酒,刚坐下,叶妍说道:“幽若,你也喝点。”
      “我……我哪会喝酒啊?”
      幽若挑眉看着叶妍。
      血天君摇手道:“就是,幽若还小,让她喝什么酒嘛。”
      叶妍却不理血天君的劝,平静道:“你天君哥哥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我们理当感谢,如果你连酒都不喝,这谢从何而来。”
      听她这么说,幽若笑着点了点头,应声道:“是,这酒该喝。”
      “来,幽若,我们共同敬你天君哥哥一杯酒。”
      叶妍对着血天君眨了眨眼,站起身端起了酒。
      幽若也随着她站了起来,看着血天君,娇声道:“天君哥哥,谢谢你。”
      简短的一句感谢,已让血天君满足了,叶妍和幽若如此对自己这般,血天君也已经足够了,一个男人对女人所做的一切,当然不会是没有任何回报的,而今晚得回报,将会让他继颜盈、和血岚等女人后,又再添风云二女。
      夜风呼啸,酒过三巡,说少喝的幽若,不堪酒力早已倒头趴在了桌上,叶妍面带桃花,嘴中喷出酒香之气,指了指幽若,娇声道:“今晚过后,我和她都是你的,今晚,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但是我希望,以后你会对我们好。”
      重申,她在重申,显然叶妍对自己还不是很相信,血天君并不怪叶妍的怀疑,每个女人心里都会有这样的心理,一个强大的男人,在得到了和拥有后,会否因为腻了,就抛弃曾山盟海誓的爱人,这是常事。
      握着她的小手,血天君站起身,眼神中尽是深情的说道:“妍儿,我血天君不是那种背信弃义之人,若是在日后,我离开你和幽若,便遭天打五雷……”
      他的话还未说完,叶妍已用手指触到了他的唇边,娇真道:“谁让你发毒誓了啊。”
      “呵呵,妍儿……”
      血天君激动地把她搂在了怀里。
      看着眼前的男人,叶妍眼中一阵迷离,感到双手移动到了自己的股瓣上,她娇羞笑道:“难道你不想先品尝品尝幽若嘛。”
      血天君看了眼醉的不成样的幽若,认真道:“她那样,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我想她的第一次,一定要让她深刻的记住。”

      抽泣的幽若用手擦拭眼角的泪水,一切美好的梦想,和她梦幻中的恋人,竟然会用如此卑鄙的方式得到自己,痛与快乐并未让她有半点兴奋。
      “幽若,是我不对,是我不该灌醉你。”
      叶妍看她伤心落泪,在旁劝道。
      而罪魁祸首血天君,坐在两人的对面。
      幽若已知道了昨晚和早晨所发生的一切,这一张大床上,在酒醉后竟然上演了荒唐的二女一男戏码,她还念叨着以后长大,会和血天君很幸福的恋爱,很幸福的步入婚姻的尽头洞房,但是这一切都成了泡影。
      她被强占了,虽然是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发生了,幽若却不曾想,叶妍竟然也会加入进来。
      “你都赚够便宜了,倒是说句话啊。”
      叶妍苦劝无果,立刻看向了一脸写意的血天君。
      血天君摇头说道:“让我说什么,我不也喝多了嘛,倒是我自己一人做错了似的,男女欢乐,是互补互唱,我享受了,难道你们没享受过程嘛。”
      他这么说着,身子也已下到了地上,拽起自己的长袍,穿回了身上。
      见他就这么要走,叶妍也哽咽出了声。
      两女同哭,血天君转头怒道:“怎么?跟我来这套,你们想想,是谁让你们见面,是谁让你幽若重有自由之身,哦,难道我就不能索取点回报。”
      “天君……”
      叶妍见他生气了,娇声喊了声,却不想血天君几步下了楼。
      眼见昨晚与晨际的欢乐,竟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叶妍有些恼怒幽若,她可是好心让幽若能跟随血天君,起码也是有个照应,而自己也跟血天君,这样也可和幽若常在一起,殊不知她根本无法接受这一切。
      趋于平静之下,幽若渐渐止住了哽咽,抬眼看着面前的叶妍,有些不明白的说:“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叶妍看着幽若,柔声道:“幽若,难道我看不出来嘛,你喜欢血天君,比我喜欢他丝毫不差,他这么做,都是我的意思,要怪就怪我。”
