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首席鉴定师

    发布时间:2020-09-16 00:01:54   

    东方医院位于风景优美的风华市那突出海岸的犄角上,占地约有8000多公顷,背临陆地,三面环海,清晨朝阳海出,鸥声阵阵;傍晚渔歌声声,海风徐徐,使人心旷神怡。院内高楼林立,园林湖泊密布,各种设施齐全,是真正意义上的市中市。

    东方医院不但是全国,而且是全世界的医学中心。每年有近四成的国际医学高级会议都在此举行,来此就诊的世界各地的高官显要、商界大亨、娱体巨星数不盡数。

    东方医院能成为国际医学中心,不仅仅是它的面积、景色,更重要的是东方医院有着众多的国际一流的医学专家,其中很多人甚至是各自专业领域的权威级人物。而他们,也正是东方医院得以成名的真正凭恃。

    东方医院的西面的一片竹林深处,一潭小小的绿湖旁,树立着一座三层白色小楼,造型典雅,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虽然东方医院面积很大,但也不是每个医生都能拥有自己的诊楼的,只有在国际上享有极高威望的少数医学权威才有可能享有此待遇。

    清晨,年轻美丽的小护士杨馨萍身着白色护士服,踏着竹林小石子路上的晨露,走进诊楼。诊楼的牌子上写着“鉴定科”三个字,侧面是个大大的“8”,表示这栋楼是医院的8号诊楼。

    迎面墙上是本楼的名医介绍栏,年轻英俊的青年医生在照片中微微笑着,下面介绍的文字:“林枫,国家首席鉴定师,曾获……”

    旁边则是在本诊楼中工作的10名美丽白衣天使的介绍。东方医院的护士本就是从全国精心选拔出来的,而鉴定科作为一个拥有首席职称专家的诊楼,其内工作的护士素质更是精中选精,她们的相貌、体态、礼仪以及医技都是一流的。

    杨馨萍一路上微笑着和诊楼的同事们互道早安,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二楼主诊室。诊室内已经打扫得很干净,她推开窗户,将窗外金红的朝阳和着园中的花香一起放入,她陶醉地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杨馨萍将桌上已经很整齐的档案文件又重新码了码,拉开医橱,把需要用的设备摆放好,诊疗床下面已经放好了一叠雪白干净床单,她抽出一条,整整齐齐地铺好。又到旁边的监控室打开电脑和各项仪器。再坐回办公桌,打开预约本看了看,自言自语地微笑道:“今天又是繁忙的一天呢!”

    说到林医生,杨馨萍不由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已是8点过5分,不由有点焦急:“啊!已经上班了,怎么林医生还沒到?老天保佑老院长今天可不要来啊!”

    (二)

    我飞快地朝自己小楼跑去,最近痴迷网游,昨晚玩了一个通宵,等到抬头一看,已经八点了,想到那个慈祥的老院长的一口唠叨,我就吓得毛骨悚然,一边跑,一边暗暗地祈祷,今天勤劳爱巡视的老院长就去胸外科“慰问”问天那小子吧,他可比我爱迟到的多了,而且又是老院长爱侄,更应多多关心啊!

    我看了看小楼周围来回走动的人,沒有发现有老院长的身影,舒了一口气,蹑手蹑脚地就要走进诊楼,耳边突然传来一个老年人严肃又不乏慈爱的声音:“小林!看你偷偷摸摸的样子!一点医生样子也沒有!更何况你还是名医呢!”

    我吓了一跳:“哇!老院长,您也太神出鬼沒了吧?吓死我了!”

    满头白发的老院长好像鬼似的突然出现在我的身旁,把我抓了个正着:“小林!你又迟到了!”

    “干吗要说‘又’?”我委屈地解释道,“我是因为……”

    “我听过新闻,今天早上从你家里到医院沒有堵车。”老院长把话抢在了前面,“而且,以我行医四十年多眼光来看,你的身体应该也沒有什么大的不适,刚才还跑地飞快。”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老院长,我忘记看时间了。”

    老院长摇了摇头,看向我的眼神却充满了慈爱,让我一时非常愧疚。老院长说道:“马上就要高考,国内那几所眼睛抬到脑门上的名牌学校就认你这张鉴定书,所以这些天会很忙,可別再迟到了。”

    我连连点头,老院长挥手道:“已经上班了,快点进去吧!”