      “不……”
      幽若摇了摇头,冷静了下来,许久才娇声道:“他可以对我做一切,为什么不等我清醒,人家第一次,他就这么霸道,现在我都有些生疼呢。”
      见幽若这么一说,叶妍顿时笑出了声。
      白了一眼叶妍,幽若娇嗔道:“你还取笑人家,我被欺负,你竟然能上来帮忙。”
      叶妍这才一脸认真道:“幽若,好男人可遇不可求,要是失去了他,我想我们永远找不到比他更优秀,更会爱我们的男人。”
      “这……可是……”
      幽若张了张嘴,又顿住了。
      她是冷静聪明,但是在感情上,却不比叶妍老道,而且叶妍在昨晚也是第一次,她被重塑身体,自然算是变了一个人,只是有叶妍名字,和认识幽若这个娇惯的女儿。
      叶妍挑眉道:“可是什么,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走,跟我去找他。”
      被叶妍拉起,赤身的幽若脸一红,身体一个踉跄,急道:“等等,我要穿身衣服啊。”
      回头一看,可不是,幽若赤着身子,而叶妍低头一看自己,也是一样赤着,想到昨晚血天君的野蛮,两人的裙子早就被撕裂扔到了地上。
      重找了一身鲜艳的裙子,两人又互相帮忙点缀打扮了一番,才从湖心小筑走出,向着血天君的暗香阁而去,现在天下会没有多少人认识叶妍,只有寥寥数人,见过叶妍,而幽若也一样,久在湖心小筑里的她,这是数的过来的出来次数。
      当两人行到暗香阁时,叶妍看到暗香阁的四个女婢在门外站着,脸上似乎都挂着疑惑和担心,叶妍走向前,娇声问道:“孔慈,血天君在不在?”
      孔慈认得叶妍,她来暗香阁两次了,见到她和幽若,孔慈连忙说道:“刚才守卫来报,天下会遭人入侵,天君哥哥去门口了。”
      “遭人入侵?”
      叶妍皱起了眉头,她虽然才复生不久,但是对于天下会,她还是很了解的,就算雄霸现在倒台了,可是以前雄霸时,武林中哪有人敢和天下会抗衡的,就是无双城亦不敢造次。
      幽若急道:“我们快去看看吧。”
      两人行至天下会大门口,就看到了血天君和他身后的聂风等人,此时人多汇聚,幽若拉着叶妍找了个高处,才看到前面的一切。
      只见血天君面前的楼梯上站着十个女人,为首的一身白裙,脸上还蒙着黑纱面罩,手中提着已出鞘的剑,显然是要动手。
      “哈哈……”
      突然血天君仰头大笑了一声。
      在他面前不到五米的蒙面女子冷声道:“你笑什么?是笑我们十个人拿不下这天下会?”
      血天君眼神盯着这唯一蒙面的女子,平静道:“其实姑娘来到此地,并非占我天下会,倒是像是来寻人的。”
      “哦?你怎么知道?”
      那蒙面女子娇笑道。
      看着她,血天君轻声笑道:“我和姑娘有种似从相识的感觉,姑娘能否亮出真面目,给在下看看。”
      持剑蒙面的女子双眼瞟着血天君,突然收剑,单手扯下了面罩,当看到她的真面目时,血天君一怔呆住了。
      “是你……”
      血天君有些激动地喊道。
      站在他面前的女子,赫然是天山剑派的巧媚,这个女子在境地之门开启时失踪了,怪不得寻不到她,原来她也来到了这风云界中,只是血天君尚有疑惑,为何以前的巧媚内功底子很差,这才多久,站在自己面前的巧媚,却身聚雄厚的内力,她身后的九个年轻女子也都一样,皆是一等一的高手。
      巧媚嘴角挑起一丝笑意道:“是我怎么了,很吃惊。”
      “当然很吃惊了,要是妖媚和天山剑派的众姐妹,看到你,一定会大喜的。”
      血天君兴奋的说道。
      但巧媚脸上却现出不屑道:“谁想跟她们见面,当初都离我而去,一个个的没有一点情义,今日我来天下会,不是找你的,给我让开。”
      血天君摇头笑道:“不是找我的,但是这天下会,哪是外人随意进的。”
      巧媚重又拔出长剑,冷声道:“一,让开,二,死在我剑下。”
      听她的话中意思,血天君顿觉奇怪,难道巧媚在这风云界遇到了贵人提点,有了一身好武艺,来到这天下会的目的,是来找雄霸复仇的,想到雄霸的仇家甚多,血天君释然了,但着天下会如今已是他为主,自然不会让巧媚进去。
      “你真舍得杀我?”
      血天君竟朝着巧媚走了过去。
      巧媚冷眼注视着血天君,凝声道:“最好别逼我。”
      这时她身后的九个女子突然冲出了一个女子,拔剑就朝血天君刺去,嘴上也喊道:“小主,还跟他废话什么,杀了他再说。”
      这年轻女子剑气陡然从剑尖射出,直向血天君身上飞去,而血天君眼神只是停留在巧媚身上,丝毫不顾剑气的飞来,只听一声暴喝在血天君身后响起,一声奇怪的声音响起,血天君身前一米外竟然出现了一块冰块,而那剑气竟然被冰块冰住,变成了冰剑。
      “哗啦”一声,冰剑落地而碎,而出此招的赫然是习得天霜拳的秦霜,有血天君的指导,和对天霜拳的改进,秦霜现在的天霜拳,出拳就可造出冰来,比他初期的天霜拳威力更大了百倍还多。
      那想攻击血天君的女子一惊,心想着招数奇怪也厉害,刚要再贴身在袭血天君,却被巧媚冷喝了一声。
      “给我回来,谁叫你动手得。”
      巧媚看着血天君雷打不动的表情,便已知道,他和以前不一样了,手一扬,让身后九个女子退后,她扬起剑说道:“阻我路者死。”
      她的话音一落,剑已竖着劈下,一道凌厉的剑气夹带着劲风,陡然向血天君面堂奔袭而来,这招剑招虽简单,但是血天君亦能感到剑气中所含的巨大内力和一些古怪的力量,那是他从未见过的,显然巧媚的功成,绝对不是她自己练成的,这剑气没个三五十年,根本无法成功。
      “主人……”
      聂风呼喊了一声。
      血天君摇了摇手,表示无碍,对付巧媚,血天君倒是不惧,眼看剑气到了面前,血天君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折扇,只见他在自己面前扇了扇,那飞来的剑气竟然如碎裂的玻璃一样,寸寸消失了。
      巧媚大吃一惊时,血天君突兀的站到了她的面前,两人几乎鼻碰鼻的距离,让巧媚吓得往后刚要退去,却觉腰间被一只手揽住了,她脸上一红,持剑就砍。
      “巧媚,你可真下得了手?”
      血天君双眼盯着巧媚的眼眸。
      她的剑快到血天君的脖颈时,停了下来,这个男人跟自己有什么仇恨,除了让天山剑派散了,让自己流浪到这风云界里,他并没对自己有什么不好。
      巧媚撤回剑,娇声道:“放开我。”
      抽回了手,血天君却靠近巧媚附耳道:“这么久不见,你变得漂亮多了。”
      血天君的夸赞,让巧媚有一种说不出的奇妙感觉,许久不见这男人,巧媚竟感到,自己好像在这么久根本就没有忘记掉他。
      面前的巧媚脸上现出晕红,血天君痴痴地盯着她的俏脸,越看心中越是欢喜,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要抱住这个近在咫尺的大美人,美美地亲一亲她,将她也带到极乐界,那四大剑媚也就算齐了。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一个男人看着,巧媚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上泛起了一阵桃花般的红晕,害羞地低着头,轻声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巧媚,你知道嘛,我刚才一直以为自己在做梦,能和你重逢,不光是妖媚她们得心愿,也是我血天君的心愿。”
      血天君善用语言攻心,对巧媚,他又故技重施。
      但见巧媚原本乔红的脸上,突然变成了惨白,挑眉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血天君道:“你说你就是血天君?不,你是李虎啊。”
      看她这么反常得激动,血天君忙解释道:“我在来到这里,就换了一个名字,我想过去的名字,只能代表着过去啊。”
      “不,你不能叫血天君。”
      巧媚一脸认真的说道。

      为什么他会是血天君?
      巧媚不敢相信,自己主人派自己和九剑女来天下会寻得血天君,就是自己所认识的李虎。
      “巧媚,你已破坏两界平衡,那境地之门哪是你这等人可以随意走进的。”
      “你是?”
      “你不必知道,以后我会来找你的。”
      当巧媚进入境地之门,即要被那里面巨大的吸力撕碎时,她被一个女人救了下来,并送到了一个她不知名的地方。
      而当她成为了一个村子里的村民时,独自一人过生活时,那个女人再次出现了。
      巧媚依稀记得前几月的事,那女人从天而降,宛如一个美丽的女天神一样。
      “巧媚,我知你不喜现在的生活,若是你听我的话,我可以改变你的状况。”
      “怎么改变?”
      “我会给你一个天剑山庄庄主做,让你称霸这风云界。”
      巧媚不懂,追问道:“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明白,只要按我说的去做即可,就算牺牲你的命,也要在所不惜,完成我给你的使命,若是你完成不了,或者不去完成,你的下场比死还要痛苦,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当看到那个可以在空中飞的女人实力时,巧媚相信了她的话,她绝对可以让自己生不如死,而且她交代的使命,巧媚也一一完成,天剑山庄已成立数月,她竟然接到了有史以来她认为最难得任务。
      “巧媚,你这是怎么了?”