    我如释重负,赶紧往里走。

    “还有!”老院长又叫住了我,我只好停住脚步,老院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你的工作很要身体,尤其最近工作忙,別再熬夜了。”

    我心里一阵感动,向老院长鞠了个躬,走进诊楼。

    诊楼里的护士们看见了我,纷纷微笑着从我打着招唿:“林医生好!”“林医生早!”

    “早!早!大家早!”我神清气爽,开心地和大家招唿,进了诊楼,我就是老大了,呵呵。

    我从主诊室的侧门走进,在监控室换工作服,隔着玻璃看到外间已经有三个人坐着了。听见我的声音,我那小护士萍萍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林医生,你迟到了10分钟呢。”

    我耸耸肩膀:“本来只有5分钟,倒霉的是在楼前碰到了老院长,又被教训了一顿。”

    我们正说着话,门外走来三个靓丽的身影,是两位30岁出头的美丽女性领着一位15、6岁的可爱女孩。

    萍萍拿着预约本微笑着迎上前去,说道:“是钟怡婷同学吧?你们来得很准时,这两位一定是家长了。”

    其中一位身着制服,眼中透射出智慧与知性的美丽女子用温柔甜美的声音说道:“是的,这位是婷婷的母亲黄女士,我是婷婷的辅导老师,我姓周。”

    “黄女士、周老师你们好!”我和萍萍礼貌的打了声招唿,然后把注意力放到了她们中间的那位女孩子身上。

    清秀可爱的面庞,娇小玲珑的身材,以及一旁陪同的两人,我总觉得有点眼熟,尤其是钟怡婷这个名字。周老师看到我的表情,笑道:“林医生一定忘了,我们两年前就来找过您呢。”

    “哦!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我一拍脑袋,再看看一旁的小婷婷,称贊道:“两年不见了,这次小婷婷可真的长大了。”周老师感激道:“还要谢谢林医生两年前对小婷婷的帮助。”

    我谦虚道:“应该的、应该的。”

    小婷婷却脸红红地说道:“人家都那么大了,婷婷前面就不要再加上个‘小’字了嘛!”

    我们看着这个亭亭玉立地站在面前的女孩子,都笑了。

    在周老师的提醒下,我想起了两年前的事情,也是这三个人,不同的是,那时候,只有14岁的小婷婷,却还是刚刚发育的样子……

    (三)

    我看着手中的资料,再看看眼前的可爱女孩子,为难地说道:“周老师、黄女士,这女孩子现在只有14岁,你们何必这么着急呢?让她16岁到了年龄再来不是很好吗?”

    周老师解释道:“林医生,是这样的,婷婷这个女孩子真的是非常的聪明好学,而且容貌性格都很好,是我执教这几年来最喜欢的女学生,生怕自己能力不够,耽误了她的成长,学习方面还可以弥补,可是身体方面,一旦过了时间,就追悔莫及了。”我看看面前的身材娇小的女孩子,沉吟道:“小婷婷好像比別的女孩子晚发育一些。別的很多女孩子,到了14岁,已经是大姑娘的样子了。”

    “是的,所以我们才特別地担心婷婷会出现身体上的问题,这样的话太可惜了,因为现在的社会,越来越看重人的整体素质了。”

    我点了点头,其实这方面我比她们更清楚,否则又怎么会出现我这样的鉴定师?放眼先进社会上的这些杰出女性,不仅头脑聪明、知识丰富,她们的相貌、礼仪、形态无一不是出类拔萃的。

    我转头问钟母道:“黄女士,小婷婷的月经来了吗?”

    钟母点头道:“前些日子刚来了第一次。”

    我双手一摊,“那不就行了?虽说比多数人晚一些,但还算是在正常的时域内,应该不要紧的。”

    两个大人向我露出了乞求的神色。我倒也能理解:毕竟在这个等级差距、贫富差距都越来越大的社会,人们都太希望出人头地,如今小婷婷初显天赋,当然令人呵护备至,深怕一不小心贻误人才,也耽误了自己的前程未来。

    我心内轻叹一口气:“真是可怜天下父母老师心啊!好吧,小婷婷,你脱了衣服,让我看看。”

    小婷婷要是论起相貌,我可以毫不吝惜地给出相当高的分数,清秀可爱的面庞上,一双灵动的双眸,闪烁间充满着少女的冰雪聪明;娇小尖尖的鼻子包含着女孩子的倔强与顽皮,一张小小红红的小嘴唇轻轻抿着,似乎隐藏着昨天做了坏事后的偷笑。真的是个很惹人怜爱的女孩子。