      看着面前失神的巧媚,血天君轻声问道,用手触碰了一下她的肩膀。
      猛的一个激灵打颤,巧媚压低声音道:“你真是血天君?”
      血天君顿觉疑惑,为什么巧媚对自己的名字这么敏感,自己这还没怎么出去闯荡名声呢,难道巧媚一直就在天下会不远,又或者有探子在天下会,看着血天君点头,巧媚苦笑道:“上天真是爱作弄人啊。”
      眼见血天君张口要追问,巧媚转移话题道:“好吧,天君,今日之事,罢了,其实我来就是寻你的,因为江湖有人传言,血天君武功很高。”
      “哈哈,传言就是传言,你怎可当真呢,倒是巧媚妹子今日的出现,让我真是没想到,快快有请。”
      血天君大笑着,转身做了个请的姿势。
      为何对巧媚如此客气,故因血天君感到巧媚的话实在不可信,她的脾气血天君太了解了,就算她有高人指点,一飞冲天,但她的眼神和脸上表情,却瞒不了血天君,她确实是冲血天君来的,但一定不知道是自己,更不知道血天君的武功有多高。
      阴谋与诡计是一种概述,血天君和巧媚虽没有太多的关系,但同是从境地之门过来风云界,便是一种缘分。
      大摆筵席招待巧媚时,血天君亦没有把妖媚她们从极乐界中带出来,在不知道巧媚有什么目的下,血天君决不可暴露自己的极乐界,在一个他很熟悉却又最不熟悉的女人面前。
      “夫君,你说巧媚真的来了?”
      极乐界的龙凤宫中,血天君左拥右抱的仰躺在木椅上,冷媚和韩燕等原天山剑派的女人们,都围在他身边。
      血天君感叹道:“这么久没见,巧媚变了。”
      妖媚挑眉道:“变了?夫君何出此言啊?”
      “今日我见到巧媚时,发现她的功力就算你们加在一起,也比不上,而且她的容貌……”
      血天君话还没说完,已被无媚打断。
      “夫君,巧媚容貌怎么了?”
      看着她一脸的担心,血天君轻笑道:“她的容貌倒是没变,只是我有种感觉,就算过个百年,她的容貌亦不会变。”
      听自己的夫君说的如此玄乎,妖媚疑惑道:“怎么可能?她就算去了风云界,这才多久啊。”
      “她身后定有一个我不知道的高人存在,一定已经凌驾在雄霸那些武夫之上了,要是我没猜错,那人和血岚她们一样。”
      血天君大胆的分析着。
      韩燕激动道:“那岂不是神仙了?”
      血天君摇头笑道:“那就不可而知了,就算我怎么问,巧媚都不说出她的遇境,显而易见,她是冲我而来。”
      “夫君,那你岂不是很危险?”
      所有女人都担心了起来。
      站了起身,血天君凝声笑道:“危险,哈哈,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我,就算是女娲,她也奈何不了我。”
      如今的血天君,已顿悟天道,连虚空都可任他遨游,那是女娲都无法做到的,破碎虚空她可以,遨游虚空,女娲就算有十个胆也不敢,那是会元神尽碎的可怕虚空。
      重回到天下会时,已是晨际初阳冒出东方,彩霞映衬天边,现出美景无暇,暗香阁外的武场,血天君督促着聂风几人训练天下会中弟子,也不忘早早吩咐厨房,为巧媚几人准备了些早点。
      “天君哥,这么早……”
      一声娇嫩的呼喊声,让血天君转回了身。
      他脸上带着笑意,心中却惊骇,巧媚的出现,他竟然不能察觉到。
      这足可表明,巧媚收敛身上气息的本事绝对不在自己之下,但她的内力和武功,比起血天君,那就要差太多太多了。
      走到巧媚身前,血天君笑道:“巧媚妹子,你不也一样,起这么早。”
      “呵呵,我喜欢晨练,呼吸新鲜空气,有助练功嘛。”
      巧媚娇声笑道。
      与之昨天见面相比,现在的巧媚更显得娇柔可爱,但是这一面,是那么的虚假。
      看着一身长衣长裤的穿着,血天君点了点头道:“一会有人送饭菜到你那。”
      巧媚已小跑了出去,回头娇笑道:“谢谢天君哥的款待了。”
      看着她的背影远去,血天君脸上又现出了冷意,他最不喜欢这种感觉,他想从巧媚身上挖出那个在她背后的人出来,但是一旦这样做,巧媚和那九剑女子,可能只会成为牺牲品。
      几日来,巧媚和九剑女在天下会住着习惯了,每日只是和血天君聊聊天,并没有过多的交流,反而对妖媚几人的行踪,多了一些追问,血天君自然不会告诉她,妖媚等人的行踪,只是胡乱说妖媚她们在别处。
      行间小道之上,巧媚娇声说着自己来到这里发生的一切,倒是不瞒血天君,她确实遇到了高人指点,但是那高人姓甚名谁,巧媚都不知道。
      “呵呵,这天下会乃为当今武林第一大帮,殊不知天君哥竟然已成了这天下会的执掌人。”
      巧媚轻笑着说。
      她虽在这几日毫无作为,却已暗地探查了天下会的情况,这本该是雄霸当道的天下会,大小事竟都要通过血天君的批准,方可施行,这一点上,巧媚便已猜到血天君,也看到了一些,断定他其实才是天下会之主,那个不露面的雄霸倒是没有勾起巧媚的兴趣。
      血天君摇头笑道:“你是不知啊,我在这里只能算是个总管啊,帮主不理政事,我倒不想管理这么大帮派,对了,妹妹,你和那九剑女,一起来此,就是为了寻我?”
      轻嗯了一声,巧媚侧头躲开血天君的眼神,娇声道:“早就听说江湖上出现了一个血天君的人物,我的主人……不,应该说是我师父,叫我来看看。”
      如此简单的回答,其中之假可不少,血天君善于观言面色,巧媚脸上的微妙表情变化,他一下就看出来了。
      刚要追问,巧媚却一手抬起指着不远的湖心小筑问道:“天君哥,那是何处啊?还有个亭子,不如我们去那做会。”
      “额?那是会中之人所居住的地方。”
      血天君看了过去,这湖心小筑,他已有几日没来了。
      本想拒绝巧媚,带她去别处转转,巧媚却已经向前快步走了去。
      两人走到湖心小筑前的亭子处,巧媚便坐在了石椅上,笑看着一脸无笑的血天君说:“怎么了?天君哥,坐啊。”
      血天君点了点头,坐在了巧媚身边的石椅上,如此季节,小湖上种植的荷花早已盛开,整个湖面看上去,就像一把把打开的绿伞,然绿伞之上,又有粉色花朵点缀。
      “真好看……”
      巧媚感叹了一声。
      血天君出声道:“真美。”
      听他的赞美,巧媚扭头一看,血天君竟是对着自己说美,她脸上露出了红晕,娇羞不已的说道:“天君哥,你是说什么美嘛。”
      “荷花美,人更美。”
      血天君直说道。
      只听巧媚咯咯一笑道:“真是许久不见,天君哥的话语都是这么喜欢人,我想我的那些姐妹,都是被你的话吸引过来的。”
      血天君轻声笑道:“难道我的人不能吸引嘛。”
      “呵呵,当然能了,天君哥是我见过最俊逸不凡的男人,只是想起当初,要是我执意跟着天君哥一起回逍遥宫,如今或许……”
      她娇笑着说着,脸上赤红的,已无法再继续下去了。
      看着如此娇媚的小美人,说出这么对自己有些暗许芳心的话,血天君一不做二不休,站起身拉着巧媚的手到了湖边,看着湖上的荷叶和荷花,淡笑道:“巧媚,知道我遇见你,第一个想法是什么吗?”
      巧媚摇了摇头。
      血天君笑道:“我在想,这样都能碰到你,说明你我缘分,我打心眼里告诉自己,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我要留你在我身边。”
      感受着腰上被血天君的大手一揽,巧媚只是扭捏了一下,却似是故意一样,身子靠在了血天君的怀里,一脸娇媚的侧看着血天君,娇声道:“天君哥,这话我爱听,但你身边有这么多美女,我巧媚算什么啊。”
      嘴上说着,巧媚心理却有些颤动和激动,想到自己来这里寻他的目的,巧媚更是有些心虚,但是有他主动,巧媚倒是放下了心。
      任凭着身后的男人,环抱着自己,巧媚很惬意的将头仰后靠在了他的肩头上,微微闭上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湖心小筑之上的窗口,幽若蹬蹬跺了两下脚,本在屋里收拾衣物的叶妍看到她这般,忙娇声问道:“怎么了?”
      “哼,负心人,臭男人……”
      幽若娇真的嘟囔道。
      叶妍不明她为何这么说,立刻走到窗口,顺着她的眼神一看,怪不得幽若在这生气,原来血天君和那个数日前才来的女子,此时竟在湖边抱在一起,显然是故意为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