    小婷婷的皮肤雪白、细腻、光滑,然而身体却是刚刚发育的样子,胸部只是刚刚贲起一点点小小的坡度,粉红色的乳头还是小小的形态,臀部的曲缐也刚刚开始勾勒,可爱的小肚子下面光光的,毫无遮掩的小缝隙悄悄地从紧闭的两腿间露出了头。

    我的手在小婷婷的身体上细细捏过,又让小婷婷躺在检查床上,分开她幼滑的双腿,小心分开那两片紧闭的密唇,仔细观察腔隙内的构造,同样是刚刚开始发育的样子。

    检查完这些,我得出结论,婷婷确实是个素质非常好的女孩子,虽然发育稍晚,但是一旦这诱人的身体完全地长成,再配合她那过人的容貌,在身体素质方面,绝对是非常优秀的了。锦上添花大概是很多人都愿意做的事情,虽然婷婷发育已经开始,而且看起来也挺顺利,但是我现在也有了一点那两位女士的心情,极想为婷婷的健康成长做些什么。

    告诉了三人我的打算以后,钟母和周老师是连声感激,小婷婷则是脸红红地悄悄投来倾慕、依恋的目光。

    让萍萍把门关好,以免老院长突然闯进,发现我又一次违反制度地利用工作时间做好人。然后两位美丽的女性在互看了一眼后,周老师走了上来道:“我先来吧。”

    我分开双腿,撩起工作服的下摆。周老师在我前面跪下,小心地捧出我的肉棒,先用柔软的舌头轻轻地舔了一遍,然后纳入口中。

    周老师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在这方面的知识同样丰富,几个小小的试探以后,周老师就捕捉到了我的敏感点,并使用各种方法进行刺激。我获得的快感,不仅有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刚开始周老师还能在学生面前保持文雅的仪态动作,不久,就在我肉棒分泌出的气味的刺激下开始迷醉、狂乱,我相信,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小婷婷,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受盡自己尊敬的周老师今日那动人的神态。

    为了帮周老师一把,我脱了皮鞋,把脚伸进周老师的套裙内。随着周老师配合地分开双腿,我的大脚拇趾灵巧的挑开内裤,在她的两片敏感的密唇上轻挠。不久,周老师浑身抖颤,我的脚趾就感到一股热流袭到,我也不想多忍,在周老师口中射出。

    小婷婷脸红红的走上来,将我的脚趾含入口中,帮我清理干净。在她未成年前,是不能接触的我的性器官的,也只好通过这个方法来表达她的感激。

    相比起周老师的知性美,钟母的美则蕴含着母性的温柔、委婉。钟母拥有敖人的双乳,因此,在为我口交时,还同时借用了双乳的紧夹来增强效果,毕竟,第二次要难度大些。不过看到钟母的身材,我对小婷婷的将来也很有信心了。

    相对刚才看老师,这次亲生母亲的表演似乎沖击更大,小婷婷的双颊赤红,眼媚如水,更增艷丽。

    两人都把口中的精液吐到萍萍递过去的试管中,我把两个试管交给萍萍道:“交给小孙,每个试管做12片药片。你把婷婷的情况告诉她,让她再放些辅助性的药材。”

    萍萍接过试管正要走,我又道:“等等。”萍萍停在门口看着我,我想了想道:“婷婷年龄不够,因此这个不属于小孙的职责范围,算是咱们欠她的,她要是开你玩笑不愿意做,你就说我事后随她来取报酬好了。”

    萍萍嘻嘻一笑,离开了。

    周老师和钟母看在眼里,更加感激我的帮助,因为她们的关系,我欠了別人的人情。我一笑:“再谢就见外了,其实我也很喜欢小婷婷的可爱。一会儿你们下去,到药房去取,每个月服用一次,一次一片,两年后,再来找我。”

    (四)

    我看着16岁的婷婷那窈窕凹凸的身材,称贊不已,周老师感谢道:“都是林医生的功劳。”

    我忙谦虚道:“主要还是婷婷素质好。”

    婷婷却脸一红,说道:“只是药有点副作用,吃了会失眠几天。”

    “哦?”我奇怪着,“不应该会这样的,小孙到底是怎么配药的?”

    婷婷继续羞红着脸道:“每次服药,都会想到这是从林医生的那里出来的,就会想起那天老师和妈妈的样子,还会……还会……”

    “还会怎样?”我已经有点猜到,却故意让婷婷说。

    “还会假想人家自己代替老师和妈妈那么做的样子啦………”婷婷终于说出来,却羞地捂住了脸。

    我笑了,但心内也很开心。于是高兴地说道:“那么,就让我看看这两年来婷婷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吧。”

    婷婷以优雅的动作脱去了身上的学生装、学生裙以及内衣裤,然后双手握在背后,立正站好,把自己那散发着处子芬芳的动人躯体完完全全的展示在我的眼前。

    这两年,正是婷婷发育最快的两年,再加上以我的精液为其培本固原,婷婷的的身材正朝着完美的方向发展,两年前只是略有坡度的胸部,此时已经突起了两团圆润的半球体,一边一个的嫣红蓓蕾微微抖颤;由于胸围与臀围的加宽,纤纤细腰比之前更显柔弱动人;由于两年间身高长了不少,雪白的双腿更显笔直修长;平坦光滑的小腹下已经生出了一小丛细柔的绒毛,依稀掩映着其下的粉嫩裂缝。

    我喜爱地轻捻那丛可爱的绒毛,渐渐将两根手指探入婷婷紧闭的双腿。婷婷顺从地微微分开,让我感受着她下体两片密唇的柔嫩与湿润。

    我的精液并不是起激素的作用,而是完善雕凿,因此婷婷虽然发育得很好,但身体仍显出少女的青涩,不过这样反而更加令我心动。

    我又让婷婷转过身去,抚摸欣赏她那浑圆挺翘的双臀,在我的抚摸下,婷婷雪白柔滑的肌肤因情动呈现出了淡淡的粉红色。这次其实已经是正式的鉴定,因此萍萍拿出了专用的相机进行拍照纪录,正面、侧面、背面,其中双乳、臀部都拍了局部特写。鉴定共分为相貌、身材、气质、仪态,其中相貌和身材各20分,气质和仪态各10分,如果加起来超过45分,则继续下一部,品评阴户、菊门和嘴,各10分,还有10分附加分,如果某项特別优秀,可以多加。因此总分为100分,一般来说,超过80分的,已经是相当出色的素质,毕竟能够进入后半部分的只是少数。

    这些进行完毕后,我让婷婷躺在检查床上,婷婷双腿曲起,两手抱住腿窝,大大分开双腿,再一次向我展露出少女最隐私的部位。

    这是人人皆知的标准检查姿势,我几乎每天要看十多个美少女向我做这个姿势,但看着婷婷这个天真纯洁的美丽女孩这样做来,我的心竟然一阵狂跳。

    萍萍则是公事公办,拿相机凑近婷婷的阴部取了特写,然后离开去到了监控室进行下一步的工作。

    我将中指轻轻插入婷婷的阴道,内里的嫩肉立刻紧紧包绕了上来,并且产生了一股吸力。我的食指和无名指的指节留在外面摩擦两旁的阴唇,大拇指则顶在下面粉嫩的菊花蕾上轻轻搔动。对性事毫无经歷的婷婷那堪如此逗弄?很快就爱河泛漤,呻吟出声。

    是时候了,我掏出早已剑拔弩张的雄伟肉棒,对准婷婷的洞口推进。婷婷秀眉微蹙,银牙轻咬,表情中有紧张,也有兴奋和期待。她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下一步,接下去无论多少得分,都不会差得了。

    两旁的钟母和和周老师的表情却是既兴奋又紧张,她们两双美目一眨不眨地紧盯着我肉棒插入的部位。

    萍萍则在监控室里操作那围绕检查床的数个摄像头,俯视、仰拍、远焦、近点,单是我们两个的结合部就有四个角度的拍摄,当然,这些录像资料都属于是绝密资料,绝对的个人隐私。外人是不可能看到的。

    小腹一收,一进,磙烫的棒身刺破了那道屏障,直达花谷最底部,从未有过外物进入的花径平生第一次被深深充满,婷婷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周老师站在了一边,为她轻轻地擦拭泪水,钟母则握住了婷婷的右手。长辈在旁,令婷婷的心马上平復下来。钟母和周老师的注意力却放在我的脸上。

    婷婷嫩滑的臀胯部肌肤和我的小腹紧密相贴,阴道内的磙烫和紧凑,即使我阅女无数也不得不贊叹,而一旁的两女见到我称贊的表情,也露出了笑容。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